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各位听众晚上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接上集话题

   我还要提一点就是,中国的封建社会,实际上是指周朝的春秋战国,到秦始皇以前这个时代。而秦始皇以后,中国社会已经进入了君主帝制的时代,根本不再是封建社会。

   中共政权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篡改了中国历史,把中国历史改的一塌胡涂。说什么自秦以来2000多年的封建专制,1911年以后则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这是中共胡说八道。值得一提的是,任何朝代在改朝换代以后,新上台的帝王,绝大多数是大赦天下,对前朝前代的故人以及刑事罪犯,用大赦天下的方式来安抚收买人心,平定叛乱使整个社会和谐共处。

   只有中共暴政恰恰相反,中共1949年依非法暴力加欺骗手段夺取大陆政权以后,不但未采取任何的大赦天下的措施,而是恰恰相反,以“镇压反革命”为名,大杀、特杀国民党政府的官员;国军的军人(包括大量抗日英雄);文教系统的职员。

   而镇压反革命,是以什么标准来衡量呢?并不是以这些已经投降了的旧政府人员的反抗政府的行动或暴力行动,而是以他们的身份为标准,只要曾经加入过国民党的,参加过国军的,在国民政府中当过科长以上的官员,也就是中下级官员,被中共暴政在1950年到1951年,期间至少屠杀了二百多万,这是保守的估计数字。

   如果按照毛泽东自己承认的数字,则是七十万人。毛泽东多次在不同场合承认镇压反革命,枪杀了七十万人。毛泽东还非常自豪的称:“秦始皇算什么!秦始皇不过坑了三百六十个儒生而已,共产党人超过秦始皇一百倍。我们枪杀了至少超过三十六万反革命知识分子!”也就是说毛泽东纯属“我是流氓,我怕谁”?一副流氓嘴脸暴露无遗。

   第六个方面,“中共是不是毫无理由的迫使人民流血和浪费人民的财产”?我认为极度无知的流氓中共,搞的所谓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大跃进等祸国殃民的运动,毁灭了中国无数的青山绿水,破坏了中国的生态平衡,饿死了四千万的农民,这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第二个事例,文革中的打砸抢运动,毁灭了中国无数历经千年战火,仍保留完好的无数的极珍贵的历史文物和文化遗产。焚书在文革期间家喻户晓,红卫兵焚书,家家户户除了毛泽东选集以外,其它所有的历史、小说、政治、社会科学的书,几乎无一例外,全部都被付诸一炬,这是第二个方面证据。

   第三方面证据,比较典型的,像江泽民搞的国家大剧院;李鹏搞的三峡工程;朱容基搞的磁悬浮列车。诸如此类的政绩工程,为千万中共贪官污吏,提供创造了无数贪污受贿的良机,同时却浪费了无数纳税人的血汗钱。

   至于中共滥用国家暴力机器,疯狂迫害法轮功的运动,迄今已经整整十年,它滥用民膏民脂,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动用的金钱是多大的数字呢?据有关资料披露,至少超过四分之一每年国民经济总收入。也就是说每年纳税人缴的血汗钱有四分之一被用于镇压法轮功。这难道不是迫使人民流血,和浪费人民的财产吗?这不是太明显了吗? !

   

   第七个方面,“中共有没有抹杀人类的良心?有没有迫使人民服从它自己的观点”?姑且不论镇压法轮功事件。在法轮功之前,在1950年,中共对一贯道采取了群体灭绝政策。在1950年到1952年期间,一贯道信徒,凡是拒不投降,不放弃信仰的,一律枪决。因此一贯道在中国大陆几乎消声匿迹,而在台湾,现在还有好多一贯道的信徒。

   至于后来,中共搞的三自教会,爱国天主教之类的,纯属中共为了欺骗国人,愚弄国际社会的一个花瓶。1999年的镇压法轮功就不用细说了,典型强迫人们改变或者放弃自己的信仰;强迫中国人信仰马列主义,而且一以贯之。从1949年到今天,从来没有停止过。

   虽然今天的马列主义已经有所改变,当初叫做毛泽东思想;后来称做邓小平理论;然后变成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目前就是胡锦涛所谓新三民主义。这些不伦不类,狗屁不通的东西,强迫中国人天天政治学习,以前是每个星期两天政治学习,现在中共一会儿搞保先运动,一会儿又搞这个、搞那个,强迫所有的共产党员,甚至强迫非共产党员也如此。

   至于中共铺天盖地的通过其独裁撑控的电视、广播、报纸、杂志以及现在的互联网络,中宣部强制灌输马列斯毛邓江胡意识形态,这都是明摆着的事实。还用举证吗?根本不须要举证。我想任何一个中国人都非常清楚。所以说中共建政以来,长期实行党禁、报禁、言禁、网禁,而且滥用文字狱屠杀了无数的志士仁人。除了我已经提到的林昭、遇罗克、王申酉、张志新、陆秀兰、武文俊、胡懋峰,这些都是比较有名的被中共以文字狱枪杀的民主志士, 实际上还有大批无名英雄惨遭中共流氓暴政枪杀。

   将来历史档案一旦披露,每个中国人都会被吓倒,因为中共暴政有一个特点,对所谓成绩,它都是乘十倍,甚至上百倍的狂吹乱捧。比如说1958年大跃进,“水稻亩产13万斤”!这可是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报导的,而且有中国学部委员同时论证,说从科学角度这是可能的,这都是极度无知的流氓中共干出来的好事。

   与此相反,凡是中共干的坏事和罪恶,能赖的它一定赖掉,实在赖不掉的,它一定是十倍二十倍,甚至百倍的浓缩,这方面的例证有的是,远的不说,我们说近一点的。去年四川地震,其中映秀镇小学死了四百多位小学生,温家宝去这个小学实地作亲民秀。当地官员居然向温家宝汇报说死了二十位小学生!

   因为提前知道温家宝要来,所以把所有的尸体都已经秘密的移走了,温家宝也装模作样,相信这个小学总共只死了二十人,但是这个谎言被纽约时报的记者给彻底披露。纽约时报的记者深入现场,到当地的火葬场,及当地受难家属采访,取得了第一手的资料,把这个迷天大谎在国际上披露出来,成为被全球转载最多的一篇英文报导。类似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这是中共减了二十倍报忧的典型案例。因此,中共政权真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暴政!

   第八,“失望”网民还提出质疑说,“中共哪一个统治者,在本身利益需要时采取强制手段使法律失效,使人民受到摧残,是何时何事”?那我就再举证吧。中共历任的独裁者毛泽东、华国锋、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通通是标准的法盲,这是毫无疑问的。毛泽东时代,按他自己得意的说法,叫做“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1949年建政,毛共匪帮立即废除了国民政府的六法全书,从此中国进入了一个无法无天,暗无天日的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中共是按照中共中央文件,也就是说由中共匪帮随心所欲颁布红头文件来治国。按照毛泽东语录来治国,那个年代,时不时全国上下欢呼“最高指示”,全体国人整天“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百分之九十八的国人被中共暴政变成了精神分裂症!

   公安六条是最典型的暴政恶法,比杀人魔王希特勒还残暴百倍。可见中共流氓的下流残暴,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今天中国大陆许多大学生、中学生、甚至留学生们,很可能对这些事实,根本一无所知。或者说看到了这些资料,他们也无法相信。因为这实在超出了人们正常理性思维的想象。

   中共匪帮完全不懂什么是法律的精神?当然更不懂什么是法治?因为它们按照马克思的“法律是统治阶级意识的体现”这种强盗法理来理解法律。中共当局随心所欲践踏自己制定的法律,司法完全受中共一常独裁操控,新闻不自由,因此根本没有法治生存的余地。

   我仅仅举上两讲提及的中共迫害人权律师所用的十二种方式,包括酷刑折磨、暴力殴打、非法绑架、跟踪威胁、监听监控、非法判刑、非法劳教等,这些哪一项是合法的?全部都是法外的流氓手段。而法外流氓手段谁来行使?黑社会、流氓。因此,实际上中共连黑社会流氓都不如。所以说中共政权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暴政!

   第九,我曾经在《论推翻中共专制暴政的合法性》文中提到,“在中共暴政下,整整几代中华民族的文化菁英被几乎摧残一空。九洲生气消耗殆尽,中国进入了有史以来最黑暗的历史时期。中国人民经受了人不成其人的极端的屈辱和痛苦。因此中共政权是地地道道,货真价实的暴政”。

   这个“失望”问“几代人?哪几代?文化菁英是什么概念?如何定义?最黑暗的时期是不是比封建社会还黑暗?是不是比蒋介石统治时期还黑暗”?他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知识分子、大学教授、专家学者,这些作家、记者、律师等等,可以说都是文化菁英,他们基本上被中共暴政阉割了自由精神和灵魂,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反右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中,中国人在中共流氓暴政下,由于道德伦理被毁灭且迫于生存的压力,告密成风。丈夫出卖妻子,子女出卖父母,朋友同事间相互出卖,比比皆是。从1949年到今天,在科技领域,中国大陆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位领先世界的发明创造者。这方面几乎等于零。

   而在人文科学方面,整个中国大陆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大师级的文化人,没有出过一部足以传世的巨著,文学、思想、哲学、美学、心理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律学,有哪一个值得一提的东西?没有。我们知道上个世纪初至二三十年代,中国出现了一大批大师级的文人,比如说像陈寅恪、辜鸿铭、梁启超、王国维、陈独秀、蔡元培、胡适、林语堂、梁实秋、鲁迅、刘半农、钱玄同、吴宓、章太炎、梁漱溟、刘师培、黄侃、刘文典都是文化界公认的大师级的文人。

   而中共建政以后,出现过谁?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跟他们相比,到今天为止,没有。而今天在大陆名声大噪的那些所谓文化人,包括余秋雨之流,这些人连骨头都没有,怎么能跟这些人相比?更何况今日中国大陆的文人,整体被抽掉了脊梁。

   

   我们不用说远的,举一些最近的例子,像在刑法领域,比如说赵秉志,中国第一个刑法学博士及北京大学的陈卫东教授,在杨佳案中表现出来的软骨和媚骨,令中国法律人对这种教授不齿。

   再如说邓玉娇案也出现了一批所谓刑法专家学者,包括马文昌、卢建平、高一飞,齐文远、梅传强,这些人都是在邓玉娇案判决后,大发议论,拍共产党的马屁。昧着良心把邓玉娇说成是罪犯,说成是所谓防卫过当。还说邓玉娇受到的性侵犯不是严重的人身侵害。

   这些所谓专家学者显然是被抽掉了脊梁骨的、没有骨头的共产党的走狗奴才,两相比较,可以明显看出,中共政权,远远不如1911年以后的北洋政府,也远远不如1927年以后的国民政府。

   做一个简单比较,很有意思,段祺瑞的北洋政府在1926年,北京大学生刘和珍被枪杀这个事件,一共有四十三名大学生因示威被北洋政府枪杀,还有二百多人受伤。这个事件与1989年的六四屠城,性质类似。中共动用三十万全副武装的正规军,用坦克机枪枪杀了至少三千多大学生和市民。中共到今天不但拒绝认罪,而且把所有参与学生运动的,被它们录像,或者被告密的人,成千上万投入监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