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王藏文集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自由圣火首发稿
    郭国汀
    惊悉着名人权活动家郭飞雄近遭中共恶警多次酷刑逼供[1]:2月12日,坐老虎凳四个小时,手被反绑于后三百六十度吊起来。公安用高压电棍击打他的手和脸致肿。还打几十下耳光并用通电的电棍击打他的生殖器!3月19日,直接用电棍猛烈打他的生殖器,动作非常凶猛,长达五、六分钟时间!此后,郭飞雄问什么承认什么!而闻名全球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同样受到中共暴政的酷刑虐待[2]。胡锦涛对两位着名人士受到的酷刑虐待不可能不知情,他对于恶警发生的众多公然强奸女法轮功学员的恶性案件同样知情,但从未闻胡氏采取什么有效措施加以制止,若胡氏对郭飞雄、高智晟受酷刑虐待仍然装聋作哑,南郭认为胡氏难辞其咎!据此,敬请胡锦涛先生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已的清白,立即无条件释放郭飞雄,立即无条件释放一切政治犯、信仰犯、和全部法轮功学员,并将酷刑责任人绳之以法,并公诸于众,以证明阁下并非口是心非的政治精神分裂症患者。
    一、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历史与现状

    中共专制暴政历来以欺骗谎言愚民,以暴力恐赫民众,旨在维持巩固其专非法窃取的国家政权.因此专制暴政对无论是普通刑事犯、还是政治犯、思想言论犯、或是家庭教会成员、法轮功学员均普遍实行程度不同的酷刑,虽然原因目的各异。
    “酷刑”是指为了向某人或第三者取得情报或供状,为了他或第三者所为或涉嫌的行为对他加以处罚,或为了恐吓或威胁他或第三者,或为了基于任何一种歧视的理由,蓄意使某人在肉体或精神上遭受剧烈疼痛或痛苦的任何行为,而这种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职人员或以官方身分行使职权的其他人所造成或在其唆使、同意或默许下造成的[3]。
    据此定义,酷刑的主要目的在于取得情报或供述,但也有故意折磨他人,以虐待他人为乐者;手段包括体罚、威胁、恐吓;被害人表现为肉体或精神极度痛苦;实施者包括公职人员、以官方身分行使职权的其他人及在前两类人唆使、同意或默许下施暴的人:例如:人犯、医生。
    历史上中共历来残民以逞,党内则争权夺利从未间断,为权力不择手段。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毛泽东借打AB团之名,假公济私残暴迫压异已,酷刑逼供后屠杀了成千上万名无辜红军将士和地方干部民众[4],目的在于消灭政治竟争对手或敢于异议的党内同志,以巩固自已的权力。而四十年代在抗日烽火连天的岁月,毛却躲在延安搞了三年整风[5],旨在打压党内苏联归国的国际派,同样是为了争夺共党最高权力。毛指使康生采用酷刑逼供打死打伤无数热血青年知识分子,其中马列原着翻译家王实味因《野百合花》一文批评中共特权得罪了毛泽东,被假特务托派为名杀头!
    中共凭借暴力加欺骗手段夺取国家政权后,在毛泽东和华国峰专权时,始终采取酷刑屠杀一切敢于反抗的任何人士。而在邓江胡专权时期,对政治犯的烂杀虽然有所收敛[6],中共监狱、看守所、劳教、劳改场所及双规对被监禁人员、犯人、劳教劳改、双规人员的酷刑虐待是常态。我在中国执业21年期间曾为多名刑事犯、政治犯辩护,我的当事人几无例外全部都是中共专制暴政酷刑的受害者。例如,陈道传因刑讯逼供致死案、陈被刑警用三角皮带抽打大腿及部20馀次导致急性心肌炎发作而死亡;张春双规案,张被纪检人员两次关押暴打污辱恐吓威胁;陈诚受贿案,陈被警察用手铐悬空整夜吊在窗台上,次日便问什么认什么;一山东刘姓青年被关入福州古楼看守所当天即被同监人员十馀名暴打致死;
    中共对政治异议人士广泛实施酷刑,其主要目的在于精神强暴,即强迫政治犯无罪认罪悔罪。例如:林昭[7]、张志新[8]、李九莲[9]、钟海源[10]、曹刚山[11]、史唐枫[12]、黄翔[13]、王炳章、[14]俞东岳[15]、胡适根[16]、秦永敏、陈西、廖双元、卢勇祥、黄燕明、曾宁[17]、杨天水[18]、许万平、清水君[19]、张林[20]、陈破空[21]、高智晟[22]、陈光诚[23]、朱逸夫[24]、郭飞雄[25]、郭起真[26]均受酷刑。也有不少政治异议人士在狱中被迫写下悔罪认罪书[27]。但是具我所知林昭、刘文辉、王炳章、杨建立、陈泱潮、魏京生、徐文立、王希哲、徐水良、杨天水、张林、清水君及毛时代因反革命罪被处决的成千上万的民运先驱并无悔罪认罪之事。因为一般而言政治犯只要认罪悔罪,决无被处死之虞。中共流氓暴政对于政治强暴的快感是如此强烈,以致对凡是悔罪认罪者皆从宽至少不至于处以极刑。
    中共对家庭教会成员普遍实施酷刑,旨在强迫信众放弃信仰。据纽约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主席李世雄致(2003年3月17日)第59届联合国人权大会函称:“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6千万以上的家庭教会信徒中至少有270万人被任意拘捕过(即每22人中就有一个)、44万人被判劳改劳教、750人被通缉追捕、20万人被迫离家外逃或失踪、1万多人被迫害致死、2万 多人被酷刑致残、13万人被监视居住、112万人被勒索性罚款。”这些统计数字是根据他们从2000年秋开始,由两万多名基督徒对中国22省207个大小 城市及无数个乡村的56万多名家庭教会基督徒所进行的走访调查,得出的保守数字[28]。
    2006年4月12日对华援助协会、美国宗教与公共事务研究所、国际禧年运动美国分会以及德克萨斯州美德兰牧师联盟共同向全世界公布了「2005年中国对家庭教会基督徒酷刑虐待报告」。披露了在2005年5个省市19名家庭教会信徒和领袖被国安和警方酷刑虐待的情况[29]。
    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更是令人发指,目的在于强迫学员放弃正信。据法轮功方面的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20日江氏暴政镇压以来,有案可查且已核实的已有3039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早在六年前,据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高达1600馀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还有数量众多的女学员恶警或恶警唆使犯人强暴,凌辱。事实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酷刑种类上百种[30],有许多是中共的发明创造。
    最为恶毒下流无耻的是,中共故意唆使放纵恶警流氓死刑犯对男女性法轮功学员性污辱,旨在精神上人格上彻底摧毁修炼者的意志。例如据互联网上披露的案例有:
    A、北京前门派出所所长强奸女学员;
    B、河北邢台公安局及一个区分局的衣冠禽兽把所抓捕的女学员双手铐住,在警车里轮奸,送到后扒光她们衣服用竹条抽打,用电棍电乳房和阴部;[31]
    C、马三家劳教所把18个女学员剥光衣服后投入男牢房;[32]
    D、山东农村女学员被多名年轻干部凌辱:扒光衣服干部轮流用靴踢其臀部和大腿,又用打火机烧她的乳头,再用电棍插入阴道电她;
    E、山西恶警将4把牙刷捆绑一起,插入女学员阴道用手搓转,逼学员“悔过”;
    F、年轻干警有的用手指抠女学员阴道;
    G、河北恶警把大学讲师女学员双手反铐,用电线把她两个乳头穿一起电她;
    H、重庆恶警与女犯人合作强奸法轮功学员魏星艳[33],且为了掩盖真相重庆公检法联手将披露该骇人听闻的恶性案件的七名学员无罪重叛七至十二年有期徒刑;
    J、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公然强奸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和韩玉芝;[34]
    K、北京警察当街毒打并强奸法轮功女学员;[35]
    L、在长治精神病院,19岁的姑娘肖亦在三个晚上被轮奸了14次,胸部和下体被强奸者用香烟头烫出了一个个疤,最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一些年轻漂亮的女法轮功学员本来没有精神病,在多次的强奸、轮奸下真的成了精神病患者;[36]
    N、辽宁省女子监狱狱方故意将八名法轮功女学员投入男犯制造的强奸案;[37]
    O、北京市密云县恶警强奸17岁法轮功女学员;[38]
    P、河南省镇平县侯集镇一些干部把马三家的禽兽手段也用到了学习班,让流氓将一位年约二十五、六岁女学员强暴;
    Q、在新疆地区,被抓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临时关押期间,执法人员给他们带手铐、脚镣,吊起来打得遍体鳞伤不能走路,长时间白天晚上不让睡觉,抓着头发将头在墙上无数次撞击、用电棒电击全身及敏感部位直到皮肤被电焦,将人强迫送进精神病院,给头脑完全正常的人注射大剂量的镇静药,被迫害人至今常常头痛欲裂承受不了时满地打滚,在修炼者被打的痛苦喊叫时,给他们嘴里塞进使用过的无比肮脏的卫生巾或用胶布贴在嘴上,南疆地区将四名女修炼者强暴后致使怀孕;[39]
    R、2001年,河北邢台警察轮奸多名女学员;
    S、2004年,四川32岁的朱霞因在「洗脑班」受到连续的强奸,变得精神失常。
    T、辽宁大连教养院警察扒光女学员衣服,手脚都铐成大字形,然后往阴道里面塞辣椒、拖把和毛刷,导致受害者流血不止,疼的死去活来,并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40]
    从上述中共专制暴政的种种残暴下流无耻的暴行,足证中共政权是个典型的流氓暴政!我曾在两年前论证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流氓,无论政治流氓抑或社会流氓,皆以无视礼、律、法、规,不惮天道人伦为主要特征,社会流氓欺人、窃钩;政治流氓欺国、窃政。利用社会流氓引发危机,然后从中渔利,或者用流氓暴民化解危机,将政治问题刑责化,是政治流氓的治国贯用手法。以流氓暴民化解政治危机,是中共政权的拿手好戏。毛泽东在 1964年12月召开的一次中央工作座谈会上坦言:"勇敢分子也要利用一下嘛!我们开始打仗,靠那些流氓分子,他们不怕死。有一个时期军队要清洗流氓分子,我就不赞成。"可见,中共以流氓来维护统治的理念由来已久。只要中共当权者煽动纵容,总不乏一些流氓赤膊上阵,悍然践踏天理人伦。从文革中杀戮妇孺、 轮奸女囚、逼迫女"反革命"和公牛交配,到警察屡屡公然强奸法轮功女学员,以残害女性生殖器为乐,将女性学员集体剥光强行投入男性牢中,太石村殴打记者、 教授、任意剥夺人权律师执业权,直至暗杀维权律师高智晟,暴打郭飞雄,软禁绝食抗暴人士,无不突显中共流氓日益猖獗的流氓本性] ][41]。
    中共恶警之所以如此残暴,尤其是疯狂迫害法轮功手段之恶劣下流之流氓化,本质上言是中共专制暴政走向灭亡末日的必然反映,也与毛泽东与江泽民的流氓治国术不无有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