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三舅护国梦.]
吴倩文集
·你们的耶稣: 今日,我沛降你们特别的祝福。
·圣母玛利亚︰我给世界带来救主的那日,改变了人类的命运。
·耶稣基督:将会有一场大洪灾,你们也会目击在多个国家出现比这规模小的洪水
·天主圣父说︰不久,一道新的光、新的太阳将给世人看见。
·你们的耶稣: 知识经常导致你们看不见真理。
·你们的耶稣:不要害怕我,因为我带著和平而来。
·你们的耶稣:巨兽会用牠神秘邪术的能力,看似治愈了那些患绝症的病患。
·你们的耶稣: 你将成为强烈仇恨的焦点。
·你们的耶稣:天主的圣殿将被亵渎得面目全非。
· 圣母玛利亚︰不是所有人都接受自由。许多人会站在撒旦一边而拒绝我的圣子
·你们的耶稣: 因我的名,爱所有那些迫害你们的人,并为他们祈祷。
·你们挚爱的耶稣:我呼唤所有那些不确定我是否存在的人们。
· 圣母玛利亚:未来的时期对于每一位基督徒都具有挑战性。
·你们的耶稣:请诵念《祈祷运动》祷文之(92)为获得毅力的恩宠
·你们的耶稣:当你们剔除真理,或篡改它,它不再是真理。
·耶稣基督:天主教和基督教教会的领导者们现在已经感受到荆棘之痛
·你们的耶稣:不要去理会那些为了改变我的话而向你提出的质疑和盘问。
·耶稣:请接受我现在赐予你们新的“治愈神恩”
·你们心爱的耶稣:为分裂你们的《祈祷小组》,撒旦不惜一切代价。
· 救恩之母:废除我圣子的所有标记将意味着大结局的开始。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只对少数几个灵魂传达我的讯息吗?
·救恩之母:堕胎在我父的眼中是最深重的罪。
·你们心爱的耶稣:其实是真先知们的使命引起大愤怒
·你们的耶稣: 一直有恶势力尝试夺取你们的货币和你们个人存取款权。
·耶稣基督:我的真光现在将照耀没有被教导过真理的国家
· 你们的耶稣:我敦促我的门徒提醒人们阅读圣经的重要性。
·你们的耶稣: 透过我《祈祷运动小组》的祈祷力量
·你们心爱的耶稣: 当他们知道有个‘死亡不存在’的未来时,他们会欣慰地抒怀
·天主父:这就是为什么只有神迹才能拯救人类。
·你们的耶稣:我父的干预已经展开,祂的义怒将震撼整个地球。
·天主之母:基督的遗民军旅将会凯旋。
·你们的耶稣: 我发送的迹象将会被人立即识别出来。
·耶稣说:人必须在任何时候都要努力活得像我一样。
·天主之母:当你们努力组成《祈祷小组》时,许多人会觉得孤立无援。
·天主之母:你们必须为所有那些居于高位、有权势治理你们国家的人祈祷。
· 天主圣父:来吧! 沿着真理的道路,跟随我的儿子。
·你们的耶稣:我的能力推动着你。
·你们的耶稣:我的话语将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传播。
·你们的耶稣:“共济会”的权力已经增强,并且大肆出没.
· 你们的耶稣: “假先知”现在将接管罗马宗座。
·你们的耶稣:他们将天主的子女服属于“小兽角”统治之下.
·你们的耶稣: 他们会说他犯了某罪,然而对于该罪他是完全无辜的。
·你们的耶稣: 我在之前提到的政治领袖,其中一个很快将被暗杀。
·你们的耶稣: 我钟爱的追随者,你们就是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 祈祷将会,并且能够,拯救全人类。
·你们的耶稣: 我的受难日(圣周五)来临时,许多灵魂将开始意识到我对全人类
·救恩之母:《祈祷运动小组》将挽救数十亿的灵魂。
·你们的耶稣: 他的宝座已被盗取,他的权力却没有失去。
·救赎之母:为所有那些统治罗马天主教教会的人诵念我的玫瑰经。
·你们的耶稣:当人们开始抢夺食物,因为饥荒攫住了人类,“第三封印”将被开
·你们的耶稣:随着他们把自己绊倒,他们的邪恶意图将一层一层地呈现得更清晰
·耶稣基督: 我切愿我所有的追随者从下周一开始禁食一直到受难日(圣周五)15
·你们的耶稣:我不會命令你們去強迫人們接受《真理書》。
·天主之母:我圣子的身体被撕碎。
·你们的耶稣: 你们必须对任何侮辱我的天主性的事张眼留意。
·你们的耶稣: 他们俯伏的将不是在我的脚下。
· 你们的耶稣: 你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被赐予因我的名判断他人的权力,因为
·天主之母:你已被派遣为祂的《第二次再临》预备道路。
·你们的耶稣: “反基督”即将隆重其事进入世界舞台.
·你们的耶稣: 许多人将不够坚强反抗堕胎,安乐死和同性婚姻。
·你们的耶稣: 不久,‘共产主义的印记’将以一个特殊的标记出现
·天主之母:这一次,祂将不会一具肉躯之人而来。
·2013.04.20 几时人不相信天主,他就不接受对与错之间的区别
·你们的耶稣:2013.04.26 “反基督”将来自东方,而不是西方。
·你们的耶稣:2013.04.30 一种新型的十字架将被推出
·你们的耶稣:2013.05.02 他们将被指控犯下反伯多禄宗座的罪行,并将因我的圣
·你们的耶稣:2013.05.04 因骄傲之罪导致路济弗尔堕落、被隔绝,并被投入深渊
·你们的耶稣: 瘟疫将比艾滋病蔓延得更加普遍。
·你们的耶稣: 天主子女生存所需的唯一水源将来自“生命树”。
·你们的耶稣:那些遵循在我来之前的先知所主张的天主话语的人,是最先唾污轻
·你们的耶稣:那些遵循在我来之前的先知所主张的天主话语的人,是最先唾污轻
·然后我的教会将崩塌,并且似乎要灭亡了。
·你们的耶稣: 正当他们忘记我时,我的教会将会死而复生,就像我以往的一样。
·你们的耶稣: 我的基督战士将形成最庞大的军旅对抗“反基督”。
·你们的耶稣: 我的讯息也提醒世界注意记载在圣经中的天主圣言。
·你们的耶稣: 我的声音将落在又聋又顽固的灵魂身上。
·天主圣父:我已将《真理书》应许给世界,我绝不会收回我的圣言的。
·你们亲爱的耶稣: 我的使命将得到甚至是那些放弃这些讯息的人的回应。
·你们的耶稣:要提防没有圣神恩赐的假先知,因为他们会把你们引入歧途。
· 你们的耶稣:通过‘质变的行为*’,我临在于至圣圣体中。
·你们的耶稣:你们对异教的信奉与躬行,将把你们导向地狱。
·你们亲爱的耶稣: 我的道路非常简单。
·你们的耶稣: 我其余的圣仆将会签署一份对新的“大一统世界宗教”效忠誓言。
·你们的耶稣: 谎言经常装扮成美好的事物出现的。
·你们的耶稣: 关于我对世人的切望,存在许多混乱困惑。
·你们的耶稣:将在罗马帝国的疆界内,那极大的“可憎之物”会兴起攻击我。
·你们的耶稣: 我切望去形成我世上军旅的核心
·你们亲爱的母亲: 你们绝不可忘记我圣子对天主子女们的爱。
·你们的耶稣: 感恩祭(弥撒)规格的改变将很快在我的教会内推展。
·天主圣父:我知道世界各地的堕胎计划受到了某组人的操控。
·你们的耶稣: 我苦苦思念他们。没有他们,我无法感到完整无缺。
·你们的耶稣: 你们不承受十字架的痛苦,就不能真正地跟随我。
·救恩之母:《救恩圣牌》赋予‘皈依的恩赐’。
·你们的耶稣: 最后一位先知现今已被上天派遣了,所以请不要拒绝这份大礼。
·你们的耶稣: 现在他们正在为“反基督”的隆重登场做准备。
·救恩之母:就好像发生了奇迹,“假先知”似乎死而复生了。
·你们亲爱的耶稣: 往“人文主义”的面具背后看,你们不会找到天主的标记。
·救赎之母:你们必须坚持采用传统的十字架,因为它们快将消失。
·你们的耶稣:决不要接受一种与我被钉的十字架不同的十字架。
·救赎之母:正如天主的圣言能使灵魂团结在一起,同样它也能造成巨大的分裂。
· 救赎之母:有人将很快要求你们分派圣体圣事的替代品,这不是我圣子的圣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舅护国梦.


    距今六十三年前,我就在不自主的情况下被抛到这个世界上来了.好像有人说过:婴儿都是没有例外的哭着开始他的生涯的,所以人生就只能是悲剧.
    果真如此麽?我喜欢合欢树,望着它,我却想到,我的生涯绝不是悲剧.
    合欢树,合欢树…….
    海河边,那个白发,脸上满是皱纹的老人在那里徘徊是寻找什麽呀?是那绚烂的多幻想的青春麽?那不是早已像烟一样消散了麽?是为了像青年人一样到这儿,让海河和自己一块儿分享命运最后的转折而带来的欢心麽?是为了又一次唤起他自己成为过去的那令人感动的场面麽?……

    二十年代的春天,我诞生在北京一个教授后来又做了官的家庭里,我的母亲是基督徒,在我之前,他已生养了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儿了.生于中流社会的家庭,好像没有尝过生活的贫困,但在我的童年中也记不得有什麽幸福,也许,这倒并不仅仅因为我在五岁时,母亲就亡故了,连母亲的面貌都不能经常清楚的记忆的我,当然对于她,也不会有什麽印象了,什麽是幼年的欢乐呢?我只依稀记得:我在院子里骑三轮自行车,母亲靠在藤椅上看着我.替代它的,是母亲的亡故,我坐在沙发上,让别人给我往腿上系作为孝服的带子,如此而已.
    我九岁的时候,父亲听说,他的名字已被列入当时军阀政府中的黑名单,便匆匆带着到我家不久的继母到马路街藏身,而我们则被生父继母撇下,跟随我们那仁慈的,有着基督心肠的外祖母在皖北老家定居下来,而在那里也便开始了我的直到小学毕业的童年生涯了.外祖母黄家是个大家族,人口和房子非常之多,这些对于一个在都市长大的孩子印象是极深的.
    老之将至的我,竟然未能忘怀几十个小朋友聚在一起玩驴子拉磨的光景.还有在那至今未能忘怀的暖洋洋的,喷着好闻的干糠味儿的磨房里,我们还一个搂着一个的腰玩拔萝卜,那是多麽有趣呦.在那个寂寞的贫困的小县城里,我把北京那个家忘得一干二净,把那个每天早晨喝着盖碗茶,将十几份中外报纸看完撒个满地的父亲忘得一干二净.好像在我的天性中就对宦海沉浮,终醉金迷的仕途生活无甚兴趣.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或许还不知道我是哪年哪月出生的,他只能难得的不放过用乡音夹着日本音的英文和我哥哥姐姐叽哩呱啦一通,而在北京时,每到礼拜六由学校回来,别人都是高兴地往家奔,我却常常到市政府去找程老表,并且在那里过夜.其实程老表比我大二十岁,决不是我理想的伙伴,他还有公事在身,我在那样的年纪也感觉到他是不得不哄着我了.纵然如此,我也不愿回四马路那个家去;那个家有那麽多屋子,那麽多仆人,我还是名义上的少主人,竟没有一间可以使我有舒适的感觉.有时更多的时间倒是在车夫老史,田贵他们堆里混!
    年少时,我并不是一个顽强的埋头于功课的人.但初中以后,我便对外国文学产生兴趣,我曾为使自己像林语堂一样用外国文字写出作品来,震惊于世,经历了多少不眠之夜呵!那时的我,不明白伟大究竟意味着什麽.我也和一切在青少年时代怀有勃勃野心的人一样,决计要做一番伟大的事业.我想的是拨动人心,惩恶扬善.
    初中毕业,才十四岁的我,便被父亲送到日本去了.父亲原是清朝末年的日本留学生,对于明治维新十分醉心,希望我受和日本人同样的教育.
    当时正值祖国在苦难中呻吟,那时我甚至有“我将为祖国作些什麽呢”的想法.我怎样尽一个儿子的义务把祖国从被侮辱的苦难中解救出来呢?这样纯真的思想.
    渡日的船进入太平洋,在惊涛骇浪前进时,我回首祖国驰骧自己的思想与未来,烟雨弥漫处,心中的激动之情是难以抑制的.
    战争时期的日本,在什麽国民大会开会之前一定要有一个为“护国英灵”默祷,和默想生为一个日本人的感谢的过场.“为护国英灵默祷”故且不论罢,那所谓“默想生为一个日本人的感谢”大半是要培养国民热爱祖国并为之献身的意思吧.果真如此,能以生为其祖国的人民而有感激之情,如果进而能为自己的祖国而尽一尽自己的义务,那不是更可喜麽?…….
    或许是老了的缘故,我的回忆是那麽支离破碎,大度跳跃.在东渡日本的轮船上曾用不同于一般青年人的态度告诫过自己:倘若我要上战场,一定要做一个使敌人丧胆的勇士;倘若我做一个教师,也一定要使得我的学生受益很多;和朋友相处我是个愉快的伙伴,在家里做一个妻子信赖,子女崇敬的丈夫和父亲.
    我常常为“护国英灵”默祷着,那时的一切有良知的青年,都是这样默祷着过着清苦的生活.我初到日本的努力也可说,并不是太普通的了,在预备学校,学英,日语对白自不必说,弹子房,麻将房这些地方我常去,与其去玩,不如是为了把那里的客人和服务人员当老师来学日语,仅在学校那一点机会对我来讲自不能满足,于是吃茶店也成了教室,我不离身的带着笔记本,遇到不明白的话,就不放过的请教,晚间,就寝后,想起什麽问题马上查字典,我为了练习会话能力,便在与人谈话是故意用很艰深的字眼,为了试试能否使对方听得明白,曾有过这样的事,我为学“差一点”这样一个慢用型,使用它讲些根本不是事实的话.一天晚上,当下房的下女送牛奶来时,我便告诉她:“我的钱夹差一点叫小偷偷去了.”她听了果然信以为真.第二天晚上,我又告诉她说:“我今天差一点叫汽车压死.”这时她还睁大眼睛很同情我似的说:“石先生,近来真是运气不佳的很哪.”
    由于怀念,由于那时间,我切切实实努力过,更由于为我切切实实努力而且切切实实努力的人,每当想起他们时,我的心头不仅仅是感激,而更多的是羞愧.在我将入早田稻大学的那些预备的日子里,我有幸结识了我的英语老师,她是爱尔兰人,她是信奉天主教的,并且极其虔诚,她温厚,勤勉,且责任感极强,因而我十分的敬重她.我甚至为了博得她的欢心,曾以顽强的努力总是在班中取得数一数二的成绩,由此引起她的注意,自幼丧母,我便因之有一种想亲近年长女性的愿望.自从和她结识后,我就想方设法接近她,不仅想博得她的欢心,当然更多的是为了学识,我便以这种心情给她写了一封信.从此,我成了她家中年轻的客人.我在她那儿谈了些我对她的仰慕之情,由于漂泊异乡深感寂寞,以及由于惑于人生的真正意义而想读一读圣经成为宗教圣徒的话,她热心含笑的听了这一切之后,我为使她更能理解我的心情,曾写了篇叫做生活思想的记录文字,她看了我的记录,时而微笑点头,时而款款而笑,她对我的回答,竟使我惊异,她不主张我信仰宗教,而她自己是那般的笃信基督总有一天返还大地进行末世纪审判.她说,我最招她喜欢的,是我对我多难的祖国的赤诚之爱.“孩子,只有生活过,并且痛悔过,怀着一颗赎罪的心而又无归宿的人才笃信宗教.你却正是鹏程未起之时,大千世界留待你自己去探索,为什麽要抱着一个已成的答案呢?”她是那麽熟悉我的祖国,知道那麽些掌故,至今我人仍不能忘怀.她给我讲述“岳母刺字”时,那种可爱的,虔诚的表情,她那慈爱的声音,多麽暖人心扉呀.大约从那时起,我由酷爱用外国文字写作品,转尔潜心于历史的研究了,这其中有一句话给我启发极大,她说:“你通达了历史,便成为一个有几千年生命和阅历的人,你会感到世界实实在在的存在,不会虚无,会感到在沧桑的世事中,世界执拗地前进,我不相信地球的毁灭,倘若有一天它真会爆炸了,那只是人类的升腾开始,相信吧.”
    然而有一天,我在一张报纸上看到这么一组漫画,我便跑去给她看,画上有一个又高又尖的塔,塔上坐着两个人捧着一本大大的史书,在奋笔书写历史.从塔上往下看去地上有两个人,画得很小,象是在打架,又象是亲热地寒暄,于是塔上二人争起来了,一个说下边的人在打架,一个说在寒暄,争得不可开交,最后一个人把历史书撕烂,而后扔下塔,喊道:“还写什麽历史!有什麽是可信的?连我们自己亲眼看到的都是假的!”
    当时正值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报纸连篇累版的报道日军步步为营,开辟殖民地并以此为荣.
    她只是笑而不答,而后随手拿了一个四方形的茶座,放在我面前,叫我站在每个不同的角度去看它,我恍然大悟,她笑了,拍着我的手说道:“历史家的使命,在于记载这个四方形,至于各个朝代的史官如何去评判它那倒不是真的.”
    我越来越疑惑,这个如此深明大义的人,如何会是基督教?
    毕业前夕,东京遭到了罕见的水灾,一天之内突然满街都被水淹没了,街上划船代替了行车.翌日,我在公寓的三楼的高台上远望沉思,一望无际,象是海洋,无处去买吃的了,正在束手无策的时候,脑中闪出了一个念头,去找她吧,我雇了一条过路的船前往.大约有两个月,我住在她的家里,接触了她的私生活,和她就更亲近了,当时,她唯一的姐姐卧病在床,还有两个和我年级相仿的日本学生正住在那里,时下的遭扰,使我于心不安.
    一天晚上,我和她在她的书房里隔着桌子闲谈着什麽,我用日文写了一张条子:除了您的姐姐以外,在这世上喜欢谁呢?“喜欢你,我的孩子.”于是我又冒昧大胆地写了一张字条问她,你为什麽到东京来?你的家是个什麽样的情况,为什麽独身呢?还有关于宗教的问题.她的脸煞白,双手颤抖着,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但我更明白,她如此潜心于历史,潜心于宗教,定然有深刻的原因的.
    然而遗憾的是我没有来得及弄清这其中的原因,因为日本侵略军在中国的横行使我耻于在在日本呆下去了,还有一两个月的课程的时候,我便返回祖国.出发前,她和她姐姐为我在华宫--中国菜馆饯行,请我吃我最喜爱吃的炸虾,她微笑着望着我饱餐大虾的面影,使我难忘.她作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勿宁过修女似的生活,是很少和客人到外边吃馆子的,更何况是中国餐馆.临上飞机时,她握着我的手,说了如下的话:“今后,你不论遇到什麽样的变迁,事故,你都别忘了,你是生活中的人,你也是生活以外的人;你在想到你要做一番伟人的事业的时候,你也要想到,你是一个平凡的,一个过着普通日子的人.你别学我的…….”她的脸又煞白了,“好好学历史吧,写历史吧,纵然你一事无成,我也不会责怪你的.”
    一九四九年,我从北京迁到天津,和她通信有五年,报道新中国婴儿般的生命力,以及我将如何鹏程展翅的,但不料一次寄出的信和包裹住上:已迁走,不知去向.而退了回来.这使我十分困惑.她们姐妹相爱生活,虔诚地为我的祖国祈祷,而我对她们的恩情却未能报于万一…….关于她的未解之谜,使我觉得更遗憾了.
   
   注:此散文是根据我的三舅留下的记忆文稿而写.
   请听:多美丽的清明上河图:http://s661tang.myweb.hinet.net/river.htm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