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余樟法)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一东海上网以来犯的最大错,是误把一些“远距离民运忽悠家”视为英雄而崇之敬之、为之鼓呼!

   当年于死水一潭中忽闻海外慷慨之声,难免有惊艳之感。多年之后才逐步发现乃大谬不然。民运也好反共也好,对某些庞然大物说,不过是一种名利双收的投机性生意。民运、道义只是名义,只是用来谋个人之利、发自己之家的一种工具。

   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一些道义英雄何以会不明白一些常识性的文化问题,何以会将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曲解为利己主义并对利己主义情有独钟,何以会颠三倒四地反仁义道德、反中华文化----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华分子呀。我本以为民运人士是最容易认同仁义道德、拥护中华文化的。纵有误会,道理讲清楚了,他们会自我纠正的。为此语重心长谆谆不已,浪费多年宝贵时间,实在为自己不值!

   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何以会反感讲理、忌讳批评、恐惧异议、排斥同道,将正常的善意的批评一概斥为道德大棒,连基本的民主作风和修养都不具备,何以会缺乏诚信甚至以撒谎造谣为光荣的斗争手段,何以会勇于內斗你死我活,何以会冷漠甚至陷害国内艰难抗争的少数志士,何以会埋怨国内人士抢夺了他们的“资源”?

   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献身中华的英雄群体何以得不到美囯、西方政府及台湾当局的真正尊重和支持,甚至遭到众多华侨普遍厌恶和鄙视,在中西方同时沦为边缘人?…

   (注:具体事例可参见他们自己的文章特别是內斗雄文。上述观感主要针对海外狭义民运圈,且概乎言之,具体到个人则因人而异,有垃圾人,也有优秀者,兹不具论。另外,虽有所了解毕竟是间接、远距离的,一些“事实”无法一一核实。欢迎知情者用事实证伪东海观感。)

   二上述种种表现太不合常理、太违背常情、太不符合“逻辑”了,与民运、道义、英雄等词怎么也无法兼容呀。通过各种渠道有所了解之后才知道,这,正符合某些“伪君子”、“伪英雄”的人生逻辑。从道德着眼,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某些人物不仅属于“口号的巨人、行动的矮子”而已,甚至言行完全相反,在堂皇的义旗下谋私营利乃至大干阻碍破坏中囯民主化的不义勾当,原是某些人物的惯例。所举的旗帜与中共贪官恶吏不同,实质无异,甚至更卑劣:贪官恶吏吃民脂民膏,某些人吃人血馒头----吃老本可恕,吃人血馒头不可饶,吃六四亡灵和国内志士的人血馒头发民运财,尤不可饶! 我们的政治亟待现代化文明化全面优化,我们的制度建设亟待汲取自由主义的精要,未来中国的新王道政治必须建筑在民主自由的基础之上。这都有待于体制内外、国内外优秀中华儿女的共同努力,也有待于全球各文明国家和地区各种形式的支持。

   但是,我们不需要海外狭义民运圈中某些只有利没有义的“伪英雄”和“远距离民运忽悠家”。无论形势怎样发展,中国人民都必须把“后门”扎紧,以防“恶狼”趁虚而入!

   谨在此奉劝他们一句:当务之急,是对自身进行一番改旧换新的工作,全面更新对中华文化的认识和低劣的道德品质,变“狼”为人,并尽量言行相符一些。良药苦口,汝辈思之,回头是岸,好自为之。否则,在边缘化、垃圾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别说不可能为自由事业献力建功,难免堕为民运的负力量、中华的负形象乃至不久的将来中国人民的清算对象!

   三近年来,我为这个“看走眼”的错误痛心疾首,不过情有可原吧,化用孟子的话说,“东海反专制之人也,民运举义旗之圈也;东海之过,不亦宜乎?”

   东海这个错误犯得与周公异曲同工,论后果则比周公轻得多。《孟子》载:

    “燕人畔。王曰:吾甚惭於孟子。陈贾曰:王无患焉。王自以为与周公,孰仁且智?王曰:恶,是何言也!曰:周公使管叔监殷,管叔以殷畔。知而使之,是不仁也;不知而使之,是不智也。仁智,周公未之尽也;而况於王乎?贾请见而解之。见孟子,问曰:周公,何人也?曰:古圣人也。曰:使管叔监殷,管叔以殷畔也:有诸?曰:然。曰:周公知其将畔而使之与?曰:不知也。然则圣人且有过与?曰:周公弟也,管叔兄也;周公之过,不亦宜乎?且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今之君子,过则顺之。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为之辞。”(《孟子-公孙丑下-第九章》)

   周公让管叔管理殷地,管叔却据殷反叛了。可见,圣如周公照样会看走眼,况当年心未尽明、智未造极的老枭乎?(注:圣贤会犯错误,但与一般人不同的是:一,圣贤平时做事看人相对比较正确,出错走眼的概率低些;二、非故意更非恶意,错误纵大,不会是违仁悖义原则性的;三、不二过,不会在类似事情上犯同样或类似错误;四、不掩饰不狡辩,善于改正过错。)

   为此,我决定原谅自己,也希望得到各方真正爱民爱国的仁人义士的原谅。2009-7-28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