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虛無世界—第四章 ]
奇麗想像
·童話1933夜涼如水
·廢除一黨一胎狗黨狗專才配稱人。
·廢除一黨一胎狗黨狗專才配稱人。
·輕霧1933淡淡愁緒
·馬列奴才死共匪和腦死沒兩樣。
·淡出1935遠離塵囂
·淡出1935遠離塵囂
·共產黨非法迫害人民就是大陸所有問題癥結。
·律動1936芒果青青
·溫暖1937許多鄉愁
·迷戀1936憐我惜我
·意義1939浩浩蕩蕩
·自由1940繼續歌唱
·虛空1940更加明白
·破碎1942失血過多
·莊園1943蘋果花開
·逝者1942一天一天
·死人石三生共匪老婊道歉下台直選議員啦。
·死人石三生共匪老婊道歉下台直選議員啦。
·死人向前進共匪道歉下台還政于民。
·地上1943香甜芋頭
·日夜1944泡菜海鮮
·死人石三生共匪老婊道歉下台直選 官員啦。
·偷心943沒完沒了
·膠帶1944萬事太平
·死人石三生共匪騙子道歉下台直選人民政府。
·服從1945一生一世
·服從1945一生一世
·商量1946人格特
·死人石三生扮白癡豬頭。
·幻境1947奇麗想象
·幻境1947奇麗想象
·幻境1947奇麗想象
·洗手1946豪門貴媳
·死人石三生請自立自強自由民主要強力爭取。
·王冠1947甜蜜溫柔
·無恥死人絕代江湖一個人都不該餓死。
·過程1948一體兩面
·過程1948一體兩面
·靜安1949生生世世
·靜安1949生生世世
·死人石三生是白癡智障。
·白醋1959十穀雜糧
·均勢1950重裝武力
·均勢1950重裝武力
·忘了1952各式各樣
·死人石三生共匪騙子道歉下台直選人民政府。
·審視1954親親寶貝
·現實1955白雪公主
·無恥死共匪十八大道歉下台還政於民。
·死人石三生睜眼說瞎話的白癡。
·博訊文壇三驢蛋. 石三生又劉宗正. 還有一個向前進. 專貼爛貼沒藥醫。
·死人石三生睜眼說瞎話的白癡。
·合理1957三色蒸蛋
·中國客遊台灣凡走過必讚美
·中國客遊台灣凡走過必讚美
·中國客遊台灣凡走過必讚美
·中國客遊台灣凡走過必讚美
·中國客遊台灣凡走過必讚美
·中國客遊台灣凡走過必讚美
·中國客遊台灣凡走過必讚美
·中国客游台湾凡走过必赞美
·深愛1957始終一樣
·意志1957傳遞訊息
·中國客到台灣很羨慕自由民主。
·土相1958金木水火
·政治就是人人平等票票等值自由組黨自由選舉。
·繼續1958開心堅強
·馬列死奴才一點當國家主人的勇氣都沒嗎?
·變心1960不懂愛情
·沒選過總統也選過班長吧。
·沒選過總統也選過班長吧。
·清涼1962無限歡欣
·偷跑1962賢妻良母
·無恥無知馬列共產黨全黨去死光光。
·善惡1964彩虹仙子
·手帕1965重頭開始
·選舉罷免創制復決人民基本政權。
·烏骨1966淡淡輕愁
·野味1968永不放棄
·剪影1968夏日微風
·處理1970得失之間
·重來1971旋轉木馬
·強力譴責馬列狗共賣國殺子分裂國家。
·操死馬列死共狗全黨道歉下台死光光。
·安安1973黑醋拉麵
·操死五星馬列俄雜死殭屍,亂跟貼的全家死光光。
·歌唱1974輕聲細語
·淡淡1974全都依你
·下沉1976豬羊變色
·止水1977黑色幽默
·馬列殭屍据高台. 中國小孩死不完. 一黨一胎何時了?
·辦案1978人生哲學
·馬列奴才去長個新腦啦,一黨狗專無腦殭屍。
·代價1978橘色天空
·天人1979白城之會
·馬列西奴狗屎共產黨全黨去死光光。
·無辜1980必報血仇
·放過1981複雜心情
·浙江沒人選共狗殭屍鬼省長道歉下台人民直選
·臨界1982太多可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虛無世界—第四章

   自從無影昏倒後已經過了五天,他卻毫無醒來的徵兆出現,讓姊妹倆和院長都非常苦惱著。
   
   「怎麼辦啦!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銀櫻整夜未睡,怕無影起來時害怕又昏了過去,導致銀櫻心情不怎麼好。
   
   「只能等了阿,妹妹妳去睡吧,我看著他。」依隱很擔心銀櫻的狀況,她們兩人都長出了熊貓眼,不過依隱剛才睡過了。

   
   「可是…」銀櫻仍然不想放棄。
   
   「別可是了,妳這大大的熊貓眼被影看到了他也不會高興。」說不過銀櫻的她只好拿出壓箱寶。
   
   「明知道我的罩門就是他…哈~」銀櫻話說到一半就打起呵欠來了。
   
   「去睡去睡,我不想用丟的。」依隱只好再度使出另一個絕招。
   
   「嗯。」銀櫻簡單的答話後,便起身走到折疊床旁,立刻倒在上面呼呼大睡。
   
   「院長?」看到院長走了過來,依隱習慣性的叫了一聲。
   
   「這小夥子有醒來嗎?」院長也是很擔心他的,畢竟無影弟弟很可愛……離題了。
   
   「沒有。」簡單的一句話,卻讓依隱和院長兩個人同時嘆了一口氣。
   
   「……」沉默了約五秒。
   
   「希望你們醫院有好的整容醫師?我跟妹妹可是很累的呀。」依隱緩緩的說道,但院長知道此話不只這麼簡單。
   
   依隱仔細地看著靜靜躺在床上的無影,他迷人的模樣…讓做姊姊的也很想……。
   
   『不行!!他是男的啊啊啊!!!』依隱的內心不斷掙扎著。
   
   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依隱看著影逐漸蒼白消瘦的臉龐,心中又是一陣翻騰。
   
   「好心疼呀……。」依隱邊說,指尖邊滑過他細緻的臉上,接著又摸了摸她的頭,將他的頭髮弄亂。
   依隱的玩心突然蹦出,讓她想要好好戲弄這可惡的弟弟。正當她計畫著如何折磨無影時,可惜天不從人心,無影那清澈的水藍大眼睛居然緩緩的張開,並且眨了幾下。
   
   「…無影?」依隱突然覺得哽咽,聲音有些顫抖的問。
   
   但是無影沒有理她,只是呆呆地凝望著純白的天花板。
   
   「…弟弟?!」依隱不放棄,又叫了他一聲,這次聲音大了許多,並且嘗試著搖一搖無影的肩膀。
   
   本來不搖還好,這一搖讓依隱的視線對到了影的雙眼。那是一雙空洞無神的眼,原本應該清澈的水藍眼睛,現在卻蒙上了一層猶如死人一般的死灰顏色,讓依隱雀躍的心情一瞬間降到了谷底。
   
   「怎麼會這樣……。」看到這一幕,無論是誰都會認為這人死了,但眼前的人卻還有著微弱的呼吸,身為女孩子的依隱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臉龐上不斷滑落下雨點般大的淚珠。
   
   「哇—嗚嗚嗚——!!都是我害的…我明明知道他聽得懂,明明知道他會難過…明明……」依隱不斷喃喃自語的哭泣著。
   
   似乎是依隱的大哭聲,讓原本無意識的影清醒了點:『唔…依大姊怎麼在哭—?』
   影幾乎是下意識的將裝在衣服暗袋裡的紙筆拿了出來,歪歪扭扭的寫了幾個字。
   原本是想下床走過去,無奈太久沒用的雙腿根本使不上力,讓他直接跌下床滾了好幾圈。
   
   『痛…不行,紙條要拿給大姊………』他心想著,無奈的是他完全使不上力,躺了這麼多天,誰能一醒來就有力呢?只能繼續貼著地板…。
   
   「…怎麼了?」銀櫻也被依隱的哭聲給吵醒,一醒來卻看到崩潰痛哭的姊姊和正在跟地板做貼近動作的弟弟…。
   
   「這是怎麼回事?曉依隱——!!!冷靜點!!」銀櫻只得大吼一聲,試圖控制場面。
   
   「……」依隱停止了哭泣。
   『……櫻二姊發飆的樣子好恐怖。』影怕怕的想著。
   
   「依隱!為什麼影躺在地上?」銀櫻開始解決事情。
   
   「…他剛剛還好好躺在床上。」依隱總算回復過來了。
   
   「那妳為什麼在哭?」銀櫻揉揉發疼的太陽穴問著。
   
   「…因為我害弟弟昏過去。」依隱這時間彷彿變成了一隻乖巧的小貓。
   
   「他會昏過去不是妳害的,醫師不是說了嗎?他不可能恢復到百分百的清醒狀態,本該就隨時會昏過去。」銀櫻平淡的說著。
   
   「…是嗎?」依隱這少根筋的個性…很麻煩。
   
   「……」銀櫻已經不想再多說一句,逕自地往影的方向走去。
   
   「咦?」銀櫻靠近一看,影的手上似乎握著一張紙條,她慢慢的將紙條抽了出來,並試著解讀。
   
   「吶——寫給你的。」銀櫻看懂了後將紙條拿給依隱。
   
   『等一下…居然不先救我,喂~大姊、二姊…。』影只能說是欲哭無淚了,誰叫他不能講話呢?
   
   依隱將紙條看了又看,還是不懂那到底是什麼意思:「我看不懂。」
   
   「……」銀櫻覺得他的青筋已經冒了出來,一把將紙條搶了過來,一個字一個字講給她聽:「大˙姊˙請˙別˙再˙哭˙了˙好˙嗎?聽懂了嗎?」
   
   依隱乖巧的點了點頭:「嗯!」
   
   「…我們是不是忘了誰?」銀櫻先開口問道。
   
   「無影…。」依隱淡淡的說著,彷彿不關他的事一般。
   
   幾秒後,兩人才意識到可憐的無影還在跟地板貼近:「啊啊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