[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被骗30年]
刘水文集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骗30年

   2009年6月25日《南方周末》A7-8版刊登《教科书:删得掉的文字删不掉的“秘密”》一文,该报记者潘晓凌等人采写的这篇文章长达一个半版,这是近年来南周难得一见的好文。读完,除了无法控制的震惊,还有愤怒!哪个狗日的蒙骗了我的前30年?中国孩子的文化启蒙童贞都被政府以教育的名义开苞,我们还一直蒙在鼓里,甚至到今天不知道谁是罪人,可是罪人分明还生活在我们身边。还有大学语文,我被中国教育整整奸污了30年呐!

   今年4月份,笔者曾撰文《中国将崩溃》,批判中国教育制度。原本以为中小学选录的课文符合意识形态,但是怎么都没想到课文是按政治目标裁选改编的,根本不是原著。学校政治化教育配以广播、电视和报纸等强势意识形态宣传,从而对中国人自小就开始全方位洗脑,何等的彻底而无情!在时间、手段和程度上都远甚于纳粹对德国人、日本军国主义对日本人。权力者为什么要这样?我找不到答案,但是,我知道他们想达到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今天朝鲜,把人弄成机器人,绝对服从领袖意志,个人没有自由选择,不会独立思考,丧失人性和情感。通过权力神经传导,个人无条件服从领袖指令,无关是非和真假,欲取欲夺,这是带有原始兽性的兽王控制种群以绑架获得安全感的返祖现象。更为恐怖的是有人觉得洗脑和被洗脑都是理所当然。长达半个世纪的秘密,噩梦还在延续。

   中共建政初期,毛泽东任命叶圣陶为出版总署副署长兼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长,毛让叶主导了中学语文课本的选编,而作为左翼文人出身的叶圣陶,遴选的教科书编辑班子以左翼人士组成。他们的编选标准是:入选文章要加工;思想内容要加工;语言文字也要加工。仅举几例:朱自清《荷塘月色》删除“出浴的美人”,《背影》渲染资产阶级颓废情调,鲁迅《社戏》删掉在京城看戏的一大段,冰心《小桔灯》,朱德《母亲的回忆》改名为《回忆我的母亲》,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红与黑》,闻一多《最后一次演讲》,文言文《口技》、《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和《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改后,寄给作者,茅盾、巴金、丁玲等作者对修改表示“感谢和敬意”,把作品入选教材视为“至高荣誉”。外国作者和已死作者,享受不到这等荣耀。这些软骨左翼作家,很好地配合了毛泽东对国人的彻底洗脑。他们也是罪人,随后在反右和文革中都得到老毛的迫害“奖赏”,这难道不是冥冥之中的因果报应。

   我们回头来看看课文中选用《我的叔叔于勒》和《项链》等西方作品原著是怎么被糟蹋的:一名翻译家、一名语言学家,桌上摆着原文,译文,念一句,该一句。与党的思想相左的,改;语言不符合普通话语法的,改;篇幅过长的,还要改。不要说没有丝毫尊重作者的意思,连起码的著作权也没有。

   我们接受的学校教育的欺骗是双重的:课文本就具有浓烈的无产阶级专政倾向,还要被修改到极致。删除的不少是性启蒙,一个人、一个民族的性意识发育迟缓,必走向愚钝。欧洲文艺复兴即为人本主义的觉醒,才有那么多裸体人体雕塑。人本主义本质上是身体自我觉醒。中国意识形态控制,说到底不光是思想文化控制,也是对身体意识的控制。何等邪恶!

   笔者2006年5月在西南地区漫游,特意寻找到云南大学校园内的“至公堂”,这里是闻一多发表最后一次演讲的地方。徘徊在堂前,零落地架放着几张招聘广告牌;从紧锁的大堂门缝里窥探,里面破桌烂椅,蒙满尘土。但是抑制不住,脑海中全是记忆依稀的演讲词,还在堂前与闻一多先生的背影留影。闻先生不会想到自己用生命反抗独裁专制、争取自由民主的鲜血换来的社会并未改变。我更不曾想到口中默念的闻先生的演讲悼词已被篡改了55年,直至被蒙骗到今天。

   笔者毫无选择中被动地接受洗脑,哪个中国又不是呢。直到1990年代中期去了深圳,收看香港电视节目和香港报刊,以及流传进来的政治类书籍,才将前30年接受的意识形态教育慢慢反正过来,付出的代价相当巨大。这岂止是受蒙骗这样简单,还要扳正、清除留存在大脑里的错误知识,重树价值观。2000年后,互联网完全打开了迥异的视野,对于中国人互联网不仅意味着获取资讯的可能通畅和全面,更在于其去昧祛伪功能。感谢互联网,没有让今天的中国人继续变成朝鲜人和古巴人。

   

   附录《南方周末》原文:

   教科书:删得掉的文字 删不掉的“秘密”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潘晓凌 特约撰稿 薛田 实习生 陈晨 发自北京、广州

   2009-06-24 22:47:21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30546/0

   

   2009年6月3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