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五)]
邱国权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张宏良们无知:被罚款不是国耻,送钱才是国耻!
·专制中国:面对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质疑鲍彤关于赵紫阳不振臂一呼的原因
·川普弱智!巴山老狼出一惊世绝招,包管美、中贸易逆差归零,甚至美国会有巨
·终于搞清楚了鲍彤犯的什么“泄密罪”
·致“苦难与荣耀”网友:
·再反思六四: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们:你们是历史罪人!
·致谢选俊先生:
·个人干的芝麻小事岂能随意夸张说成“文革经验”?
·金三胖子弃核,崽卖爷田也心痛!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特朗普总统与巴山老狼英雄所见略同
·蒋介石“外交思想”的精华是什么?
·毛泽东登基,中国人道德开始总崩溃
·寄语邓小平:是做皇帝还是拥抱世界文明?
·这世界如果没有美国,会是个什么样子?
·董瑶琼是秋瑾、林昭、张自新的“转世灵童”?
·请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无耻嘴脸!
·老狼文章在《博讯》与《万维》网站上点击量冰火两重天!
·特朗普这条消息让老狼有点吃惊?!
·赵晓博士文章:几大观点应该严厉驳斥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中共历史上的十一次大“政变”!
·《南京知青之歌》——两千万下乡知青永远的记忆!
·百年中国悲剧:卑鄙无耻之徒鼓吹民主带来的是相反结局!
·二○一八年,习版“中国梦”梦中惊魂!
·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朝鲜和金胖子是毛泽东家族的大克星?
·薄熙来、谷开来离婚消息中透露出的信息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个什么东东?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大清国太监李莲英们入了美国国籍后(搞笑)
·薄熙来没资格与岳飞、袁崇焕、于谦相提并论
·特朗普总统将是伟大的或平庸的?
·老狼受伤,感觉这世界还是好人多!
·“古林风”的博文完全“文不对题”
·也谈刘源回忆父亲刘少奇的新书出版
·中国网络文章的作者太白痴、弱智了!
·中共十大差评军事家与十大被废掉军事家
·刘强东“出鬼”,奶茶妹妹最受伤!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近七十年了……中国外交三部曲
·什么样的媒体才是“国际一流媒体”?
·评中国政府关于中美贸易战《白皮书》
·中国的发展模式使中国成为人类公敌!——与远方先生商榷
·孔琳琳、“慕洋犬”、与毛泽东们……
·伟光正的《习近平思想》即将隆重登场
·薄熙来不如习近平——与云峰侠客商榷
·中国部长居然要求日本政府管制媒体!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含冤自焚、中共名将陈光在烈火中永生?
·让封建皇帝的“改革”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几点思考
·以大豆为武器打贸易战是愚蠢的自残
·移民美国后爱中国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万维的“老豆子”是个告密的共党特务?
·请不要随意骂人,请别做告密特务
·国家、政府、独裁党的区别和同一性
·“翻墙”才能说话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高考政审?毛泽东幽灵从棺材爬出来了?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昨夜,巴山老狼梦中惊魂!
·“培养干净人”与“饲养大肥猪”
·秋念:“知青安置费”四位数有依据吗?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巴山老狼贸易战高见得到中共高官共鸣?
·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与二十年大变!
·邓小平与毛泽东谁是更大的骗子?
·世界进入伟大的特朗普时代!
·特朗普贸易战三大绝招逼中国就范!
·孟晚舟被捕事件与中国的巨大危机
·贸易战目的:川普逼中国与世界接轨!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民营企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五)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六五)

   巴山老狼 著

   第八篇 : 文化大革命狂飚(下) 林彪的发迹和灭亡 邓小平复出又倒台 毛泽东呜呼哀哉

   第六十五章 毛泽东杀林彪绝世招法全球惊奇 九一三大谋害史家万年难见真章

   

   九月十二日,毛泽东秘密回到北京在丰台车站下车后,立即召见了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政委谢富治、第二政委纪登奎,会同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部署搞死林彪的行动。

    毛泽东采取了什么手段来来处置林彪?至今中共官方对此讳莫如深,出版的种种书籍中也只有一句:“汪东兴亲自目睹了毛泽东为粉碎林彪反革命集团所采取的种种措施。”但从当年林彪的准儿媳张宁女士回忆林彪一家人在死前的种种情况,我们能够看出毛泽东的非同寻常的手段。与整彭德怀、整刘少奇的办法不同的是,这次是来个突然袭击,一下子就要了林彪一家子的命。此前林彪到北戴河后就被毛泽东秘密监控了起来。

   据张宁女士回忆:

   

   九月十一日,叶群接过了林立果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后,情绪上就出现了明显的反常。

   下午,叶群取消了所有的日常安排,要内勤整理去大连携带的物品。

   叶群的内勤回忆说:叶群在办公室和卧室之间出出进进,心思不知道放在哪里。

   林彪的内勤回忆说:叶群到了林彪办公室,林彪起床不久,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叶群问候他睡得好不好,他也不理,叶群在他身边站了几分钟便离开了,走时还说:“唉,首长身体不好,不能动呀。”(指移动搬迁别地)可是她离开没多久又跑回来,站了几分钟不说一句话又走。林、叶两边内勤只见叶群不断进进出出,五个内勤都有同感:“主任今天是怎么了?谁都摸不着头脑,却又不敢问。

   ……

   小孙、小克、小斌三人望着又想出门的叶群,叶群说:“你们收拾东西,注意别漏掉主席和江青写给我和首长的字条,特别是主席签字指示过的文件和交代我和首长替他办事的那些条子,整理好另放,都是证据啊!”

   三个内勤懵懵不解,噤若寒蝉地望着边走边说的叶群。叶群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自言自语叹息:“唉、用过我们啦,想不要我们啦,要甩我们啦。”语罢缓缓移动脚步出了门。内勤们瞪大又眼,迷茫地望着叶群背影,以往雌威不再,眼前是一位极度沮丧、佝偻着背的老太婆。

   林彪内勤们说,林彪那里一点反常迹象也没有。叶群多次出出进进,不管叶群说话还是不说话,林彪都没有反应,甚至后来叶群进去时,林彪连眼睛都不睁开。

   据秘书们说,林彪每次到外地休养,事先都向中央办公厅请假,他的行踪属于机密,只报周恩来和毛泽东。

   约晚九点半钟,李处长报林立果从北京来电话,叶群进卧室听电话再也没出来。

   九月十二日,上午林彪曾传秘书询问尼克松访华日程方面进展。秘书和内勤都未见林彪情绪上有任何异常。秘书说:自林彪到北戴河以后,林彪人未接听北京方面的任何一个电话,也没有打电话给北京方面的任何一个人。

   反常的倒是林彪专车司机扬振纲,他是北方人,性格忠厚,人缘不错,“林办”的人都习惯叫他大扬。自九月十日,十一日两天李处长(林彪警卫处长)找他谈话后。大扬的情绪陡然变化,老躲着大家独自沉思,职责严格规定不准喝酒,从不怎样喝酒的他,却喝得醉醺醺,不论谁问他原因,他都不理睬,情绪显得烦躁暴怒。大扬组织系统归“林办”党委,隶属李处长直线领导,其他人管不了他。大家见大扬情绪不正常,纷纷猜测各种原因,并向李处长打听。李处长说:“我也不清楚。”

   大扬连续躲避大家三天,直到十二日深夜开车载着林彪等人冲过警卫部队的防线,进机场并协助林彪上飞机,一同死在外蒙,整个过程非常沉默,始终没说一句话。

   没有大扬,林彪走不成,林彪有“三不” ,其中之一就是“不是大扬开的车他不坐” 。这个关键人物的工作是谁做的?因为只有李处长接触过他,所有“林办”的人都怀疑李处长。

   当天中午,林立衡和张青霖(林立衡未婚夫)得知林立果晚上回到北戴河,林立衡分析林立果回来后一定有所动作。张青霖非常焦急,因为不掌据底细,深恐飞机一旦真的上了天,不知道往哪飞(林立果七日曾向林立衡流露过去广州),建议向中央报告。林立衡认为情况还不明朗,向中央报告怎么说,万一林立果回来什么动作也没有,怎么向中央解释?怎么向林彪交待?岂不是置自己于被动?以后真的有什么事,连中央也不会再相信她说的话。权衡利弊,为了防止万一,张青霖提出四条防卫措施:

   一、调动警卫部队砍树栏车,防备叶群突然出走;

   二、派有去机场破坏飞机;

   三、林立果一回来,借谈话之机绑架林立果;

   四、等林彪清晨出来转车,把林彪救走。

   四条措施都被林立衡否定,她认为情况未明之下先自行动一定会遭叶群反制。说不定会被栽上“杀人” 、“企图谋害首长”的罪名。最不利于己方的是没有任何一个警卫干部敢执行为四条,虽然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弟弟,但在职务一一个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一个是空军作战部副部长,岂可没有证据乱动他们,搞不好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林立衡是“谋反” 。

   ……

   最后两人取得共识:由林立衡出面先找少数主要工作人员秘密打招呼,让他们知道叶群和林立果对林彪安全造成威胁,要他们注意林立果回来后的动向,保护林彪。

   下午被召来谈话的人有林彪的马列秘书老李,值班秘书老宋,内勤警卫处长老李,还有外勤警卫处长老刘四人(当天老刘已从大连布置完警卫工作返回北戴河)。

   众人听到林立衡当面叙说林彪安全有危险,威胁来自叶群和林立果,十分震惊。不约而同对林立衡提出质疑:“你有什么证据,不是你家庭闹矛盾开玩笑的事。”

   林立衡一时无法说明白,只得强调:“主任说是去大连,不一定是去大连。最好让首长别动,哪里都不去最保险。”

   ……

   众人大吃一惊,一起转向李处长问道:“你察觉有什么反常?”

   李处长摇头道:“没有。哪有什么反常,我一点没看出。”

   林立衡当机立断,向四人具体交待任务,尤其盯紧李处长:“首长的安全你负主要责任,你要把关。主任和立果要带首长走,你一定不能上车,你不上车,首长就不会上车,你一定不能让她们带走首长。如果首长出事。唯你是问。”众人齐声附和林立衡意见,认为李处长为一关卡住,林彪就不会出问题。

   李处长反驳说:“你又没证据,我怎么好擅自做主?如果主任叫出车,我不出车,首长咭问起来,责任谁负?现在关键的是要有证据,有证据什么都好说,甚至抓人我都敢!”李处长态度强硬,说得也有道理。

   ………

   北京方面林立果准备回北戴河。正当此时,林立果得到急报:毛泽东突然返回北京,已到西山落脚,不见任何人,行动反常。林立果怀疑有人泄露他这方面动态,又认为毛泽东行事诡异多变,秘密返京必定对林彪有不利的行动。他留下周宇驰等人处理北京善后工作,再去北戴河会合,自己匆忙起程赶回北戴河。……

   ……

   ……林立衡从林彪办公室出来后,就问林立果:“你下面打算怎么办?”

   林立果说:“走!”

   “往哪走?”

   “去大连。再不行就去广州。到哪都行。看情况吧。”……

   林立衡看着林立果又到叶群办公室去,便带上张青霖直奔八三四一部队找姜队长,要求用他们的电话直拔中央。接电话的是八三四一警卫部队张耀词师长,林立衡说:“首长要动,可能安全上有问题,请你马上向中央报告。”

   张耀词很吃惊,叫林立衡说清楚,因为对林彪的安全他负有责任。

   林立衡说:“叶主任和林立果有些反常,恐怕对首长安全不利,请中央制止首长行动。”

   张耀词认为事关重大,问林立衡:“你有什么证据。没有证据不可以乱讲。”

   林立衡一时语塞。张清霖一旁着急:“干脆说了吧!”

   林立衡犹豫,林彪态度没摸清楚,怎么能讲,叶群和林立果是林彪妻儿,说出去会给林彪造成很大被动。直到此时,林立衡原则上还想在内部凭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她认为,只要中央不许林彪离开北戴河,叶群林立果的计划就得逞不了,所以林立衡没有向张耀词说出真情,只催促张耀词向中央报告林彪不能动。

   张耀词答应林立衡向中央报告,但放下电话以后很久没有回复,据说是找不到周恩来。

   据内勤们说,订婚仪式结束不久,叶群带着林立果又返回林彪办公室,秘书们虽然进去监视,但不能进办公室,只有小张、小陈借着服侍林彪的理由进去,但这次谈话关着门,小张、小陈又不能做得太过分露出破绽,所以无法听清他们完整的谈话。小张和小陈贴在门缝上听,只听到叶群几句断断续续的话:“……不知,去广州怎么样?……”据小张、小陈说叶群那语词像是劝做林彪的工作。但是他俩始终听不到林彪开口说话。摸不清林彪态度。几十分钟后叶群带着林立果离开。林彪仍像往常一样,静坐沙发上一言不发。

   ……(大约晚上十点)

   林立衡向张耀词报告:“首长明天早晨去大连,你们千万不要让首长动!”

   张耀词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说清楚怎么向中央报?”

   ……

   北京方面周恩来查问二五六号专机下落,三十四师参谋长胡萍报告说在山海关机场停降。二五六号三叉戟是林彪专机,林彪外出行动都乘坐它,周恩来查问此机并未引起胡萍特别注意,他还向周恩来报告这架飞机有故障。当天傍晚回山海关,林立果带了四个机械师,最后有三个摔死在温都尔汗。我后来曾听幸存的机组人员讲过,他们跟机的任务就是因为飞机有点小毛病要加以维修。

   周恩来查问二五六号专机的情况立即由山海关机场通报给林立果,林立果指示机场:“再有人查问,就说飞机出故障,由机场修理。”

   ……

   事件以后,我从一位秘书那里听到一个当时的情况:周恩来知道北戴河情况以后,除了立即向毛泽东报告,还向毛泽东请求让自己去一趟北戴河找林彪谈话,摸清他真实思想,最后争取他一下。毛泽东不批准周恩来去北戴河见林彪。

   据林彪的两个内勤说,这一段时间只见叶群和林立果不断往林彪办公室跑,有时围着林彪嘀嘀咕咕,有时站在林彪身旁一句话不说,站一会儿就走,隔一会儿又来,不管叶和林立果说话或不说话,林彪始终不开口。

   十一点多了,林彪始终沉默,林立衡摸不到她爸爸的真实态度,非常焦急。直到此时,她还寄希望于中央,认为中央能够保护林彪,因为即使她把情况告诉了工作人员,大家虽然执行监视任务,但人们受精神崇拜的桎梏束缚,仍然不相信的居多。张青霖再一次提醒林立衡去向林彪说明,立衡却顾虑林彪生活上长期受叶群控制,没有叶群的直接罪证,恐怕说了也无济于事,因为叶群已向林彪做工作去广州,林彪未理睬叶群。她自己再去说恐怕更增林彪烦恼,反而摸不着林彪真实态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