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三)]
邱国权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张宏良们无知:被罚款不是国耻,送钱才是国耻!
·专制中国:面对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质疑鲍彤关于赵紫阳不振臂一呼的原因
·川普弱智!巴山老狼出一惊世绝招,包管美、中贸易逆差归零,甚至美国会有巨
·终于搞清楚了鲍彤犯的什么“泄密罪”
·致“苦难与荣耀”网友:
·再反思六四: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们:你们是历史罪人!
·致谢选俊先生:
·个人干的芝麻小事岂能随意夸张说成“文革经验”?
·金三胖子弃核,崽卖爷田也心痛!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特朗普总统与巴山老狼英雄所见略同
·蒋介石“外交思想”的精华是什么?
·毛泽东登基,中国人道德开始总崩溃
·寄语邓小平:是做皇帝还是拥抱世界文明?
·这世界如果没有美国,会是个什么样子?
·董瑶琼是秋瑾、林昭、张自新的“转世灵童”?
·请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无耻嘴脸!
·老狼文章在《博讯》与《万维》网站上点击量冰火两重天!
·特朗普这条消息让老狼有点吃惊?!
·赵晓博士文章:几大观点应该严厉驳斥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中共历史上的十一次大“政变”!
·《南京知青之歌》——两千万下乡知青永远的记忆!
·百年中国悲剧:卑鄙无耻之徒鼓吹民主带来的是相反结局!
·二○一八年,习版“中国梦”梦中惊魂!
·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朝鲜和金胖子是毛泽东家族的大克星?
·薄熙来、谷开来离婚消息中透露出的信息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个什么东东?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大清国太监李莲英们入了美国国籍后(搞笑)
·薄熙来没资格与岳飞、袁崇焕、于谦相提并论
·特朗普总统将是伟大的或平庸的?
·老狼受伤,感觉这世界还是好人多!
·“古林风”的博文完全“文不对题”
·也谈刘源回忆父亲刘少奇的新书出版
·中国网络文章的作者太白痴、弱智了!
·中共十大差评军事家与十大被废掉军事家
·刘强东“出鬼”,奶茶妹妹最受伤!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近七十年了……中国外交三部曲
·什么样的媒体才是“国际一流媒体”?
·评中国政府关于中美贸易战《白皮书》
·中国的发展模式使中国成为人类公敌!——与远方先生商榷
·孔琳琳、“慕洋犬”、与毛泽东们……
·伟光正的《习近平思想》即将隆重登场
·薄熙来不如习近平——与云峰侠客商榷
·中国部长居然要求日本政府管制媒体!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含冤自焚、中共名将陈光在烈火中永生?
·让封建皇帝的“改革”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几点思考
·以大豆为武器打贸易战是愚蠢的自残
·移民美国后爱中国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万维的“老豆子”是个告密的共党特务?
·请不要随意骂人,请别做告密特务
·国家、政府、独裁党的区别和同一性
·“翻墙”才能说话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高考政审?毛泽东幽灵从棺材爬出来了?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昨夜,巴山老狼梦中惊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三)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三三)

    巴山老狼 著

   第五篇 中、苏从盟友到仇敌 谁是共产主义运动的老大?

   第三十三章 赫批“个人崇拜”危及毛泽东权力 毛为保皇权与赫鲁晓夫大唱反调

   

   一九五三年斯大林死后,马林科夫继任。但马林科夫才能平庸。很快就被赫鲁晓夫取代。这也难怪,若斯大林提拔了一个强力人物,那他还睡得着觉吗?如同后来的毛泽东当他手下是强力人物刘少奇、林彪、邓小平时总是坐卧不宁,最后把一个老实的华国锋推上了接班人的位置后才有了“你办事,我放心”的感觉。毛泽东死后,华国锋因根基浅薄,终于使“中国的赫鲁晓夫”邓小平上了台。

   赫鲁晓夫上台后一改斯大林的对华政策,对中国采取非常友好的态度。并根据毛泽东的意愿,将中国领土上由苏联管理经营的中长铁路交还给中国,并向中国提供了新的经济援助。帮助中国建立自己的军火工业并发展核武器。赫鲁晓夫的做法,推动了中苏关系的发展。然而好景不长,世人谁也不会料到,中苏的关系会因苏联的内政问题而恶化,最后变成了仇敌。

   一九五六年二月十四日至二十五日,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在莫斯科举行,就在闭幕的当天夜晚,赫鲁晓夫避开了应邀出席大会的各国共产党代表团,向二十大的全体代表作了四个半小时的《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报告中大量批露了斯大林执政时期对苏联共产党、苏联人民实行法西斯残暴统治、血腥屠杀共产党人的事实,同时又肯定“斯大林是最有能力的马克思主义者之一,他的理论权威和思想给予党的干部以及党的活动家以巨大的影响。众所周知,在列宁去世后尤其是最初几年,斯大林曾为捍卫列宁主义、同那些列宁主义理论的敌人、那些背离列宁主义的人进行了激烈的斗争,党在中央委员会的领导之下,捍卫着列宁主义,并大规模地开始了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农业集体化和文化革命。”“在过去斯大林无疑对党、对工人阶级,以及国际工人运动作了伟大的贡献。”对斯大林滥用职权、无视法律的行为说成“这些措施都是捍卫工人阶级利益。”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当时作为绝密,仅向每个国家的共产党送了一篇副本。但此事不久即被西方情报机构得知,并通过世界最强有力的情报机构以色列的“摩迪萨”搞到了“秘密报告”全文,此文在西方报刊一发表,全世界引起了巨大的震动。世界人民从中看到了斯大林的法西斯独裁专制的本质。在欧洲、北美、等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共产党组织中大量党员退党,共产主义遇到了空前的信仰危机。此事也成为引发波兰、匈牙利人民反共抗暴斗争的导火绳之一。

   毛泽东对苏联二十大揭露斯大林滥用职权的事最初是赞成的,认为这种揭露和批判有重大意义。并说:“苏共二十大作出的决定表现了伟大的英明。”“赫鲁晓夫开阔了我们的眼界,为我们指明了方向。他终于告诉了我们真理,我们要改革。”一九五六年四月五日,《人民日报》编辑部发表了经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的《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一文中肯定地说:“二十次代表大会非常尖锐地揭露了个人崇拜的流行。”“苏联共产党对于自己有过的错误所进行的这一勇敢的自我批评,表现了党内生活的高度原则性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伟大生命力”受苏联批判“个人崇拜”的影响,一九五六年中共召开的“八大”上刘少奇作的政治报告中明确删除了“七大”中关于“毛泽东思想”的文字。邓小平在《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中说:“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全的一个重要功绩就是告诉我们,把个人神化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毛泽东在会上向全体中央委员们提议并集体签名:死后一律火化,不睡水晶棺。这一签名表明了毛泽东反对“个人崇拜”的坚强决心。

   但是很快毛泽东的态度就出现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一文中说:“苏联过去把斯大林捧得一万丈高的人,现在一下子把他贬到地下九千丈。”请注意“贬到地下九千丈”一句。其实单看《秘密报告》一文,并无“贬到地下九千丈”之意,而是肯定苏联在经济建设中取得的成就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是在斯大林的领导下取得的。毛泽东为恶化中苏关系在无中生有给赫鲁晓夫罗织罪名了。其矛头直指赫鲁晓夫的“反个人崇拜”。

   一九五六年四月底,苏联因打破斯大林个人崇拜的需要,决定五一节不再挂斯大林的像,并致函中共中央,要求中国也照此办理。但是毛泽东却对苏联的意见不屑一顾说:“他们不挂,我们挂。”果然五一节时,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斯大林画像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画像并列挂出。苏共和中共在斯大林问题上的不同态度明显地暴露在全世界面前。对此敏锐的西方记者开始预言中共和苏共何时会反目成仇的问题了。赫鲁晓夫对毛泽东的作法大为恼火,但又无可奈何。毛泽东首先挑起了中苏之间的争端,并使其在世界上公开化,让中苏关系蒙上了第一层阴影。

   此后毛泽东开始一步一步地恶化中苏关系了。

   一九五六年十月一日,周恩来同苏共领导人波诺马廖夫谈话中就斯大林问题指责赫鲁晓夫,提出了三条批评意见:一、事先未同兄弟党商量。二、完全没有全面分析。三、苏共领导缺乏自我批评。周恩来的意见显然就是毛泽东的意见。但周恩来的意见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其一,斯大林问题是苏联共产党内部问题,怎样评价由苏共作结论,苏共既可以为此事同其他党商量,也可以不同其它党商量。同样毛泽东在中共内部整肃高岗、饶漱石时为什么不同苏联商量?周恩来这一说法其实是干涉苏共内部事务。其二,一件重大事件揭露之初,不一定,也不可能对其作理论上的全面分析,对期大林个人崇拜的全面分析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甚至是几代领导人才能作出来,周恩来的批评是苛求于人。而第三条更没什么道理,试问在个人专权的国家里,一切以最高统治者的好恶为标准,其下属能有多大责任?稍有异议轻则罢官,重则掉脑袋。莫说赫鲁晓夫没多大责任,就是几个臭名昭著的刽子手亚戈尔、叶诺夫、贝利亚等又有多大责任?他们不去杀人,自己就会被斯大林杀掉。如同你周恩来在“文革”时期若不参与整刘少奇、林彪,你就会随时被毛泽东干掉一样。周恩来要苏联领导人作自我批评这还真有凌驾于赫鲁晓夫之上的意味。周恩来的意见为中苏关系蒙上了第二层阴影。

   一九五六年十月二十二日和十一月三十日,毛泽东在接见苏联大使尤金的时候说:“斯大林是需要批判的,但是批判的方式我们有不同意见。还有若干问题,我们是不同意的。”“斯大林、执政期间的根本方针和路线是正确的,不能用对待敌人的办法对待自己的同志。”

   毛泽东的说法不但言语很重,而且颠倒是非:斯大林是用对待敌人的办法来对待自己的同志,而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多次赞扬斯大林,并没把斯大林当敌人对待。这颠倒黑白的说法,只能是别有用心了。毛泽东的讲话为中苏关系蒙上了第三层阴影。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八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经毛泽东审定修改的《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一文。这篇文章一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一文的观点,闭口不提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代之以“个人专断”的词语。请别小看这两字之差,其含意已大不相同了。对于苏共二十大已不再是赞扬,而是说:“由于最近时期东欧形势以及其他有关情况的发展正确地认识和正确地对待斯大林错误的问题已经成为影响全世界共产主义队伍,反对帝国主义的共同斗争的重大问题”。《人民日报》社论为中苏关系蒙上了第四层阴影。

   毛泽东对个人崇拜的态度为什么前后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原因很简单,赫鲁晓夫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在中国共产党高层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一些政治局委员、常委已不像过去那样对毛泽东唯命是从了,彭德怀私下说过《东方红》中“他是人民大救星”一句话不妥,在一些场合不要唱《东方红》;周恩来五六年在没征得毛泽东同意之下,私自决定反冒进,这使得毛泽东感到极大不快。中共八大会议上毛泽东不得不接受中央政治局通过的删去了“毛泽东思想”字眼的政治报告和新的党章,以及邓小平关于修改党章报告中关于反对个人崇拜的言论。这一切对毛泽东来说,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让批判个人崇拜之风漫延下去,不但使自己的威望下降,而且总有一天会发展到大权旁落,甚至从皇帝的宝座上跌落下来。因此要保住自己的权力,就得抵制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批判,就得寻找一些能迷惑住中央委员们的理由,终于毛泽东找到了这样的理由:给赫鲁晓夫安上“全盘否定”的罪名,在“全盘否定”四字上大做文章。反正中央委员们绝大多数都没看过“秘密报告”,不由得中央委员们不相信。此后,大会小会上中共高干们随时都能听到毛泽东说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的声音,甚至在与苏联打交道时故意找碴子,挑起矛盾,恶化两党之间的关系。从此中苏两国,两党关系进入了多事之秋。

   中苏关系的恶化还有一大原因,那就是前美国总统尼克松所说:“究竟谁是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老大?毛泽东的中共不愿甘居老二的角色。”在斯大林死后,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联第二代领导人其资历远不能与毛泽东白手起家开创伟业的传奇经历相比。由此毛泽东自然而然地从心眼里瞧不起赫鲁晓夫等苏联领导人,认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重心已经东移,有着六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中国将取代苏联,成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中心。羽翼未丰的毛泽东早就想从赫鲁晓夫手中接过共产主义运动的指挥棒,想“篡党夺权”了。中苏关系恶化后,毛泽东勒紧中国人民的裤腰带,大把大把的钞票拿去支援“世界革命”;文革时又高呼中国是世界革命的中心等口号;一九七四年邓小平又在联合国大会上抛出了毛泽东的“三个世界”的理论,并以第三世界的当然领袖自居。这些所作所为无不体现了毛泽东的“斯大林死后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心已转移到中国,我毛泽东就是世界共产主义的当然领袖”的思想。

   毛泽东这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导致了中苏关系的彻底破裂。


此文于2017年09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