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坦克再上长安街]
余杰文集
·“另类”原是大多数
·旧瓶与新酒
·来自民间的生命力
·鲁迅的柔情
·读柏杨回忆录:未完成的反抗
·在激情与恐惧中穿行
·心灵的隔膜
·托尔斯泰给沙皇的信
·怀想梅克夫人
·那片森林
·三个俄罗斯医生的故事
·事关“国家尊严”
·心灵的维度
·永远的普希金
*
*
6、《爱与痛的边缘》(大象出版社)
·《爱与痛的边缘》目录
·“龙椅”为谁而设?
·九十年代的“红宝书”
·从尼克松到克林顿:被羞辱的总统
·官官相杀
·“鬼才”遇“鬼”记
·轿车不如轿子说
·鲁迅中了传教士的计?
·贪官的金蝉脱壳之计
·从日军细菌战档案说起
·城市边缘的挣扎
·发现我们自身的匮乏
·读《触摸历史——五十人物与现代中国》
·胡适:既开风气又为师
·密西西比河的月光
·山坳上的中国教育
·读克里玛:生活在布拉格的三种方式
·生命是忧伤的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真
·读《第四种权力》
·谁来主持正义?——读《基督山伯爵》
·睡狮犹未醒
·文字与脑袋
·阉割外国文学: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外国文学作品的分析
·我们有罪,我们忏悔
·忏悔:从每一个个体开始
·毫不妥协地面对邪恶
·徐友渔侧记
·究竟谁在败坏“忏悔”的名声?
·批评的自由与认错的勇气
·闸门在你的肩上
·冰冻的岁月
·疯人的辩护
·古战场的守护人
·禁书
·别尔嘉耶夫的精神挣扎
·沙皇的猎犬们
·内在的伤害
·妻子与助手
·倾听
·读巴纳耶夫《群星灿烂的年代》
·驻守托尔斯泰庄园的士兵
·童年的老师
·托尔斯泰:最后的出走
·眼泪
·医生的眼光
·真实的冬尼娅
·恢复我们的尊严
·眼睛与勇气
·假如他是一个老百姓
·《爱与痛的边缘》跋:为了痛,更为了爱
*
*
7、《老鼠爱大米》(大象出版社)
·谭嗣同三题
·斯堪的纳维亚的海风
·一街一巷总关情
·坐看云起的从容
·从令狐冲与傅红雪两个小说人物看金庸与古龙之自由观
·牛虻的忠诚
·锯木皇帝
·福克纳:一个羞怯的乡下人
·暧昧的日本,锐利的大江
·“我家”即是千万家
·“巩俐第四”
·“真实”的谎言
·拜寿与拜年
·被遗忘的角落
·唱歌的警察
·独裁者的末日
·对自由的恐惧
·遏制腐败的灵丹妙药
·过河卒子
·汉阳陵的秘密
·恢复体育的真谛
·奖项与版税
·杰出青年黄飞鸿
·警察不是万能的
·冷漠是一种罪恶
·刘璇的自由
·麻将王国
·美丽的灵魂
·摩尔的“母与子”
·莫把生活当相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坦克再上长安街

   来源:观察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到教会参加礼拜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告诉他一个惊人的消息:二十年之后,轰鸣的坦克再次开上了长安街。上一次当局用坦克碾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在地狱中哀号的马力曾经信誓旦旦地宣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我亲眼见到过因救护一位女同学而被坦克碾断双腿的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方政;这一次坦克的出现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阅兵式的演练——十月一日,是中共建政纪念日而非中国建国纪念日,中国在两千年前早已存在,中国不是信奉马列邪教的中共建立的,中国更不是中共的人质。每一个爱中国的人,当然有权不爱中共。
   
   一九四九年之后,每一任中共党魁都有阅兵之瘾。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称“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但这个国家与“人民”无关,它是毛泽东一个人的“天下”;邓小平在一九八四年阅兵的时候,看到学生们举起“小平你好”的横幅,一定心花怒放,五年之后他却动用坦克去屠杀聚集在同一地方的民众;江泽民没有毛、邓的枭雄气质,上海小开骨子里也很爱热闹,他当然不会以一颗谦卑受教的心去阅读李慎之写的《风雨苍黄五十年》。
   

   如今,轮到胡锦涛来过一把瘾了,至于是否会像北京话所说的“过把瘾就死”,他不会去思虑。海内外若干知识分子签名呼吁取消二零零九年“十一”阅兵式,将节省下来的钱用于四川灾区,但这份呼吁书没有得到官方的回应。有一次,北京国保的警察约我谈话,我坦率地告知这份呼吁书的内容,他听了之后不假思索地回答说:“确实有些道理。”
   
   据出租车司机告诉齐志勇,坦克一般是在凌晨两三点钟开上长安街,那时街上车辆稀少,灯光全部熄灭,并采取交通管制,以免闲杂人等看到坦克的“英姿”。中共既然是执政党,搞阅兵演练就当堂堂正正,为何要像地下党一样偷偷摸摸呢?是否二十年前血腥屠杀的阴影还没有散去?
   
   坦克是二十世纪人类发明的最可怕的杀人武器之一。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发生了康布雷战役,这是英军第一次在战场上大规模使用坦克这一新式武器。坦克史家富勒上校说:“进攻获得了惊人的成功。坦克向前推进,步兵紧随其后,敌人极度慌乱,那些惊慌中未及逃离战场者几乎不作任何抵抗即举手投降。坦克军已经赢得了历史上最惊人的一次战斗。”丘吉尔在一战回忆录中埋怨当时的英军统帅没有更早地、更大规模地发动坦克战役,否则德军的防线早就崩溃了。
   
   坦克一般在交战双方在战场上使用的,极少被统治者用来镇压民众的和平示威。一九九一年苏联的“八一九”政变中,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也调动坦克开进莫斯科,却没有向军队下达开火的命令。这样,叶利钦才敢于爬上一辆坦克对民众发表激情洋溢的讲话,从而让政变流产。那些用坦克对付没有武装的民众的统治者,必然是丧心病狂的统治者,邓小平因而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而在一九八九年的“西藏平暴”中,胡锦涛一身戎装登上坦克的形象,给邓小平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便将胡锦涛定为江泽民之后的接班人。看来,既然坦克是胡锦涛登基的台阶,那么此次大阅兵一定少不了坦克的“倩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