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怡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怡文集]->[6月4日(诗两首)]
王怡文集
·地方主义与法官独立
·私有财产权的公法价值
·谁的名义,和哪一种正义?
·从市场到宪政:经济沙皇时代的终结
·从革命到谈判的中国工会
·奥运债券与财政联邦化
·私有财产凭什么“神圣”
·宪政是防止“西西里化”的根本之道
·从人大提案看宪政关系的错位
·乡镇的自治和限政:步云直选之后的前途
·丐帮的退休制度
·走出珍珑棋局
·赏善罚恶令的下落
·武侠中的政治哲学
·青木堂的选举制度
·1956:毛泽东与刘少奇
·1949:毛泽东和僭主政治
·孙文:革命家和“乱臣贼子”
·辛亥年的张惶:宪政的历史可能性
其 它
·阿尔玛和莉拉的头巾
·王怡、余杰抗议拘捕丁子霖等六四难属的声明
·孙志刚事件一周年回顾
·民间维权是一种国家能力
·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乡镇的自治和限政:四川省步云乡长直选之后
·劳工维权不能迷信书面合同
·把白猫和黑猫分开
·2003:“新民权运动”的发轫和操练
·惩治“非法拘禁”须确立民权神圣思想
·法治如何中国?——在“下乡”与“上访”之间
·台湾民主成就和它的困境——接着龙应台的话茬
·“国家安全”是一个套
·“四舍五入”和习惯法
·大屠杀与外来政权——纪念成都大屠杀360周年
·改革不能刻薄寡恩
·先分权,再“问责”
·“违宪审查”的司法原则
·公共政治中的异议
·从民权到民主:自由主义的渐进思路——批评冼岩
·“读经”和文化保守
·說出國家的秘密
·王怡:我成爲民族主义者的那天──写于蒋彦永医生被羁押第40日
·赵燕只是赵燕一个人
·把行人当成长颈鹿
·成为一个自由主义者
·立宪政体是最好的防弹衣
·法官与祭司——读《美国宪政历程》
·“意见领袖”和公共知识分子
·剔骨削肉与“伪父临朝”——兼论李慎之与当代大陆的自由主义
·大学生正沦为弱势
·「五四宪法」的金婚纪念日
·“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另外50人(一)——附《人物周刊》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名单
·“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的另外50人(二)
·廖亦武的肉体意义——廖亦武《中国冤案录》第一卷序
·我们不是老百姓 我们是公民
·做个中国人有什么意思
·是谁抢走了我的麦克风
·“道德绑架”和意识形态的垂直极限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绕开正义的柠檬》附记
·风雨不动安如山
·只有国有资产才流失
·抗争是劳动者最好的保障
·一个人的反对党——解读“公共知识分子”并致任不寐
·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
·不让信访变上访
·冷兵器时代的政治--抗议北京警方传唤余杰、刘晓波先生
·王怡廖亦武等发起征集签名关注刘晓波等被传唤
·民族主义的三重门—— 读《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2005年
·对国家“教育权力”的宪法批判
·【王怡声明】《印度洋海啸--我不捐款》不是我写的
·维权就是“自我训政”
·中国离文官制度还有多远
·赵紫阳之死
·欧盟维持对华军售禁令与《反分裂法》
·呼吁关注欧阳懿先生和一切中国政治犯的人权
·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让司法重获爱人的谅解
·“立法游说”是最高级的维权
·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用“陪审团”把法院和政府隔开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怡: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演变
·我们不是作家,是人质—在71届国际笔会年会上的发言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
·“北京家庭教会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辩护辞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从物权到人权
·为什么雅虎是自由的敌人
·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选举社会的伟大理想——纪念废科举一百年
·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2006年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
·天府畅言:打倒张德江
·少先队是怎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主权者的自我约束——司法与大陆的宪政转型
·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6月4日(诗两首)

   来源:参与
    6月4日:出埃及
   
   
   天闭塞不下雨了

   地上坚硬
   我的心悬浮在中间
   我的灵魂离地三尺
   
   今夜有安魂曲
   今夜有离骚歌
   今夜像苏武一样出去的
   今夜要像摩西一样回来
   
   火中的荆棘啊
   继续燃烧
   手中的杖啊
   依然高举
   
   我的脚已站了二十年
   我的头已痛了二十年
   我还活着
   
   我和我的同胞不认识
   我和每个汉字都认识
   
   我和街上的兵丁不认识
   我和楼下的便衣不认识
   
   我只认识相信上帝的人
   我只可能认识他们
   
   他们和我一样
   在这个清晨哭泣
   又在这个清晨欢呼
   
   今天我们身穿白衣
   今天我们要一直穿到天堂去
   
   因为我的衣服脏了
   因为我的衣服脏了二十年
   因为我的衣服比灵魂更干净
   
   埃及。埃及
   我寄居的土地
   我要从二十年前的清晨回去
   我要推翻内心深处的政权
   
   天上的神啊
   我的爱情
   就是单单认识你
   我的自由
   就是被你洗干净
   
   蝗虫吃尽土产
   瘟疫还在流传
   红海的边上
   一切兵丁必默然无声
   
   这是耶和华说的
   这是耶和华说的
   这个清晨
   我听见你在喊我
   我开口应了一声
   
   我说是的,是的
   我在这里
   
   2009年6月4日清晨
   
   
   6月4日:加低斯的旷野
   
   我们不服我们的生活
   我们贪恋人家的日子
   
   我们的心口子厚
   我们的嘴像冒烟的枪口
   
   我们的碗里还有碗
   我们的罪里还有罪
   
   我们坐在加低斯的旷野
   我们的家地震了
   
   房子跳起来
   山脉倒下去
   我们的灵魂活蹦乱跳
   我们的身体一直发颤
   
   打雷的声音
   听起来像枪声
   垮塌的校舍
   看起来像坦克
   
   我们蓬头垢面
   我们举手投足
   
   我们求救的呼声
   在大水之上
   我们胆怯的心跳
   将敌人从梦中惊醒
   
   亲爱的,今天上午
   我到底是谁
   明天我又是谁
   我死的时候
   我要成为谁
   
   亲爱的,
   我们一起倒垃圾
   一起睡觉
   一起读经
   一起在地上租房子
   
   
   2009年6月4日中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