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黎文生《不仁不义,反抗亦归邪!》一文值得各种类型的反抗者和反抗势力学习。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反抗是受压迫者的一种权力,但反抗也要讲究手段和原则。儒家鼓励正义抗争,强调反邪制恶,但必须以义抗争,以直反制,不允许不择手段。

   儒家讲权道,智慧深广手段灵活,但灵活又有度,不能违背基本道德,这叫权不离经,经权不二。用俗话说,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非正义的路线和手段实现不了正义的目标和理想、成功不了正义的事业,易言之,任何正义的事业、正义的目标和理想都不能通过非正义的路线和手段去实现。2009-7-26东海老人

   附黎文生:不仁不义,反抗亦归邪!极权体制很容易走极端,这种体制下人们通常崇尚丛林法则,迷信权力、暴力,必然制造巨大的人权灾难。被压迫者的反抗,往往具有“原始正义性”,但值得警惕的是,反对者若不接受儒家思想的指导,同样容易陷入邪途! “上下征交利”的时代,被压迫者的反对,往往出发点也是一己之私利,如果有力量,同样要将对方置之于死地而后快。这种反对一方面难以获得强势一方的让步,另一方面本身也有走向暴力专制的倾向。这种反对由于缺乏仁义的根基,复仇无度,无和解的智慧和雅量;在某种旗帜的掩护下,罪恶大行其道,累及无辜,不断造恶,最终自灭。这种反对的“高级”形式——阶级斗争,实则将无知、残暴、伪善表露得淋漓尽致,被这种思想充满头脑的人不明善,不懂美,无智慧,无器量,寡廉耻,悖仁义,从斗人始,于灭己终。(阶级斗争有一定的反抗压迫的正义性,但正的度数很有限,极易违仁悖义,马家阶级斗争学说在各国的实践已经告诉了我们。)时至今日,为反对而反对的情况仍然很常见。例如采取恐怖主义活动、以谎言对治谎言、不择手段抗拒道德等等。这样做的结果是丧失自己的道义性,力量有限容易被边缘化,即使侥幸成功,也是带来又一轮混乱,于创建高质量的民主、提升文明无助!国内近百年来的“运动”及海外民运的被边缘化,算得上是沉重的教训吧!但有一种反对大中至正,那就是基于仁义的反对,即儒式反对。儒家以天地万物为一体,有悲天怜人之情怀,超越一己之私利;有制恶抗暴、以直报怨之义德,反对一切形式的邪恶势力;有执两用中、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智慧,奉从中庸原则;对任何恶人恶势力坚持仁义原则,只要从善,给予肯定欢迎,大善大欢迎,小善小欢迎,具有最大的宽容度……儒式反对由乎义,归于仁。中华在君主专制时代,由于有儒家思想的指导,专制造恶程度相对较低,而反抗者也相对重视仁义精神,取得政权后,往往能以仁义精神指导国家建设,如汉唐宋的开明君主,都能较大程度地认识到极权*暴的危害,尊儒程度较高。由于儒家思想被抛弃,马家斗争哲学的兴起及思想钳制、信息控制等原因,目前国人智慧道德均低下,反对力量归于邪途的危险仍然很大。与一些人闲聊谈起乌市事件、南平医闹事件等时事时,强调政府处事应该秉持公正原则,否则必然无法控制矛盾,丧失能量。许多人嘲笑:这个社会还讲什么公正呀!还有人教导:“记住,只有永恒的国家利益,而没有所谓道义。”他们可都是大学生,现代意义的高级知识分子呀!就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来说,矛盾更为深重、复杂,民愤极大,里面含藏的暴戾之气也非常浓厚,在高压控制下表面稳定实际危机四伏并不断局部爆发。从政府在处理一些事件时不顾法律公义及远期后果,只求一时“稳定”的做法来看,政府其实是非常虚弱了,尽管有枪!另一方面,反对力量广而散,总体上本身道德水平也不高,若一味为反而反,不仁不义,一则没有力量,二则在矛盾激发时这些人作出来的事只怕不会好到哪里去。一个混乱不堪、暴力四伏、率兽而食人的社会,难道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吗?只有全面回归儒家,以仁义原则“指导全面工作”:以诚实对伪善,以真实对虚假,以民主对专制,以法治对人治,以公义对自私,以正直对暴力,以宽容对小气,以中庸对偏激……。只有这样,反对力量才真正有力量,才能真正获得民心,甚至获得对手的谅解妥协而减少损失。当然,如果对手也能够在仁义原则下“指导全面工作”,当然是好极,这时,儒式反对就会变成儒式支持,又岂会陷于小我为反而反哉!黎文生2009-07-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