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荔枝恨╱散文 ]
王先强著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歷歷在目》32.這樣的造反派頭目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歷歷在目》36.自殺了斷
·《歷歷在目》37.學醫與養生
·《歷歷在目》38.為那一級工薪而爭
·《歷歷在目》39.賀局長
·《歷歷在目》40.何處拾回青春
·《天堂夢醒》一、初抵乍到
·《天堂夢醒》二、新的生活
·《天堂夢醒》三、拼命搏殺
·《天堂夢醒》四、助人為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荔枝恨╱散文

   
    又是荔枝成熟时……
   
    荔枝是岭南佳果之一,肉白貭嫩,汁多味甜,果中鲜有,食之满口溜滑香甘,极是享受。
   

    古时大诗人苏轼有诗云: 罗浮山下四时春, 卢橘黄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作岭南人。
   
    他因有荔枝可啖,情愿在岭南定居下来了──可见荔枝是何等的逗人喜爱。
   
    但是,必须指出,这只是荔枝的一个方面;它还有其另一个方面的。
   
    我家乡在山区,偏僻落后,除了一片一片的灌木丛外,便是绿绿葱葱的山林,上空苍鹰盘旋,地下野兔走窜。在那山林里,疏疏落落的长有野生荔枝树;每隔一年,到了二、三月份,有些荔枝树会开出细小的花朵来,然后结果,到了五月份,便是荔枝成熟期了。这时,从山外望去,可清楚的看见那些荔枝一束一束的挂在枝头,随风晃动,逞浅青直至紫红色,点点成片,片中有点,青红交映,倒也好看。然而,山区人对荔枝似乎不屑一顾,不大予以理会。谁想吃荔枝,可走进山里去随意采摘,不会有人干涉,不会有人说你偷,要不,也是交飞鸟山鼠予取予求,最后任由果熟蒂落掉到地上去。
   
    我十二岁那一年,是特殊的一年。那一年,家庭被划作地主,我成了地主仔而陷入绝境,不仅没了书读,更主要的还是没了饭吃,每天只好采摘蕃薯叶来充饥;也是那一年,正逢着荔枝树开花结果,漫山遍岭都出荔枝,这就给饥饿中的我送上恩惠来。除了蕃薯叶之外,我加上荔枝来填塞我的肚子。
   
    在村里,尚有与我同命运的一个人──另一个地主仔。由于同病相怜,我与他常常避过村人,在村外汇集在一起,共同去打发那悲惨的、折腾人的时光。那一段荔枝成熟时节里的每天中午,我们必相邀一起钻进山里去,四下里寻荔枝,上树去摘下来吃。山里没有人,我们免受白眼,免遭喝骂,瞬间显自由,周身可以松弛下来。他比我大十岁八岁,有爬树的本领,便上树去采荔枝,掷到地上来;我上不了树,便在地下捡拾荔枝,集得一堆堆;未了,他下树来同我一起,坐到满是树叶的、潮湿的地上去,在蚊蝇虫蚁的围攻之下,放开怀来大吃。
   
    这些野生荔枝,大多都是果身干瘪、果肉单薄、果汁酸涩的;这就离去人们的赞美甚远,难以让人垂涎了。大诗人啖的倘若是这种荔枝,想必就不会有那首诗了。山区人不大喜欢荔枝,当中的一个原因,大概也是这个。我们天天的去采摘那些荔枝来吃,实际上吃得辛苦,为的只是充饥,因为我们太饿了。我们不是把荔枝当做果子来品尝,而是把荔枝权充食粮来解躯体之需的。这样,我们大口大口吞下去的不是甜脂蜜浆,而是辛酸痛楚──一种境遇苛迫和食物求索交纒在一起的辛酸痛楚啊!我们从山里出来的时候,没有半点儿「饱餐」后的欢愉,倒是更增添了胸腔中的积郁。
   
    后来,我得知「一啖荔枝三把火」,一次过把荔枝吃得多了,是会生「荔枝病」的,严重的还会引致死亡。所幸的是我完好无损,活了下来;那个地主仔也活了下来。
   
    那一年之后的很长的一段日子,由于景况变异和在逆境中挣扎,我无缘再进山去享受那「闲适轻松」,于是很少吃到荔枝了。意料不到的是,尽管如此,我仍然摆不脱跟荔枝的牵扯;那就是我同好多人一起,得嚼由荔枝核磨成粉而做成的、美其名为荔枝饼的、一种空前绝后的特别的饼干。这种饼干还不是容易得到,而是得去排队抢购或是通过走后门购买的。自古以来,从未有人吃荔枝核,因为那是不可以入腹的东西,可我们破天荒的咽下去了。何以如此?大饥荒呀!在那一大片的土地上,千千万万人在剥树皮挖草根来填充肚皮呢,千千万万的人患了水肿病、命丧黄泉呢!有得选择吗?那是一个饥肠辘辘、面临死亡、饥不择食的大时代啊! 此时,山区里再也没有人对荔枝不感兴趣了;他们也收集荔枝核,舂成粉末,自制荔枝粿来吃。没有例外的,同样饿死人! 具讽刺意味的是,那些原来凶狠狠地斗地主,恶狠狠地臭骂地主仔,一心要过上共产主义天堂生活的人,到头来却是也尝了苦果。呜呼哀哉!
   
    荔枝核究竟也饱过人的肚子,有人会对其赞颂吗?
   
    逃离那苦难土地,获得自由之后,我可轻松自在的到市场上去采购荔枝了。这些荔枝都是人工培育种植的,因而才是粒粒饱满,肉白质嫩,汁多味甜,才是实实在在的佳果。不过,我每剥吃这佳果时,脑海中就总是浮现出当年那一幅幅凄怆情景,就总是想到荔枝的另一个方面,不免难以尽尝出那美味来。我不能、也不会遗忘那样的情景;我必须常常去思索那另一个方面的问题。这些年来我不断地啖荔枝,当中的一个所为,也正是要那情景重复地显现,以便更牢固的沉凝在脑中,更激发思路。
   
    我的生命里融有荔枝的份子,因而我对荔枝仍有一种特别的感念。然而,当我回顾吞下滞涩的荔枝,咽下粗劣的荔枝核饼的情景时,心头却又油然的涌出一股愤恨──不是恨荔枝,而是一种荔枝恨!
   
    荔枝的那另一个方面、那背后所潜匿着的悲怆,不少人该都经受过的;荔枝恨,绝对不只是我一个人所有。
   
    苏轼本是被贬南方荒蛮之地,在悲苦之中啖上荔枝的,但是看来他似乎仍然有某种的保障和自由,因而他可以感受到「四时春」,并为了荔枝而愿意「长作岭南人」。当今的好多人能有那种优游自在的境遇,能培养出那种的情怀吗?
   
    面对紫红色的荔枝,有太多的唏嘘。我不会作诗,但我仍要凑合成这样的一首:
   
    荒苍山下魔扑春,
   
    阴风鬼火递迭新。
   
    酸荔苦仁撑肚腹,
   
    孤注辞作东边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