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关于应当如何理解《INSTITUTE CARGO CLAUSES (A)》中“一切险”责任范围的咨询复函/郭国汀
·海运运费及代理费问题的解答/郭国汀
·美亚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诉BDP亚洲太平洋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货损争议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无效怎么办?郭国汀
·捷运通有限公司诉东方集团上海市对外贸易有限公司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平安保险公司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记名提单若干法律问题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乐清外贸公司与长荣航运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富江7号”轮沉船保险合同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析/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郭国汀
·请教郭国汀律师有关留置权问题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自由之家http://www.freedomhouse.org/template.cfm?page=1
   郭国汀译
   
   状况:不自由

   登陆国际互联网的障碍:19分(0-25)
   内容限制:24分(0-36)
   用户权利侵犯:31分(0-40)
   总计:74分(0-100)
   
   人口:七千二百二十万
   互联网用户2006年: 一千八百二十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六
   互联网用户2008年:二千三百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二
   移动电话用户2006年:一千五百四十万
   移动电话用户2008年:三千零二十万
   出版自由2008年得分\ 85分;状况: \不自由
   数码机会指数2006年排名:181 国家和地区中 第105名
   GNI 人均10,800美元
   第二代万维网申请受阻挡:是
   政治内容被系统地过滤:是
   博客主/网络记者被捕:是
   
   
   概要
   
   虽然伊朗人是网上内容活跃的读者和写作者,伊朗政权运用一种全球最精密的设备控制互联网和其他数码技术。1995年始,伊朗首先在大学使用互联网,然后通过网吧迅速扩展至除了互联网之外与世隔绝的人口,但限制登陆独立新闻和娱乐来源的网站。2001年以前,政府未对该新传媒实施审查制度,但是今日的用户则在一个非常压抑的环境下操作:主演的是内容的过滤----尤其是国产政治新闻和分析评论----伴随着对博客主、网络新闻记者和网络活动家的威胁、拘禁和酷刑。如同早在1979年革命时对新闻自由的限制,伊斯兰共和国以《宪法》、《新闻出版法》和《刑法》中概述的伊斯兰道德晦涩、随意的概念,限制互联网自由。
   
   登陆互联网的障碍
   
   虽然互联网和移动电话的用户持续增长,国家的强制和其他基础设施的限制,严重抑制了伊朗人使用这些技术和相关用途的能力。据估计,伊朗互联网用户约有一千八百万至二千三百万 ,而该国人口仅七千万,故用户上网率为百分之二十五。大多数伊朗人通过二千四百万条陆地线路电话和约三千个互联网网吧,使用拨号服务上网。仅德黑兰一地便有超过一千个网吧营业,虽然政府断断续续的查抄导致临时关闭。网吧业主必须向“通讯和信息技术部” (MCIT)登记 。移动电话超过陆地线路电话,依《国际电讯联盟》统计,2007年已有约二千九百万手机用户。尽管大量用户在城市地区,家中拨号上网价格昂贵--尤其是在乡村地区--网吧的上网费用贵得令大多数伊朗人望而却步。
   
   高速互联网的使用直到2006年10月才迅速增加,此前“通讯和信息技术部”限制网速超过每秒128千字节 。观察家指出该限速将使登陆互联网、下载、或分享录相、音相和其他大的文件更加困难。大学和研究机构,若经该“通讯和信息技术部”批准,如今允许高速连接,但是网吧和家中用户被限于低速。一小部分富有的伊朗人使用政府未加任何限制的卫星互联网连接。社区局域网站,诸如Facebook很大程度上被阻截;在早期的伊朗互联网时代,社区局域网站Orkut在它被查禁之前曾赢得众多会员。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包括政治抗议的报导)自2006年12月以来,一直被断断续续阻挡,但仍然受欢迎。博客网站,诸如Blogger and Persianblog亦被阻挡。据称该政府(是移动电话服务的独家供应商)因政治原因曾被切断登陆权。2007年6月27日,在抗议国家汽油定量供应计划后次日,政府连夜切断了对德黑兰的手机短讯服务,以防止组织另外的游行示威 。
   
   伊朗政府通过一系列相互加强的法令、法律规章和惯例,限制存取互联网信息内容。最高领导人哈梅尼(Ali Khamenei)通过2001年5月的一道命令,及随后由“文化革命最高委员会”颁布的一项法规,首次宣布控制互联网。该法规迫使所有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终止他们的直接连接,必须获得许可证才能经营,必须从政府控制的登陆服务供应商购买宽带 。伊朗至少有十二家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政府部分拥有最老和最大的Pars Online。早先由国有的伊朗电信公司垄断控制的移动电话行业,自2006年MTN Irancell进入该市场后已相对开放(虽然MTN Irancell是一家私营经营人,但其多数股份由一家国有公司持有)。该政府正在计划通过售出伊朗电信公司的股票给私人投资者,并授予另外的移动电话服务供应商营业许可, 使该市场进一步自由化。竞争使得在过去的两年中,手机用户和手机功能大幅增加,手机被用于发送和接收短讯及图相,但较少用于连接互联网存取新闻 。
   
   多个政府机构涉及执照许可及其它管制问题。“伊斯兰文化指导部”负责审批网站和博客营业执照。“非授权网站鉴定委员会” (The Committee in Charge of Determining Unauthorized Websites (CCDUW))被法定授权认定那些载有违禁内容的网站,并将该信息报告“通讯和信息技术部”由其做出阻挡的决定 。
   
   内容的限制
   
   伊朗政府对互联网内容(特别是政治和社会改革问题),实行全世界最广泛的审查制度。尽管如此,用户们使用具有颠覆性和创造性的各种方法临时打开网禁,以规避过滤和阻挡。
   若被认为污辱了伊斯兰教、批评宗教领导人和宗教习俗、煽动国家不和、或鼓励不道德的行为,无论是网上还是脱机表达均会招致惩罚。2008年末,政府宣称其阻挡了五百万个网站,大多数是因为色情内容,但亦因为敏感政治、社会和文化信息 。由于政府阻挡指令用语含糊其辞,许多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宁愿过于谨慎也不要粗心大意,以致过滤阻挡了比政府实际要求还要多的信息 。
   
   致力于民主发展、表达自由、人权和公民动员的国际网站与国内网站一道成为过滤和阻截的目标,英语新闻网站,诸如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不列颠广播公司(BBC)有时也被过滤。改革派的网站和博客时常被阻挡,虽然在某些情况下,干扰是断断续续的,或许旨在鼓励自我审查。2008年底,妇女权利的网站Tagir Bary Barbary(为平等而变革)在两年期间被阻挡十八次,feministschool.com被阻截八次 。当局对热线和保守派政治网站的阻挡也日益增加,因为他们有时提出的观点偏离了最高领导人的正式路线。例如,前革命卫队司令莫森(Mohsen Rezai) 经营的网站Baztab,2007年9月间被阻截了数周 ,国会议员塔瓦科里(Tavakoli)的网站 Farda亦被阻截,因为其披露了一个2008年的丑闻,新任命的内政部长被发现在其学术资格证明问题上撒谎。政府对由学生活动家、妇女权利团体、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派组织的互联网团体特别敏感。它阻挡其网站,逮捕或威胁网上内容的制作者或张贴者,尤其是涉及这些高度动员但受控制的团体的宣言和组织活动的新闻。虽然伊朗同性恋团体通过互联网(这些网站大多数位于海外)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声音,男女同性恋者的网站被定期审查,并宣杨要依法处决同性恋者。当风站变得流行或主演有政治煽动内容特征时亦被黑客攻击使之出故障。
   
   伊朗政府控制互联网内容的策略包括三种通常技术:自动过滤、人工编制黑名单和积极上传亲政府的信息。运用“聪明过滤”(SmartFilter)软件使自动过滤成为可能(该软件是由一家美国公司开发的商业内容控制软件系统,虽然该公司官员宣称伊朗当局并非向他们购买,而是非法使用)。所有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被要求安装和使用此种政府强制的过滤系统。自动的互联网审查制度,由黑名单和各种不负责任的政府机构编制的阻挡指令补充。2002年底,“非授权网站鉴定委员会”将其认为是反伊斯兰教和违害国家安全的网站制定了一个网站黑名单,该委员会由“信息部”、“伊斯兰文化指导部”、广播局、“文化革命最高委员会”和伊斯兰宣传机构的代表组成 。该黑名单定期更新,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被要求遵守他们并据此限制互联网内容,但是该黑名单不公示。
   
   2006年5月,“通讯和信息技术部”组建了一个办公室,企图将国家过滤和监测努力中央化,但是这一努力尚未完全实现。该通讯信息技术部之外的机构,保留了控制互联网内容的事实上的权力,这些机构包括最高领导人的办公室和德黑兰首席检察官Saeed Mortazavi的办公室,专横随意地将某些网站、博客主和网络活动人士作为攻击目标。该首席检察官(据称直接参与酷刑折磨众多网络新闻记者和活动人士 ),于2008年12月宣布他已建立一个“针对网络犯罪的特别部门”,该部门将与情报机构密切协作,阻截网站,监视政治信息和政治组织 。
   
   除了审查制度之外,该国通过扩展国家宣传至数码领域,对抗批评性的内容和网络组织的努力。国家官员(例如,最高领导人和总统穆罕默德(Mahmoud Ahmadinejad))的博客网站亦被维护。2008年末,政府宣布其将启动一万个博客网站以对应Basij的一万个基地,(该Basij基地是一种类似于匪帮的非法军事组织,其宣称对暴力袭击学生活动家和妇女权利组织者的行为负责),虽然政府的此种煽动性的计划尚未在实践中实施 。
   
   自由审查相当广泛,尤其对政治话题,许多博客主和网络新闻记者使用假名或笔名写作。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伊朗的博客空间和新闻网站确实在该政权能容忍的范围内冲击底线,但大多数社会和政治进步的网站是由居住在外国的伊朗人经营和管理的。由于穆罕默德(Mohammad Khatami)总统短暂的相对新闻自由的终结,许多网络知识分子和活动人士已离开该国。伊朗最著名的博客主,诸如Omid Memarian, Roozebeh Mirebrahimi, 和 Shahram Rafizadeh如今在国外的城市写博客并已被缺席判决监禁。
   
   然而尽管国家努力,在伊朗境内写博客形成了很大部分波斯语互联网,上万名作者讨论的话题从政治到诗歌无所不谈 。2008年期间,学生们特别使用博客平台,呼吁和组织支持环境保护,披露大学官员非礼对待女生的行为。在互联网和移动电话中,每天都有讽刺专制政权、每况愈下的经济状况、堵塞的交通、空气污染和不适当的生活水准的短评。反过滤的网站和技术被禁止,但是用户继续寻找和设计各种手段,规避政府的过滤。BBC广播电台、法尔达广播电台、和美国之音,均设立附属的网站以补充其广播,且他们为确保公开登陆他们的网站,均向大量的电子邮箱发送规避工具。互联网亦为国际组织提供了一个关健平台,例如,Article 19’s Persianimpediment.org, Freedom House’s Gozaar, and Rooz Online,旨在促进表达自由和向伊朗公众宣传有关人权问题。
   
   大多数(若非全部)主要的公民社会组织和公民运动经营他们的网站。一个著名的例子乃是“妇女法律平等权的百万人签名活动”。公民团体亦使用互联网以该政权禁止的方式进行组织。2007年,地下敲击音乐团运用互联网,聚集了成百上千年青歌迷,在德黑兰市外的Karaj城,举行了一场未宣杨的户外音乐会。因为音乐会(特别是西方音乐)在很大程序上是被禁止的,该事件结果导致大规模的逮捕。不过,它亦吸引了大量年青人的注意,松开了大规模男女混和公共聚集实况音乐会的禁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