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杨恒均之[百日谈]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冷战结束后又过了十年,我在华盛顿离美国国防部不远的水晶城开始研究美苏情报战,当时一口气翻阅了近百本有关美苏间谍战的回忆录、学术著作和文学作品,一度沉浸在间谍世界里不能自拔。可是等到基本都了解后,却越来越觉得没意思,甚至无聊和乏味了。

   
   
   
   那两个国家的情报机关都在干啥?他们都干了些什么啊。一般程序就是制定秘密计划,开始收集情报或者展开行动,然后行动暴露,计划失败,间谍被抓,国家和人民利益受到损害……就这样反复折腾,如果说一开始他们折腾的时候还想着国家和民族的大利益,到后来几乎就都沉迷于这个水泼不进的情报小圈子里了。以致到后来,你觉得他们都在自得其乐,自说自话,和国家,更不用说和人民已经脱节了。
   
   
   
   苏联的克格勃算是情报历史上的一个传奇,可他的传奇不但没有挽救苏联的崩溃,反而我在研究中发现,克格勃要对苏联的垮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什么这样说?在苏联后期经济形势严峻,社会矛盾加深的时候,克格勃仍然一个劲头地夸大美国的威胁,不停制造所谓美国立即要和平演变、要侵略苏联了,结果让本来就捉襟见肘的苏联继续投入大笔资金去军备竞赛。
   
   
   
   现在看一下已经公开的苏联当时克格勃上报给苏共领导人的情报,觉得用这些假情报和被夸大的情报糊弄苏共领导的克格勃实在是埋葬苏共的真正刽子手。当然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好不到哪里去,花费了多少美国人民的血汗钱?据说把间谍特务布满了莫斯科,可就在苏联轰然倒台的时候,连中情局的老板还是在电视上观看新闻才知道人家苏联一夜之间没有了,据说最失落的就是中情局局长了,他那个愁啊——明年的情报经费申请不到了啊,苏联都没有了啊……
   
   
   
   不过,好像最终搞垮了苏联的克格勃们也得到了回报,你看看,除了克格勃头子普京外,以前的克格勃还把持着多少重要部门和资源?这对前苏共领导人来说,不能不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哥们,别用特务治国啊,到头来,你们下野,他们上台……
   
   
   

国家机密就是用来卖钱的?

   
   
   
   当时美苏间谍战中,那些潜伏到对方国家或者被双方收买的间谍们传来传去的情报,其中超过一半是关于间谍机构的。也就是说,他们设立了一个本来应该用来保卫国家和民族的间谍机构,这个间谍机构(克格勃和中情局)本来应该只是工具,可反过来,他们到成了主角。他们自己机构的文件一份接一份,而且都成了最高绝密,堆成小山似的。也成了对方情报机构最想获得的东西。于是弄来弄去,这两国的情报机构就互相以获得对方的“绝密”为己任,搞到后来,都忘记自己的真正的职能是啥了。懂得这个行业的人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情报机构的最高利益始终应该是国家和人民,而不应该是自己的那个小圈子。
   
   
   
   如果说美苏之间是民族甚至文明之间的对抗,那我们台海两岸之间的间谍战就更是劳民伤财和无聊透顶了(你知道花费了多少钱,死了多少人吗)。
   
   
   
   参加工作不久,因为工作关系,就能够接触到当时的最高机密。领导整天看我眼睛盯着女孩子,就告诫我要多学习,当时的学习之一就是阅读这些文件。而这些文件中有一半以上定为绝密,部分还是最高绝密(只供党政军等几大班子的最高领导人阅读的。一开始阅读一些这些据说只有党和国家领导人才能阅读的文件,还觉得新鲜,可阅读多了,就觉得一点意思也没有了。而且到后来,感觉和阅读《人民日报》差不多,一点也不靠谱,还充满了莫名其妙的假话。
   
   
   
   可你大概不知道,就是这些文件,却一度指导着日理万机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治理我们这个国家。同时也是这些文件,成为海外情报机构特别是隔海对峙的那个兄弟——台湾军情局高价收买的东西。
   
   
   
   后来看到一份台湾军情局在福建沿海收购各类“红头文件”的价目表,一份当地县级民兵的动员文件,竟然出价到一百万人民币,真是晕倒,这份文件连一个县城的武装部的办事员都能够看到啊。当时这份价目表还没有公开,我就有一个感觉,顺口说,还是不要公开,否则福建那帮唯利是图的官员还不排着队去卖情报?
   
   
   
   算我孤陋寡闻了,因为当时一个领导马上打断我说,你知道个屁,福建的公海上早就有买卖两岸文件的“集贸市场”,定期举行,文件都是成捆按斤两称重计算的……
   
   
   
   哈哈,真G八好笑,太不靠谱了,难怪,最好的间谍都不会是余则成,而是有两个臭钱的商人。我当时就想,这些情报机关都在干啥啊?这些文件在我看来没有任何价值,和两岸经济发展、人民福祉根本不沾边。只是他们在那里自说自话而已。
   
   
   
   随即我就想,谁无聊把这些在我眼里看起来几乎和废纸差不多的玩意定为“机密”和“绝密”的?干嘛定这么高的密级?而且说定就定,不靠谱,不靠谱……如果你要问我,研究这么久各国情报机关最大的感慨是什么,我得告诉你,就是“国家机密就是用来卖钱的”,你定那么多所谓机密干啥?真有那么多机密吗?累不累啊,你们?
   
   
   
   事实上也证明我是对的,无论哪个国家和地区,后来都在文件的定性上降低了调子,不再搞那么多“绝密”了。而且,现在看来,当时很多“只供党和国家领导人”阅读的绝密件,你有时间的话,现在在互联网上就可以搜索到——昏倒吧,你!
   
   
   

咱们的央视都快成培养真假间谍的基地啦

   
   
   
   嘿嘿,言归正传。又要扯到我“情有独钟”的央视了,如果以前我和他们隔行如隔山,于是,隔山打牛,老是打不到要害,这次我可有发言权了……
   
   
   
   不久前央视的女记者才被“国情局长”弄上床,过了一次为国家利益献身的间谍瘾,现在又传出了真间谍……
   
   
   
   如果不是你们的CCTV多一个字母,我还以为看花眼看成CIA(中情局)了呢,怎么尽培养真假间谍去了?
   
   
   
   作为从来不遮遮掩掩地研究全世界间谍机构的我,我一直就是有屁就放,所以,我要说两句,可是,我也不好分析得太深(还是那句话:我是共产党员,从来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只是现在不能说嘛……)。
   
   
   
   我首先要告诉大家,央视的女记者迷上了间谍生涯一点也不奇怪。间谍这个职业最吸引的就是那些表面充满理想,内心却空虚得一塌糊涂的年轻人,尤以涉世未深却老想寻找刺激的女孩子为主。所以也难怪,我们的央视就成了栽培这类人才的温床。
   
   
   
   当然不排除一些记者想冲破局限,想做一名真正的记者——而在很大程度上,真正的记者和间谍有非常多的相同之处。
   
   
   
   我曾经在小说《致命武器》中借小说情节详细描述了记者和间谍的关系,而且发明了一个新的词语“人民的间谍”。在现代文明社会里,记者和间谍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以挖掘事实、揭露真相为己任。只不过,记者把得到的事实真相公布于众,造福于民,很多时候他们暴露出的真相成为约束和打击统治者的利器。而间谍和特务们则把获得的真相独家奉送给自己的主子——统治者阅读,很多统治者则使用这些“事实真相”压制民众,维护自己的利益……
   
   
   
   大家知道,全世界的间谍机构都是直接属于统治者的,有些甚至直接受到党派的控制。你听说过“人民军队”和“人民警察”,还有国家的军队和国家的警察,但你从来没有听说过“人民的情报机构”吧?
   
   
   
   正因为如此,我在研究完全世界的情报机构,觉得索然乏味后,利用小说发明了一个新词儿:人民的间谍。
   
   
   
   把间谍和人民放一起有些滑稽,统治者一般都是用间谍对付人民的,怎么会有人民的间谍?——废话,如果有这种被称为“人民间谍“的职业,还需要我这个无聊文人来发明吗?
   
   
   
   其实,我想用这个词儿描述的是那样一种“间谍”:他们潜伏在世界各地,不是拿统治者和主子的钱,他们挖掘事实揭露真相,也不是把得到的真相送到统治者那里去如何掩盖事实真相……他们把得到的“情报”公布于众,让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民众知道事实和真相。他们虽然隐藏在黑暗之中,却是为了等待光明的到来……烤,不写了,又激动了……
   
   
   
   遗憾的是,这种隐藏在各个情报机构中的“人民的间谍”却很少,甚至至今没有出现过几个,倒是好莱坞电影中常常给我们塑造这类人民英雄的光辉形象。不过,这个世界上,确实有这样的“人民的间谍”,或者说,他们的行为最接近我发明的这个词儿的内涵。——那就是真正的有良知的新闻记者!
   
   
   
   我得承认,在我最早研究间谍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记者是干啥的,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揭露最多真相的不是间谍而是世界各地的记者,甚至作家。
   
   
   
   当我在发明了一个不伦不类的词儿“人民的间谍”并对间谍彻底失望后,我却同时发现了最接近“人民的间谍”的记者。其实西方的新闻记者的工作也就是挖掘事实真相的“情报工作”,大家也看到,如北朝鲜那些国家,经常宣判西方的记者为“间谍”,他们其实是有意模糊了记者与间谍的界限,或者,在北朝鲜,记者和间谍本来就没有区别。
   
   
   
   可在现代文明社会,记者和间谍虽然干着类似的工作,可他们的区别却非常大,间谍是拿特务经费去收集情报,从而送给自己的主子,很多时候,又反过来掩盖他们收集到的真相。而记者则是挖掘事实真相,暴露给大众。当然在另外一些还没有进入现代文明社会的国家,差别就更大了,在那些国家,要当一名真正的记必不可少的是良知,而在有良知才能够当真正记者的国家,那里的间谍最不需要的就是良知。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也不知道到底想说什么,以及能够说什么。最后想提醒一下央视这种大机构,现在国安部也很开放了,你们如果不想真正把自己搞成了真假间谍的培训基地,联系人家退休的老领导去讲讲课吧。
   
   当然,如果你们出得起钱,我也可以去教育一下你们那里的美眉女记者,如何避免被人骗去当假间谍,以及被人色诱或者利诱去当真间谍,当然我更想告诉她们,其实你们的职业本来就让你们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间谍”……
   
   
   
   新闻工作者,本来就应该是挖掘事实揭露真相的“人民的间谍“!
   
   
   
   杨恒均 2009-6-12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