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二)]
邱国权
·孔琳琳、“慕洋犬”、与毛泽东们……
·伟光正的《习近平思想》即将隆重登场
·薄熙来不如习近平——与云峰侠客商榷
·中国部长居然要求日本政府管制媒体!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含冤自焚、中共名将陈光在烈火中永生?
·让封建皇帝的“改革”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几点思考
·以大豆为武器打贸易战是愚蠢的自残
·移民美国后爱中国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万维的“老豆子”是个告密的共党特务?
·请不要随意骂人,请别做告密特务
·国家、政府、独裁党的区别和同一性
·“翻墙”才能说话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高考政审?毛泽东幽灵从棺材爬出来了?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昨夜,巴山老狼梦中惊魂!
·“培养干净人”与“饲养大肥猪”
·秋念:“知青安置费”四位数有依据吗?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培养官员、培养接班人、培养干净人
·巴山老狼贸易战高见得到中共高官共鸣?
·香港制度五十年不变与二十年大变!
·邓小平与毛泽东谁是更大的骗子?
·世界进入伟大的特朗普时代!
·特朗普贸易战三大绝招逼中国就范!
·孟晚舟被捕事件与中国的巨大危机
·贸易战目的:川普逼中国与世界接轨!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的民营企业
·也谈孟晚舟女士的“以祖国为傲”?
·独裁专制国家官员多数都是“缺德鬼”!
·万维民主人士后脑勺残留的大清辫子!
·巴山老狼的观点怎么成了向松祚观点?
·打倒“教师爷”马克思,中国才有未来
·中国、美国谁好?中共官员用脚投票!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吗?
·集古今中外统治者邪恶之大成的毛泽东
·中国地方政府十八万亿债务和解决办法
·蔡英文元旦两岸关系谈话是一边一国
·就“六四”屠杀答“远方的孤独”
·1989年:中国学生不懂民主、政治
·万维“作家”毕汝谐是个没教养的流氓?
·“武力统一台湾”?空了吹吧!
·谈谈毕汝谐文《脸乎?链乎……》
·美国要中国遵守文明世界的游戏规则
·独裁政权统治者的任性与人民无关
·“得民心者得天下”是骗人的弥天谎言!
·台湾中华民国的民主化是怎样来的?
·评当代诗人海子的一首诗:《七月不远……
·“六四”一代“绝食”学生是最愚蠢——致当年学生领袖们兼答某人
·愚蠢学生荒唐的“绝食”三大诉求
·当一个娼妓刚刚“从良”走出妓院后……
·做日本汉奸与做俄罗斯汉奸有什么区别?
·民主派赞扬孙中山是因对历史无知!
·笑看金三胖子玩儿残美国总统特朗普
·“去中国化”还是“去苏俄化”?——与远方先生商榷
·瘪三流氓骗子毕汝谐:你是什么东西?
·瘪三流氓骗子毕汝谐:你是什么东西?
·中国国民党的领导人真的很弱智?!
·巴山老狼停博公告:
·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五四运动百年祭:深刻反思彻底否定!
·质疑鲍彤“邓小平激怒六四学生上街”的说法
·质疑鲍彤“邓小平激怒六四学生上街”的说法
·五四到六四:蠢学生从爱国始以害国终
·五四到六四:蠢学生从爱国始以害国终
·历史在“事后诸葛亮”的反思中前进!
·关于八九六四的历史事实与再反思
·关于八九六四的历史事实与再反思
·民主制度下,人人都可做“春秋美梦”!
·民主制度下,人人都可做“春秋美梦”!
· 六四学生是“伟、光、正”吗?——与特有理先生们一辩
·六四屠杀三十年!对死难者如何纪念?
·驳特有理 “针对六四,故意的装傻与装傻的故意”文
·驳特有理 “针对六四,故意的装傻与装傻的故意”文
·“六四”绝食学生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四川军民抗日战争历史不容歪曲抹杀!
·驳sparker“应该如何评价六四学生”文
·六四三十年: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六四三十年:学生绝食毁中国民主前程
·“学生绝食毁中国民主前程”的观点得到更多认同
·诚实的、但语文水平有点差的 Robert 网友
·当毛左嘎拉哈遇到无耻之徒毕汝谐
·赵紫阳与哥巴乔夫谈话是解读八九历史机密关键点
·嘎子信口雌黄,引毕汝谐六百顺口溜?
·毕汝谐想高攀巴山老狼来“对诗”?
·与台湾网友“三根木头”文章观点商榷
·从赖清德“寻人启示”中得到的启示
·希望博讯博客恢复对以前文章修改的功能
·博讯网站不该把辱骂网友的东西放入“博客精选”
·请网络流氓毕汝谐自重!
·屠呦呦奇葩思维:人生最坏的结局是啥?
·把辱骂网友的大粪文字放入“博客精选的”的网站是流氓!
·强烈要求《独立中文笔会》严惩乱伦奸母流氓毕汝谐
·强烈要求《独立中文笔会》严惩乱伦奸母流氓毕汝谐
·强烈要求《独立中文笔会》严惩乱伦奸母流氓毕汝谐
·严家祺:流氓毕汝谐发文说你“大力提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二)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二)

   巴山老狼 著

   第二篇:山雨欲来风满楼 大灾难前有凶兆

   第十二章 梁漱溟谏言触龙怒 毛泽东公堂辱斯文

   

   一九五三年九月,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期间,民主人士梁漱溟受到毛泽东的严厉批判,后来竟出现梁漱溟先生被轰下台的令人难堪的局面。到一九五五年五月后,共产党控制的全国报刊发表了一大批文章,对梁漱溟的政治、哲学、文化、教育等思想进行大规模的批判。梁漱溟被扣上了“代表地主反共反人民”的大帽子,他提的意见被认为是反动化建议,是“资产阶级路线”。梁漱溟本人成了共产专制下第一个“反动文人”的典型。

   此事起源于一九五三年九月八日全国政协常委会第四十九次扩大会议。周恩来在会上作了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报告。九月九日上午,小组会讨论周恩来报告时,在小组召集人章伯钧发言之后,梁漱溟先生即在会上发言说:“这一总路线原是人意料中所有的,章伯钧先生更发挥了周总理所讲的话,我于此深表赞同,没有什么新的意见可说。路线既无问题,那么就看怎样去做了。要把事情做好,全靠人人关心这一事业。发现不论什么大小问题,随时反映给负责方面,以求减少工作上的错误。例如《人民日报》读者来信栏,时常有人把他所见到的问题写信提出来。而党报收到来信亦马上能注意检查或交给该管的机关部门去检查纠正,这就是最好的。这样做一方面看出人民能关心公家的事情。一面看出党和政府能够随时听取老百姓的意见解决问题。这种精神在贯彻过渡时期总路线时应该继续发扬。只有自始自终发扬民主,领导党又能认真听取意见,这建国运动才能变成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其效就能倍增了。”

   下午周恩来主持会议,各小组主持人把上午发言情况在大会上作了统一汇报。汇报结束前,周恩来宣布第二天的大会由个人发言。周恩来在离开会场时对梁漱溟说:“明天的大会你也说一说好不好。”梁漱溟说:“好。”

   梁漱溟认为:如果把小组会上的发言在大会上重复一下没多大意思,他小组会上说的话是就党外广大群众而说,而现在是党的负责人要他在大会上说话,那么就应该说些对党有贡献的话。因此连夜作发言准备。九月十一日,梁漱溟按自己的准备作了长篇发言:

   “我曾经多年梦想在中国能展开一个伟大的建国运动。四十年前我曾经追随过旧民主主义革命。那时只晓得政治改造,不晓得计划建国。然而我放弃旧民主主义革命已有三十多年了。几十年来,我一直怀抱着计划建国的思想。虽不晓得新民主主义之说,但其理想和目标却大体相合,由于建国计划必须方方面面相配合、相结合,我推想政府除了已经给我们讲过的发展重工业和改造私营工商业两方面之外,象轻工业、交通运输等行业如何相应地发展,亦必有计划。希望亦讲给我们知道。此其一。”

   “由于建国必须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来完成我们的计划,就使我想到群众工作问题。在建设工业上我推想有工会组织可依靠就可以了。在改造私营工商业上亦有店员工会,工商联和民国会。在发展农业上推想或者是要靠农会。然而农会虽在土改中起了主要作用,土改后似已作用渐微。那么现在只有依靠乡村的党政干部了。但据我所闻,乡村干部的作风很有强迫命令、包办代替的。其质量上似乎都不大够。依我的理想,对乡村的群众尤其必须多下教育功夫,单单传达政令是不行的。我多年曾有纳社会运动于教育制度之中的想法。这里不及细说,但希望政府更好安排。此其二。”

   “还有其三是我想重点提出的那就是农民问题,或乡村问题。过去中国将近三十年的革命中,中国共产党都是依靠农民而以乡村为根据地的。但自进入大城市之后,工作重点转移于城市。从农民成长起来的干部都转入城市,乡村不免空虚。特别是近几年来,城里的工人生活提高很快,而乡村的农民生活依然很苦。所以各地乡下都往城里跑。(包括北京)城里不能容又赶他们回去,形成矛盾。有人说如今工人的生活在九天,农民的生活在九地。有九天九地之差。这话值得引起注意。我们的建国运动如果忽略或遗漏了中国的大多数――农民,那是不适宜的,尤其是共产党之成为领导党主要亦在过去依靠了农民。今天要是忽略了他们,人家就会说他们进了城,嫌弃了他们。这一问题望政府重视。”

   纵观梁先生之言,可谓对共产党披肝沥胆,一片赤诚,忧国忧民之心跃然纸上。周恩来在当天会上作了总结性发言:“这次会议是有收获的,各位朋友提了很多意见。其中有很多好的意见,应引起各主管部门的注意。”会后,周恩来就梁漱溟的发言向毛泽东作了汇报。

   九月十二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二十四次扩大会议。会议听取了彭德怀《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的报告》参加政协常委扩大会议的大多数人列席了本次会议。彭德怀报告后,毛泽东讲话,对梁漱溟进行不点名的批评。毛泽东出言不逊,口气严厉,且具有强烈的嘲讽意味:“有人不同意我们的总路线,认为农民生活太苦,要求照顾农民,这大概是孔孟之徒施仁政的意思吧?须知有大仁政、小仁政者。照顾农民是小仁政,发展重工业,打美帝国主义是大仁政。施小仁政而不施大仁政,便是帮助了美国人。有人竟然班门弄斧,似乎我们共产党搞了几十年农民运动还不了解农民。笑话!我们今天的政权基础,工人农民在根本上是一致的。这一基础是不容分裂、不容破坏的。”

   梁漱溟听了毛泽东的话,感到很意外,很不服气。自认为是拥护总路线的,只不过说了几句心里话,想让共产党注意某些问题,怎么会有损于总路线及工农联盟呢?当即提笔给毛泽东写信说明情况。信上说:“你说的一些话是说我的,你说我反对总路线破坏工农联盟,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你说得不对,请您收回这个话。我要看你有没有这个雅量且我发言时主席本人不在场。希望毛泽东给个机会由我当面复述一遍我原来发言的内容,以求指教,解除误会。”

   十三日上午,梁漱溟将信面交毛泽东。毛泽东约他当晚谈话。梁先生曾于一九三七年、一九四六年两次访问延安,与毛泽东、中共要人推心置腹地就国家前途、命运进行交谈。毛泽东未坐上江山时,对民主人士极力拉拢争取,对梁先生的访问优礼有加,招待甚周。不过今非昔比,斗转星移。坐上龙庭的毛泽东已无必要客气了。约见成了召见,谈话成了训话。不管梁先生如何解释,毛泽东均坚持梁是反总路线的人,只是不得自明,或决不承认而已。梁先生深感失望。激愤之余,与毛泽东发生语言冲突,结果不欢而散。

   梁漱溟为洗刷毛泽东强加在身上的“反总路线,破坏工农联盟”的罪名,于九月十三日在中央人民政府举行的第二十七次会议上,再次登台发言复述了九日和十三日在小组会和大会上的发言内容,再三陈述自己并不反对总路线,而是热烈拥护总路线的。以期望让公众评判是非。

   然而毛泽东定下的铁案岂容推翻!天子金口玉牙,一言九鼎,梁先生的倔犟,引来了毛泽东的震怒。

   九月十七日,周恩来在会议上作了长篇讲话,批判梁漱溟在解放前的思想及活动,介绍梁漱溟在国共和谈中的表现。(梁漱溟在一九四五年国共和谈中主张军令、政令统一,和平建设国家,批评中共武装割据。为此周恩来当年曾声泪俱下地说民主派人士袒护国民党)周恩来的讲话成了人们批判梁先生一贯反动的依据。周恩来讲话后,毛泽东在会议上指名道姓地对梁漱溟先生大张挞伐:

   “你虽没有以刀杀人,却是在以笔杀人。”

   “人家说你是好人,我说你是伪君子!”

   “对你的此届政协委员不撤消,而且下一届政协还要推你参加,因为你能欺骗人,有人受你欺骗。”

    “假若明言反对总路线,主张注重农业,虽见解糊涂,却是善意,可以原谅。而你不明反对,实则反对,是恶意的。”

   “你提出的所谓九天九地‘工人在九天之上,农民在九地之下’工人有工会可靠,农会却靠不住,党团妇联也靠不住,质、量都不行,比工商联也差,因此无信心。这是赞成总路线吗?否!完全的彻底的反动思想,这是反动化的建议!”

   ………

   此时毛泽东的话已经不是在讲理,而是在进行最恶毒的人身攻击。这使得与梁先生关系较好的人再不敢与其交往了,谁愿意得罪毛而去“受骗”呢?

   梁先生听了这些尖酸刻薄的语言,当即就要上台与毛泽东论理。梁先生有理无权,毛泽东有权无理。可是理没权大。书生气十足的梁先生遇见大兵出身、大权在握的毛泽东,纵有千万条理由也说不清。大会主席叫他第二天再讲。

   九月十八日梁先生拿着准备好的稿子再次在大会上发言说:“昨日会上中共领导人的讲话很了出乎我的意外。当局认为我在政协的发言是恶意的,特别是主席的口气很重,很肯定我是恶意的。但是单凭这一次发言就判定我是恶意的论据尚不足。因此就追述过去的事情。(周恩来九月十七日追述梁的历史)证明我一贯反动。因而现在的胸怀才有很多恶意。但我却因此而增加了交待历史的任务。也就是在讲清当前的意见初衷之外还涉及历史上的是非。而我在解放前几十年与中共之异同,却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这就需要给我比较充裕的时间。”

   梁先生的发言刚开头即有一些人打断他,不让他再往下讲。拍马屁者的时机恰到好处。而梁先生正迫不及待地往下讲事情的来龙去脉,以解除落在自己身上的误会。梁即离开讲稿说:“现在我唯一要求是给我充分的说话时间,我觉得昨天的会上和诸位说了我那么多,今天不给我充分的时间是不公平的。我希望领导党以至于在座的党外同志考验我,考察我。给我一个机会,就在今天,同时我直言,我还想考验一下领导党。想看看毛主席有无雅量。什么雅量呢?就是等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之后,主席能点头说:好,你原来没有恶意,误会了。这就是我要求的毛主席的雅量。”

   毛泽东当即说:“你要的雅量我大概不会有。”梁说:“主席你有这个雅量我就更加尊敬你,若你没有这个雅量,我将失去对你的尊敬。”毛说:“这一点雅量还是有的,那就是你的政协委员还可以当下去。”梁说:“这点无关紧要,我现在的意思是想考验一下领导党,因为领导党常常告诉我们要自我批评。我倒要看看自我批评是真是假。”毛说:“批评有两条,一条是自我批评,一条是批评。对你实行那一条,是实行自我批评吗?不是,是批评。”梁说:“我是说主席有无自我批评的雅量。”

   ……

   大会场上,毛泽东、梁漱溟针锋相对,言辞激烈。纵观毛泽东统治大陆二十多年,敢与其当众顶撞者,不论是共产党内还是共产党外,梁先生还是第一人!再看双方言辞,梁先生出言尖锐,理直气壮,句句直击要害;毛泽东却居高临下,以势压人,强词夺理。最后大会对是否让梁漱溟继续发言进行表决,与会的大多数人察言观色后举手反对梁发言。梁终于无可奈何地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下讲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