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八)]
邱国权
·《中国经济学》第七讲:“中国特色”的股市
·《中国经济学》第八讲:中国房价疯狂上涨的真正原因
·《中国经济学》第九讲: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强大动力来自何处?
·《中国经济学》第十讲: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和规律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一:青冢吟——游王昭君墓地有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二:成吉思汗墓前的沉思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三:跳进黄河洗不清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四:戈壁滩深处感悟人生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五:青藏高原神韵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六:神秘古城拉萨市
·巴山老狼塞外行之七: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巴山老狼发明反腐败惊世绝招(不是搞笑)
·马克思主义者?秦始皇主义者!——一论毛泽东
·毛泽东有没有选定“接班人”?——二论毛泽东
·毛泽东欠中国共产党多少血债?——三论毛泽东
·毛泽东欠了中国人民多少血债?——四论毛泽东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一——千古权臣之楷模:周公姬旦辅成王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二——“千金买笑”与“烽火戏诸侯”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三——商鞅变法与今日神州国
·巴山老狼乱弹历史之四——秦始皇的“万世梦”与习近平的“中国梦”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一:寻觅黄埔军校旧址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二:质疑孙中山“天下为公”口号
·巴山老狼广州行有感三:美国的公民身份价值几何?
·红朝起源:人类最大邪教教父马克思
·北京有多少公务员?
·铁流先生《不批毛泽东中国无民主社会可言》文章的两点荒谬之处
·比较——中国当代历史上两个卓越人物:失败的英才韩信、成功的伟人陈平
·知青苦难,岂容作秀?
·中秋感怀: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科学乱想小说?
·中共需要多少机构才能遏制腐败?
·大清国皇帝与日本天皇:面对世界民主大潮,不同的态度,不同的命运
·巴山老狼惊闻“伯乐相马”选官制度发生重大变革
·中国高校为什么会出现巨额亏空?
·肖志军为什么不在妻子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缺乏现代军事常识的朱成虎将军
·生物学杂交产生优势、政治制度是否也可进行“杂交”?
· 中国在世界上如何定位?
·电脑、软件、硬件及其它
·如何解读汪洋的“腾笼换鸟”?
·“因耕地保护导致房价上涨”?茅于轼又在胡说八道!
·中国“鸡的屁”里面装的什么东东?
·“无商不奸”乎?“无官不奸”!——“官府最奸”!
·青丝胡锦涛PK白发小布什
·为腐败政府说话、为贪官污吏办事的“爱国极品太监”茅于轼教授
·愤怒责问提出“对教育乱收费进行征税”的“税大官人”
·世界优秀民族光荣榜
·热烈祝贺中华民族荣登巴山老狼《世界优秀民族光荣榜》榜首
·千年老店不能加固,只能拆了重建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一:几滴奶水换乌纱帽的蒋晓娟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二:文人太监余秋雨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三:下跪的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四:见到万岁爷脸笑烂了的绵阳市委书记谭力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五:中共红朝“首席大太监”王兆山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六:一跑成名的范美忠
· 手中没有枪杆子的“储君”习近平五年后如何接班?
·满族——中国五千年历史上一个优秀的民族
·与时俱进:“农民工”维权方式发生重大“变革”?
· 为什么中国城市建设飞跃发展?
·中国GDP为什么是印度的四倍?
·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被杀案细节引发的各种猜测
·胡锦涛要搞第三次“解放思想”?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一副对联谈起
·美国大选后的随想
·驳杨振宁教授有关:“《易经》拖了中国科学发展的后腿”的观点
·如何构建和谐社会?
·联合国改革?安理会常任理事扩军?大国的角方式的出现新的变革?
·“清流”祸国 想靠一场战争对抗崛起是痴人说梦
·缩小两岸差距是两岸走向和平统一的第一步
·步入歧途的中国大学教育
·无意之中透露出的教育系统惊天黑幕
·杂谈:“厕所文化”的最新翻版:“廉政文化”
·从中、韩、美、俄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不同态度,看中国外交的特点
·中国为什么反对伊朗拥有核武器?
·张维迎教授天大实话: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的是领导干部
·面对狱中的郭飞雄先生,余杰、王怡,你们应该忏悔!
·中国已经出现巨大的“教育产业”泡沫!
·中国买航母,为了打内战?
·茅于轼提出“赞成提高高校学费”背后的官府阴谋
·中国的通货膨胀原因及其对社会各阶层的影响
·穷鬼们:认命吧!
·大学生就业:老爸们实力的竞争!
·病态的人、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国家——由杨丽娟事件而折射出来的问题
·“以谎言打天下、以谎言立国、以谎言治国”,说谎是中共的最大“优良传统”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大清国奇闻:最最最热爱大清国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十世转世灵童问世
·现代流行“八股”文章?大胆预测今后之神州国(搞笑)
·王照山副主席为结石婴儿填新词?
·腐败——中国专制经济增长最强大的推动力
·巴山老狼被“双规”始末记:在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落马
·中共元帅、大将简评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一)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八)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八)

    巴山老狼 著

   第七篇: 中华民族第三次大劫难 文化大革命狂飙(上) 从炮轰刘少奇到“九大”

   第四十八章 毛泽东密室策划上下串联 全中国基层起火八方呼应

   

   “呼风唤雨,推涛作浪,或策划于密室,或点火于基层,上下串连八方呼应以天下大乱,取而代之,逐步实行,终成大业为时局估计和最终目的者……”这一段文字是毛泽东在一九五七年反右时描述右派进攻时的“情景”。九年后,毛泽东秘密发动“文革”的情况竟与当年的描述一模一样!

   就在《五一六通知》发表的第二天,康生受毛泽东的重托,秘密出入北京大学。根据毛泽东“从北大点火,往上搞”的战略部署,煽动学校的教职员工造反。“文化大革命”的最初火种在北京大学点燃。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七日,康生的夫人曹轶欧秘密找到北京大学哲学系党支部书记聂元梓,鼓动他起来造北京大学党委书记陆平等人的反,并神秘地表示:有更高层人物的支持。聂元梓等人心领神会。当即开始准备。

   五月二十五日下午二时,署名聂元梓、宋一秀、夏剑豸、杨克明、高云鹏、李醒尘、赵大中的大字报《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大革命中究竟干了些什么》在北京大学大饭厅外张贴出来了。大字报强硬批评陆平等人破坏文化大革命。矛头直指北京市委、大学部和北大党委。声称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团结在党中央、毛主席周围,打破修正主义的种种控制和一切阴谋诡计,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来一切牛鬼蛇神,一切赫鲁晓夫式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

   一个小小的哲学系党支部书记,敢造领导的反,这在当时中国人民心中无论如何是难以接受的。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的教训许多人还记忆犹新,反领导即是反党的思维方式在人们头脑中根深蒂固。对此来路不明的大字报,北大党委的陆平、宋硕等人也深感意外,当即按照共产党几十年的传统做法,授意大多数拥护党委的人贴出了几千张反对聂元梓等人的大字报,并且有组织地对聂元梓等人进行面对面的斗争。聂元梓等人被戴上“党的叛徒、严重违反党纪国法的大坏蛋、赫鲁晓夫式的阴谋家、邓拓帮凶”等政治帽子。但聂元梓等人镇定自若,并带有几分傲慢地宣称:“过几天你们就会知道了。”

   五月三十日,陈伯达接管了整个中国的舆论阵地后,毛泽东认为时机成熟了。六月一日下午,毛泽东在聂元梓等人的大字报上批示:“此文可由新华社全文广播,在全国各报刊了,十分必要,北京大学这个反动堡垒从此可以开始打破。”

   六月一日晚八点正,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了聂元梓等人大字报全文。六月二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以《北京大学七同志一张大字报揭穿了一个大阴谋》的通栏标题,刊登了聂元梓的大字报全文。同时发表评论员文章,把陆平、彭佩云领导的北京大学称为“三家村”黑帮的一个重要据点。

   毛泽东在北大秘密点燃的文革烈火,经广播电台,报纸杂志的煽动,立即变成了燎原烈火。短短几天,千万封声援聂元梓等人的信件和电报飞向北京大学。各地报刊奉毛泽东之命连续班登各界人士支持聂元梓的文章。而北京大学更成了全中文化大革命的中心。首都各界成千上万群众涌向北大声援聂元梓,聂元梓每到一处都被数万计的敬慕者簇拥。中国人民开始疯狂。

   如果六六年中国评选政治风云人物怕是非聂元梓莫属。

   不知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历史的必然,北京大学这座世界知名学府在中国当代历史上扮演了一个悲剧性的角色。苏俄十月革命后,北大成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发端点。中共的创始人陈独秀、李大钊等人在此广泛传播马克思主义。一九一九年的五月四日,北大学生走上街头救亡图存,本来种的是“民主科学”龙种,谁知却收获了“专制独裁”的跳蚤。“五四”揭开的竟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专制黑幕。中华民族在迈向现代化的道路上步入歧途。一九六六年,毛泽东再次相中了北京大学,在这里点燃了“文化大革命”的烈火,北大最先从迷途走向疯狂。中华民族也随之从迷途走向疯狂。

   北大步入迷途,中华民族也随之步入迷途;北大的觉醒,标志着中华民族的觉醒。一九八九年,自北大而起的席卷中国、震撼世界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也将是共产专制在中国走向衰败、灭亡的一大标志。

   北京大学成了二十世纪中国政治发展的方向标。

   从五四运动北大步入迷途到毛泽东开国,整整三十年。相信从六、四学运北大的觉醒到中国共产专制灭亡决不会等上三十年!

   在北大的表率下,北京五十五所大专院校,中专、普通中学的学生、全国各地的大学、中专、中专、小学的学生群起效尤,以揪斗校长为荣事,以批判专家学者为己任。短短几天,中国的教育系统彻底瘫痪了,文革最早摧毁的是恬静的校园,近一亿的儿童、少年、青年失去了读书学习的机会。笔者当年刚上小学五年级,文革造反风暴一来,学校的年轻老师就组织造反派校长的反,随后揪斗校长,学校停课。一直到一九六九年下半年,中国部分中、小学才开始“复课闹革命。”

   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到底是一个什么意义上的“革命”,至今的中国和世界史学界都难以定论。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革命”。倒象是一个统治者在 “革自己的统治工具的命”; “革老百姓的命”;“革自己忠实奴朴的命”。今天青年学生们成了毛泽东的“革命工具”,几年后,他们的境遇将会更凄惨。而其中的中、小学生因此而失去学业,为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付出一生的惨痛代价。

   面对如此严重局面,六月初,刘少奇主持中央会议。参加会议者一致决定向大、中学校派工作组。为了对运动进行控制,会议作出了八条规定:内外有别;大字报不要上街;开会要在校内开;不要开大规模的声讨会;不要在校外开;不要上街游行示威;不要串连;不要包围黑帮住宅;防止坏人破坏;注意保密。

   刘少奇等人派工作组的决定是按共产党几十年搞运动的方式作出的。作出决定前,刘少奇、邓小平数次向在杭州的毛泽东电话请示,毛泽东不置可否。六月四日,刘少奇、邓小平又乘专机飞杭州向毛泽东当面请示,并请毛泽东回京主持工作。但毛泽东有心要钓大鱼,要抓刘少奇等人的把柄,要让刘少奇充分表演。因此对刘少奇的要求答复很微妙:“委托刘少奇相机处理运动问题。”刘、邓二人不知是计,回到北京后立即下达指示:在全国范围内派出工作组指导文化大革命。刘少奇还以身作则,让自己的老婆王光美以工作组长的身份进驻清华大学。不但学校,甚至厂矿企业街道……都派了工作组。

   而工作组严守“运动需要党的领导”、“工作组代表党”、“反工作组就是反党”的共产党传统。这样造反的学生与工作组之间又爆发了一场新的冲突和斗争。

   北京邮电学院六月八日赶走工作组。西安交大的工作组于六月六日晚开会决定对闹事的学生进行斗争。自第二天起,连续三天对各系的尖子造反学生进行批斗,并将学生李世英等人戴上高帽子游行,九日中午,李世英自杀未遂。在全国注目的北京大学,工作组长张承先规定校外人员不得自由出入北大校门。六月十二日,南京大学揪斗校长匡亚明,《新华日报》作了肯定的报道。当天南京大学工作组支持一些群众包围《新华日报》社,加以斥责。六月十八日上午,北大化学系、生物系、东语系、西语系、中文系、无线电系等单位造反派将四十多名校领导、教授、学者弄上“斗鬼台”揪斗,手段残忍、不堪入目。工作组闻讯赶到现场制止,并指出事件的“阶级斗争本质”,号召大家警惕。六月二十日,北京师范大学谭厚兰(此人后来成为北京五大学生领袖之一)贴出大字报反对工作组组长孙有余。孙有余作广播讲话说:“反对工作组就是反对新市委,就是反对党中央。”六月二十一日,清华大学学生蒯大富贴出大字报声称:现在权在工作组手里,那我们每个革命左派就应该考虑这个权是否代表我们。代表我们则拥护,不代表我们则再夺权。刘少奇夫人、清华大学工作组组长王光美将其关押批斗……

   工作组自以为有党中央作后盾,对学生的造反行为进行毫不留情的批判斗争。有毛泽东秘密支持的学生领袖们毫无惧色,大有为“革命”赴汤蹈火、视死如归之慨。一时间全中国的大专院校里一片乌烟瘴气。

   六月十三日,刘少奇在批转中南局、西北局《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意见和部署》时指示说:“当牛鬼蛇神纷纷出笼开始攻击我们的时候,不要急于反击。要告诉左派,要硬着头皮顶住。领导上要善于掌握火候,等到牛鬼蛇神大部分暴露了就要及时组织反击。……对大学生中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一定要把他们揪出来。高中应届毕业生,经过市委批准可以批判斗争和戴帽。”

   刘少奇想如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一样来一次引蛇出洞,在学生中弄一批牛鬼蛇神来。毛泽东也想象“反右运动”一样“引刘少奇出洞”,再戴上“走资派”的帽子揪出来。毛泽东和刘少奇有相同的思维方式。不过刘少奇是“螳螂捕蝉”,想引出小的“反党分子”聚而歼之。毛泽东是“黄雀在后”,想引出刘少奇这个最大“走资派”一棒子打死!

   工作组也并非是简单地维持秩序和反对疯狂造反的学生。工作组所到之处一大批教授、专家、学者、学校领导被揪出来。这或许就是刘少奇对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的某种理解。

   轰轰烈烈的文革到六六年七月,已如火如荼地在全国开展起来了。七月十八日,在幕后操控的毛泽东回到北京。文革形势急剧发展变化,运动的方向立即纳入了毛泽东的轨道。

   毛泽东回京的当天就听取了江青、康生、陈伯达等人的汇报。当刘少奇闻讯并驱车前去向毛泽东汇报时,门卫却将刘少奇婉拒在外。刘少奇怏怏不快地返回家中。

   第二天、刘少奇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主持了“文化大革命情况汇报会。会上,中央文革小组成员严厉批评派工作组。指责工作组“镇压学生运动。毛泽东当即指出,派工作组是错误的,并严厉地说:“回到北京后感到很难过。冷冷清清,有些学校大门都关了起来。甚至有些学校镇压学生运动。谁镇压学生运动?只有北洋军阀。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运动犯了方向、路线错误,赶快扭转,把一切框框打个稀巴烂。给群众订框框不行。北京大学看到学生起来了定框框,美名其曰纳入正轨,其实是纳入邪轨。”

   在历时五天的汇报会上,毛泽东多次指名、不指名地尖锐批判刘少奇:

   “谁反对文化大革命?美帝、苏修、日修、反动派。共产党怕学生运动是反马克思主义的。有人天天说走群众路线,为人民服务。而实际上是走资产阶级路线,为资产阶级服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