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二)]
邱国权
·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朝鲜和金胖子是毛泽东家族的大克星?
·薄熙来、谷开来离婚消息中透露出的信息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个什么东东?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大清国太监李莲英们入了美国国籍后(搞笑)
·薄熙来没资格与岳飞、袁崇焕、于谦相提并论
·特朗普总统将是伟大的或平庸的?
·老狼受伤,感觉这世界还是好人多!
·“古林风”的博文完全“文不对题”
·也谈刘源回忆父亲刘少奇的新书出版
·中国网络文章的作者太白痴、弱智了!
·中共十大差评军事家与十大被废掉军事家
·刘强东“出鬼”,奶茶妹妹最受伤!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近七十年了……中国外交三部曲
·什么样的媒体才是“国际一流媒体”?
·评中国政府关于中美贸易战《白皮书》
·中国的发展模式使中国成为人类公敌!——与远方先生商榷
·孔琳琳、“慕洋犬”、与毛泽东们……
·伟光正的《习近平思想》即将隆重登场
·薄熙来不如习近平——与云峰侠客商榷
·中国部长居然要求日本政府管制媒体!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含冤自焚、中共名将陈光在烈火中永生?
·让封建皇帝的“改革”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几点思考
·以大豆为武器打贸易战是愚蠢的自残
·移民美国后爱中国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万维的“老豆子”是个告密的共党特务?
·请不要随意骂人,请别做告密特务
·国家、政府、独裁党的区别和同一性
·“翻墙”才能说话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高考政审?毛泽东幽灵从棺材爬出来了?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昨夜,巴山老狼梦中惊魂!
·“培养干净人”与“饲养大肥猪”
·秋念:“知青安置费”四位数有依据吗?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巴山老狼贸易战高见得到中共高官共鸣?
·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与二十年大变!
·邓小平与毛泽东谁是更大的骗子?
·世界进入伟大的特朗普时代!
·特朗普贸易战三大绝招逼中国就范!
·孟晚舟被捕事件与中国的巨大危机
·贸易战目的:川普逼中国与世界接轨!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民营企业
·也谈孟晚舟女士的“以祖国为傲”?
·独裁专制国家官员多数都是“缺德鬼”!
·万维民主人士后脑勺残留的大清辫子!
·巴山老狼的观点怎么成了向松祚观点?
·打倒“教师爷”马克思,中国才有未来
·中国、美国谁好?中共官员用脚投票!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吗?
·集古今中外统治者邪恶之大成的毛泽东
·中国地方政府十八万亿债务和解决办法
·蔡英文元旦两岸关系谈话是一边一国
·就“六四”屠杀答“远方的孤独”
·1989年:中国学生不懂民主、政治
·万维“作家”毕汝谐是个没教养的流氓?
·“武力统一台湾”?空了吹吧!
·谈谈毕汝谐文《脸乎?链乎……》
·美国要中国遵守文明世界的游戏规则
·独裁政权统治者的任性与人民无关
·“得民心者得天下”是骗人的弥天谎言!
·台湾中华民国的民主化是怎样来的?
·评当代诗人海子的一首诗:《七月不远……
·“六四”一代“绝食”学生是最愚蠢——致当年学生领袖们兼答某人
·愚蠢学生荒唐的“绝食”三大诉求
·当一个娼妓刚刚“从良”走出妓院后……
·做日本汉奸与做俄罗斯汉奸有什么区别?
·民主派赞扬孙中山是因对历史无知!
·笑看金三胖子玩儿残美国总统特朗普
·“去中国化”还是“去苏俄化”?——与远方先生商榷
·瘪三流氓骗子毕汝谐:你是什么东西?
·瘪三流氓骗子毕汝谐:你是什么东西?
·中国国民党的领导人真的很弱智?!
·巴山老狼停博公告:
·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五四运动百年祭:深刻反思彻底否定!
·质疑鲍彤“邓小平激怒六四学生上街”的说法
·质疑鲍彤“邓小平激怒六四学生上街”的说法
·五四到六四:蠢学生从爱国始以害国终
·五四到六四:蠢学生从爱国始以害国终
·历史在“事后诸葛亮”的反思中前进!
·关于八九六四的历史事实与再反思
·关于八九六四的历史事实与再反思
·民主制度下,人人都可做“春秋美梦”!
·民主制度下,人人都可做“春秋美梦”!
· 六四学生是“伟、光、正”吗?——与特有理先生们一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四二)

   巴山老狼 著

   第六篇: 毛、刘分歧由来 倒刘前的各种准备

   第四十二章 稀里糊涂刘少奇大抓阶级斗争 夫人助阵王光美搞出桃园经验

   

   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树起了“阶级斗争,反修防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经幡,得到中央委员会的认可。从此以后,毛泽东发起了一个又一个的运动,掀起了各种各样的批判,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毛泽东的本意是大抓阶级斗争,大搞政治运动,以试探刘少奇有何反映。若刘少奇稍有懈怠和抵制即抓住把柄,在下次中央全会上将他揪出来。谁知刘少奇一听说要抓阶级斗争、要反修防修,还真来劲了,顺着毛泽东的思路开始大搞阶级斗争了。

   一九六二年十月,中共中央向全国转发《中共湖南省委关于纠正“单干风的报告》。此后实施一年极受农民欢迎的“包产到户”政策被取消,变成以生产队为核算单位的集体大锅饭。自由了一年的中国农民,又被毛泽东捆起了手脚。

   一九六三年二月十一日至二十八日,中共中央召开工作会议,毛泽东在会上介绍了湖南、河北保定地区搞四清的经验。会议决定在农村开展四清运动。在城市开展五反运动。这两个运动是作为贯彻毛泽东在八届十中全会上关于阶级斗争天天讲、年年讲、月月讲的重大行动。毛泽东在会上说:“在农村进行社会主义教育,就可以挖掉修根。”

   为了在农村开展社会主义教育,毛泽东于一九六三年五月二日至十二日在杭州召集部分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大区书记参加的会议上讨论制定了《关于目前农村中若干问题的决定》(即前十条)作为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纲领性文件。

   毛泽东在前十条中编出了九种当前中国社会中出现严重的尖锐的阶级斗争表现,给人们描绘出一幅十分危险的、可怕的情景,似乎资本主义的复辟已迫在眉睫:“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

   这“几年、十几年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一说或许就是针对刘少奇的“三面红旗过五年、十年来看是否正确”一语而来的。

   刘少奇没参加这次会议,在看了毛泽东的《十条》后,极赞成文件的内容,但又认为此文件在一些具体问题上不很确切。三个月后,刘少奇即会同彭真根据毛泽东的前《十条》精神,主持拟定了《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的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即《后十条》)。《后十条》完全贯彻了毛泽东的《前十条》精神,但在一些具体问题上作了一些预防过左偏差的一些措施和规定。毛泽东虽然同意了后十条,但却把这后十条的制定看成刘少奇与他争权的行为而耿耿于怀。后来毛泽东说:“前十条发出才三个月,那有那么多的经验可以总结的呀!”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当毛泽东号召大跃进时,下面就把粮食产量吹到亩产八十多万斤。当毛泽东抓阶级斗争,把资本主义复辟的现象描绘得十分危险可怕时,到了下面,则将农村的阶级斗争形势吹得阴森恐怖,真是八公山上草木皆兵。似乎阶级敌人已向共产党夺权了。湖北省委向中共中央的报告说:农村的严重的阶级斗争焦点是阶级敌人千方百计篡夺基层领导权,使集体经济向资本主义“和平演变”。现在有的单位虽然还挂社会主义招牌,但实际上已脱化成资本主义。

   毛泽东面对这些报告更加得意地大大发挥他的阶级斗争、反修防修、资本主义复辟的理论。一九六三年。在对河北省委书记林铁的谈话中说:“你们跟湖北差不多,湖北同志讲他们(那里被篡权的基层)是三分之一,有的土改就不彻底,有的后来变了,有的是富裕中农当权。这就是说有三分之一不是社会主义的。他们挂的是社会主义牌子,实行的是他们的一套。”同年八月四日,毛泽东向日本共产党一位政治局委员谈话说:“现在农村还有近三分一的生产队掌握在敌人及其同盟者的手里。到了一九六四年六月八日,毛泽东还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说:“总之我看我们这个国家有三分之一的权力不掌握在我们手里,掌握在敌人手里。”

   面对如此严重的“敌情”,刘少奇为紧跟毛泽东,派出了夫人王光美到唐山专区抚宁县卢王庄公社桃园大队搞“四清”试点,其手法就是当年从国民党手中夺取政权时拉拢农民时的“访贫问苦”,扎根串连等神秘做法,大整共产党的基层干部。王光美每次蹲点回来,毛泽东都向他问情况,并多次对认认真真“挖修根”的刘少奇夫妇半真半假,似笑非笑地将底牌亮出说:“根子在上面。”刘少奇夫妇听了毛泽东这句话后记在心头,并顺着毛泽东的思路往下想。一九六四年春节期间,刘少奇对王光美说:“犯严重四不清的错误的根子在哪里?我们说根子是封建势力和资本主义势力的腐蚀和影响。如一般所说的‘错在干部,根子在地富’。这是下边的根子,这是基层的根子。上面的根子有没有?要不要挖?应该切实查一下上面的根子,上面的根子包括上级机关的蜕化变质分子和一般干部的不好作风的影响。犯严重四不清错误的基层干部,在公社、区、县、和地委有根子。”“封建势力,资本主义势力或者反革命势力复辟了就是因为这些干部有下面的根子,也有上面的根子,可以挖上面的根子,……单单注意下面的根子,不注意上面的根子是不行的。”刘少奇一万个没想到的是:毛泽东这“根子在上面”说的就是你刘少奇!

   一九六四年七月二日,刘少奇又在河北地委书记座谈会上讲道:“上面的根子也要追,上面的根子更危险。一律要追,追到什么地方算什么地方,是公社的追到公社,是县委的追到县委,是地委的追到地委,是省委的追到省委,是中央的追到中央。”

   毛泽东磨刀霍霍想的是要取刘少奇老命,而自我感觉良好的刘少奇在不遗余力地为毛泽东抓“阶级斗争”,帮助毛泽东追“修”根。

   刘少奇不但卖力地大喊追根子追到中央,而且为了免除毛泽东关于“三分之一的农村领导权在敌人手中”的忧虑,把这三分之一的领导权夺回到无产阶级手中,又于一九六四年八月专门给毛泽东写信提出了《关于集中力量进行城镇五反和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建议》提议把各县工作队集中到地委,在省委、地委的领导下集中搞一个县。一个县可集中工作队员上万人,声势浩大,省地机关派工作队上下左右同时清理,建议中央机关也要抽出一万至五万人,组织工作队。

   八月十八日,毛泽东即批复刘少奇的信说:“少奇同志,(对建议)觉得很好,完全赞成。今天即与中央和同志商议照此办理,迅速实行。”批复信后,又推举刘少奇为五反四清统帅。邓小平,彭真协助。

   八月二十七日,毛泽东又对王光美蹲点桃园的经验总结批示说:“此件先印发此次到会各同志讨论一下,如果大家同意,再发到全国去。我是同意陈伯达,和少奇同志的意见的。请小平同志办。”

   有了毛泽东的批示后,九月一日,中共中央把王光美的报告《关于一个大队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经验总结》(即《桃园经验》)转发全国。在毛泽东的赞扬声中,《桃园经验》推广到全国农村。中国的农民们在经历了一场亘古未有的饥荒浩劫之后,又开始了一场人整人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不过这次斗争的对象又变成了共产党的农村基层干部,这些为共产党建立农村政权立下汗马功劳的人这次又同当年的斗争对象地、富、反、坏、右们坐在了一条板凳上,接受批斗。笔者在乡下的两位长辈亲戚当时是共产党的基层干部,一个担任大队书记,一个担任生产队长。这“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一来就被成天批斗。实在受不了又四处躲藏。几个月后查不到其它问题又不了了之。在全国推广桃园经验的结果是:全国被斗的共产党基层干部有数千人自杀身亡。


此文于2017年09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