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刑法工具主义的充分表演——邓玉娇案宣判刺向公论的一刀]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北京能拒绝 “三权分立”吗?——给中南海补堂普世价值课
·牟传珩:公民力量新集结——民间迎战官员“最牛反问”
·牟传珩:最新恶性公共事件冲击波——网络民愤叩响中南海大门
·牟传珩: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
·牟传珩:渴望变革的政治冲动——“八九学运”序幕的拉开
·牟传珩:火蔓中南海——央视之灾后续发酵
·牟传珩:中国公共危机引爆进入倒计时——北京“核心价值”遭遇“草泥马”
·牟传珩:刑法工具主义的充分表演——邓玉娇案宣判刺向公论的一刀
·牟传珩:中国是一壶正在烧沸的水——石首群体性事件启示我们什么
·牟传珩:北京展开意识形态大洗脑
·牟传珩:刘晓波被捕玄机政局解读
·牟传珩:民众“围观起哄”考问制度死局——石首警民冲突再爆“草泥马”怒吼
·牟传珩:新疆“7•5”事件政府难辞其咎
·牟传珩:维族仇汉情结渊源——“王震思维”难求新疆稳定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牟传珩:官方操控舆论之害——评政府处理“7•5”事件的新闻策略
·牟传珩:企业老总为制度殉难——中国产业工人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负棘天涯做楚囚”——读刘禹轩老《生死路上诗抄》
·牟传珩:“负棘天涯做楚囚”——读刘禹轩老《生死路上诗抄》
·牟传珩:中共政治局会议最新出牌——十七届四中全会应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北京向NGO组织开刀——“公盟”大喋血伦理辨识
·牟传珩:献给党生日的“惊天一问”——“三个代表”代表谁?
·牟传珩:谁包养了中国的黑恶势力?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牟传珩:荒唐绝伦的8年迫害——写在政治剥权5周年刑满日
·牟传珩:中国血泪60年——“一位老同志的谈话”大反思
·牟传珩:中共建制60周年“重大课题”——“北京模式”发展“两强”集团
·牟传珩:中国60周年华诞为谁而庆? ——翻看天安门这枚硬币背后
· 牟传珩:中南海陷入反腐困局 ——四中全会交出“阳光法案”白卷
·牟传珩 :毛新宇拜石造神——国庆60周年红潮再起
·牟传珩:“党内民主带动论” 是个伪命题
·牟传珩:揭秘中国选举制度的伪民主本质
·牟传珩:普世价值推倒柏林墙——中南海今后怎么办?
·牟传珩:百年梦想与“自由力量”的觉醒——写在《零八宪章》发表一周年
· 牟传珩:“加勒比海惨案”谁该买负责
· 牟传珩:冯正虎以身垂范给政府上课——中国公民抗争回国权冲击波
· 牟传珩: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至今——“世界人权日”个案申诉
·牟傳珩:公務員「國考」暴熱背後─政府扭曲的價值信號
·牟传珩:“中国法槌”举高《零八宪章》大旗
·牟传珩:刘晓波很男人——转献我负枷而就的《男人之歌》
·牟传珩:重庆打黑“更大内幕没被揭露”——“律师造假门”再起悬念
·牟傳珩:二○○九年中國政壇謎局——紅牆大內鐘擺向左
·牟传珩:《新加坡宣言》争锋背后——中国会成为“新美国”吗?
·牟传珩:中国政坛两雄争锋前沿战——薄熙来、汪洋对比
·牟传珩: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牟传珩:为公权力枪口下的冤魂鸣笛——贵州省安顺市关岭枪杀案
·牟传珩: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
·牟传珩:阴阳李庄大吊舆论胃口——解密重庆法槌下的“最后陈述”/牟传珩
·牟传珩:北京60年:河东又河西——从“政治挂帅”到“经济至上”
·牟传珩:中国教育灵魂的堕落——“两会”在即聚焦高校腐败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 牟传珩: “两会”召开拉响民怨警报——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牟传珩:我有一条路——写在狱中思与诗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牟传珩:中国民众为何不信法制?——写给检察院高官的真实答案
·牟传珩:最烂春晚“亚克西”
·牟传珩:“两会”上的强军声浪 ——解放军报曲解“尊严论”
·牟傳珩 :「兩會」真假輿論對抗
·牟传珩:“非正常死亡”蔓延中国
·牟传珩:司法部为薄熙来背书——李庄案舆论交锋再起
·牟传珩:阉割科学本质的“科学发展观”——胡锦涛逆“五四精神”而行
·牟传珩:刺向公权力的剔骨刀 ——辽宁拆迁血案再启示
·牟传珩:温家宝三哭胡耀邦
·牟传珩:杨佳血案诠释温家宝“尊严论”
·牟传珩:反普世价值声浪又起——红墙大内精神再分裂
·牟传珩:太子党、共青派与《零八宪章》——中共“十八大”前价值观对决
·牟傳珩:中南海已陷入「維穩怪圈」─世博會一片風聲鶴唳
·牟传珩:上海灯火辉煌下的污垢
·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红色文化桎梏下的官场生态——习近平用党八股批党八股
·牟传珩:世博上访到校园血案
·牟传珩:司法刑讯逼供黑幕——“后李庄时代”律师大阉割
·牟传珩:烽火环围紫禁城——“收入分配改革”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模式”走到了尽头——中国工潮蔓延催生独立工会
·牟传珩:中南海“维稳”在破局——恶性事件天天都有新纪录
·牟传珩:在逆境中升华的燕鹏——用信赖与支持为你喝彩
·牟传珩:“七、一”到来风云突变——紫禁城里烽烟再起
·牟传珩:又一个“中国特色”的牺牲品——刘贤斌被捕案件再启示
·牟传珩:苏州群体事件向政府要说法——“乘凉式散步”维权新模式
·牟传珩: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困境——北京发展模式错在哪里?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牟传珩:北京政治中心大纹裂——多元化发声常态化
· 牟传珩:政治改革不能继续延误—— 政府尊重人权一刻不能懈怠
·牟传珩:城市“局外人”的尴尬境地——谁剥夺了农民工的文化权利
·牟传珩:谢韬老撒手人寰——留下“民主社会主义”冲击波
· 牟傳珩:温家宝「南巡」背後玄機
·牟传珩:破译共产文化分裂人性,控制精神魔咒——“党性”、“阶级性”、“被代表”与“被解放”批判
·牟传珩:李长春呼应薄熙来——重庆“唱红”文革主旋律
·牟传珩:胡锦涛温家宝对比阅读——两个“重要讲话”分歧在那里?
·牟传珩:镣铐哗啦中秋难——中国异见人士没有“团圆节”
·牟传珩:温家宝“政改”呐喊舆论冲击波
·牟傳珩:民怨擊鼓中南海——重慶刑訊逼供震驚中國
·牟传珩:中共给刘晓波获诺奖投了关键一票
·牟传珩:世界为中国异议人士喝彩——呼吁团结在诺贝尔和平奖的旗帜下
·牟传珩:刘晓波获诺奖令中国当局失措
·牟传珩:亮出旗帜:时不我待勇者胜——致温家宝总理的民间谏言书
·牟传珩: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
·牟传珩:谁在抢夺舆论发球权——《人民日报》异声突起为哪般?
·牟传珩:薄熙來挑戰國家立法權威——重慶欲設「袭警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刑法工具主义的充分表演——邓玉娇案宣判刺向公论的一刀

   )
   
   
    最近,在邓玉娇刺淫官案引发舆论震荡的背景下,中共法庭一审当庭宣判邓玉娇有罪,但免除处罚,再次踢爆公众眼球。社会舆论纷纷质疑:一起全国广泛关注的案件,竟然当庭作出判决,完全是事先已经预定好了的。而一审结束后,邓玉娇又对官方媒体刻意表达了对判决结果感到满意,不再上诉,更令人怀疑邓玉娇是被官方以自由作为交换条件,用操纵法律的巧妙手段洗过脑的。由此可见,这起案件再现了中国特色刑法工具主义的一次充分表演。
   

    邓玉娇刺淫官案公诉人称,侦查期间,湖北省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和武汉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所,对邓玉娇进行了精神病医学鉴定,结论为:“邓玉娇为心境障碍(双相),属部份(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公诉人认为,邓玉娇在制止邓贵大、黄德智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过程中,致一人死亡,其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属于防卫过当。但同时,鉴于邓玉娇属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具有主动投案自首的情节,也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明显是在玩忽法律,偷换罪与非罪的概念。
   
    我们知道邓玉娇从报警到后来被关进精神病院,到物证被销毁,到北京的两位律师被突然解除合同,再到审判过程中控方未出示人证、物证,整个审理过程,可以说全无程序保障和正义可言。而到底谁下令封锁巴东渡口,下令野三关旅馆停水停电以逼退外地支援邓玉娇的志愿者,以及下令殴打《新京报》和《南方人物周刊》记者等等其中又有多少藏污纳垢更是网民们追问的焦点。那所谓“水疗区”和“异性洗浴”,为何要受地方治安的保护?当地公安机关乃至县委、县政府与该淫窟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官方又在利用法律充当抵制舆论监督的盾牌等等,一个个问号都聚焦起了民众愤怒的声讨。
   
    北京刘晓原律师在其博文《对邓玉娇“有罪免罚”判决的看法》中写道,一起全国广泛关注的案件,竟然当庭作出判决——“有罪免罚”,可想而知都是事先已经定好了。法院作出的是免除处罚判决,这个判决的前提是邓玉娇有罪,即法院认定的故意伤害罪。这就是在利用法律官官相护。
   
    其实,中共在历史上向来都是把法律视为为自己利益服务的工具的。为此从中共建制时起,就废除了国民政府的《六法全书》,并于1952年展开批判旧法观点、改造旧法人员的“司法改革运动”,从此中断了中国法律近代化的进程,致使当代中国,在苏联法和法学的深重影响下,游离于世界法和法学的主流之外。
   
    我国早在1950年7月25日便开始拟定了深受苏联法影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大纲草案》;如此同时,根据建国初期政治、经济形势的需要,又制定了1951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以及1952年在“三反”“五反”运动中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贪污条例》等一系列的刑事法规。在中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的情势下,“反革命”便成为任意陷人入罪,残酷迫害良民的工具。甚至把许多普通刑事犯罪的罪名前面也冠“反革命”字样,如“反革命杀人罪”“反革命抢劫罪”等等,这使中国当代的法律,明显具有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工具主义特点。
   
    后来毛泽东发起整风反右运动,在1957年3月17日提出:要加强学校思想政治工作,取消宪法课(参见《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398页)。当时,随着1957年下半年的反右斗争不断被严重扩大化,阶级斗争的意识泛滥,致使国家政治生活和法制持续被严重破坏。当时,有一些法学家就是因为纯法律的理念被划为右派。著名法学家谢怀轼先生就是因为主张“一切都要有法律、一切都必须依照法律”而被划为极右分子,导致当时法律虚无主义大行其市。毛泽东在1958年8月在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不能靠法律治多数人。多数人要养成习惯。军队靠军法治人治不了人,实际上是1400人大会(指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治了人。民法刑法那样多条谁记得了。宪法是我参加制定的,我记不得了。”“我们每个决议都是法,开会也是法,治安条例也养成了习惯才能遵守。”“我们的各种规章制度,大多数、百分之九十是司局搞的,我们基本上不靠那些,主要靠决议、开会,一年搞四次,不靠民法、刑法维持秩序。”刘少奇也在会上说:到底是法治还是人治?看来实际靠人,法律只能作办事的参考(参见俞敏声主编:《中国法制化的历史进程》,安徽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197页)。直到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法治更是被搁置,什么法律都可以被废弃,宪法也可以被践踏,甚至公检法都被彻底砸烂,公民的基本权利毫无保障,法律虚无主义盛行。这正是当时国家法制建设指导思想深处潜藏的法律工具主义的逻辑结果。
   
    今天,邓玉娇案的起诉与审理,再次向世人展示了把法律视为己用的工具特性,被任意曲解、操纵。这一次甚至连中共一批干部、学者也愤怒不已了,他们为此上书中共政法委及最高人民法院的负责人,认为邓玉娇精神正常,属正当防卫行为,邓玉娇无罪,并警告邓案属于全国性的重大刑事案件了,如果不能“慎重对待和周全考虑”,将是“曲解法律来败坏国家司法机关的形象和权威而维护少数腐败官员的形象。”这显示邓案已引发中共内部公开对官方充分表演的法律工具主义的强烈不满。此次上书人包括: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巩献田;原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顾问马宾;原广西壮族自治区顾问委员会主任周光春;原中国银行副行长詹武;原东北工学院党委书记柳运光;大连市公安干部柳岸等。
   
    在网路舆论中,网民纷纷发出感叹:“法庭的判决捅了中华民族一刀,这是中华民族的羞辱……”“面对这个结果,善良的人民真的是悲愤交加!还没有结束!必须是无罪!起诉三鬼!起诉巴东政府!”“如果没有广大人民的支持,邓玉娇会怎样?前几年的事实已证明,这就不用说了。我们不满他们的所作所为,为什么不处理黄德智、杨立勇等。”“这是一个早已经导演好的剧本!”“我们的法律司法又有大进步,故意伤害罪,还有防卫过当的情节,在这有生之年,再次开眼界了,司法的里程碑再次载入史册。”从这些民意宣泄中可以发现,邓玉娇案的法庭宣判,其实正是刺向公论的带血一刀。官方自相维护,不惜隐瞒真相,玩弄民意,操纵舆论,利用法律充当工具,已引发全国民众的强烈不满。
   
    (首发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