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一)]
邱国权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没有目的,谈何手段?——驳高伐林及所转的秦晖文章
·张宏良们无知:被罚款不是国耻,送钱才是国耻!
·专制中国:面对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质疑鲍彤关于赵紫阳不振臂一呼的原因
·川普弱智!巴山老狼出一惊世绝招,包管美、中贸易逆差归零,甚至美国会有巨
·终于搞清楚了鲍彤犯的什么“泄密罪”
·致“苦难与荣耀”网友:
·再反思六四:王丹、吾尔开希、柴玲们:你们是历史罪人!
·致谢选俊先生:
·个人干的芝麻小事岂能随意夸张说成“文革经验”?
·金三胖子弃核,崽卖爷田也心痛!
·称兄道弟是专制国家的专利,与民主的德国不相干!
·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什么?
·特朗普总统与巴山老狼英雄所见略同
·蒋介石“外交思想”的精华是什么?
·毛泽东登基,中国人道德开始总崩溃
·寄语邓小平:是做皇帝还是拥抱世界文明?
·这世界如果没有美国,会是个什么样子?
·董瑶琼是秋瑾、林昭、张自新的“转世灵童”?
·请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无耻嘴脸!
·老狼文章在《博讯》与《万维》网站上点击量冰火两重天!
·特朗普这条消息让老狼有点吃惊?!
·赵晓博士文章:几大观点应该严厉驳斥
·董瑶琼是当代美国最伟大的“泼妇”!
·鄙视王丹、李爱喜,你们做什么春梦?!
·中共历史上的十一次大“政变”!
·《南京知青之歌》——两千万下乡知青永远的记忆!
·百年中国悲剧:卑鄙无耻之徒鼓吹民主带来的是相反结局!
·二○一八年,习版“中国梦”梦中惊魂!
·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朝鲜和金胖子是毛泽东家族的大克星?
·薄熙来、谷开来离婚消息中透露出的信息
·“无产阶级革命家”是个什么东东?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大清国太监李莲英们入了美国国籍后(搞笑)
·薄熙来没资格与岳飞、袁崇焕、于谦相提并论
·特朗普总统将是伟大的或平庸的?
·老狼受伤,感觉这世界还是好人多!
·“古林风”的博文完全“文不对题”
·也谈刘源回忆父亲刘少奇的新书出版
·中国网络文章的作者太白痴、弱智了!
·中共十大差评军事家与十大被废掉军事家
·刘强东“出鬼”,奶茶妹妹最受伤!
·《彩色毛泽东》视屏中的两点错误
·“白衣天使”如何变成了“白衣魔鬼”?
·毛泽东是最大的“中国人民公敌”!
·强烈抗议万维网对歌颂魔鬼的文章大开绿灯!
·热爱毛泽东?先审查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释迦牟尼的佛教徒与毛泽东的“粉丝”
·爱毛高风险,毛粉要谨慎:小心丢老命!
·近七十年了……中国外交三部曲
·什么样的媒体才是“国际一流媒体”?
·评中国政府关于中美贸易战《白皮书》
·中国的发展模式使中国成为人类公敌!——与远方先生商榷
·孔琳琳、“慕洋犬”、与毛泽东们……
·伟光正的《习近平思想》即将隆重登场
·薄熙来不如习近平——与云峰侠客商榷
·中国部长居然要求日本政府管制媒体!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巴山老狼下乡时亲历的生产队偷盗案!
·含冤自焚、中共名将陈光在烈火中永生?
·让封建皇帝的“改革”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几点思考
·以大豆为武器打贸易战是愚蠢的自残
·移民美国后爱中国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万维的“老豆子”是个告密的共党特务?
·请不要随意骂人,请别做告密特务
·国家、政府、独裁党的区别和同一性
·“翻墙”才能说话是一个更大的笑话
·高考政审?毛泽东幽灵从棺材爬出来了?
·中国“经济大海”与“政治臭水阴沟”
·要求撤南沙导弹:美国对中国打压升级!
·昨夜,巴山老狼梦中惊魂!
·“培养干净人”与“饲养大肥猪”
·秋念:“知青安置费”四位数有依据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一)

铁血中共:1921-2008(系列十一)

   巴山老狼 著

   第二篇:山雨欲来风满楼 大灾难前有凶兆

    第十一章 高岗吃里扒外讨好苏联被清洗 饶漱石成伴娘囚禁终身遭冤屈

   

   毛泽东登上中国最高统治宝座后,首次对党内高层的清洗是在一九五四年对高岗、饶漱石的批判斗争。关于此事,几十年来中共高层讳莫如深,真实情况一直无人知晓。毛泽东死后,胡耀邦想给高饶事件平反,但受到邓小平强烈反对。结果是高、饶事件虽然没有平反,但对因高饶事件受到牵连的高级干部如张秀山、郭峰等又重新重用。现所有当事人均已作古,此事的真相恐怕是永难大白于天下了。笔者查阅了很多资料,发现凡是国内、官方出版的关于此事件的书可谓众口一词,无啥差别,可见共产党把此事作为机密加以防范。但在《赫鲁晓夫回忆录》中对高、饶事件却有另一种说法。不知这算不算是揭开高、饶事件秘密的一把钥匙。

   高岗是陕西横山人,一九二六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三三年后历任红军二十六军师政委红军十五军团政治部主任等职,为创建陕北红军根据地立下了汗马功劳。一九三五年,中共中央代表朱理治到陕北后,以肃反名义将刘志丹、高岗等人关押准备处决,就在此时,毛泽东、周恩来等率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并立即下令释放刘志丹、高岗等人。刘、高等人感激涕零,从此死心塌地地为毛泽东卖命。毛泽东为名正言顺地登上中共最高权力宝座,也大力笼络高岗等非嫡系高干。延安整风期间,毛泽东就曾说:我到延安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如刘少奇、彭真、任弼时、高岗……。正是依靠这些新老朋友的支持,毛泽东得以在一九四三年三月取张闻天而代之。在延安时期,高岗极受毛泽东信任,担任中共陕甘宁边区委员会书记、边区保安司令、中共西北局书记。在中共“七大”上更提升为政治局委员。此时有多少资历、能力在高岗之上的人都未受此恩宠。日本投降之后,东北作为国、共两党的必争之地,毛泽东不惜派重兵和共党要人开赴东北,高岗是派往东北的四名政治局委员之一。一九四六年,林彪接替无能的彭真出掌东北党、政、军大权后,高岗与林彪关系融洽。两人在许多问题上意见一致,大有猩猩相惜之感。林彪率四野入关,即举荐高岗任东北局第一书记、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东北军政委员会主席。高岗为恢复东北的工业生产,重整经济起了重要作用。毛泽东开国后,因东北在中国经济中的举足轻重作用,高岗又被提升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兼东北人民政府主席。朝鲜战争爆发后,高岗不同意出兵朝鲜,但毛泽东一声令下又全力以赴为赴朝参战的中国军队提供强有力的后勤保障。深得彭德怀的赞扬。高岗出事前任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

   饶漱石是江西临川人,一九二五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二七年赴英、法、苏留学。一九二九年刘少奇任中共满州省委书记时,饶漱石即在刘手下任共青团省委书记,刘对饶十分欣赏。皖南事变前,毛泽东派刘少奇接替项英出任新四军政委。饶又成刘手下得力助手。几年后刘少奇回到中央,饶漱石就升位补缺,出任新四军政委、中共华东局书记。没有刘少奇对饶漱石的知遇之恩,就没有饶的出人头地。延安整风期间,新四军军长陈毅因反对毛泽东,饶漱石奉命主持对陈毅进行批判斗争。抗战胜利后,饶漱石出任北平军调处中共方面代表。内战爆发后,饶漱石出任华东野战军政委、中共华东局书记、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等要职。淮海大战时,饶漱石组织百万民工、数亿斤军粮支援前线作战,为确保大战胜利典定了物质基础。毛泽东开国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共华东局第一书记、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中共中央组织部长等职。

   从二人的经历来看,都是在毛泽东登上中共权力顶峰后,深得重用和提拔,为毛泽东的天下建立了赫赫功勋的人。但昨日的功臣,今日的祸首。

   给高岗、饶漱石罗织的罪名是搞阴谋诡计、分裂党。

   据中共官方的说法是:

   

   一九五三年六月至八月,中共召开全国财经工作会议。会议的主要议题是讨论贯彻过渡时期总路线和第一个五年计划,同时检查四年来的财经工作。会议对财经工作中存在的缺点、错误,特别是对“新税制”提出了批评。高岗利用党批评财经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的机会,别有用心地制造紧张气氛,硬说财经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是路线错误,与中央书记处书记刘少奇、周恩来有关。他们还以批薄一波为名,(薄一波在此前受到毛泽东的强烈批评)断章取义地引用刘少奇曾经讲过的一些话,进行煽动和攻击,搞“明批薄,暗攻刘”。

   在会外,高大肆散布流言蜚语,曲解中央政治生活,指名道姓地攻击刘少奇,周恩来。把刘少奇一九四五年关于“和平民主新阶段”的讲话,一九四七后全国土地会议的讲话,一九四九年的天津讲话,一九五○年对安子文等人的讲话,一九五一年对山西省委《把老区互助组织提高一步》的批语,抄成档案作为炮弹,攻击刘少奇犯有对资产阶级,富农投降的原则错误,是路线错误。高岗还造谣说中央有宗派。诬蔑刘少奇有“圈圈”,周恩来有“摊摊”。高岗、饶漱石还散布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安子文拟过的一个政治局委员名单,这个名单明明是高岗同安子文讨论过的,他们却倒打一耙,说名单来源于刘少奇。名单中即有薄一波,又有林彪,他们却散布“有薄无林”,妄图制造党内不和。

   由于高岗会内会外煽动起哄,使周恩来无法作会议结论。后来毛泽东请陈云、邓小平到会,他们作了工作,说了公道话,周恩来于八月十一日才在会上作了结论报告,结论肯定了近四年来的财经工作,基本上执行了党的二中全会、三中全会的决议及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成绩是显著的。财经工作中的有些错误是严重的,是违反二中全会所规定的原则的。“由于所有这些错误还没构成一个系统,所以还不应该说成是路线错误”,并且指出会上有些发言不尽妥当。

   高饶以为他们在财经会议期间的活动已经初步成功。会后高岗以休假为名,到华东、中南进行有计划的夺取中央领导权力的活动。在这次周游中,他大肆散布所谓“枪杆子里面出党”、“党是军队创造的”,制造“军党论”的荒谬理论,作为分裂党和夺取领导权力的工具。他硬说中国党内对党史有二元论,即所谓毛泽东代表红区,刘少奇代表白区。他说中国共产党的骨干是军队锻炼出来的。白区现在要篡夺党。因此他提出编党史要对党内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加以修改,重下结论。要按照他的“军党论”准备八大代表团,他还私拟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的补充名单,在一些高级干部是封官许愿,鼓吹他的“改组”党中央和国家领导机关的计划。高岗在杭州还与林彪共同议论过“中央人选”的名单。

   在高岗南下休假期间,饶漱石在北京以中央组织部和全国组织工作全文为中心进行阴谋活动。他首先在中央组织部内向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安子文发动蛮横无理的“斗争”然后在九、十月间举行的第二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以批评安子文为名,把锋芒指向刘少奇。导演了一出“讨安倒刘”的闹剧。展开了直接反对刘少奇和反对党中央的斗争。原东北局组织部长在会上的发言对中央组织部一九五三年以前的工作进行了恶意攻击。在这个煽动性的发言中夸大过去中央组织部工作的缺点,诬蔑中央组织部工作“敌我不分,对坏人没有足够的警惕性”,领导上有“右倾思想”,没有很好地保证正确路线的执行。后来查明,这个发言是高岗等人早就准备好的。饶漱石对这个发言极为满意。他们会内会外进行煽动、要挟,妄图全面夺取人事大权,改组中组部的领导,并预谋点出刘少奇的名字,实行公开摊牌。

   

   以上这些就是至今为止所罗列出的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的全部“罪行材料”。但从这些材料来看无论如何是构不成所谓“反党”、“分裂党”、“搞阴谋活动”的罪行,其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根据中共的组织原则,作为下级的高岗、饶漱石对于他们的上级刘少奇、周恩来只有无条件服从的义务,没有说三道四横加指责的权力,更不能有推倒上司取而代之的非分之想。除非高、饶得到了比刘少奇、周恩来官职更大的毛泽东的暗中许愿和支持,否则就会落得轻则关监,重则杀头的下场。高、饶作为老资格的共产党人,对共产党内几十年残酷的路线斗争了如指掌。高就曾坐过共产党自己的监狱,几乎杀头。且高、饶就曾毫不留情地置与自己有不同意见的下级于死地。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中高、饶二人又有何胆量敢将矛头对准上级刘少奇、周恩来?

   二、毛泽东自登上中共主席宝座之后,集党、军、政一切大权于一身,特别是人事大权抓得最紧,安子文一个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副部长岂敢背着部长饶漱石私拟政治局委员名单?高岗不管人事工作又怎可能与安子文讨论政治局委员名单?安子文的名单来源除毛泽东外不可能有其他人!且在没成为事实前属于特级机密,没有毛泽东的同意谁敢外传!高岗在与其他人谈话中透露出名单内容,应视为毛泽东有意让高岗向外“吹风”之举,怎么就成了罪过?

   三、饶漱石从一“封疆大吏”进京出掌人事大权,与搞了多年人事工作的副部长安子文几十年来极少来往,毫无纠葛,刚上任又对组织工作不熟悉,工作上对安的依赖是不言而喻的,怎么会与安子文产生矛盾?又怎敢轻易地对自己前任的工作说三道四?饶漱石身为组织部长,已是大权在握,何来“全面夺取人事大权”一说?

   四、高岗南下游说所散布的党史“二元论”:毛泽东代表红区,刘少奇代表白区。此话并非出自高岗之口,早在延安整风后所作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就说毛泽东是根据地正确路线代表,刘少奇是白区地下工作正确路线的代表。

   五、高岗在一九五一年与邓子恢就工会工作有一争论,后来高岗在东北主持写了一篇驳斥邓子恢的文章想作为《东北日报》的社论发表。文写好后,高岗却不是立即发表,而是先寄给毛泽东审阅。试想一篇驳斥比自己职位低的官员的文章都不敢擅自发表的人,岂敢随意去想要推翻顶头上司刘少奇、周恩来?

   种种疑问表明:高岗、饶漱石是被一场内部阴谋所整倒的一对冤死鬼。

   关于高岗、饶漱石的“罪行”,当年的倒高、饶的急先锋邓小平有一段论述:“毛泽东在一九五三年底提出了中央分一线、二线之后,高岗活动得非常积极。他首先得到林彪的支持,才敢于放手这么搞。那时东北是他自己,中南是林彪,华东是饶漱石。对西南他用拉拢的办法,正式和我谈判,说刘少奇同志不成熟,要争取我和他一起拱倒少奇同志。我明确表示态度说:刘少奇同志是好的,改变这样一种历史形成的地位是不适当的。高岗也找陈云谈判,他说“搞几个副主席,我一个,你一个。这样一来,陈云同志和我才觉得问题严重,立即向毛泽东同志反映,引起了他的注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