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六)]
邱国权
·人岂能与狗相比?——愤怒声讨《人民日报》缺德文章!
·快讯:大清国末代皇帝溥仪视察龙兴之地黑水白山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文革五十年祭
·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安徽合肥:“教育产业化”的魔掌开始伸向三岁的幼儿
·中国的官员数量占世界官员数量的比例有多大?
·仲裁案后的中国南海政策何去何从?
·李克强发飚背后的玄机
·国家稳定、强大的两大基石:政治文明与经济文明
·毛泽东死期纪念否?——愚民教育带给中共的尴尬
·黄菊陵墓PK习仲勋陵墓
·喻智官文章:《文革“刘盆子”王洪文》比喻错误
·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不应该低三下四迎合习近平
·美国大选后反思中国:全民选举授权上位PK几个老朽指定继位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六)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六)

   巴山老狼 著

   第七篇: 中华民族第三次大劫难 文化大革命狂飙(上) 从炮轰刘少奇到“九大”

   第四十六章 彭真抗命抛出《二月提纲》 扫清外围揪出“反党集团”

   

   姚文元的文章在上海一发表,立即在北京引起震动。吴晗是北京市副市长,批判一个高级干部,而北京市的中共要员们竟全然不知晓,北京市市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彭真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彭真一再向上海方面询问此文发表的政治背景,询问此文是不是毛泽东亲自批准发表的,并公开表态:若是毛泽东亲自批准的,北京的中央和地方报纸将全文转载。但上海的张春桥奉毛泽东之命向北京严密封锁消息。彭真询问无果,决定不予转载。但彭真以一个政治家的敏感注意到此文决不是简单针对吴晗,实在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作为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长,其下属的副市长吴晗出了事情,那么身为政治局成员的市长自然责任重大,而在公开批判之前竟无人向身为市长和政治局委员的透气,这更是一个会将火烧到市长身上的危险信号!在共产党内经历了多次残酷斗争的彭真面对此局面,想的是与其日后莫明其妙地被赶下台,倒不如先稳住阵脚抗争一番。

   姚文元的文章出笼后,全国各地的报纸都予以转载,唯北京市和湖南省没转载。这对于毛泽东来说真是“正合朕意”。若北京也转载,毛泽东对北京中央的讨伐就显得师出无名了。现北京不转载,正好说明“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北京是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兴师讨伐,名正言顺。

   十一月二十四日,毛泽东以北京不转载为由,下令出小册子。上海新华书店急电全国各地新华书店征求订购数量,彭真即命令北京的新华书店不表态。十一月底,毛泽东通过周恩来发布命令:北京市中央和地方报刊立即转载姚文元的文章。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彭真无可奈何,只得同意转载姚文元的文章。但为了将局面引向对己有利的形势,命令在转载时,以学术讨论的专栏加以限制,以避免上纲到政治问题。并说吴晗性质不属于敌我矛盾,对姚文元文章的错误也要批判。

   根据彭真的指示,十二月十二日,《北京日报》、《前线》杂志发表了邓拓所写的署名向阳生的文章:《从<海瑞罢官>谈到“道德继承论” 》 ,十二月二十九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中宣部组织的,署名方求的文章:《<海瑞罢官>代表一种什么社会思潮》,十二月二十七日《北京日报》发表了吴晗《关于<海瑞罢官>的自我批评》,十二月三十日,《人民日报》转载了吴晗的文章。一九六六年一月二日,彭真又召集文教、报刊、北京市和部队有关负责人会议,会上强调“放”。并说:“政治问题两个月以后再说,先搞学术的。”中宣部长陆定一也说:“先搞学术的,政治问题以后再说。”彭真想的是通过学术上的批判和自我批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保吴晗过关。

   针对彭真避开政治问题,只谈学术问题的作法,毛泽东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在杭州对陈伯达、艾思奇、关锋谈话说:“姚文元的文章也很好,点了名,对戏剧界,历史界震动很大。但没打中要害,要害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一九五九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姚文元的文章是经毛泽东审定发表的,当时不提“罢官”的要害是出于战术上的考虑。现在大批判已展开,毛泽东不失时机地把“要害点”出来。以免彭真“误导”“消费者”。

   与其说《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的话,倒不如说发表姚文元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要害”才是“罢官”。毛泽东要以此为实破口,罢掉从中央到地方一大批要员的官,当然首先是要罢掉刘少奇的官。

   毛泽东的“要害是罢官”的指示传出后,一月十三日,《人民日报》发表王若水写的《接受吴晗同志的挑战》。此文数次提到《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并与庐山会议相联系。

   同时毛泽东秘密召见关锋、戚本禹等秀才,关锋赶写了《<海瑞骂皇帝>和<海瑞罢官>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戚本禹赶写了《<海瑞骂皇帝>和<海瑞罢官>的反动实质》,两篇“要害”文章送中宣部要求发表。但这两篇毛泽东授意的文章竟被中宣部扣押不发。中宣部长陆定一因此而成为毛泽东最早的打倒对象。

   二月三日,彭真召集文革五人小组扩大会议,针对将《海瑞罢官》剧作者吴晗与彭德怀相联系一事说:“经查明,吴晗同彭德怀没有关系,因此不要提庐山会议。”会议之后,许立群、姚溱根据彭真的指示起草了《五人小组向中央汇报提纲》。(即著名的“二月提纲”)经在北京的政治局常委讨论通过后,彭真、陆定一、许立群到武汉向毛泽东汇报。

   毛泽东对于彭真等人的汇报未表示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彭真见毛泽东没有不同意见,即代中央拟了一个批语,经北京常委们同意后,于二月十二日将《二月提纲》批转全国,作为批判《海瑞罢官》的指导文件。

   《二月提纲》发向全国后,学术批判空气上升,政治批判被抑制。毛泽东在一旁不动声色,任彭真在那里充分表演。

   三月十七日至二十日,毛泽东在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说:“现在学术界和教育界实际上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掌握实权,社会主义革命越深入,他们就越抵抗,就越暴露他们的反党反社会主义面目。吴晗和翦伯赞等人是共产党员,也反共,实际上是国民党,现在许多地方对于这个问题认识还很差,学术批判还没有开展起来,各地都要注意学校、报纸、刊物、出版社掌握在什么人的手里,要对资产阶级的学术权威进行切实的批判。……《前线》也是吴晗、廖沫沙、邓拓的,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

   三月二十八日至三十日,毛泽东找康生、江青、张春桥等人谈话说:“(二月)提纲是不分是非曲直的,中宣部、彭真、北京市委包庇坏人,要是再包庇坏人,中宣部要解散,北京市委要解散,五人小组要解散。”“扣压左派的稿件,包庇右派的大学阀,中宣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殿,解放小鬼。我历来主张凡中央机关做坏事,就号召地方造反,向中央进攻。中央出修正主义,很可能出,这是最危险的。中央机关还有保皇党,必须进行这场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在谈话中还指名要批判邓拓、吴晗、廖沫沙三人合著的杂文集《三家村扎记》、《燕山夜话》。

   毛泽东一句话,让此前彭真等人所采取的保护吴晗的一切措施、发出的一切文件统统成了废纸一张。

   四月一日,张春桥写了一份《对<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关于当前学术讨论汇报提纲>的几点意见》。四月二日、五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光明日报》分别发表原被中宣部扣压的戚本禹、关锋等人遵照毛泽东、江青的命令所写两篇击中“要害”的文章。

   四月九日至四月十二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在北京开会,周恩来、邓小平主持会议。会上康生传达了毛泽东对彭真及《汇报提纲》的批评。与会者纷纷附合毛泽东对彭真的批评。陈伯达又从彭真历史上的错误对其进行政治清算。会议决定:一、起草一个撤消并彻底批判《二月提纲》的通知(即后来震惊世界的五、一六通知);二成立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即后来的中央文化革命小组)。此时的彭真虽未被撤职,但其头上的乌纱帽已经“浮”起来了。

   彭真为保乌纱帽重新得到毛泽东的信任,在书记处会议后采取丢卒保车的手法,指示《北京日报》在《关于“三家村”和“燕山夜话”的批判》的通栏标题下,发表了一批材料和编者按,在全国之先首次批判邓拓、吴晗、廖沫沙的“三家村”,并上纲上线到可怕的地步。对“三家村”的批判很快席卷全国,其声势之浩大可与反右斗争和大跃进相媲美。(笔者当时年仅十一岁,住在四川省荣昌县,可是声讨“三家村”的大字报铺天盖地,上午的大字报,不到中午就会被覆盖)

   但彭真此举毛泽东并不买帐,《前线》和《北京日报》批三家村的文章被毛泽东扣上了“假批判、真掩护,假斗争、真包庇,还在继续玩弄花招,顽强抵抗”的罪名,彭真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三家村”被毛泽东一锅端掉,彭真自己不久也被摘掉乌纱帽,打入死牢,身陷囹圄达十多年之久。

   被毛泽东指证为“三家村”的邓拓、吴晗、廖沫沙的结局就更惨了:邓拓这位中共才华横溢的新闻工作者在一月之后的五月十七日深夜高呼:“毛主席万岁”后悲壮自杀。吴晗这位当年的反右干将不久就被关入监狱,其妻女也一同入狱,其心爱的女儿在狱中被逼疯狂,一家三口死在狱中,惨遭灭门之祸!仅廖沫沙先生大难不死,十几年后在审判“四人帮”的法庭上老泪纵横地控诉“四人帮”的“滔天罪行”。

   四月十九日毛泽东在杭州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人出席会议,但无人知道此会议的主题是什么。

   四月二十二日,毛泽东在会上说:“吴晗问题之所以严重,是因为‘朝里有人’,中央有,各区、各省、市都有,军队也有,出修正主义,不只文化出,党政军也要出,主要是党、军。真正有代表性的,省、市都有一、二个。”

   四月二十八日,毛泽东在会议再批彭真说:“北京市一根针也插不进,一滴水也泼不进去,彭真要按他的世界观改造党,事物是向他的反面发展的,他自己为自己准备了垮台条件,对他的错误要彻底攻。历史教训并不是人人都引以为戒的。这是阶级斗争规律,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凡是有人在中央搞鬼,我就号召地方起来反他们,叫孙悟空大闹天宫,并要搞那些保玉皇大帝的人。现象是看得见的,本质是隐蔽的,本质也会通过现象表现出来的。彭的本质隐蔽了三十年。”

   彭真在这次会议后被摘掉“顶带花翎” 。

   就在毛泽东以批《海瑞罢官》为突破口,向中国的赫鲁晓夫发起进攻时,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公安部长,中央书记处书记的罗瑞卿突然倒台。

   罗瑞卿事件是令人迷惑,知情人早已作古,其前因后果难以查寻,人们只能从事件的经过来分析其下台的原因。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三十日,林彪写信给毛泽东,并派夫人叶群携吴法宪、李作鹏等人写的揭发材料到杭州向毛泽东汇报。

   吴法宪、李作鹏所揭发的材料是一个“死无对证”的问题:一九六五年二月十四日,原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在罗瑞卿的指使下,向叶群讲了四条意见,希望他劝林彪接受。四条意见是:一、一个人早晚要退出政治舞台的,二、要好好保护林总的身体,这一点就靠你们了,三、今后林总不要多管军队的事情了,由他们去管好了,军队什么都有了,主要是落实问题,不要再管了,四、一切交给罗去管,对他多尊重,要放手让他去管。刘亚楼并说:“罗总长说只要你办好了这件事,罗总长是决不会亏待你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