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郭国汀律师专栏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自由之家http://www.freedomhouse.org/template.cfm?page=1
   郭国汀译
   
   状况:部分自由

   登陆国际互联网的障碍:11分(0-25)
   内容限制:17分(0-36)
   用户权利侵犯:23分(0-40)
   总计:51分(0-100)
   
   人口:一亿四千一百七十万
   互联网用户2006年: 二千万五百七十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十八
   互联网用户2008年:二千九百万八十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一
   移动电话用户2006年:一亿五千一百万
   移动电话用户2008年:一亿八千七百万
   出版自由2008年得分\ 78分;状况: \不自由
   数码机会指数2006年排名:181 国家和地区中 第51名
   GNI 人均14400美元
   第二代万维网申请受阻挡:不
   政治内容被系统地过滤:不
   博客主/网络记者被捕:是
   概要
   
   俄罗斯自1988年首次将互联网投放市场以来,该国在扩充其信息基础设施的方面取得了重大展。大多数俄国人从家中(用户的 71%)和工作场所上网 ( 41% ),而仅约 6% 使用网吧 。 自2006年始,通过移动电话和类似设备上网亦变得流行,据目前的报告称 10%的手机用户使用这种方法上网 。互联网主要被用于检查电子邮件和娱乐目的,其次用于阅读新闻报告和博客。
   
   
   自从2000年至2001年取消独立电视频道,及日益加紧出版管制后,互联网成为对于公共争论和表达政治见解的最后相对不受审查的平台。迄今尚无任何重要技术阻挡或者过滤的案例,但是当局日益参与故意删除互联网内容的活动。近年来互联网自由受到重大侵蚀,这种趋势被统计数字证实:一位互联网活动人士被杀死,对七名博客主提起刑事指控,一名博客主被暴打,十家反对派的博客遭遇黑客攻击。法律环境受到一系列新立法议案的威胁,有些议案甚至提议模仿中国声名狼籍的“大防火墙”(即“金盾工程”)建设大规模过滤和审查设施。
   
   
   登陆互联网的障碍
   
   在俄罗斯互联网和手机上网率继续增长,政府大力支持这些技术的扩散。互联网用户的数目从 1999 年的一百五十万跃升为2008年的二千九百八十万 ,虽然较之西欧国家俄罗斯的上网率仍然相当低,超过半数俄罗斯的用户集中在两个最大城市 。移动电话的使用扩展更为迅速,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数百万订户到2007年的一亿八千七百万,超过国家实际人口总数 。2006 年继中国和美国之后,俄国成为全球第三大手机(订户和税收)市场。2002 年启动了一场连接所有俄国学校到互联网的大规模运动。2008年末大多数学校业已连接互联网,但连接速度却每秒仅128 千字节,慢得令人无法接受;该连接由学校 30 至 60 台计算机分享 。虽然拨号上网花费全国差不多,但宽带上网价格,在大多数俄罗斯区域竞高出莫斯科四倍 。对于互联网享用权基础设施有所限制,但是政府并未广泛阻挡存取互联网信息或阻截网络特定申请应用产品。视频分享平台YouTube,社区局域网站 Facebook,各种国际主持博客的服务平台均可以自由享用。
   
   近百分之七十五的俄国用户仍拨号上网 。宽带市场相对自由,其用户从2006年的三百六十万增至2008 年八百三十万。国有供应商 SvyazInvest 仅占有宽带用户的百分之二十七点八,其余的宽带用户由私营公司提供服务。这些私营公司很多是全国性大公司的地方性子公司。至于在联邦层面,地方性子公司的所有权,通常取决于政治关系和地方当局的默许批准。虽然这种状况并非法律或经济障碍的直接结果,但是它反映了在俄国电讯行业和其他经济领域分布广泛的某种腐败因素。
   
   三家主要经营人,MTS, Vimpelcom 和 MegaFon控制了手机市场的百分之八十五 。他们形式上是独立公司,但每家公司均与政府有间接联系。根据独立分析师哥斯科夫(Vadim Gorshkov)披露,MegaFon 与前《电讯部》部长雷蒙(Leonid Reyman)有联系;MTS 与莫斯科地区的领导人有关 。信息与通讯技术行业,受“通讯和大众传播联邦服务监督局”管制,其主任由首相指定,但任命过程不透明。该局局长博雅斯科夫(Boris Boyarskov)任职四年直到2008年12月由其下属取代,据称在苏联时代他任职克格博 (KGB) 。尽管开网吧或创建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没有特别的限制,但是在俄国不公平竞争和其他此类障碍相当平常。
   
   内容的限制
   
   1996 年议会中的左派分子首次提议对互联网实行法律控制,虽然当时并未采取行动。然而,从那以后,当局持续采用了各种审查方法。在2008 年 10 月,一名主要信息技术公司官员马可诺夫(Valentin Makarov)提议在未来的 10 年内建造一个俄国版的中国“金盾工程” 。在创建此种全国性过滤系统以前,网站经营人及用户通过利用外国主持的服务器规避政府干预相当容易。
   
   由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系统阻挡或过滤的案例,只有一个被完整记载,但随后被轻描淡写。受公众喜爱的Kompromat.ru网站,在 2008 年总统选举的竞选阶段被若干供应商阻挡 。该阻挡事件披露后,总统选举业已结束,于是过滤器被撤下。然而,由电话施加压力的做法相当普遍。不仅安全部门,而且克里姆林宫和地区的政府官员均采用此种方法,他们打电话给业主、股东及其他有权处置处材料的任何人,令其删除内容或阻挡登陆,并确保不再重现类似问题。接到此种电话后,经理和编辑更可能实践“自律”。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行业老大Masterhost公司主任欧金尼科夫(Aleksandr Ovchinnikov)承认他的公司每天从当局接到约 100 个删除“不合宜的”内容的请求:通常指民族主义或反政府的网站 。在评论 Kompromat 案时,欧金尼科夫说阻挡该网站的命令是“以一个电话方式做出”。类似做法被用于一家报纸( Vyatskii Nablyudatel) 的网站的案例,由于该网站的一个论坛发表了批评该地区领导的一条评论,应该Kirov区警察的要求,该网站于 2008 年4月被关闭。在此事件后,该报纸的网站搬至一家外国服务器以免受政府的进一步威胁 。
   
   几乎没有故意或非法删除博客贴文的证据。例如,在 Livejournal 博客平台,仅当贴文侵害隐私权(包括私人详细地址及其他私人资料)或筹划恐怖主义,才会被删除。然而,确实发生过非法删除内容。2008 年 3 月, islam.boom.ru网站被关闭,因为检察官办公室说它散布激端主义 。2008 年 10 月,服务器供应商 HostZona.ru 关闭了Putin-loh.ru -lo(意思是“普京是一头笨驴”)网站 。该公司的主任解释说该网站的内容侮辱首相,关闭它是他的公民责任。
   
   当网络还不是一个受欢迎的现象时,克里姆林宫能以相当有限的手段发挥其影响,例如,通过论坛“灌水”(在网络俚语中,“troll”指在一个网上社区张贴有争议的、煽动性的、不相关的、或偏离主题的消息的人,相当于中国的“五毛”网评员的“灌水”行为)和建立宣传网站 。所谓Brigade(由受雇的博客主和志愿者组成的一个亲克里姆林宫团体),仍然活跃,但是其影力已大不如前,因为其他用户已认清其成员真实身份并开始禁止他们“灌水”。
   
   2003年至2005年在三个前苏联国家发生“颜色革命”后,情况有所改变,信息技术在动员大量人民参与政治抗议方面起了重大作用。2007 年 11 月,副总检察长伊凡 (Ivan Sydoruk) 提议政府加强控制互联网 。执政的俄罗斯联邦党于 2008 年 2 月提出立法议案,规定每天超过 1,000 名访客的互联网网站,必须向当局注册,使他们变得与每天发行1,000 份以上的印刷媒体一样,但是该“办法”未被制定通过 。很多俄国人认互联网是政府控制的一个恰当领域。根据Levada 中心2006年 12 月举办的一次民意测验,约 百分之二十二 “绝对同意”,另有百分之二十二针对“还互联网秩序”的说明后签署“宁可同意” 。不过,克里姆林宫对此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在社会保守派与温和派之间,关系一直相当紧张;前者包括俄罗斯联邦党(伴以有影响的“siloviki”派)、联邦安全服务局 [FSB]、以及检察官办公室等,强烈要求公开控制互联网;后者包括普京首相(Vladimir Putin)、 梅德达夫总统(Dmitri Medvedev) 、前任和现任通讯部部长史切高勒夫(Igor Shchegolev)和雷蒙(Leonid Reyman)等实权人物,他们不想因审查制度的丑闻损害他们的国际声誉,因而宁愿采用更为精密的工具来控制互联网内容。
   
   俄罗斯活跃的博客空间包括超过三百八十万个博客 。约百分之八十的俄语博客主居住在俄国,剩余百分之二十在俄国海外犹太人聚居区国家居住 。梅德达夫总统在 2007 年 10 月开了一个视频博客,三位地区州长跟样也开了视频博客 。很遗憾,博客在政治生活中并无重要影响。与其说是因为俄国网络用户的政治冷漠,倒不如说是因为政府成功地阻挡了网上活动传播上街或抵达最广泛的媒体读者。几乎所有大型非政府组织(NGOs)(位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都有他们自己的网站,但是那些位于各地区的非政府组织,则不大可能在网上有一席之地。非说俄语的族群在网上的声音更微不足道。网上几乎没有车臣问题的讨论,如反对车臣卡代罗夫总统(Ramzan Kadyrov)的领导。 2008 年 8 月俄国与乔治亚冲突期间,俄国博客空间(甚至其中的自由分子)通常均支持俄国的侵略。
   
   Livejournal 是最受欢迎的博客平台,占所有俄语博客的百分之四十五到百分之五十。这可能由于其被一批俄国互联网精英[诺斯基(Anton Nossik)和查斯基(Yuri Zasurski) 及其他人]所采用有关。其流行的其他因素包括网站的“友谊”机制和界面的相对简单。
   
   据称克里姆林宫 1999至2000 年仅通过一个组织,由帕夫罗斯基( Gleb Pavlovski)领导的“实际政治基金会”,开始影响博客空间 。2006至2008 年,俄国互联网上,实质上是宣传网站的克里姆林宫附属的“内容供应商”激增 。这群新网络宣传员是:莱科夫( Konstantin Rykov) 和他的新媒体明星Pravda.ru的哥诗尼(Vadim Gorshenin) ,及政治联合研究中心(Political Conjuncture Research)的切那科夫(Aleksey Chesnakov) 。根据杰出的新闻记者卡辛 (Oleg Kashin)披露,这些媒体的每位经理,均与有总统的要员有关联。竞争性宣传网站的出现,导致建立起一个有集体操纵检查成效(除了其他效果外)的巨大的在线宣传网络 。
   
   如果一个反对派或基层组织开设其自己的互联网平台,与克里姆林宫相关的团体将启动若干表面上相似、内容不同的网站。这些网站通过采用相似的图像、口号和名称,在用户中制造混淆。同时,报导地区抗议事件或其他敏感事件的博客主,会陷入大量相反的评论,有时用高雅时髦的语言,但亦使用猥亵下流的言论的其他博客,阻止其继续争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