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共产党改变了吗?]
藏人主张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改变了吗?

   共产党改变了吗?
   
   曹长青
   
   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创党88周年,成为历史上最长寿的共产党(苏共只有79年)。与此相呼应的是,中国也成为全世界唯一没有选举的经济大国。不要说世界七大工业国家(G七)全都是民主国家,连后来扩大成G20的国家中,除了中国和沙特阿拉伯,其它18个国家也全都实行了选举制度。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样看待今天的中共和中国?

   
   在六四20周年之际,有一些政治人物强调,今天的中共已经和过去的中共不一样,所以人们应该用新的眼光看中共。例如,台湾总统马英九说,“不能用六四当时尺度看今日的大陆”;他还说,“大陆当局最近十年比过去更为注意人权议题”。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表示:当今的中国已经不是六四天安门时的中国,今天的共产党也不是那时的共产党(她的原文是病句:“不能再把中国当作六四天安门的共产党”)。
   
   天安门学生领袖柴玲也说:“我想对现在的中国国家领导人讲几句话,因为他们确实是跟六四的直接屠杀没有任何的历史责任的。我希望他们能够借着这个机会,能够开始中国的真正的政治开放。”
   
   刘宾雁们在寻找善良的狼
   
   他们这些讲话可以说是有代表性的。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海外自由世界,大概都有相当一批人持类似的想法。柴玲的话和马、吕的略有不同,但人们得出的结论是相同的:今天的中共已不是昨天那个手上沾血的中共,所以人们不仅应该用新的角度审视中共,更应期待和中共对话,以达成某种共识。
   
   这是一种不仅错误、更是非常误导人们思维的观点。刘宾雁那一代有很多人一直强调,解放前的共产党是好的,后来共产党变质了(所以人们还有可能把共产党再变好)。现在又有一批人强调,天安门时代的共产党是坏的,今天的共产党已经变化了,也就是变好了,所以对今天的共产党应该有信心,应该寄希望。是这么回事吗?今天的共产党改变性质了吗?跟20年前的不一样了吗?今天的共产党手上没有血吗?20年前的共产党是狼,今天的共产党是羊了吗?昨天的共产党是恶的,今天的共产党就是善的、改邪归正了吗?
   
   今天有多少异议人士被关押、监视、限制人身自由,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难道它不在天安门、不在光天化日之下举起屠刀,你就说他手上没有血吗?难道那些被暴虐对待的法轮功学员、基督徒们的血不是人血吗?那些豆腐渣工程导致的生命损失不是人血吗?再退一万步,如果中共出来摆平六四事件(且不说这绝对没有可能),人们就应该让共产党过关吗?只有六四死的人才算流血,才应把帐算在共产党头上吗?马英九、吕秀莲和柴玲的口气,好像今天的共产党已经换了一个新人,一个和屠杀完全无关的、无辜的政府。说什么呢?!在全世界的共产党都已经倒台的情况下,这些华人界的头面人物们仍对共产党的本质毫无认知,难怪中国共产党如此长寿。
   
   没有头脑,和动物没有两样
   
   今天中共垄断所有媒体,用强劲防火墙围堵海外信息,这种对思想的屠杀,对人的头脑的屠杀,难道不是在继续杀人吗?!没有头脑的人,和动物没有两样;不是自由的人,和奴隶没有不同!面对把人变成动物、变成奴隶的政府,难道说它喂饱了十三亿人(更何况根本不是它喂的!),就有了统治的合法性了?就值得台湾的官员和中国的六四英雄另眼看待了?
   
   六四20周年之际,在电视上看到国际媒体采访在香港、英国等地念书的二十几岁的中国学生,他们吓得连脸都不敢露。二十几岁的人,六四时刚出生的孩子们,今天仍被共产党吓死了。这种恐惧哪里来的?无数在海外写点批评共产党文章的人也不敢用真名,恐惧哪里来的?且不谈为他们悲哀,就说一个迄今都能把人吓死的党,不是狼是什么?
   
   今天的共产党,经济上走向官商肆无忌惮地勾结、共同获利(都获得权力和经济利益),政治上则不仅是走向黑社会、黑手党,更完完全全不放弃一党专制独裁的理念,其独裁者的本质没有丝毫的变化。
   
   跟共产党的斗争,是一场战争,对于战争,中国早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的古训。但令人悲哀的是,中国共产党头脑很清楚,一路按照自己的理念、自己独裁的政治需要,来制定、实施其政策。无论是对待国内的异议声音,还是对台湾、西藏的反抗势力,他们从不手软,从不妥协,一路摆出恶霸的姿态。
   
   要和共产党对话,是自作多情
   
   反观中国的反对派、异议人士,真正认清共产党本质,认清对手是怎么回事的,实在是少数。许多人动辄就开始对共产党抱以希望,时不时地去恭维几句共产党政府,试图和他们对话。事实是,中国异议人士在政治、经济上都完全不是中共的对手;说句难听的话,如今这比二十年前更强大的中国共产党,它稀罕搭理你吗?从二十年前学生下跪,到今天文化人们的试图谏言、对话,共产党除了镇压,什么时候搭理过你们?那种动不动要和共产党对话的思维和举动,不是故作自我重要,就是自作多情。更严重的是,这些毫无实际效果的举动,所起到的强化共产党合法性的作用,明显会大于对它的否定。
   
   今天,中共政权的反对派所拥有的,只是思想的力量;只有靠清晰、正确的思想理念,才有可能去赢得人们的头脑,把人们的头脑变成巨大的反抗力量,那才是真正可以跟共产党抗衡的实力。而如果头脑不清,既不知己,更不知彼,那就共产党万岁。异议人士要真拿自己当回事,不是去展示你有和中共高官对话的可能(其实根本没有),而是即使只有赤条条一个人,也清晰地站到共产党的对立面,喊出一句共产政权不可救药,必须推翻它,人民才有走向民主、自由和更加繁荣的可能。
   
   那么是不是就应该放弃、甚至否定党内改革派?当然不是。而是让共产党必须垮台的声音去赢得他们的思想、他们的人心。让赵紫阳这类党内“改革派”也认识到,共产党是不可改革的,只有彻底结束这个党的专制、走西式民主选举的道路才是唯一出路。让中国的叶利钦们认清共产党的本质,最后成为推翻中共独裁统治的突击手。
   
   
   ── 原载 《开放》2009年7月号
   Wednesday, July 01, 2009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