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从小生活在公社的医院,印象最深的是“大出血”,那是指产妇在分娩的过程中出现大量出血的现象。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差,加上公社的医院根本没有储存血浆的技术,又没有多少人愿意献血,结果“大出血”就成了死亡的同义词。
   
   
   

   即便到了现在,中国人对于义务献血,还是敬而远之的。我听说血库经常不够,更不用说满了。唯一例外的就是去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后,全国人民有钱的捐钱,有血的献血——谁没有血呢?我第一次听到新闻报道各地血库爆满的消息,甚至听到血站呼吁大家停止献血。真让人感动!
   
   
   
   我还是在二十多年前在北京的时候曾经去献过血,然而,却没有成功。当时单位组织我们去北京医院献血,不是老弱病残的,都要去。我自然一马当先。先是抽血化验,然后就等着献血。我坐在那里看到同事一个一个雄赳赳走进去,抬着手臂(好像胜利的标志)自豪地走出来,却始终没有轮到我。我问抽血的护士,她进去拿出我的化验单,扫了一眼,说,你不用抽血了。我问为什么,她说,你“奥抗阳性”,你的血带菌,不合格……
   
   
   
   满腔热血没有献成不说,接下来的好几个月我郁闷得一塌糊涂,因为医生说这种“奥抗阳性”是血液里带的一种病菌,没有办法治疗,注意一点就可以了,好在只要不发病,你还是和一名正常人无异……
   
   
   
   可我哪里还能够把自己当一名正常人?那潜伏在我血液里的“病菌”在我内心深处给我打上非正常人的烙印。后来单位又组织献血的时候,我就不能报名去了。我身强体壮,又爱面子,自然不愿意对同事和领导说自己是“带菌”者,于是每次有献血活动,我就悄悄退下,忍不住的尴尬。
   
   
   
   由于当初听医生说过“奥抗阳性”不能治疗,于是也不去看医生,久而久之,竟然也淡忘了。直到几年后要出国工作而去做体检,我才想起了自己有“奥抗阳性”,于是问医生,我的“奥抗阳性”怎么样了?医生扫了我的化验单一眼,说,看不出你有什么“奥抗阳性”,如果你一定想知道,可以自己交钱检查。说罢就不理我了,我很纳闷,但出国体检通过就行了,难道我会去花钱检查出自己是“带菌者”而让出国的事泡汤?。
   
   
   
   到了国外后很久,我又记起了这个“奥抗阳性”,于是决定进行一次全面血液检查。结果出来后,我焦急地询问我的医生,他皱了皱眉头,又看了一遍,说,你根本没有什么“奥抗阳性”。我大吃一惊,说,我好了?他说,看不出你曾经有过,很正常,可能是当初北京医院的化验员搞错了,你没有“奥抗阳性” ……
   
   
   
   我却无法放下背了这么多年的包袱,仍然纳闷,至今没有搞清楚“奥抗阳性”是个什么东西,只是感觉到这“奥抗阳性”可以潜伏在我血液里如此之深,时隐时现。
   
   
   
   不过,就因为当时北京医院的验血报告,我后来竟然一直对献血有本能的抵触,深怕又搞出什么事。去年四川大地震也许是我唯一的一次机会去打破自己的禁忌,可我当时又在海外,等到我回到国内,中国的血库早爆满了。
   
   
   
   现在医学发达,对救命血液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加上储存血液有一个严格的保质期限,大家也应该感觉到了,地震后血库饱满至今才短短一年多,全国的血库又需要鲜血液来补充了,大家可以从到处可见的宣传献血的广告和流动献血车推测出来。
   
   
   
   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在这些广告牌前驻足凝视一会,如果引起了我的思绪,我还会顺手拍下一张照片以作纪念。其中就有这张我在北京街头到处都看到的鼓励献血的宣传画——
   
   
   
   那一行“每一滴血,都是热的”让我感触特别深,让我想起了四十年前的家乡医院,也让我想起了二十年前我在北京的时候……
   
   
   
   现代科学已经证明,隔一段时间抽取适当的血液不会影响我们的身体。而当今很多人,在生命的某个阶段,却需要他人的鲜血来挽救生命。
   
   
   
   可平时愿意义务献血的人却总是那么一小部分,大家显然都不愿意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无论你现在多么健康,或者你认为自己多么健康,在你一生中,你受伤、病倒需要鲜血的机会是很大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现在献出身体中一些微不足道的血液,并不都是献给他人,而很可能是献给我们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或者可以说,也是献给我们自己的!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另外一张照片,是离我住的不远的(广州)中山三路上的“英雄广场”,那里经常都开来一台献血车。我每次散步经过那里,都会驻足凝视一会,可是,我很少看到有人献血,看到的是一群穿白大褂的血站工作人员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
   
   
   
   我哪里有权力说别人?甚至不好意思去鼓励别人献血。我的血液不是已经被证明是健康的?可我后来也没有去献血。我给自己找理由,我不再年轻了,我的血不再纯洁了,又或者,我担心在国内一化验,又查出什么病菌潜藏在我的血液深处。又或者那穿白大褂的血站工作人员验血后对我说,杨先生,你可以走了,我们不需要你的血了。
   
   
   
   为什么?我问,我的“奥抗阳性”不是消失了?我不是带菌者了啊……
   
   
   
   那白大褂皱了皱眉头,打断我说,我们发现你血液里潜藏着一种比较“反动”的病菌,我们不需要这样的热血,会传染的……
   
   
   
   这当然是开玩笑,估计是被“奥抗阳性”折磨了十几年后的变态想法,可是,由于我自己确实没有义务献血过,我一直很是惭愧。正因为如此,我愈益理解了,为什么在一个停着义务献血车的广场旁边,竖立了一块纪念碑似的牌子:英雄广场!
   
   
   
   我们这些健康的人,或者我们这些自以为健康的人,有很多理由对那些偶尔出现的义务献血者挑三拣四,甚至讽刺他们是为了那微薄的抽血后的营养补助费,我们觉得他们很异类、不合群、比较怪异、与众不同等等,但我们却应该认识到,他们的血,往往可以挽救我们或者我们亲人的生命……忍不住感叹一句:
   
   
   
   英雄广场,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杨恒均 2009年6月 北京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