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曾节明文集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曾节明以粤语朗诵古诗
·中共为何大举驱逐“低端人口”?意在逼老百姓买房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器
·归家历险记
· 宋高宗和查理七世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节明:“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胡锦涛自以为“绿坝”的构筑,又为专制政权增加了一堵厚厚的“防洪抗险”屏障,殊不知在今天的形势下,“绿坝”的强制搭建,非但起不了多大的封堵作用,反而会引发一个原本不问政治的庞大上网群体转而厌憎和仇视专制。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6/17/2009
   最近,中共当局斥资四千万以上打造个人电脑监控过滤软件——“绿坝,花季护航”,并强令电脑制造商、销售商统一安装,中共当局终于把钳制互联网的魔爪直接伸进了个人的主机箱内。这种以政府公开下令直接管制个人隐私的做法,“文革”后三十三年来还是第一次,以往,中共当局固然一直在拆看公民信件、邮寄物品、监听异议维权人士电话、对互联网通信进行屏蔽和过滤…但那都是偷偷摸摸进行,中共对外向来不敢承认;而且,那些钳制措施也停留在个人住宅门外,互联网的屏蔽和过滤,也都是通过安植于网关的“金盾”软体系统进行,而这一次,中共不仅堂而皇之地公开把全体国民当作“犯罪嫌疑人”施以监控,而且象“文革”中那样,直接闯进个人住宅,对“改造对象”施以监控。
   中共当局对个人电脑公开强制安装监控软件的做法,不啻是公开强制性地要在全体老百姓家中安装窃听器,其流氓无耻的程度,丝毫不逊于朝鲜当局统一强制拆除在朝销售的收音机短波部件的做法。
   中共当局以工业信息部这样的政府部门,公开下文强制安装的流氓软件,堂而皇之地侵犯公民隐私权和知情权,这是是一起极其恶劣的倒退事件,它标志着极权的回潮,毛泽东时代逝去三十多年之后,以行政手段公开管制个人隐私的那具极权僵尸,在胡锦涛的摆弄下,似乎快要复活了。
   面对“绿坝”的新封堵,一些胡温的痴迷者们,又认为这是江系腐败分子“抹黑胡温”之举,然而最近,胡锦涛掌控的宣传系统严令各大网站删除和封堵任何对“绿坝”的批评,这恰恰反映出:“绿坝”的强制推行,正是胡锦涛的本意!残酷无情的事实,再一次暴露了胡锦涛无可救药的反文明反人类本性、再一次印证了对胡、温心存幻想的愚蠢和荒唐。
   胡锦涛自以为“绿坝”的构筑,又为专制政权增加了一堵厚厚的“防洪抗险”屏障,殊不知在今天的形势下,“绿坝”的强制搭建,非但起不了多大的封堵作用,反而会引发一个原本不问政治的庞大上网群体转而厌憎和仇视专制。
   今天的中国社会,不上网的人渐趋少数,使用破封锁软件上网访问异议网站的也是少数,大多数网民是一个“不问政治”的中性群体,他们上网是为了聊天和娱乐,中国的年轻人,尤其是“八零后”、“九零后”群体,几乎清一色属于这个群体。这些上网族固然不在乎政治异议内容的屏蔽和过滤,但普遍追求网速,尤其是爱玩网络游戏的年轻人,如果他们发现中共的封网阻碍了网速和娱乐的效率,就很容易厌憎中共专制统治,逆反心对反叛行为的驱动,比什么宣传启蒙都有效。
   笔者的一个年轻的朋友,平素对政治异议毫无兴趣,但2008年的时候,有一次以电子邮件给国外的亲戚发送多张数码照片,怎么也发送不了,于是求助于我,结果我用代理软件帮他一次发送成功;为什么先前发送不了?我告诉他是因为中共封网,他怎么也不信,说他的邮件又没有“政治内容”,我耐心告诉他:,中共电信当局不仅阻截和过滤“政治内容”的邮件,还监控个人电邮的流量,流量大,就怀疑你搞政治异议活动,把你发送的电邮给阻截了,“宁可错杀一千,不准放走一个”。他听了之后非常气愤,马上向我要了反封锁代理软件,从此开始访问异议网站,迅速地变成了一个反共分子。
   如同这个例子一样,其实,中共封网对网速的影响早就发生了,但在“绿坝”推行之前,中共对互联网信息传递的封锁过滤都在网关进行,也就是在个人电脑之外的公共设施进行,比较隐晦。由于中共所屏蔽和过滤的基本上是政治异议信息,而大多数中国网民都是“不问政治”的中性群体,因此对中共的封网缺乏感受、甚至毫无察觉,有些人虽有些感觉,但因为网关屏蔽过滤的隐晦性,也意识不到那是中共的封锁,还以为是网络技术故障,或是中国技术的“落后”。
   但“绿坝”的公开强制推行,中共的这种封网,就赤裸裸地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中国广大网民就很容易将互联网通信的种种不正常,与中共的封网联系起来。更何况,由于互联网的开放和多向流通本性,注定了研发监控过滤软件的困难,封网和反封网的斗争,就象是大象和老鼠之间的不对称决斗,中共不仅胜机微渺,而且为了保证封网的效果,不得不浪费大量的金钱、牺牲巨量的网络效率。例如“绿坝”的监控,就是以牺牲网速和大量的“误报”和错误封堵为代价的行为,除了少数不可救药的愚民,稍许正常的网民,决不会喜欢这样的软件“护航”。
   而且,稍有电脑操作常识的人都知道,强制安装“绿坝”,并不能增加多大的封堵效果。网民可以采取网络软体技术、删除操作或格式化硬盘、更换硬盘、采购电脑时购置组装机等多种方法对抗“绿坝”监控,而且,电脑销售商为了牟利,也不可能忠诚执行中共的混账命令
   因此,“绿坝”的封堵和监控效果十分有限。 “绿坝”的强制搭建,不仅不可能达到胡锦涛所期望的巩固专制统治的目的,反而会把一大批原本不问政治的年轻网民推入反对专制的历史洪流,反倒会加速中共专制大坝的溃堤。
   胡锦涛至今迷醉在拉萨“平暴”戒严的成功经验里,自以为只要一味高压、“紧套”,就可保专制稳定无虞,殊不知,中国社会早已不是北韩那样的社会,在重新全封闭已不可能、在专制套子已经腐朽的情况下,一味地“紧套”只能使专制的套子破裂得更快。
   但是,要保持专制“不变色”,就必须“紧套”。专制的困境之所以无解在于,放松管控,就容易“和平演变”——专制坚冰就会一点点消融,专制堡垒的砖石就会一块块松脱;维持高压,就必须四面封堵、处处设防、疲于奔命,终将难以为继。
   胡锦涛视自由民主为毒药猛兽,拼了老命死保一党专制不动摇,与世界进步潮流作殊死的搏斗,这势必需要到处封堵、维持高压统治不放松,而在一个意识形态早已破产、且无法重新封闭的社会里,持续的高压统治,必然使得危机和民怨不断积累,为了抵挡越来越高涨的各种冲击,统治者只能不断修筑新的保专制“堤坝”,且把原有的堤坝持续加高——这就是胡记中共当局如今强制构筑“绿坝”的根本原因;“绿坝”的强制推行,也反映出中共八年来苦心经营的网关封网系统——“金盾工程”,已经阻挡不住互联网上的“自由化”进程了。
   胡锦涛现在虽然拼命加高保专制堤坝、并且修筑新的堤坝,但是堤坝既不可能无限增加、也不可能无限增高。
   因为持续的高压必然使民怨不断增高,要封堵,就必须不断修筑新的堤坝,且把原有的堤坝加高,但堤坝却不可能无限加高。要持续加强封堵,就必须不断增加专制政权的管控机构,也就意味着增加编制、人手、设施,结果,不仅维持专制统治的成本不断攀升,而且不断形成的新的权贵既得利益集团:例如,随着强制“计生”而产生的计划生育部门,如今已经形成庞大“计生”既得利益集团,早已尾大难掉,“计生”系统的贪婪和残忍,不遗余力地把大批“良民”逼成共产党的敌人;因网络监控和镇压法轮功而生的各种部门、机构,也已经形成疯长的权贵既得利益新集团。
   因强化专制管控而生的贪婪的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极大地加速了专制统治成本的抬升;而不断攀升的统治成本,势必驱使专制政权更加横征暴敛,这就导致社会矛盾愈发尖锐,而社会矛盾的尖锐化,又迫使专制政权进一步强化专制管控、扩编增人、增加机构,专制统治的成本的继续增加,就必然造成政权对社会的压榨和掠夺更甚、矛盾更加尖锐、危机更加深重…如今愈来愈疯狂的、全国性的强迫拆迁、强迫征地,就是政权对社会的掠夺和压榨加深的体现,它是胡记中共政权维持高压统治的必然后果:封堵是要钱的,胡锦涛要求防微杜渐、到处封堵,下面怎么办?只有加倍地抢钱!
   对于这种突破容忍底线的暴政,中国老百姓现在是前赴后继地激烈反抗。中国老百姓比起美国人、法国人固然懦弱,但决非没有反抗精神的羔羊。与1989年的时候不同,现在的中国老百姓不会为了自由民主而献身,但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却可以拼命。中共当局变本加厉地强拆、强征,正迅速把数以十万计的“顺民”逼成自己的敌人。
   这就形成可怖的恶行循环,专制政权的构成体,如癌细胞一样疯狂地无限复制,整个政权如同疯长的恶性肿瘤,任何社会都无法长久供养这样的恶变肌体,最终,这样的癌瘤政权不是被手术刀(革命)割除,就是在社会经济的大崩溃中垮塌。
   而“绿坝”这样的东西,既防不住专制的溃堤,更防不了专制体制癌细胞对政权的内部吞噬。
   远古时期,鲧用封堵的办法治洪水,结果事败身死,大禹用疏导的办法治洪水,结果功成名就;周厉王用封堵的办法治国,“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结果引发了“国人暴动”,自己垮台流亡,客死异乡。用封堵的办法治不了水、更治不了国,两千年前中国古人们就明白的道理,胡锦涛愣是不明白。
   胡锦涛自以为象毛泽东那样玩弄权谋整人、象斯大林那样紧握杀人的刀把子不放松,就可以“战无不胜”、“从胜利走向胜利”,殊不知,毛泽东、斯大林之所以能得逞一时、生前无人奈何,是因为其得之天时:他们在世时共产势力气数正旺、意识形态正盛、有条件对国民封闭洗脑、且当时马克思邪说风靡世界,蒙蔽多国众生,如今却是共产党专制势力穷途末路的时候:苏、东早已变天、越南渐趋变色、朝鲜、古巴苟延残喘、共产主义罪恶曝光、红色高棉受审…胡主席这个时候要紧握斯大林的刀把子,除了遭受更彻底的唾弃和灭亡之外,还能有什么收获?胡锦涛变本加厉地倒行逆施,在得逞一时淫威的同时,也在把套在自己脖子上的历史绞索越拉越紧。
   明明身处应该谋求自身“软着陆”红朝末世关头,胡锦涛却妄想重获斯大林的淫威,不识时务至此,诚乃权令智昏、不可救药也!
   作为毛共辅导员,远古的道理胡锦涛不明白也就罢了,就近的道理胡锦涛竟也不明白。凡是顺应历史潮流的统治者和集团,均得善终,反之,则彻底灭亡,近代以来的例子比比皆是:
   主动维新变法的日本皇室存续至今,享受尊荣,而顽固抗拒立宪的满清皇室今安在?风潮来临之际,主动让步放弃专制,与反对派同开“圆桌会议”的波兰共产党存续至今,期间一度还胜选上台,继续执政,而死保专制专制不动摇、不惜调军开枪屠民的前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以及当年的罗国共产党今安在?主动放弃威权统治、推行宪政的国民党,现在在台湾重新胜选上台,而顽固坚持独裁统治、死不悔改的印尼苏哈托统治集团今安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