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生
[主页]->[百家争鸣]->[万生]->[也说平反、和解与清算]
万生
·2014许愿
·影视一瞥
·风中的阳光
·藏于心底的影子
·回首:八九-二五
·寻人⊙﹏⊙启室
·随心所欲微集
·对牛“谈情”
·万生与万圣
·很二,却不傻
·人情于礼至理
·八国集团"鸿门宴",胡锦涛赶_紧逃
·计划生育与全球气候变暖
·从法国选举挑民主的"弊病"
·十七大秀,粉丝熬瘦
·回归十年,香港走红?
·随心所欲话七七
·吃饱了撑的才懂得党权
·牛市-金豕-耗子肆
·改中共卫生部为龌龊部的提议
·惨,七月的泉城也赶上了水深火热
·以解放紧套思想为荣
·八一,为马家军的溃败欢庆
·中共喉舌的“霉”体效应
·中共金融战阵容:京油-卫嘴-府腿
·奥运启示-兼答网友
·“(中共)宪法顶个球”
·终结薄利多销的时代
·从萨科齐访华的“圆满陈果”说起
·嫦娥戏虎.诚信再胡
·逢“共”必反,遇“共”则恭
·为官不木,行权以仁
·胡家的坦荡与紧套的忐忑
·白雪电塔,一塌糊涂
·新年给独裁者的当头棒:专制寒冰,民心化雪
·李鹏留下的六四之页等着继任者去翻
·“毒饺”后的独角戏
·奥运前的厄运曲
·专制中的“壮”族调
·雪白血红的竟赛
·游行有理,抵制无罪
·凹运来了,快跑!
·赈灾,窃取爱心不为偷?
·八八一起到广场打酱油
·当冷血的掌声响起来
·中共暴政之下,血冤越申越冤
·加油与加价的困惑
·钓鱼台钓愚
·躲避问责,地震门后的胡同紧逃
·卖国生意愈发益红
·太子党--被革命的干将
·号外:七七事变,日本胡、、来
·血汗工--打酱油的先锋
·“凹孕”完,流产亡
·“和鞋”砸向统治者
·新年乱象:九牛二虎之力“胡”折腾
·父亲留下的记忆
·八宝保八,数字出官
·奉旨爱国,渔民上阵
·“喉舌”上火,病入膏肓
·难得“胡途”
·脱吧,诽谤不攻自破
·512,呼唤心灵之爱
·六四心结
·解救被“中邪”专家强迫的“精神病人”
·诸侯无后主,中央有殃钟
·二十周年纪念:六四不朽
·红色短信,黄色花闻,白色恐怖
·也说平反、和解与清算
· 朝中关系,鸡的屁下的核“蛋” 
·绿坝七一,创制删割给党挺
·专制“被子”的堕落,体制精英的沦陷
·红火一世纪,祸水一甲子
·死而不僵,虎视眈眈
·汇率操纵之争:中共不差钱,就缺德
·诺奖中伤了中共的自卑心
·危机泄密还是维基解密?
·论毒菜土壤的流失
·驱赶白日装睡的“蚊子”
·韩朝俄钓愚中,愿者上钩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七七
·马列走样,毛孔出气
·温水煮青蛙,死胡同中的经济
·薄日西山,习李胡途
·送保罗
·民主花飘香,专制瘤发红
·回网友,再聊几句法国民主"弊病"
·我是查理
·文革后遗症
·把酒留思
·一七(起)迎接挑战
·别了,[美国之音]
·马克龙PK女李鹏,李鹏VS马克思
·给热锅泼点冷水
·与夏业良先生商榷一二
·极权主义与恐怖主义
·哀悼,晓波千古 !
·自由谈,从刘晓波先生去世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说平反、和解与清算

   万生
   
   
   先从两个看似题外的网络现象说开去,也算是在下在喧闹的网络公审中再加一点庭外之音. 笔者注意到的现象之一是,海外政治论坛中最易火爆的话题莫过于民运人士间的分歧. 五毛在旁煽风点火显而易见,而大凡关心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自由人士,对亲痛仇快的争执不休也难以置之度外. 但相比人治社会中尔虞我诈的江湖恶斗,分歧公开化自然是件好事. 惟独少许“不明真相”的第三者不愿争当调解人,或是非二元论根深蒂固,或以面子为赌资,反倒火上加油地投奔于当事人其中一方. 和解不成再求助于法律本来无可厚非,正因身处法制社会,若了解内情而到庭作证也值得支持,但热衷于网络公审“清算”恐怕会有损双方的尊严.
   

   墙外发烧墙内寒,民运间的分歧也连同敏感字一概被中共屏蔽,金盾网墙和滤霸看来并非一无是处,如今大陆网民能同仇敌忾地群呕专制政权,中共网络封锁的副作用功不可没. 墙里开花墙外香,笔者却喜围观中共“正腐”(政府)“反腐”互咬一地毛,也更关注国内虚拟世界的官民博弈. 无论是扬佳的水果刀,亦或是玉娇的修脚刀,一旦用作清算权力的工具,网民总是一边倒地乐此不疲,这是笔者想提的另个网坛现象. 尽管中国有专制者自己制定的法律,但权力还是高于法律. 上访虽然让人同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反被当权者视为“精神病”,还要遭受更严酷的迫害,访民希望清官某天会为己平反,其人治情结也难以得到网民的共鸣. “你不给我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拆迁家破,自卫人亡”,百姓惟有以卵击石的勇气主动“清算”,在人治社会依靠网民网络公审,或能赢到一些匹(屁)夫的尊严.
   
   言归正传. 每逢六四,平反、和解论调随之而来. 纪念六四重在于祭典六四亡灵,笔者认为无人包括其亲属有权代替死者为给他们平反或和解作主,为不打搅六四瞻仰英灵,笔者在纪念过后才就平反、和解提出个人看法. 先说平反,平反主动权由中共掌握,如今在京成千上万“打游击”的访民可以说是要求平反的主要群体.只有在统治危机四伏之时,中共才肯皇恩浩荡,如三十年前文革结束之后,平反冤民既留住了中共伟光正的面子,而冤假错案的始作俑者继续面不改色地由奴民们朝拜,真相反而就此被埋葬. 面子来源于权势,尊严起始于人权. 重面子无尊严是人治社会的特征,耳光从上往下煽,磕头从下朝上拜. 平反让冤民获得了“做稳了奴才”的心理满足,却失去做人的尊严,并且延长了专制统治的生命.
   
   冤冤相报何时了,相逢一笑泯恩仇,结束个人间的仇怨,和解确实是苦口的良药. 对六四一代来说,除屠杀决策者和沾满血迹的执行者之外,宽恕专制维护者即便作为帮凶已是主流,只要他们从此不再打压受害者. 和解须发生在当事人在世期间,如上所说,遇害的逝者无法与现世人和解. 和解还需当事人双方共同的意愿,受害者如果还一直是被侵害的对象,受害者和解要求就和平反乞求无异. 再说和解要在压力下才有可能,尤其要迫使强势施暴者感到和解是唯一出路,所以不能先提和解减压,而应以必要的反抗加压,如扬佳、邓玉娇一样首先争取大众的支持. 但不管如何,个人间的前嫌冰释不能当成是对专制国家机器暴行的原谅,前者的仇怨可以遗忘,后者则须刻入历史. 反右、文革中的个人恩怨或一笑了之,现在有些右派精英还可参与专制集团的分赃,面子无疑讨回来了,可他们的受难史却和解成现代人的禁区.
   
   专制国家的暴行及其独裁机器下的亡灵不可能达成和解,仅可通过清算找回真相和正义. 有学者威胁说没有和解,中国就难走出以暴易暴的专制轮回. 笔者认为以暴易暴的终结更取决于独裁者本身,甚至是他们在关键时刻的一念之差,而近时代在许多国家引发制度转型的颜色革命,皆在于独裁者主动放弃暴力. 专制轮回理论似乎也已过时,还不如地理位置对制度的影响,中国人接受新观念的能力超过御用学者的想象,有时甚至太过时髦,称得上复制大国. 康梁变法,百年宪政,亚洲第一共和,共产主义,中国近代史没有错过任何历史潮流,今日更处于连幼儿都不会走错的大势所趋,就待打好宪政民主的地基. 清算自然不是文革式或网络公审般的报复,裁判运动员一身不可能清,旁观者清,幸亏中国有块得天独厚的独立司法静地-香港,被清算者能保留自己的尊严. 对专制祸害的独立司法审判不仅能加固宪政基础,清算更让真相大白,历史的伤口得以融合,独裁后遗症逐渐消愈,而且以史为鉴,后人可避免重蹈专制的覆辙.
   
   
   6月13日于巴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