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四)]
邱国权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张宏良们无知:被罚款不是国耻,送钱才是国耻!
·专制中国:面对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质疑鲍彤关于赵紫阳不振臂一呼的原因
·川普弱智!巴山老狼出一惊世绝招,包管美、中贸易逆差归零,甚至美国会有巨
·终于搞清楚了鲍彤犯的什么“泄密罪”
·致“苦难与荣耀”网友:
·再反思六四: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们:你们是历史罪人!
·致谢选俊先生:
·个人干的芝麻小事岂能随意夸张说成“文革经验”?
·金三胖子弃核,崽卖爷田也心痛!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特朗普总统与巴山老狼英雄所见略同
·蒋介石“外交思想”的精华是什么?
·毛泽东登基,中国人道德开始总崩溃
·寄语邓小平:是做皇帝还是拥抱世界文明?
·这世界如果没有美国,会是个什么样子?
·董瑶琼是秋瑾、林昭、张自新的“转世灵童”?
·请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无耻嘴脸!
·老狼文章在《博讯》与《万维》网站上点击量冰火两重天!
·特朗普这条消息让老狼有点吃惊?!
·赵晓博士文章:几大观点应该严厉驳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四)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四)

    巴山老狼 著

   第六篇: 毛、刘分歧由来 倒刘前的各种准备

   第四十四章 抓文艺革新为名江青闪亮登场 倒刘氏号角吹响发起全面斗争

   

   一九六二年的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受了一肚子的气,总想有朝一日能发作出来,但环视周围,竟发出无人能“替朕分忧”的感叹。回到家中与少妻一合计:反正江青在文化部有职务,演员出身的人对文艺也是内行,管一下文艺方面的事也是合情合理、顺理成章的。以毛泽东夫人的特殊身份,还怕他那个敢不买账?人心隔肚皮,外人不可靠。打虎亲兄弟,选美姐妹花。上阵父子兵,治国夫妻店。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家夫妻店不少,也不仅我一家,知我者,老婆也。一些难言之话除了让夫人出面去说,还能让谁出面说?一些想做而不好自己出面做的事,由夫人出面做岂不更好?开国后我毛泽东四处拈花惹草,江青寂寞深宫而无怨言,总感到欠他不少,为报妻情,给他一个出头露面的机会,当个党和国家领导人什么的,也算是对爱妻多年来奉献青春的报答。一九六三年九月,毛泽东亲切地对江青说:“江青哪,该出山了。你在文化上有优势,就从文化上打开缺口,给资产阶级一个措手不及。”

   江青,原名李云鹤,山东诸城县人,三十年代在上海参加中共领导的左翼文艺活动。一九三七年到延安,凭借在上海滩练就的交际本领,博得了毛泽东的青睐。一九三八年秋,四十六岁的毛泽东抛弃了在井冈山救过他性命的贺子珍与二十四岁的江青结婚。由于江青历史上不清白,中共政治局在讨论此事时,一些中共领导人反对这桩婚姻。毛泽东大怒说:我也是个人啊,也有七情六欲呀,为什么就不准我和他结婚?并以不干工作相要挟。经双方妥协,对江青约法三章:二十年内不得参与政治工作;不得抛头露面;照顾好毛泽东的生活。江青只得照此办理。毛泽东开国后,江青挂名中宣部文艺处副处长,文化部电影艺术局顾问。但除了每月拿上一份薪水外也没见做过什么事,管过什么事。

    “皇后”出马,一个顶俩。江青果然身手不凡。出山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批判一个文艺作品《李慧娘》。

   七千人大会以后,毛泽东针对刘少奇开辟了“三条战线”,一条是在国际上反修防修开展批赫鲁晓夫的斗争,目的是针对“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一条是在国内大搞阶级斗争,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目的是整“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还有一条就是抓意识形态领域、思想文化战线上“两个阶级”的斗争对所谓的“封、资、修”思想进行批判,目的还是制造“资产阶级思想在中国有深厚的基础。刘少奇就是资产阶级思想的鼓吹者。”的舆论,打倒刘少奇。这三条战线斗争深入开展的结果就是汇成了“文化大革命”的滔天巨澜,把刘少奇送上断头台。也将中国人民拖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十年浩劫之中。

   八届十中全会后,毛泽东巡视各省,对文艺工作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一九六二年十二月,毛泽东在同华东的省市委书记谈话中提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问题时说:“对资本主义要有一些人专门研究,宣传部门应多读点书,也包括戏,有害的戏少,好戏也少。两头小,中间大,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多起来,有点西风压倒东风。东风要占优势,梁山泊不出粮食,采茶灯不采茶,旧的剧目多了些。北京的京剧团就不少。过去的文工团只有几个,反映现代生活,不错。”

   毛泽东发话后,中共华东局第一书记,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就在一九六三年一月一日召集上海部分文艺工作者开会,提出“写十三年”(即共产党建国十三年)的口号。

   毛泽东发话后,在北京的文化部中共党组遵照毛泽东关于文艺的谈话精神,作出了《关于停演鬼戏的请示报告》中共中央立即批转全国执行。

   一九六三年四月,全国文联在北京召开第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文联主席周扬在会上作了《加强文艺战线反对修正主义》的报告。把反对修正主义,特别是苏联文艺上的修正主义作为当前的战斗任务。会议之后,全国对文艺界修正主义的东西开始进行围剿。

   一九六三年五月六日,文汇报发表了江青组织围剿《李慧娘》的文章《“有鬼无害”论》,这是毛泽东夫人江青首次参与中国的政治活动。

   《李慧娘》写的是南宋一贪赃枉法、卖国求荣的宰相贾似道一日与其妾李慧娘游西湖,偶遇一少年当面怒斥贾似道。李慧娘不禁发出两声“美哉!少年,壮哉!少年”的感叹心有所系,即被贾似道推入湖中,含冤而死。李慧娘冤魂不散,变成鬼,用头撞死贾似道。

   此剧公演,得到各界好评。中共北京市统战部长廖沫沙写了一篇剧评《有鬼无害论》给以赞扬。但江青看后却认这《李慧娘》一剧是影射攻击共产党,贾似道是共产党的总理,李慧娘反对贾似道就意味着人变成鬼也要向共产党复仇。于是将就文章的题目,指使人写出了一篇批判文章。

   若一个人没做贾似道似的缺德事,看一百遍《李慧娘》也不会产生什么“要向共产党复仇”的联想。只有心中有鬼、制造出无数冤魂的人才会这样联想。

   毛泽东支持对“有鬼无害”论的批判。两天后,五月八日,在杭州会议期间,毛泽东说:“‘有鬼无害论’是农村、城市阶级斗争的反映。”

   毛泽东亲自发话,江皇后亲自督阵,全国戏剧界掀起了一股大批鬼戏的狂潮。这样的批判在十年前中国人民就曾在批《清宫秘史》时领教过了。不足为怪。

   对某一种剧本的批判显然不能使毛泽东满意,他要掀起一场更大的批判运动,以制造出一种浩大的声势,给人们以阶级斗争非常尖锐激烈的印象。

   一九六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说:“过去的戏总是那一套,帝王将相、小姐丫环、保镖黄天霸,搞这一套不行。推陈出新出什么?要出社会主义,要提倡搞新形式。旧形式也要搞新内容。”

   一九六三年十一月毛泽东又说:“一个时期戏剧报尽宣传牛鬼蛇神,文化部不管文化,封建的、帝王将相的、才子佳人的东西很多。文化部不管,如不改变,就改成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或者外国死人部。”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毛泽东又就文艺工作作了一个重要的批示:

   

   “此件可以一看。各种艺术形式--戏剧、曲艺、音乐、美术、舞蹈、电影、诗和文学等等,问题不少,人数很多,社会主义改造在许多部门中至今收效甚微。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不能低估电影、新诗、民歌、美术、小说的成绩。但其中的问题也不少。至于戏剧等部门,问题就更大了。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已经改变了,为这个基础服务的上层建筑之一的艺术部门至今还是大问题。这需要从调查研究着手,认真地抓起来。

   许多共产党人热心地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地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岂非咄咄怪事。”

   

   毛泽东在这里描绘了一幅共产党统治了十多年,而在文艺界还是封资修的货色占领舞台的惨景!毛泽东发出了向“封、资、修”文艺宣战的动员令。

   毛泽东的惯用手法就是先夸大敌情,再将对手作为敌人揪出来。在政治上是如此,在文艺问题上也是如此。不过用毛泽东的话来说:文艺是为政治服务的。文艺上虚张声势夸大敌情只不过是为政治上倒刘少奇而服务。

   一九六四年一月三日,刘少奇主持召集了中宣部和文化艺术界三十余人举行的座谈会。会上周扬传达和阐述了毛泽东的上述批示,提出了贯彻批示的意见。彭真在讲话中说:“主席这个信是写给我和刘仁同志的。主席为什么写这个信?他就是觉得北京这个文艺队伍是相当的鸦鸦乌。在文艺这个战线上,我们的革命搞得比较差,可以说比较落后,也可以说最落后的……有很多知识分子参加革命是因为看了小说,看了文艺作品。匈牙利事件的时候,并不是将军组织了司令部,而是裴多菲俱乐部。现在我们让一些资本主义的东西,封建主义的东西在那里泛滥,连我在内,我也是让人家泛滥的一个。咱们大家分担责任。我看主席现在提出这个问题很及时,再不搞要吃亏。包括我们的子女,都要让人家挖了墙角。”

   为证明毛泽东论断的正确性,又把中国戏剧家协会于一九六四年二月三日举行的一个晚会扣上“庸俗低级,趣味低下”的帽子,作为典型揪了出来。

   三月下旬,中宣部召集文联各协会党组成员五十余人连续开会讨论,会议认为:“这件事的发生不是偶然的,是当前阶级斗争在文艺队伍中的反映。是剧协领导资产阶级思想作风的暴露。”此后,全国文联各协会开始了整风学习和检查工作。

   五月八日,中宣部文艺处写了一份《关于全国文联和各协会整风情况的报告》此报告认为文艺界中存在严重问题。毛泽东得此报告后,大笔一挥作了关于文艺工作的第二个指示:

   “这些协会和他们所掌握的刊物的大多数(据说有少数的几个好的)十五年来,基本上(不是一切人)不执行党的政策,做官当老爷,不去接近工农兵,不去反映社会主义的革命和建设。最近几年,竟然跌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如不认真改造,势必在将来的某一天,要变成象匈牙利裴多菲俱乐部那样的团体。”

   毛泽东的这一批示比之第一次批示更加严厉,更加充满火药味和杀气。

   一九六四年六月二十三日,江青首次以毛泽东夫人的身份在公开场合露面,并就文艺问题发表讲话说:“在戏剧舞台上都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还有牛鬼蛇神。那九十几个话剧团也不一定都是表现工农兵的,也是‘一大、二洋、三古’。可以说话剧舞台也被中外古人占据了。如今舞台上都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是封建主义的一套,是资产阶级的一套。这种情况不能保护我们的经济基础,而会对我们的经济基础起破坏作用。”

   六月二十六日,毛泽东专门对夫人的讲话作了批示:“讲得好。”

   江青公开出场后,扮演了文艺界的打手角色。自八月起,一大批文艺作品横遭查禁和批判:电影《北国江南》、《早春二月》、《舞台姐妹》、《红日》、《兵临城下》、《革命家庭》、《林家铺子》、《聂耳》、《怒潮》、《不夜城》、《两家人》、《球迷》、《逆风千里》、《抓壮丁》。戏剧《李慧娘》、《谢瑶环》、小说《三家巷》、《苦斗》等先后被押上共产党的文艺审判台。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其中大多数以上是为共产党歌功颂德的东西。

   批判的结果是清洗。一九六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毛泽东对周恩来说:“整个文化系统不在我们手里。究竟有多少在我们手里?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或者一半,还是大部分不在我们手里?我看至少一半不在我们手里。齐燕铭也不好,听说他是你的秘书长,这个人不能当秘书长,你还不如到解放军找一个头脑清醒的人,整个文化部都垮了。一九六五年四月七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调整文化部领导问题的批复》,免去了齐燕铭、夏衍等人的文化副部长职务。(按惯例在非共产党人担任部长的情况下,主持日常事务的共产党副部长要负责,因此这次调整不涉及担任部长的沈雁冰先生)五月改组后的文化部新领导成立,以肖望东(原南京军区副政委)为书记,石西民、颜金生(二人都是军队老红军)为副书记。文艺界的整肃终告一段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