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虛無世界—第四章 ]
奇麗想像
·快點廢除一黨一胎啦.還辨啥辯?
·無恥的共狗死北韓才有豬頭金殭屍殘殺同胞!!!
·清理西方馬列共狗沒人選死殭屍!!!殺光五星俄雜鐮刀死共匪!!!
·中共代表.賣國殺子五星漢奸無恥的死殭屍...中國之恥!
·死人刘宗正共狗殭屍腦西方馬列撒旦大邪教!
·共產黨賣國殺子早該下台!
·列寧二奶毛殭屍木乃伊狗塑像的下場!
·死人刘宗正是專門製造腦殘智障的白痴!
·中國人要殺光五星俄雜共匪死殭屍!!!
·毛殭屍時代餓死數千萬中國人.連死都不平等!共狗殭屍去死光光吧!
·無恥俄雜死共匪.全黨死光堪稱慶.共匪死光放光明.中國人民笑開懷!!!
·死人华龙.回去毛殭屍的鬼時代.大躍進地獄全家去餓死吧!
·赤兔之死.白癡馬!
·死人刘宗正.你就是共產黨啦!
·感謝大家對羽森的厚愛!!!哈!!!
·死人刘宗正你的馬列殭屍豬頭腦才是猥褻不堪!
·死人向前進落後十三
·死人向前進共匪狗黨的前蘇聯鬼祖國.早死光了!
·死人向前進五星俄雜旗.是中國之恥!
·死人刘宗正你的西奴馬列豬頭腦全是撒旦!
·死人刘宗正五星俄雜共狗殭屍才是蛇毒!
·死人張宗銘.共產黨一黨一胎殘殺中國人!
·死人Hugo.敗壞中華文化的五星馬列鬼奴才永遠見不到光!
·死人Hugo.馬列五星共狗殭屍才是不平等的專政死階級!
·活在西奴馬列五星共狗殭屍鐮刀國.才是黑暗和專制!!!
·雲端行者獨眼鷹.你也是外國奴啦!!!
·中共是西奴五星俄雜反華賣國大漢奸!!!
·死人向前進!毛殭屍是西奴馬列賣國賊!
·死人姜维平.請胡景濤下臺.中國直選中央政府!
·死人刘宗正你的西奴豬頭腦.才是白痴之人!
·死人天下事.李登輝是中華民國第一任民選總統!
·死人刘宗正.貶低自己第一名啦!
·死人雲端行者獨眼鷹.看啊.外國奴!
·標準列寧二奶毛殭屍木乃伊和毛賊鬼塑像的下場!
·標準列寧二奶毛殭屍木乃伊和毛賊鬼塑像的下場!
·標準列寧二奶毛賊木乃伊和鬼塑像的下場!
·害怕556萬山千水
·死人刘宗正五星豬腦簡體白癡才是雜混的神精病!!!
·但願所有的五星俄雜共狗殭屍全體覺醒!!!
·五星俄雜死共匪一黨一胎中國人怎麼都沒情緒?
·親愛的李方敏小姐.本人支持小溪先生...!
·SORRY應該是李芳敏144000!!!
·親愛的李芳敏144000.本人支持小溪先生!
·馬太福音Matthew20:27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
·親愛的芳敏姐妹.您和小溪先生都是我所敬愛的主內至親!
·馬太福音Matthew5:22凡罵弟兄是魔利的難免地獄的火!
·路加福音6:41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呢!
·死人刘宗正.你的豬頭腦才是專制與奴隸的醬糊腦!
·死人向前进.毛殭屍早就死了.該埋一埋.燒一燒了!
·五星俄雜共產黨死殭屍.就是反華賣國大漢奸!
·變態的共匪殭屍死人渣.離美麗的台灣遠一點!
·祝福一黨一胎變態的五星俄雜死共匪.全黨死光光!!!
·死共匪去死光光.集體道歉.全滾下台.中國大選.最正確 最理性!
·死人向前進.祝福共產黨全黨死光光!!!
·死人刘宗正.醜死了的英文字母蚯蚓乾!
·死人向前進.全中國熱烈慶祝共產黨去死光光!
·蘇俄在中國.目錄.第一章.緒論
·死人刘宗正西奴馬列殭屍蚯蚓乾!
·死人刘宗正五星殭屍豬頭腦!
·死人向前进.共狗殭屍語錄!
·死人向前進.薄熙来下台.四川直選省長!
·死人向前進.毛殭屍沒秘密.只有變殭屍!
·死人刘宗正和馬列共狗有拼的西方奴才!
·五星俄雜死共匪就是中國人的敵人!
綠色五六平安喜樂
·眼淚560平安喜樂
·讓賢561綠色小島
·洶湧562風平浪靜
·書法563靜女其孌
·甜湯564苦心蓮子
·石頭565可愛女孩
·跳舞566心有戚戚
·等待567說明會議
·想念568道歉風波
·紅梅569浪漫山城
綠色五七平安喜樂
·害羞570憂心忡忡
·安心571恩典年代
·江北572全然放下
·對峙573轟動武林
·喜歡574平安渡日
·神功575剪開信心
·追趕576涓絲瀑布
·破碎577滿天雲彩
·發呆578深情款款
·聆聽579死神末日
时评
·死人向前進.毛殭屍早就死了.早該燒一燒.埋一埋!!!
·共匪的狗PPP不通的狗黨校=早該關門了事!!!
·死人向前进.保護母語.是地球人的基本權利!
·死共匪貪腐亂政狗黨一胎就是中國大禍害!!!
·共狗殭屍狗咬狗!
·共產黨五星俄雜死殭屍.中國之恥.賣國殺子.反華大漢奸!!!
·死人向前進.只有肉麻煽情低級下流五星俄雜殭屍祖國!
·死人刘宗正.醜陋不堪的埃及英文蚯蚓乾字母簡體白字!
·狗PP不通的死人劉宗正.埃及巫師發明英文蚯蚓乾啦!
·死人向前進.中國沒政府.只有五星俄雜鬼殭屍狗黨雜碎!
·死人方应看.怎麼看都像共狗洗腦白癡!
·死人向前进.狗ppp不通的前蘇奴鬼紅歌!!!
·死人【明暗經緯錄】.五星蘇奴共狗殭屍道歉下台去死光光吧!!!
·死人刘宗正.你的埃及死巫師鬼字母豬頭腦才是撒旦所創造的邪惡與物化符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虛無世界—第四章

   自從無影昏倒後已經過了五天,他卻毫無醒來的徵兆出現,讓姊妹倆和院長都非常苦惱著。
   
   「怎麼辦啦!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銀櫻整夜未睡,怕無影起來時害怕又昏了過去,導致銀櫻心情不怎麼好。
   
   「只能等了阿,妹妹妳去睡吧,我看著他。」依隱很擔心銀櫻的狀況,她們兩人都長出了熊貓眼,不過依隱剛才睡過了。

   
   「可是…」銀櫻仍然不想放棄。
   
   「別可是了,妳這大大的熊貓眼被影看到了他也不會高興。」說不過銀櫻的她只好拿出壓箱寶。
   
   「明知道我的罩門就是他…哈~」銀櫻話說到一半就打起呵欠來了。
   
   「去睡去睡,我不想用丟的。」依隱只好再度使出另一個絕招。
   
   「嗯。」銀櫻簡單的答話後,便起身走到折疊床旁,立刻倒在上面呼呼大睡。
   
   「院長?」看到院長走了過來,依隱習慣性的叫了一聲。
   
   「這小夥子有醒來嗎?」院長也是很擔心他的,畢竟無影弟弟很可愛……離題了。
   
   「沒有。」簡單的一句話,卻讓依隱和院長兩個人同時嘆了一口氣。
   
   「……」沉默了約五秒。
   
   「希望你們醫院有好的整容醫師?我跟妹妹可是很累的呀。」依隱緩緩的說道,但院長知道此話不只這麼簡單。
   
   依隱仔細地看著靜靜躺在床上的無影,他迷人的模樣…讓做姊姊的也很想……。
   
   『不行!!他是男的啊啊啊!!!』依隱的內心不斷掙扎著。
   
   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依隱看著影逐漸蒼白消瘦的臉龐,心中又是一陣翻騰。
   
   「好心疼呀……。」依隱邊說,指尖邊滑過他細緻的臉上,接著又摸了摸她的頭,將他的頭髮弄亂。
   依隱的玩心突然蹦出,讓她想要好好戲弄這可惡的弟弟。正當她計畫著如何折磨無影時,可惜天不從人心,無影那清澈的水藍大眼睛居然緩緩的張開,並且眨了幾下。
   
   「…無影?」依隱突然覺得哽咽,聲音有些顫抖的問。
   
   但是無影沒有理她,只是呆呆地凝望著純白的天花板。
   
   「…弟弟?!」依隱不放棄,又叫了他一聲,這次聲音大了許多,並且嘗試著搖一搖無影的肩膀。
   
   本來不搖還好,這一搖讓依隱的視線對到了影的雙眼。那是一雙空洞無神的眼,原本應該清澈的水藍眼睛,現在卻蒙上了一層猶如死人一般的死灰顏色,讓依隱雀躍的心情一瞬間降到了谷底。
   
   「怎麼會這樣……。」看到這一幕,無論是誰都會認為這人死了,但眼前的人卻還有著微弱的呼吸,身為女孩子的依隱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臉龐上不斷滑落下雨點般大的淚珠。
   
   「哇—嗚嗚嗚——!!都是我害的…我明明知道他聽得懂,明明知道他會難過…明明……」依隱不斷喃喃自語的哭泣著。
   
   似乎是依隱的大哭聲,讓原本無意識的影清醒了點:『唔…依大姊怎麼在哭—?』
   影幾乎是下意識的將裝在衣服暗袋裡的紙筆拿了出來,歪歪扭扭的寫了幾個字。
   原本是想下床走過去,無奈太久沒用的雙腿根本使不上力,讓他直接跌下床滾了好幾圈。
   
   『痛…不行,紙條要拿給大姊………』他心想著,無奈的是他完全使不上力,躺了這麼多天,誰能一醒來就有力呢?只能繼續貼著地板…。
   
   「…怎麼了?」銀櫻也被依隱的哭聲給吵醒,一醒來卻看到崩潰痛哭的姊姊和正在跟地板做貼近動作的弟弟…。
   
   「這是怎麼回事?曉依隱——!!!冷靜點!!」銀櫻只得大吼一聲,試圖控制場面。
   
   「……」依隱停止了哭泣。
   『……櫻二姊發飆的樣子好恐怖。』影怕怕的想著。
   
   「依隱!為什麼影躺在地上?」銀櫻開始解決事情。
   
   「…他剛剛還好好躺在床上。」依隱總算回復過來了。
   
   「那妳為什麼在哭?」銀櫻揉揉發疼的太陽穴問著。
   
   「…因為我害弟弟昏過去。」依隱這時間彷彿變成了一隻乖巧的小貓。
   
   「他會昏過去不是妳害的,醫師不是說了嗎?他不可能恢復到百分百的清醒狀態,本該就隨時會昏過去。」銀櫻平淡的說著。
   
   「…是嗎?」依隱這少根筋的個性…很麻煩。
   
   「……」銀櫻已經不想再多說一句,逕自地往影的方向走去。
   
   「咦?」銀櫻靠近一看,影的手上似乎握著一張紙條,她慢慢的將紙條抽了出來,並試著解讀。
   
   「吶——寫給你的。」銀櫻看懂了後將紙條拿給依隱。
   
   『等一下…居然不先救我,喂~大姊、二姊…。』影只能說是欲哭無淚了,誰叫他不能講話呢?
   
   依隱將紙條看了又看,還是不懂那到底是什麼意思:「我看不懂。」
   
   「……」銀櫻覺得他的青筋已經冒了出來,一把將紙條搶了過來,一個字一個字講給她聽:「大˙姊˙請˙別˙再˙哭˙了˙好˙嗎?聽懂了嗎?」
   
   依隱乖巧的點了點頭:「嗯!」
   
   「…我們是不是忘了誰?」銀櫻先開口問道。
   
   「無影…。」依隱淡淡的說著,彷彿不關他的事一般。
   
   幾秒後,兩人才意識到可憐的無影還在跟地板貼近:「啊啊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