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孙文广文集
·山东大学分房抗争的启示——兼论维权与草根政治2005年5月14日
·香港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记2005年5月28日
·论恐惧与自由2005年6月1日
·许家屯忆六四2004年6月3日
·介绍一篇台湾学者论学运的文章2005/6/2
·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2005年6月7日
·问候李洪宽 问候大参考2005年6月13日
·站岗与牛棚——兼论公民人身自由2003年6月23日
·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2005年7月6日
·从上访到请愿、示威——感触群体上访之三2005年7月8日
·谁逼死老农石明理?——四评一胎化政策2005年7月23日
·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五评一胎化2005年7月26日
·标语与计划生育——六评一胎化2005年7月30日
·文艺呼唤自由——评中共的文艺政策2005年7月1日
·视听自由及其他2005年9月10日
·为自由化正名——兼论自由与反自由之争2005年10月11日
·声援高智晟夫妇——兼论退党问题2005年11月23日
·民主是腐败的天敌——评台湾选举县市长2005年12月4日
·为陈方安生叫好——评香港争普选大游行2005年 12月6日
·关于法论功的来信来电――兼答法轮功学员2005年11月
·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2OO5年11月25日
*
*
2006年文章
·建议修宪除去“共产党的领导”2006年2月28日
·致信两会 建议讨论修宪2006年3月4日
·发展农村 “迁徙自由”必须入宪——建议修宪之三2006年3月6日
·官员不该当人大代表——建议修宪之四2006年3月9日
·高智晟孙文广等呼吁废劳教制度(征求签名)2006年3月12日
·致胡温 火速调查苏家屯2006年3月20日
·专访:他要退就要让他退 2006年4月11日
·赞王文怡呼唤人性——兼论法轮功 2006年4月25日
·愿加入法轮功受迫害调查2006年4月27
·江泽民五一出巡和中共权争——兼论十七大前党内之争2006年5月6日
·陈良宇免职和我们的机遇 ——兼评清除江派人物 2006年5月6日
·劳教 酷刑与信仰迫害 ——兼记废劳教签名2006年5月17日
·韩国518与奥运会——纪念六四17周年2006年5月24日
·六四我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2006年6月1
·“朝圣”与悼念六四2006年6月2日
·纪念六四 重在行动2006年6月2日
·中共不敢面对六四——去广场悼念六四受阻感想2006年6月6日
·专访:为什么写《呼唤自由》?2006年6月6日
·抗议声中送还电脑060610
·一名劳教人员遭虐致死——事发葫芦岛市教养院 主犯被执行死刑060711
·从一例虐杀看废除劳教制度060714
·孙文广否认封笔 驳斥匿名隐退书060716
·沂南声援陈光诚记2006年8月17日
·强烈要求释放高智晟2006年8月17日夜
·强烈抗议监禁高律师家人 ——声援高智晟之二2006年8月21日
·请签名救援高律师——声援高智晟之三060825
·回复贺卫方教授——兼答"隐退书" 2006年9月12日
·电话骚扰遭遇记2006年9月30日
·春蚕到死丝方尽——悼林牧先生 2006年10月17日
·"民建"座谈会发言纪2006年10月30日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政党制度与球赛文化2006年11月19日
·民主党派是不是花瓶?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之二2006年11月30日
·大国崛起、 走向共和与河殇 ——初看《大国崛起》2006 年 12 月6日
·要颠覆历史观和教科书?——再看大国崛起 2006年12月13日
·呼唤自由前言后记与目录2006
·高智晟已凯旋归来2006年12月23日
*
*
2007年文章
·三个独裁者死于06年——兼论萨达姆之死2007年元旦
·李金平遭绑架——再问人权何在?2007年5月2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2007年5月3
·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2006年6月4日
·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2007年6月17日
·喜听维新派声音--附何方《我看社会主义》摘录2007 年7月25日
·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2007年7月31
·快杀段义和是为灭口?2007年8月23日
·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2007年8月 18
·五十年后我的忏悔2007年9月15
·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2007年10月2日
·给胡、温和十七大代表的信2007年10月11日
·该把“三个代表”从宪法中删除2007年10月13日
·该给温家宝投一票2007年10月19日
·我正在竞选区人大代表----附:致山大党派、人民团体书――参与竞选之二2007年10月22
·山大候选人提名中的不公平现象2007年10月30日
·我的目标不只是“当选”----参选日记2007年10月30日
·该给林牧先生开追悼会——悼林牧先生之二(61017)
·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紫阳先生70115
·李金平归来说平反赵紫阳70119
·致中文笔会07年亚太香港会议70123
·前中国右派联名要求中共反省道歉70129
·宪政、限政、限制共产党70130
·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建议温家宝看伶人往事——兼说山东商报急停连载70207
·禁书与《出版法》70214
·我当过十年政协委员——兼说政协改革70214
·假如我是全国人大代表70304
·改革人大制度的几点建议70307
·57反右冲击54宪法和人大70317
·抗议重判力虹70320
·我想清明出门悼烈士70401
·李金平清明欲去广场悼紫阳70402
·人权何在?——声援高智晟之四70408
·李金平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五四70429
·杨宪宏与孙文广谈民主党派70510
·受杨宪宏专访如何跟警方打交道7053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读孙文广《狱中上书中共中央》
   
   (新加坡)王尽力
    我似乎不该“孤陋寡闻”,因为自认经历过新中国半个多世纪的一切,在伟大英明领袖和光荣正确党的指引下,在那一个个群体撕杀中,我时而被迫充当小打手,时而变为人家的猎物,许多往事就在眼前,然而我竟没有听说过孙文广这个人,更不知道他这本厚厚的《狱中上书中共中央》书!其实何止我,我那些知识分子朋友,他们也是和我一样,不清楚孙文广其人,其书。这是不言而喻的。那些掌握舆论大权的高官们,许多事是不会对我们说的。前几天,我有幸在新加坡图书馆偶然翻到了这本境外出版的书,犹如发现了新大陆,借回去,一口气粗粗看了一遍,又用几天时间从头仔细读到尾,我被一个所谓“囚犯”的真诚打动了。什么叫爱党爱国?书里的字字句句就是答案。但是,孙文广所有这些为党为国的坦诚上书建议,洋洋五十万言,其胆量勇气,其理论智慧,其所及问题的深度广度,等等,古今中外历史上是少有甚至是没有过的,然而并不为一些高层人物所领情,不说开始将人家的好心当作驴肝肺,以反革命论处,无端判刑坐牢,就是后来给平反了,似乎依然如故。一方面,我们不知道,当孙教授的一封封信,一篇篇文章,当通过一层层机构传递到有关部门领导之后,他们是如何研究答复的;另一方面,当孙教授出狱平反之后,我们却知道五十万言不能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大陆出版,而只能在境外印刷,难道不是说明了问题。我看,还是听惯了拍马的“好”话,听不进逆耳利于行忠言。而后者往往是最可贵的。但是党不领情。
   

   “大的是非不清,安有个人清白在”
   孙文广,山东大学教授,文革初上书毛泽东,请他让贤。显然,这位非党知识分子是看到这个“万岁”,建国以来的十几年里,“反右”`“大跃进”已经带给老百姓无穷灾难,现在又要搞毁灭人类文明的大“革命”,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没有资格继续当中共中央主席了,出于全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考虑,我们这位勇士请领袖自知之明点,把第一把交椅让出去。孙文广觉得这样做是完全符合党章规定的,任何一个公民,即使不是党员,对党的干部,直到党高领导人,有什么看法和意见,按照组织程序反映,是绝对正确的。但是,事实相反,他却因此几次被打成反革命,关牛棚两年半,蹲看守所三年半,判七年徒刑,八一年底,监狱就业,八二年十二月平反出狱,重返原单位。八九年,写支持学运的公开信。
   许多人在牛棚、看守所和监狱里,无法忍受肉体折磨,和精神侮辱,垮下去了。然而,孙文广以惊人的毅力,克服种种困难(例如在看守所里,自造笔,用酱油做墨水),不畏嘲笑,甚至打骂,从一九七六年十一月到八二年底的六年里,向中共中央上书五十万言,议论党和中国世界大事,批判毛泽东推行的极左路线,华国鋒的极左错误,林彪、四人帮的罪行,和党的国内国际政策方面的问题等,评论一些重大事件、典型人物和理论原则、流行观点,提出修改党章和宪法的具体意见,等等。孙文广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共产党走上正确的道路,带领人民搞好国家,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的冤案问题。“大的是非不清,安有个人清白在”,这就是孙文广坚持上书的动力和目的。
   
   “毛泽东和‘四人帮’政治上是一致的”
   “四人帮”被抓,全国人民开始掀起揭批高潮的那段时间,孙文广还押在公安看守所里的单身牢房里,带着手铐脚镣,但这并没有动摇他参与批判的决心。孙文广认为,“毛泽东和‘四人帮’政治上是一致的”,前者是后者的靠山,祸国殃民的根源,因此只批判“四人帮”而不联系毛泽东是不可能的。但是,官方说,一举粉碎“四人帮”是完成了毛泽东遗志,号召大家高举毛泽东思想,深挖狠批,肃清流毒。孙文广当然不同意着个说法,但是基于当时仍然把毛泽东当做“神”敬的局势,不可能直接点名批判,于是就在批“四人帮”时有意识地联系毛的问题。他在给华国锋和党中央信中所附的揭批“四人帮”材料中指出,在哲学上说,他们搞唯心论、形而上学,否定“否定之否定”和“量变到质变”的规律,只要斗争性;在科学社会主义和政治经济学上,搞空想社会主义,不顾社会规律,蛮干一起,碰得头破血流,还不认输。批判他们这些荒谬理论和瞎指挥的最好方法“就是公布事实,公布数字”。
   明眼人一看,孙文广这里指的是谁,批判的是谁,“四人帮”所宣扬和推行的一切,都是毛泽东的理论和指示。毛泽东只承认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规律,把马克思主义千头万绪的道理,归根结底为“造反有理”一条,这是人人不仅知道,而且作为“语录歌”都会唱的。这是毛泽东进行的各种批判运动,反右派斗争,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置数百万,数千万上至国家主席下到平民百姓家破人亡的哲学理论基础。毛泽东说大话,空话,几年赶上英国美国(对外说十几二十年,内部文件说七年超美国),马上进入共产主义的胡说,致“大跃进”失败后,饿殍遍地,数千万主要是农民死于人为的灾难中,其理论根据就是他的小生产的空想社会主义和只强调“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少产”、“只要想得到,不怕做不到”,无视客观规律的政治经济学学理论。
   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由毛泽东荒唐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导致的历史上少有的灾难,不仅不认帐,还极力粉饰自己,“打肿脸充胖子”,欺骗全国和全世界人民。多少年来,不公布国民经济数据和人口变化状况,就是毛泽东隐瞒真相的高超手法。确实,如孙文广说的只要公布真实数字,就暴露他们的原形了。例如,直到现在,中共官方,还不公开承认所谓困难时期饿死人的大量事实,但是,我们掌握了六0、六一两年人口负增长6-7百万的数字,就可以推算出,仅这两年非正常死亡至少2000万,就揭穿了他们的谎言。
   
   “我们现在的指导思想不是毛泽东思想”
   孙文广在多次上书中指出,毛泽东解放后的二十七年里,执行的一条极左路线,最典型的就是大跃进,和所谓文化大革命,根本没有条件做到的“一天等于二十年”,穷过度,和把自己的战友、同志和平民百姓,打成阶级敌人,反革命分子,是再也没有办法左了。毛泽东选的接班人林彪,不仅不领情反而谋杀他这个恩人,够左的了。然而,毛还认为他左的不够,要继续批林彪的右,谁不同意,谁就会遭罪。原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王若水,给他写了个经周恩来同意的批林彪极左的报告,立时招来大祸,成了众矢之的。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不说毛泽东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在打所谓“AB”团时,导致红二十军七百多军官被杀的事,而只说他新中国建立后,除了我们提到大跃进和文革外,在几乎所有理论、政策和实践上都是极左的。五十年代初提出的十五年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到一九五六年三大改造就“胜利”完成,邓子恢把一些地方很不像样的农业合作社砍掉,力求更加稳一点,被斥责为“小脚女人”,周恩来、陈云等主张在经济建设中既要反对“右倾保守”,又要反对急躁冒进,被批判为打击群众的社会主义建设的积极性。影响更大的彭德怀反对大跃进中的浮夸、吹牛和说瞎话的小资产阶级疯狂性,被打成反党分子。
   何止在国内问题上,在国际上也推行了一条极左路线。仅仅因为人家批判斯大林,就断定赫鲁晓夫背叛马列主义,苏共变成了修正主义,继而又是社会帝国主义,霸权主义,一口咬定南斯拉夫是蜕化的资产阶级国家;自己的人民吃不饱,勒紧裤带,甚至饿死,动辄支援着个支援那个,说是为了解放世界上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下的三分之二人民,最后成了孤家寡人,还硬说世界革命的中心已经转移到了北京,无产阶级世界革命领袖的头衔非毛泽东莫属了。
   可见,毛泽东从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六年离开人间的长达四分之一世纪还多的年代里,无论是国内国际政策基本上都是贯穿了一条极左的路线,他的思想深处除了左还是左。
   在这种情况下,还说坚持毛泽东思想,只能意味着继续极左下去,事实上,毛泽东刚去世,他的“你办事,我放心”钦定接班人华国锋,高举的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和两个“凡事”,走的就是一条不折不扣的极左路线。
   孙文广认为,“我们现在的指导思想不是毛泽东思想”,更不应写在党章和宪法里。这是完全正确的。
   
   揭穿不能自圆其说的“恢复毛泽东思想的本来面目”
   早在刘少奇平反一年多前的一九七九年一月十四日,孙文广就给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写信,说刘少奇“当作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头子”,“我认为这不符合历史事实,应该重新评价”。后来,一九八0年的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正式平反。一九八0年五月十七日北京召开为刘少奇同志平反大会,在此前一天五月十六日,人民日报就此发表了社论,正题是“恢复毛泽东思想的本来面目”,副题是“论为刘少奇同志平反”。
   对这篇社论,不必深刻分析,单就正题和副题说,就是水火矛盾,不能自圆其说的。孙文广在他的“也谈恢复本来面目”中说,刘少奇的冤案明明是毛泽东一手制造的,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和“五一六通知”里铁板钉丁,最后经过党的九大定案的。怎么平反反而是恢复毛泽东思想,那就是说,当初毛泽东和党的九大把刘少奇打成和定为中国最大走资派和“叛徒、内奸、工贼”的时候,毛泽东用的不是毛泽东思想,或者说,毛泽东根本不曾介入刘少奇问题,他的“炮打”和“睡在身旁的赫鲁晓夫”的说法,与毛泽东本人无关,是别人冒他的名假造的。
   事实是,社论也是极力为毛泽东开脱责任,刘少奇被打倒似乎和毛泽东无关,只是林彪、四人帮的罪恶。中共中央不乏胡乔木、邓立群这样的理论家,他们说,即使毛泽东有责任,只是毛泽东离开了毛泽东思想。这就是说,毛泽东在“炮打”,置刘少奇于死地时,进而,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和推行的所有极左路线,用的不是毛泽东思想,而是毛泽东的思想。注意,这里这个“的”可不得了,为刘少奇平反,之所以叫“恢复毛泽东思想的本来面目”,原因就在这里。
   我们高举的是毛泽东思想,而不是毛泽东的思想。毛泽东的思想居然不是毛泽东思想!
   什么叫诡辩论?这篇社论就是“范文”。
   
   “取消北京毛主席纪念堂”
   一九八0年十月,孙文广教授给党中央写信,建议取消北京毛主席纪念堂,改作他用。孙教授说:“全党逐步认识现代迷信的巨大危害,反对突出宣传毛泽东个人。
   “由于毛泽东晚年的严重错误逐步被人们认识,大家很自然的产生一种愤懑之情。座落在天安门下富丽堂皇的毛泽东纪念堂是现代迷信的一个象征,也是与毛泽东整个一生的表现不相称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