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徐水良文集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2013年
2013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就魏京生的采访报道再谈民主远近问题)


   

徐水良


   

2009-6-22


   
   
   读了魏京生基金会发表的《德国〈星期五〉杂志每周主题发表对魏京生的采访:“与20年前相比,中国距离民主更近了”》一文。我觉得有必要再谈谈这个问题。
   
   因为,中共改革走入歧路、民主政治改革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的观点,是首先由我提出来、并且反复论述的。
   
   
   

一、比喻


   
   
   这里,我先用比喻、隐喻的方法,来描述这个问题。
   
   从专制走向民主,往往要走遥远的路。但是,经过长期准备,建立民主制度、实现民主的关键一步,却往往是一个巨大的跳跃或飞跃。这一步非常重要。跳过去,民主就实现了;跳不过去,就失败,专制制度取得胜利,民主进程有可能经历巨大的倒退。
   
   二十年前,我们进入这关键的一步,开始跳跃。结果,东欧、苏联,甚至蒙古那样落后的国家,都跳过去了。而最早起跳的我们,却失败了:起跳以后,在离民主半步之遥的起跳半途上,被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共法西斯权贵专制集团,动用几十万大军,血腥屠杀阻挡,被他们反攻回来了。结果,这一个倒退,一退就是二十年。
   
   跳跃的失败,倒退的产生,当然首先要怪邓小平权贵集团的凶残和野蛮,但同时也要怪我们自己,没有做好必要的准备,自己起跳的决心和力度都很不足。
   
   二十年来,中国人民和中国的民主力量,继续抗争,努力挡住中共的反扑,并且努力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把它推回到接近新的跳跃或飞跃的起点。尤其是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简称民权运动)的兴起和展开、以及它成为中国民主事业的主力,中国民主的进程,已经呈现势不可挡的趋势。
   
   虽然花瓶民运无可救药地衰落,但是,全民性的民主民权运动,却轰轰烈烈、如火如荼地兴起和展开。
   
   这个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从早些年的孙志刚事件,黄静事件等等开始,及到近来的512、周老虎、瓮安、杨佳、躲猫猫、侵犯幼女的深圳海事局林书记屁民事件、官员嫖幼女、宝马车撞人、邓玉娇、石首事件、接连不断、绵绵不绝的反抗低价强制拆迁和暴力拆迁,等等等等,一系列事件,中国的民主民权运动,逐步发展壮大,遍及全国,铺天盖地。这个民权运动,将决定未来中国的命运。
   
   今后,在民权运动面前,中共只有两条路:或者容忍,那么,民权运动将一步一步推着中共向前走;或者中共无法容忍,展开镇压,那将激起民变,导致中共的快速灭亡。
   
   在中共面前,除了这两条路,已经没有其它道路。
   
   我们未来民主的准备工作和起跳力度,已经远远超过二十年前的水平。
   
   从这种意义上,中国民主的进程,离民主越来越近了。
   
   但是,即使如此,我们现在仍然没有达到二十年前已经到达的起跳阶段。因此,从这个角度说,我们离民主的距离,可能还有起跳前的几步,加上不久以后起跳的一步,比二十年前的起跳以后的半步距离,仍然要更远一点,“与20年前相比,中国距离民主更近了”的说法,并不完全正确。
   
   因此,从进步因素有利因素看,从潜在的力量和必然性看,我们离民主更近了;但是从现实的民主进程看,我们并没有更近,仍然是一样远,甚至还要更远一些。
   
   

二、不同因素


   
   
   下面,我们从理论上讨论这个问题。
   
   先接着从上面第一部分后面已经谈到的不同因素、不同力量的角度,从理论上讨论这个问题。
   
   中国大陆改革走入歧路,在自由主义帮凶鼓吹和支持下实行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人为制造了一个反对民主化、反对政治改革的既得利益的特权官僚和太子党权贵集团,为政治改革制造了巨大的阻力。特权官僚们允许政治改革的意愿越来越小,反对政治改革的意愿却越来越大。就官方体制内而言,民主化政治改革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
   
   这些观点,首先由我提出来,并且在《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中国改革再反省》《再谈“左派”和“右派”》《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等等许许多多文章中进行了反复的论述。
   
   对魏京生提问的那个记者和上面提及的这篇报道的标题,显然是针对这些观点提出来的。但是,问题的提法和标题,都很不科学。并且明显违背了魏京生先生的回答,即“与过去差不多遥远”的本意。有误导之嫌。魏京生先生显然在记者不科学的抽象提问之下,有点不知所措,讲了几句从进步因素谈论问题的话,结果被利用,被错误报道。
   
   实际上,这个问题是一个具体问题。应该具体地提出问题。因为从不同的具体角度观察,就会呈现完全不同的巨大差别。对中共走入歧途的改革而言,人为制造反对民主化政治改革、搞大抢劫大掠夺的权贵阻力集团,阻力越来越大,对民主,无疑是一种大倒退,因此是一种把中国推向与民主化政治改革越来越远的力量。
   
   但是,全国反对派和老百姓的巨大觉醒,又是一种相反的,把中国推向民主的力量,使民主越来越近的潜在因素和趋势。
   
   我的论述,是批判中共及其自由主义帮凶的谬论经济决定论,批判他们那种经济改革必然导致政治改革,推动政治改革的谬论。
   
   中共的经济改革,制造了一个全力反对民主的权贵抢劫掠夺集团,从民主阻力而言,现在的民主阻力比三十年前大得多,从这一点而言,经济改革不是促进了政治改革,使中国走向民主,而是增加政治改革的阻力,离民主改革更远。
   
   但是,中国不是只有中共,民主进程也不是只有中共的改革,中国,还有老百姓,还有反对派,还可能有官方改革之外的民间起义和革命。后面这些因素得到巨大的进步和壮大,远远超过了二十年前。
   
   从民众觉悟看,从这些进步因素看,民主当然是更近了。
   
   

三、不同道路


   
   
   最后,我们从选择不同道路产生的距离远近,来讨论这个问题。
   
   我讲的“越来越远”,也是从不同道路之间的对比,来讲这个问题。
   
   对中共选择邓式改革的一条道路而言。时间前进三十年,群众的觉悟前进了三十年,走现在的邓式改革道路,离这条道路走向民主的时间,现在当然是比三十年前近了三十年。
   
   但是,问题在于,当时可以选择不同的道路。
   
   第一、我们完全可以不走“总设计师”邓小平根本没有事先设计的实用主义道路,即不走邓式改革道路,也即不走先搞经济改革,后搞、甚至不搞政治改革的道路。我们可以选择走首先进行政治改革、以政治改革带动思想、经济、教育、文化和其它所有领域的改革的道路。
   
   如果那样,中国就不会产生一个人为制造的官僚太子党权贵阻力集团,中国的改革,就会相当顺利,中国早就实现民主了。按照我的研究,走这条道路,只要花十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建立起一个初步成熟的民主制度。我在1997年底写的《中国改革简纲》,仍然是这个时间,就是花十年时间,走改革(改良)的道路,可以实现民主。
   
   事实上,台湾等的实际经验表明,这个过程也是十年左右的时间。
   
   第二、即使当时不走最理想的道路,而是走苏联东欧那样的实际道路,那么,中国二十年前也已经实现民主了。
   
   所以,我说,颠倒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的程序,先搞经济改革,想用中共邓式经济改革带动政治改革,以为这是政治改革的正确道路,是完全搞错了方向,走错了道路。走了巨大的弯路。包含了巨大的倒退。大大增加了走向民主道路的距离。这种改革,使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如果没有经济改革制造出来的权贵集团的阻力,现在搞政治改革,也会容易得多。
   
   所以,邓式改革拉远了中国与民主的距离;时间进程和进步因素拉近了中国与民主的距离,两种说法,都没有错。只是,前者讲的是改革(改良)道路;后者讲的是革命道路。

此文于2009年06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