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三鹿毒奶追踪
[主页]->[现实中国]->[三鹿毒奶追踪]->[三鹿毒奶受害家庭维权遭刁难 ]
三鹿毒奶追踪
·6千万买通李克强盖如银拟任哈尔滨市委书记
·胡锦涛将中国社会变成高压锅
·胡锦涛将中国社会变成高压锅
·胡锦涛贪污也实行国际大循环
·6千万买通李克强盖如银拟任哈尔滨市委书记
·今晚講講胡錦濤個仔貪污單野
·練乙錚再谈威視公司腐败案
·禁搜尋胡海峰 反洩漏"國家機密
·香港人热议胡锦涛儿子腐败案
·胡锦涛政权为何大步倒退?
·胡锦涛之子胡海峰涉事,中宣部封鎖新聞
·威視腐败利欲薰心,中國形象受挫
·威視腐败利欲薰心,中國形象受挫
·可怜结石宝宝周小妹急需大众关注
·三鹿毒奶受害者将举行周年悼念 家长频遭传唤邮件也中毒
·结石宝宝家庭同盟召集悼念集会
·为胡锦涛主义画像
·平庸的专制:从三鹿毒奶事件看新极权主义的特征与弊害
·为胡锦涛画像:平庸的专制:从三鹿毒奶事件看新极权主义的特征与弊害
·全球化的中国贪污文化,谁在背后撑腰?
·胡锦涛不是在执政而是在犯罪zt
·港人热议胡錦濤子胡海峰涉事,中宣部封鎖新聞
·三鹿毒奶受害人网站受攻击瘫痪
·陈破空: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用胡士泰换胡海峰: 胡士泰成功脱身间谍罪,改为商业罪
·胡锦涛将中国社会变成高压锅
·胡锦涛陈水扁两家贪腐比赛
·银行实名能阻止胡海峰贪污吗?
·胡锦涛去新疆干什么了?
·胡锦涛去新疆干什么了?
·实名能防胡锦涛胡海峰贪污吗?
·胡锦涛去新疆干什么了?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将聚会悼念,淘宝网上售文化衫遭删除
·911三鹿毒奶曝光一周年纪念被打压,结石宝宝家长做回应
·三鹿毒奶粉曝光一周年,结石婴儿家长聚会要求赔偿损失
·加拿大春秋戈呼吁弹劾胡锦涛!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聚会,当局阻挠
·三鹿毒奶粉曝光一周年,维权道路漫漫
·911三鹿毒奶曝光一周年,多名结石宝宝家长被带走
·胡锦涛的路越走越窄,渐入死胡同
·胡锦涛的路越走越窄,渐入死胡同
·政治笑话:胡温腥政/博笑
·三鹿毒奶受害者周年聚会,当局允许但有人受阻
·扁判了,胡锦涛父子腐败案呢?
·扁判了,胡锦涛父子腐败案呢?
·胡海峰腐败案,中央有政治家吗?
·加拿大春秋戈呼吁弹劾胡锦涛!
·部分毒奶受害者出席完周年纪念即被扣
·三鹿毒奶结石婴儿家长已安全
·扁判了,胡锦涛父子腐败案呢?
·胡锦涛左得发狂,中国有倒退回毛时代的危险
·胡锦涛左得发狂,中国有倒退危险
·三鹿毒奶周年,科学发展观n年----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科学扫盲  
·从"白痴皇帝"到"儿皇帝",胡锦涛铸下大错
·白痴皇帝变儿皇帝,胡锦涛铸下大错
·胡锦涛色厉内荏,四中全会暴露是“光杆军委主席”
·房峰辉政变的军事部署(转贴)
·房峰辉政变,九门提督露峥嵘
·「实其腹」政策的破产
·胡应自责
·胡应自责
·胡锦涛阅兵车花掉40所希望小学的钱
·网友评阅兵:胡锦涛如被绑去刑场
·胡锦涛阅兵车花掉四十所希望小学的钱!
·地狱式训练不为打仗只为阅兵
·胡锦涛倒退,回归专治集权
·胡完全回到冷战时的强硬专制
·全国近八百万婴儿饮毒奶------六十万幼儿就诊 三十二万奶农生机困难
·胡锦涛阅兵,像木乃伊挥手
·胡锦涛阅兵,像木乃伊挥手
·胡春华带“毒”上岗
·胡锦涛的"权威"是纸糊的房子
·结石宝宝家长超市抗议 把圣元奶粉赶出连云港
·胡锦涛的"权威"是纸糊的房子
·呼吁组建"中国宝宝维权联盟"/赵连海
·和北朝鲜、纳粹比没什么新鲜的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续遭打压,维权代表拟成立相关联盟
·房司令政變:和胡錦濤唱雙簧/伍凡評論zt
·中共免债,纳米比亚胡锦涛儿子那笔钱免了没?
·房司令政變:和胡錦濤唱雙簧/伍凡評論zt
·中共免债,纳米比亚胡锦涛儿子那笔钱免了没?
·习近平赠江泽民专著引发联想/魏京生
·夫人当众笑倒他肩头,胡锦涛尴尬地向天皇致歉—中国第一夫人
·夫人当众笑倒肩头,胡锦涛尴尬地向天皇致歉—中国第一夫人
·胡平:高压与崛起
·中国官场问责制亲疏有别:三鹿案冤屈难伸
·三鹿毒奶粉就是“科学发展观”
·中国毒奶须国家主席公开道歉/朱健国zt
·胡锦涛隐瞒地震预报----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胡锦涛隐瞒地震预报----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三鹿毒奶台湾受害者求偿无门
·三鹿毒奶案11月10日首次开庭审理
·三鹿毒奶索赔首案突被撤消庭审
·胡锦涛色厉内荏,四中全会暴露是“光杆军委主席”
·汪洋的解放思想是建立黑社会吗?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和姜维平先生商榷zt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 ----和姜维平先生商榷zt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
·结石宝宝家长声明抗议官方打压
·三鹿毒奶受害家长赵连海被拘
·强烈抗议奥巴马随员进纪念堂瞻仰毛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鹿毒奶受害家庭维权遭刁难

   毒奶粉家庭维权遭受当局百般刁难
   
   
   2008年中国的三鹿牌婴幼儿奶粉被发现含有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导致食用该奶粉的婴儿患上肾结石。部分受害家庭不能接受官方提出的补偿协议,组成维权联盟试图通过法律途径保障权益,但时至今日,他们面对的却是法院不受理诉讼,受害家庭被国保人员骚扰的境遇。这些家庭下一步会如何,有关律师又怎么看待中国的法律。
   

   根据中国去年9月公布的官方数字,因食用有毒婴幼儿奶粉而接受门诊治疗咨询且已康复的婴幼儿累计3万9千965人,正在住院的有1万2千892人,此前已治愈出院1千579人,死亡4人。
   
   *维权却遭当局跟踪骚扰*
   
   三鹿毒奶受害家庭维权遭刁难

   国际雕塑作品结石宝宝
   
   一部分毒奶粉受害家庭组成维权联盟“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赵连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正在陪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因为饮用含有“三氯氰胺”的奶粉而导致肾脏出现结石。赵连海说,他们出门都有国保警察跟踪和阻拦,到法院提交5点要求的公开信,但被法官拒绝。
   
   他说:“我们提出的各项合理要求,都被没有人情味地回绝。离开石家庄的时候,国保警察非常多的便衣,也在一直跟踪我们。 ”
   
   赵连海对当局针对他们正确维权的行动严厉的打压是毒奶粉受害家属非常不能理解的。
   
   他说:“第一,我们认为当局这种行为已经严重侵犯我们的人权。第二,他们这种行径非常卑鄙。实际上中国的毒奶粉事件已经不是我们受害者家长面对一个企业,而是我们面对一个非常强大的利益集团。所以说,我们这请求都是向政府来谈,实际上我们都非常理性和文明的表达意见。希望他们能改变想法和错误,给受害家长一个公平对待。”
   
   *当局设置重重阻碍*
   
   这次4位家属向河北省高院递交的公开信,提出5点要求,包括尽快开庭审理已经受理的两个家庭的案件,停止对这两个家庭的施压,依照国家法律,允许受害者选择在产品生产地或案发地,行使诉讼等权利、免除诉讼费。
   
   赵连海说,法院及当地政府在给坚持诉讼的家庭施加各种压力,让他们撤诉,同时也不受理任何新的诉讼,已经有很多家长被迫选择沉默。而政府承诺过的赔偿方案却因为保险公司推说没有文件,拒绝付款,有些家庭不得不自己垫付治疗费。
   
   他说:“情况很不乐观,我们后来有很多个家因为这个原因陆续退出我们的团体。我们在质问法院,今天我们走到这个处境,感觉政府在给我们下圈套,而且事先都设计好的,方方面面增加障碍,所以说这个路已经很难走下去,但我们也要坚持下去。”
   
   *法院不讲法律民众无奈何*
   
   赵连海目前为了维权不得不放弃原来的工作,他表示现在并不局限于赔偿,更多的是要讨回社会的公道和道义。
   
   他说:“当天我不瞒您说,我在质问高级法院当时和我们谈话的正副厅长,他们说依法办事,我当时质问为什么对当出石家庄和河北省的官员和领导为什么不依法办事,为什么法律总是给我们设定这么多障碍, 法院应该讲法律,但我们今天讲讲做人。”
   
   面对自己受毒奶粉侵害的孩子,赵连海说,他们感触太多,但不会悲观下去,而要为后代坚定走下去。
   
   他说:“我们已经为人父母,我们别无选择。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后代再遭受经历我们今天所遭受的灾难和屈辱,我们只有承担更过,我们的后代才能遭遇更少。 已经没有退路了,这就是我们坚定的信念。毒奶粉事件彻底让我们这些家庭清醒了。”
   
   中国官方的赔偿协议列出,死亡儿童家庭获陪20万元,病危儿童3万元,其他则赔2千元。虽然官方答应在孩子18岁之前负责解决医疗问题,但有受害者家庭表示已经遇到被推脱的待遇,也有人担心三氯氰胺的危害并不会因为孩子18岁之后就消失。据了解,去年最高法院内部会议曾指示,要将和毒奶粉有关的已受理的案件退回到官方赔偿方案来判决。
   
   *律师:当局不按法律办事*
   
   目前依然坚持追讨合理赔偿的受害者家庭还在通过文明理性的法律途径解决问题,那中国的法律真的能帮他们讨回公道么,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成员之一的张凯律师说,现在事情就这么搁着,到法院诉讼也不受理, 这在法律上没有道理。
   
   他说:“没什么进展。就是不按法律来做,确实不知道该怎办。因为法律这样规定, 你就应该受理嘛,这个不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救济的程序都被堵死了,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张凯表示,在法律上的救济程序已经走完,换句话说,在结识奶粉受害者维护权益的道路上,律师目前已经无能为力。但问题不在法律本身,而是法律不独立,得不到执行,当局堵塞司法程序是非常不理智的做法。
   
   中国法院一方面高调重判了三鹿奶粉集团的多名管理人员,另一方面却对受害者家庭的赔偿问题消极处理。对此,张律师认为,这反映出中国在处理问题的错误方式,法律制度并不健康。
   
   他说:“我们常常把某个事件的责任,最后归结于某个人,然后让这个人下台,或者追求他的责任,但这不是一个健康的法律制度。法律是要追求这个人的责任,但不代表这可以免除这个公司的民事责任。所以我们去要求赔偿这是一种民事责任,你追究那个人对于受害者家庭来说,关系不太大。问题这些受害者怎么得到更好的赔偿,我们常常在这方面是缺位的。”
   
    作者:浩祥 文章来源:VO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