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缘何《秋雨再含泪》?]
张成觉文集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中国会跟美国“一拍两散”吗?
·望七抒怀
·答非所问与只听不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图未穷而匕已见——评沪公安称“只有一国,没有两制”
·美国人心思变,中国呢?——奥巴马当选的思考
·不把人当人的狗官
·莫把华府作燕京---《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背后
·“大王”并非在彼岸——再谈《城头变幻大王旗》
·57右派没有“明白人”?——与张耀杰先生商榷
·将军一去大树飘零——漫议学术大师与中国
·国家对你做了什么?——有感于《追寻流失的全民财富》
·法学权威的高论与杨佳案的现实
·杨佳案了犹未了
·特区高官如此不堪?
·经济学大师的悲哀
·特区政府亟需认真“查找不足”
·旷世昏君与一代英才——读《才子邓拓》有感
·高官问责岂容官官相护?
·“神七三雄”与农民工两亿
·从李鸿章想到“一二·九”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陪都重庆理应宣扬
·文革是这样的吗?与XXX先生商榷
·国师的锦囊妙计
·“劳改”-中共暴政的标志,读《劳改手册2007-2008》有感
·历史岂容随意篡改?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怎么回事?——与陈破空先生商榷
·李鸿章的“四个第一”和“三个代表”
·“医者父母心”何在?
·“不折腾”徒托空言
·“垂垂老已”话荧屏(岁末三题)
·竭泽而渔 难乎为继
·毋忘半纪椎心痛 共效古稀快乐人——致上海交大“57受难者”
·交大弃儿在新疆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建政”岂同“建国”?
·“人家反是有道理的”——中共老党员的“历史局限性”
·论史批毛宜言之有据
·“穷教育”与“苦孩子”
·1927年“大革命”失败之谜——中共早期党史一瞥
·华国锋像周厉王吗?——与朱家台先生商榷
·“为官四德”与“五讲四美”
· “好处说好”好得很!
·“开心活好每一天!” ---致四川地震受难儿童
·中国模式优于美国模式?
·“社会主义好,饿死人不少!”
·“信心之旅”的败笔
·是“不卑不亢”还是得意忘形?——评温家宝谈中法关系
·文革沉渣再泛起 老谱袭用非偶然——读高尔泰《三个文本共与析》
·天生丽质 在劫难逃——读《乔冠华与龚澎---我的父亲母亲》随感
·阅时文有感(三题)
·时事三题
·自有春蕾凌霜雪——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报告的审议
·歧路岂必通罗马?——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匪夷所思的“联美联共、扶助农工”
·变脸岂非“表错情”
·皇储习近平的旧曲与新声
·戈扬的理想和时代的悲剧--有感于《送戈扬》
·道德缺失始于何时--与嵇伟女士商榷
·鞭辟入里 发人深省--读《三十年后论长短》有感
·“笑脸最多的地方是中国”
·给地震灾民一个说法
·美国牌的期望值---希拉莉访华有感
·真假民主 一目了然
·“博导”华衮下的“小”——读萧默博客有感
·谈“六四”何必兜圈?
·五星紅旗“四小星”代表誰?
·“公妻共产” 从传言到现实
·震撼人心还是忽悠公众?——评温家宝几个“最精彩的回答”
·香江何幸有金、梁
·汶川何日现“黑墙”?
·“万马齐喑究可哀”
·从餐桌看中美两军软实力
·2020年非香港末日
·游美欧诗补遗
·2020年非香港末日
·让六四真相大白于天下
·谁“站在国际舞台最中央”?---有感于G20峰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缘何《秋雨再含泪》?

   
   《秋雨再含泪:不准继续侮辱中国人!》,这是在大陆享有“大师”荣衔的知名文人余秋雨之新作,文末标明“2009年5月18日于香港”。
   
   事缘余大师于5.12地震一周年前往四川灾区“作报告”,其后光临香港。不料读到《苹果日报》上的一篇文章,题为《以川震灾民之名,无泪劝告含泪的余秋雨》,作者桑普。文中剖析余在四川的高谈阔论,直斥其花言巧语,诸如“大爱、至善、生命关怀、以人为本”之类,全是‘迷魂汤’”。
   

   对此,余大动肝火,将之视为对己之“猛烈抨击”,当即撰文于网上反扑。余文首先“老鼠跌落天平---自己称自己”,极力标榜此次灾区行的报告备受欢迎,然后断章取义地引述桑文,指其“向香港读者宣布,中国四川的512地震,‘涂炭生灵,哀鸿遍野’,‘人祸才是主因’。他甚至认为‘真相早已摆在眼前’,‘地震早有先兆’,他认为地震的灾祸是‘官场腐败的结果’,‘早在预料之中’。”
   
   余接着写道:“香港的几位作家”告诉他,此文作者“一定是大陆文人”。对此他声言:“我真正愤怒了,不是因为它针对我。”而是由于“目前在全世界,……也没有一个人认为,512地震主因是人祸,而不是天灾;也没有一个人认为,中国人民在这场大灾难中表现出来的大爱精神是不存在的,是灌‘迷魂汤’。”
   
   作为一篇驳论文章,余秋雨如此行文实在太下作了。因为他肆意歪曲对手的说法,然后进行无情批驳。等于先把对方抹黑丑化,将之推入罪恶的深渊,再站在道德高地宣判对手为“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其实,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都把地震列作天灾,尽管据说地下核试验或修建大型水库可能诱发地震,但就汶川地震而言,迄今无人提出确凿的有关证据。即便真的属于“诱发”,那也只是“火上加油”而已,地震主因毕竟在于地壳的变动即板块的碰撞。
   
   桑普认为“512地震主因是人祸,而不是天灾”吗?否。其原文是:“千家破,万人亡,人祸才是主因,否则受难人数必大减──地震早有先兆,本可预测,详见二十八位国内专家今年一月在《中国科学》杂志上所发表的论文;各地遍佈豆腐渣工程,铁丝充钢筋,杂泥浆充混凝土,官商勾结,偷工减料,导致学童大量即时死亡,敢言传媒对此指证历历,不可不察。”
   
   可见,桑文根本不是说地震本身之“主因是人祸”,而是说“512地震”所产生的“千家破,万人亡”之恶果,其主因为人祸。换句话说,假如听信专家震前发出的预报,作出相应部署加以防范,则受难人数定可大大减少。
   
   事实上,多位专家早已预报了5.12汶川地震,可是当局未向有关地区广大民众发出预警。结果造成近9万人死亡与失踪,30余万人受伤。这不是‘涂炭生灵,哀鸿遍野’,又是什么?
   
   另一方面,该区大量核工业设施却受损轻微,众多煤矿的伤亡报告甚少。原因是事前接到通报早有防备。两相对比,有目共睹,这不是‘真相早已摆在眼前’,‘地震早有先兆’么?
   
   余文刻意回避上述事实,在把屎盆子扣在论敌头上之后,进一步扭转话题,说什么“去年的512地震,是历史上发生在人口密集地区的最严重的一次,直到今天,居然没有出现任何瘟疫、饥荒、逃亡、难民,这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奇迹。”
   
   这明显属于诡辩。试问,难道可以用震后救灾的成绩来掩盖或抵消震前封锁消息的错误与罪责吗?
   
   因此,余秋雨下面这两问:“为什么一定要闭着眼睛否认这个发生在自己祖国的奇迹,却去玩弄什么‘生灵涂炭、哀鸿遍野’的词汇去诓骗外人呢?你作为中国人的良心放到哪里去了?”如果略加改动,回敬其本人,是再合适不过了。
   
   请问余大师:“为什么一定要闭着眼睛否认这个发生在自己祖国的悲剧,却去玩弄什么‘大爱、至善、生命关怀、以人为本’的词汇去诓骗外人呢?”遇难学童的家长要为夭折的子女讨回公道,却饱受官方打压;见义勇为的热心人士如作家谭作人甚至被无理关押。当局不仁,你余秋雨视而不见,非但不置一词,反为虎作伥,“你作为中国人的良心放到哪里去了?”
   
   余文接着又为其臭名昭著的“含泪劝说”辩解,这更是拙劣透顶。鉴于该一“劝说”早已声名狼藉,被公众唾弃,此处不再浪费笔墨。只是如今官方已断然宣布,所有地震损毁建筑的工程质量问题“着毋庸议”,但当日余却拍胸口担保定要追查真相,两者未免抵牾,真不知余大师此刻如何转圜。
   
   更荒谬的是,余秋雨将川震与日本侵华相提并论,这简直匪夷所思。
   
   一方面,从来没有人说过:“九.一八”或“七.七”事变“主因”在于“当时中国政府的管理”有问题。因为不言而喻,日寇入侵乃其军国主义穷兵黩武所致。另一方面,包括桑普在内也没有人说过:5.12地震本身主要乃人为所造成。平素能言善辩的文学大师余秋雨,何故莫名其妙地犯了毫无逻辑性可言的的低级错误呢?如此语无伦次,提出明显属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不正说明其理屈词穷信口雌黄吗?
   
   针对桑普重提“石一歌”旧案,余秋雨气急败坏,赌咒发誓文革中“全家受到迫害”,自己只接受过“周恩来布置的任务”,没干过坏事。不过他玩弄了文字游戏,不敢否认自己是作为“四人帮”鹰犬之“石一歌”成员,只否认自己曾“用‘石一歌’的笔名写过一篇、一段、一行、一句他们指控的文字”。末尾那个“他们指控的文字”可圈可点,大得刀笔吏巧言令色之精妙。
   
   文末余大义凛然地宣称:对于桑普等“糟践中国,糟践中国人”,“我不可容忍”。这是向其主子的表白。他却只字不提:数千名死于豆腐渣工程的学童,其家长正受“糟践”,有冤无处诉;官商勾结强迫拆迁的受害居民,为数不下十万,也饱受“糟践”,苦不堪言;邓玉娇受淫官“糟践”,正当防卫杀人而被关押于精神病院;还有因三聚氰胺毒奶粉夭折的婴幼儿,山西黑煤窑的奴工,等等,真是不可胜数,罄竹难书。至于远的如“六四”死难者20年尚无一个说法,反右受害者百万之众,半世纪未获平反。“糟践中国”的到底是谁,你以为民众一无所知吗?
   
   余秋雨自称为“无权无势”的文人,否认自己可以用刀笔杀人。这就未免对其本身的能耐过分自谦了!曾否以刀笔杀人,他自己心中明白。此刻,我们只是要含怒正告这位御用“大师”,勿再充当当局的帮凶或帮闲,继续“糟践中国,糟践中国人”;否则,受“糟践”的死难学生家长以及成千上万有口难言的冤民,对你绝“不可容忍”。任你如何乔装打扮舌灿莲花,一切善良正直的炎黄子孙也必会識穿你那鳄鱼的眼泪。
   
   
   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寄语余秋雨:好自为之!
   
   (09-5-31)修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