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徐水良文集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


   

结束一党专制,建立民主中国


   

(笔者呼唤、发起和推进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徐水良


   

2009-6-20日编缉


   
   目录:
   1、变革之路
   2、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论战
     (1)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评郭罗基先生的长文
     (2)利权和权力
     (3)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4)两个公式
   3、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4、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5、为革命呐喊
   6、做好准备,迎接巨变
   7、为孙丰《郑州血案召唤起义!》写的按语
   9、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10、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按语
   11、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1)、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2)、从全民不合作到全民起义的政治运作
     (3)、遍及全国的巨大火药桶迟早有一天会发生大爆炸
     (4)不能用"私有化"作标准
   12、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13、再谈革命压力
   13、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14、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奋斗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力量
   15、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16、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17、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18、《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19、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20、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21、再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22、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23、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24、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25、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26、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27、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28、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29、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30、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31、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32、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33、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34、忍无可忍!
   35、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36、汕尾血案:重提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37、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38、《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39、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40、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41、没有政党领导,如何推进革命?
   42、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43、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44、断言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为时太早
   45、再谈暴力问题
   46、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47、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48、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49、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偶然事件
   50、改革死了!革命近了!
   51、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52、藏人和汉人的抗暴打到了中共的要害
   53、《网路文摘》《中国邮递》《大参考》联合宣言:学习藏人,维权抗暴
   54、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共拒绝民主,中国只剩下全民起义和军事政变两条道路
   55、变骚乱为起义
   56、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57、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58、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59、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60、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61、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胜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62、驳胡平兄:人人学习杨佳邓玉娇反抗精神有什么不好?
   
   
   
           1、变革之路
   
             徐水良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六日于南京
   
   
   一,大变革的前夜
   
   当前的中国,正处在大变动的前夜,这一点,是多数中国人或多或少都感到了的。目前的国内,腐败盛行,其严重程度,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都是少有的,甚至是空前的。专制制度和专制政府不得人心,遭到了几乎全体中国人的愤恨和反对,以致许多共产党员纷纷告诉笔者,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各地民变蜂起,突发事件层出不究,老百姓纷纷用干柴烈火,火药桶和导火索来形容目前的中国的局势。出雨欲来风满楼,巨大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正日益迫近,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对此有所准备。
   
   二,两条道路
   
   我们正在继续努力,竭尽全力,争取走和平的渐变的平稳转轨的道路,希望这条道路有利于减轻我们民族的损失和苦难。但是客观情况并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一方面中共当局坚持其一专制的专制主义立场,迟迟不愿实行迅速的、大刀阔斧的改革,以迅速实行社会生活的广泛的自由化以及政治上的多党民主制,而这种迅速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又是防止大规模动荡,走渐变的平稳转轨道路的必不可少的条件,另一方面,广大老百姓又变得越来越不耐烦。因此走突变的,革命道路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三,如果走革命道路,它将是什么样的道路
   
   告别革命的理论,捏造客观历史,杜撰历史规律,只承认渐变的改良道路,否认突变的,革命的道路,造成了很大的无知,混乱、胆怯和无能,它的错误和危害性是显而易见的。但因为它的水平低下,思想幼稚,明显不符合历史及客观规律,一旦对它进行批判,不难解决。困难的是真正把握历史和现实,通过艰苦研究,真正搞清楚如果走革命道路,未来的道路将是什么样的,这种革命将是什么革命,而我们期望和需要的,又是什么样的革命。
   
   许多人一想到革命,马上想到的是毛泽东,孙中山时期的革命概念,马上要搞毛泽东和孙中山式的革命。我们的研究认为,中国未来的道路,将会重复苏联和东欧的道路模式,可能是匈牙利式的接近渐变的道路,可能是其它国家的突变的革命道路,但决不是毛泽东式或孙中山式的,更不是格瓦拉式的。
   
   还有少数人,把革命与恐怖活动等同起来,这是非常错误的,非常有害的。民运必须反对一切恐怖主义,把恐怖主义当作最大的敌人之一。
   
   四,和平还是流血
   
   根据我们的研究,我们认为,即使未来中国走突变的革命道路,这种革命也将是和平的和比较和平的,即使带有暴力,它附带的暴力也将较少。它不大可能像罗马尼亚那样带有较多暴力。我们认为,六四的血不会白流,如果没有六四,未来流血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但有了流血的六四,未来流血的可能性就相当小。六四教育了全国人民,并且使专制主义者自己震惊。将像五六年的匈牙利事件教育了匈牙利各方面一样。在未来的突发事件中,即使有少数专制主义者,他们也不可能再像邓小平那样疯狂,那样发疯,而且也不可能再有这种疯狂和发疯的能力,也不再会有那样多追随者和胁从者。邓小平在六四,已经费尽了吃奶的力气,他的后继人即使花出更多的吃奶的力气,也已经不可能得逞,甚至不可能有很大的作用。而在人民这方面来说,不会再像六四那样,以学生为主,工人农民很少参与,而是以工人农民为主力,不会再像六四那样软弱幼稚,不敢推翻中共。目前的不满情绪,农民最甚,工人其次,知识分子排在最后。此外,在未来的大变动中,武装力量的士兵,作为老百姓的子女,有可能站在人民一边,至少不大可能再像六四那样,对人民进行大规模镇压。不过,对他们的工作,目前是非常非常薄弱的,亟待加强。由于力量对比与六四大不一样,这就决定未来的突变是较为和平的。
   
   五,组织问题
   
   笔者在七三年投入民运动前,详细研究了在社会主义专制国家从事民主事业,将会采取的方式。笔者认为,过去那种先搞组织,再进行有组织活动的那样一种活动方式,即"先组织,后行动"的方式,在社会主义专制国家这种极为专制的情况下,是行不通的。自那以后,及到目前笔者一直强调这个问题,包括不久前王炳章先生到南京时,我当面对他谈的意见(包括我地去讲过多次的力量对比规律,那几年我向朋友讲各种力量对比及其总和问题时,再三指出组织力量仅仅是其中的各种力量中的一种,不是起决定作用的唯一力量。)一九七四年杭州人民反对翁森鹤及王洪文之流的斗争,证实了我的研究成果,即反对社会主义专制将以突发形式出现。组织的产生还是突发事件产生以后的事,也就是说,是"先行动,后组织"。因此,在七五年的大字报中,我又再次强调了这一点。后来民运的发展,如四五运动,八九民运及以后东欧的许多事例,也一再证实这一点。但是,迄今为止,先组织,后行动的习惯思维,仍然在我们许多朋友的头脑中根深蒂固,并且在比较冒失的朋友及比较胆怯的朋友两个极端的身上,都表现得很突出。在胆怯地要求工人理解服从当局,取消和停止自己游行示威权利的同时,又冒失地,迫不及待地号召工人马上成立独立工会,而不顾成立独立工会的条件并不成熟,并不可能的客观实际,不顾上述规律而要求工人先组织、后行动,先成立独立工会,再进行抗争,以及其它很不现实的、纯粹是头脑幻想中的可笑东西,就是例子之一。
   
   但是,在"先行动"的同时,必要的非组织的"准组织"形式,却是应该以高超的组织艺术加以形成和维持。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后组织"的问题就在尽快提上日程。这种既积极又不冒失的策略,才是这个问题上的正确策略。
   
   另一方面,客观实际情况也在发生变化,戈尔巴乔夫时期的"新思维",就是变化的例子之一。在中国,当中共政府签署批准两个国际公约以后,"先组织、后行动"的方式及成立政党的问题,自然将立即提上议事日程。对这种变化不做准备,显然也是不对的(按:利用克林顿访华之机,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已将此事提上日程,他们做得很对),至于秘密组织,当然是必须的,这一点,我们将在下文讲到。
   
   六,实现民主靠什么?
   
   有些朋友缺乏必要的耐心,违背客观规律,企图单纯靠民运人士来完成中国的民主事业,甚至企图以少数人的冒险以至恐怖行为来实现民主,这是很错误的。民主事业是全民族的事业,它靠的是十二亿人,而不是靠少数人的冒险。光有民运人士的努力是不够的,它必须依靠于广大人民的觉悟和行动。民运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唤起民众",而不是冒险。
   
   另外,有人还企图以少数人的冒险来制造突发事件,笔者在批评这种企图时指出,不实行民主,突发事件迟早会发生,但人为制造突发事件,却是要失败的。
   
   民运必须反对冒险行为。少数人不负责任的冒险行为,似乎只是少数人的冒险,导致的往往以他们有他们的行动自由来辩护,但事实上,少数人的冒险,导致的往往是全局性的巨大损失,甚至是全局的失败。就像过去少数人的不良行为,导致民运全局性的巨大损失一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