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黎文生《不仁不义,反抗亦归邪!》一文值得各种类型的反抗者和反抗势力学习。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反抗是受压迫者的一种权力,但反抗也要讲究手段和原则。儒家鼓励正义抗争,强调反邪制恶,但必须以义抗争,以直反制,不允许不择手段。

   儒家讲权道,智慧深广手段灵活,但灵活又有度,不能违背基本道德,这叫权不离经,经权不二。用俗话说,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非正义的路线和手段实现不了正义的目标和理想、成功不了正义的事业,易言之,任何正义的事业、正义的目标和理想都不能通过非正义的路线和手段去实现。2009-7-26东海老人

   附黎文生:不仁不义,反抗亦归邪!极权体制很容易走极端,这种体制下人们通常崇尚丛林法则,迷信权力、暴力,必然制造巨大的人权灾难。被压迫者的反抗,往往具有“原始正义性”,但值得警惕的是,反对者若不接受儒家思想的指导,同样容易陷入邪途! “上下征交利”的时代,被压迫者的反对,往往出发点也是一己之私利,如果有力量,同样要将对方置之于死地而后快。这种反对一方面难以获得强势一方的让步,另一方面本身也有走向暴力专制的倾向。这种反对由于缺乏仁义的根基,复仇无度,无和解的智慧和雅量;在某种旗帜的掩护下,罪恶大行其道,累及无辜,不断造恶,最终自灭。这种反对的“高级”形式——阶级斗争,实则将无知、残暴、伪善表露得淋漓尽致,被这种思想充满头脑的人不明善,不懂美,无智慧,无器量,寡廉耻,悖仁义,从斗人始,于灭己终。(阶级斗争有一定的反抗压迫的正义性,但正的度数很有限,极易违仁悖义,马家阶级斗争学说在各国的实践已经告诉了我们。)时至今日,为反对而反对的情况仍然很常见。例如采取恐怖主义活动、以谎言对治谎言、不择手段抗拒道德等等。这样做的结果是丧失自己的道义性,力量有限容易被边缘化,即使侥幸成功,也是带来又一轮混乱,于创建高质量的民主、提升文明无助!国内近百年来的“运动”及海外民运的被边缘化,算得上是沉重的教训吧!但有一种反对大中至正,那就是基于仁义的反对,即儒式反对。儒家以天地万物为一体,有悲天怜人之情怀,超越一己之私利;有制恶抗暴、以直报怨之义德,反对一切形式的邪恶势力;有执两用中、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智慧,奉从中庸原则;对任何恶人恶势力坚持仁义原则,只要从善,给予肯定欢迎,大善大欢迎,小善小欢迎,具有最大的宽容度……儒式反对由乎义,归于仁。中华在君主专制时代,由于有儒家思想的指导,专制造恶程度相对较低,而反抗者也相对重视仁义精神,取得政权后,往往能以仁义精神指导国家建设,如汉唐宋的开明君主,都能较大程度地认识到极权*暴的危害,尊儒程度较高。由于儒家思想被抛弃,马家斗争哲学的兴起及思想钳制、信息控制等原因,目前国人智慧道德均低下,反对力量归于邪途的危险仍然很大。与一些人闲聊谈起乌市事件、南平医闹事件等时事时,强调政府处事应该秉持公正原则,否则必然无法控制矛盾,丧失能量。许多人嘲笑:这个社会还讲什么公正呀!还有人教导:“记住,只有永恒的国家利益,而没有所谓道义。”他们可都是大学生,现代意义的高级知识分子呀!就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来说,矛盾更为深重、复杂,民愤极大,里面含藏的暴戾之气也非常浓厚,在高压控制下表面稳定实际危机四伏并不断局部爆发。从政府在处理一些事件时不顾法律公义及远期后果,只求一时“稳定”的做法来看,政府其实是非常虚弱了,尽管有枪!另一方面,反对力量广而散,总体上本身道德水平也不高,若一味为反而反,不仁不义,一则没有力量,二则在矛盾激发时这些人作出来的事只怕不会好到哪里去。一个混乱不堪、暴力四伏、率兽而食人的社会,难道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吗?只有全面回归儒家,以仁义原则“指导全面工作”:以诚实对伪善,以真实对虚假,以民主对专制,以法治对人治,以公义对自私,以正直对暴力,以宽容对小气,以中庸对偏激……。只有这样,反对力量才真正有力量,才能真正获得民心,甚至获得对手的谅解妥协而减少损失。当然,如果对手也能够在仁义原则下“指导全面工作”,当然是好极,这时,儒式反对就会变成儒式支持,又岂会陷于小我为反而反哉!黎文生2009-07-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