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下)]
拈花时评
·文摘并评论:周永康政法系40位高官公共情妇—王菲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
·文摘并评论:中国反核污染环保人士孙小弟遭劳教处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6)
·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
·ZT-关于抗日战争和中共起家的真相
·文摘并评论:美国加州就早期排华政策作出道歉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8)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9)
·现实中国
·ZT——让人沉重的数字中国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
·美国关于媒体诽谤的诉讼和判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
·共产党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抢钱。文摘并评论:国富民穷 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
·执政党公信力还不如婊子-《求实》杂志的民意调查结果
·法院公然贿赂举告人,居然出了书面文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4)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改良派与颠覆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下)

附录:各项养党费用估算
   
   下面把养党费的几个主要项目列出来,欢迎各位评判。
   
   利用上述专用养党费的两条标准,可以借助一个简便的方法去认定具体的养党项目。那就是把机构和其他国家对比。凡是中共的养党机构,要么在正常国家里找不到对应的机构,要么虽然能找到名称相似的机构,但资金来源完全不同,功能性质也完全不同。以下分项目说明中共的养党费用。

   
   第一项,中国各级“五套班子”中,有三点一套养党。
   
   各国政党执政是指该党“组阁”,党务机构仍靠自己募捐养活。中共则把全套党务机构甩给纳税人供养。中国的各级政权,除去乡镇一级外,每级都有五套班子:党委、纪委、政府、人大、政协。和正常国家相比,这五套班子中只有政府和人大这两套可以在其他国家找到对应的机构。而党委、纪委和政协这三套完全多是出来的。中国的政府本来就以臃肿庞大著称,中国人民负担世界上最庞大臃肿的政府机构已经很不公平了,在此之上还要再供养三套以上同样臃肿的养党机构,就更不公平了。
   
   前面已经提过中共各级党委机关的庞大与阔气。人们此也早已熟知。这里再补充一点人们在各级党委驻地所看不到的奢侈。中共不但用公款兴建办公设施,还用公款兴建休养设施。这些休假的设施经常占据着风景旅游胜地内的最好地段。省委的休养地通常建在本省一两处地方。而中央级的休养设施则遍布全国多处地区。这些设施常以隐秘独占方式管理。宁可长期闲置也不对游客开放。而在闲置期间始终保持足够的招待和维护人员,定期清扫更换,日夜值班待命。这种管理方式给中共领导人的穷奢极侈提供了良好的掩护。人们偶然从陈希同案中看到一点点这类安乐窝的真面目。各级党委究竟经营着多少同样或者更奢侈安乐窝,谁能说得清?
   
   根据丁抒的《人祸》一书,1960年前后正当中国陷入空前严重的大饥荒时,各省市竞相为毛泽东建宾馆以及带游泳池的“水晶宫”。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在原本已有许多高级宾馆的情况下,又为毛兴建规模宏大的西郊宾馆,连同园林、花木,占地一千多亩。(上海市委称它为“四一四工程”。)内有一百多人长年守着空别墅待命。而十几年里,毛总共只住了几天,浪费的金钱不计其数。毛泽东一九五九年六月回韶山时,指定在滴水洞为他建别墅。毛自己当然一分钱不出。国家为这工程从一九六○年下半年开工,直到六二年底才完成。从此一个连守卫着那片空房,直到一九六六年六月才盼到其主人去住了几天。即使用不着也要照花钱,可见共产党挥霍人民的血汗劳动成果是多么地随意。
   
   为什么政协和各“民主党派”也是共产党的养党机构?
   
   有人可能不理解为什么要把政协机关经费也算入专用养党费。其实对照专用养党费的两个条件不难理解。政协机关靠公款维持这一条是众所周知的。政协机关的日常维持费用以及每年的政协会务费用均由国家财政拨款提供。这一点不会有疑问。可能产生疑问的地方在于政协机关是否是“专为共产党利益而设置”。让我做进一步说明。
   
   从组织人事上看,众所周知政协主席必须是同级中共党委的常委。而政协常委人选,要么须经中共审核批准,要么干脆由中共派人去充任。我的一位中学老师,就是被共产党派去当本市民盟负责人兼市政协常委的。我们同学曾听说老师争取加入中共,没想到他最后入了民盟。师生相聚时有同学戏问老师道:是否因为中共不收,您才愤然改入民盟?老师否认并郑重其事地说:“组织上认为我在党外能发挥更好的作用。到民盟去不过是在不同岗位上为党工作而已。我不能和组织上计较这个 ”。我这才知道原来老师是被“组织上”派到民盟去“工作”的。怪不得他入民盟不久就被该盟“选”为副总干事后来又被“推举”进了政协。原来一切早由“组织上”安排好了。老师是中共长期“思想改造”恶政的受害人。显然认为党的“团结知识分子的政策”是好的,用什么手段去执行都可以。其实不仅民盟,任何一个中共掌股中的“民主党派”都不例外。
   
   从功能上看,这些名为“政党”的团体却坚决不要执政,唯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给共产党打下手,让党永远放心。它们跟中共的下级支部同样忠诚。政协会议“协调各党”其实不过是“召集党外支部做出拥共姿态”的另类说法。这种“多党合作”分明是一党操盘的多簧骗局。这是共产党所干的最不要脸的事情之一:派党员去扮成“外党人士”的样子,然后再凑过来深沉凝重地秀一番“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戏。真叫人恶心。
   
   由执政党批钱养一群“在野党”。这种奇事好像在前苏联也没有过。这既说明中共对国库极尽挥霍之能事,更反映出中共领导人深重自卑的内心。中共领导虽然铁心要独裁,但也知道独裁不光彩。“称孤道寡”的确很受世人鄙夷。为了填补这种难忍的自卑,就挖空心思地组织人马演出“多党合作制”。希望通过“民主”表演活动来冲淡独裁者丑陋的形象。每年的“两会”期间,这种多簧配合的段子照例上演一回。别看戏路单调乏味,演出的费用却很沉重。虽然每年演出时间只有几天,要命的是所有的“戏班子”都必须常设。从中央到每个县市都必须设立政协并“按规定”组建若干“民主党派”。这样一来,中国纳税人还得常年供养着从中央到县级这样一套数目庞大的“在野党”。其他各国纳税人只养政府。而中国纳税人养了政府还要养执政党,已经够冤了。岂知这还没完。中共意犹未尽还要人民再养些“在野党”以美化自己。税上加税,冤上加冤。有朝一日政权还给人民,政协这骗人的养党机构必须废除,肮脏开支必须立即停止。现有的这几个冒牌的“党”,要么去组建独立的政党,要么正式并入中共恢复其“支部”的本来面目。不管执政还是在野,统统都自行去向民间募捐养活自己,不许再吃纳税人的钱。
   
   五套班子中还有零点一套养党机构在哪里?
   
   党委、纪委、政协,这是各级五套班子中的三套班子。但何来三点一套之说?这“零点一套”养党机构在哪里?它在“人民政府”这套班子里,是中共安插在政府里的党组、党办和一些神秘性的党务机构。
   
   美国劳工部里有共和党“党组”的编制吗?不可能有。布什最多能派共和党人去当部长。他要敢在里面设本党党组,国会一定饶不了他。而中国的各级“人民政府” 里却设立着大量的中共“党组”。外加一个统管性质的“直属机关党委”。从国务院各部委司局到省市政府的各部门均照此办理。党组比党委小,但往往也有专门的办公室和秘书等专职干部。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的简历中,有“1982年后,任电子工业部党组办公室副处级秘书、副主任(正处级)”的记录。显示一个部级党组的摊子还不小。这些党组占用政府公务员编制和办公设备。给国家增加了额外负担。中共本来没有必要在政府部门里叠床架屋地设那么多党组。明明已经有了各级党委,且政府各部门里重要的职务也都由中共党员担任。有些地方的市委和市府还在同一座大院里或同一栋大楼里办公。市府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市委的眼睛。党对政府的控制已经达到超严密程度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可见共产党是一类内心永无安宁的政治动物。“失控”的忧虑永远存在,监控的机关永远不嫌多。反正是国库的钱,不花白不花,机构不设白不设。一切有人群的地方都要有党组织看管着。支部要建在幼儿园上,党组要设进部委厅局。“党组”遍布政府各个部门,数量很多,所耗用的公款不是小数字。
   
   各级政府里还有一些神秘机构。你也许听过“省府或市府N办”这类名称。这种机构通常是政府里的一个专项办公室或者某个工程项目。但有的却是共产党设立的特殊机关。共产党性喜黑暗。哪怕在自己统治的天下里也爱搞“地下活动”。这类特殊的机构名称虽然是“政府”的什么办,实际上是党的机构。其人事和日常运作都归同级或者上级党委掌控。这样的神秘机构具体情况不容易弄清。过去外界知道略多一点的是中共的特务机关“调查部”的派出机构。调查部在中央的机关为“中央调查部”,但省市级却不以“省/市委调查部”而是以“省/市府第二办公室”的名义出现。现在二办并入国家安全局。这些机构依然专为“党的安全”而非“国家安全”而工作。江泽民与俄国人的秘密领土交易有损害国家安全之嫌,但国安局不会去调查。相反他们会严查并迫害那些揭露这种交易的人士。在正常国家里,“反党”是公民的权利。国家安全机构不会去调查制止反党行为。因此中国政府中这些专门为党提供的服务就是额外多出来的。其所开支的费用,理所当然应当划入“专用养党费”。
   
   以上两个方面,构成“零点一套”养党机构。
   
   对各级“三点一套”政权班子所需养党费用的估算。
   
   我在前面说过,中共以公款养党自己不报账更不许别人查账。这给我们估算养党机构的费用造成一定的困难。我们只能从一些已知的事实入手进行推算。具体方法是:
   
   第一步,估算养党机构供养的人数。这个人数包括在职人员,也包括离退休人员。
   
   在职人数的估算。首先要指出,估算时不能不考虑中国党政机关超编的现实。中国学者和官方已经提供很多资料证明了超编现象的严重性和普遍性。我们不能视而不见。民政部官员詹成付的一份调查分析论文指出他调查的15个乡镇定编只有404人,而财政实际供养人员达882人。超编118%。在估算各级三点一套养党班子供养人数时,必须对其定编人数乘以一个超编系数。若按詹成付调查的数据来定,这个系数会高达118%。显然偏高。但从国内各方面报道的情况看,超编 20%-50%是很常见的。我从低估算取20%。
   
   养党机构的离退休人员的退休金和住房医疗福利,无论是否由原单位支付,都是公款开销。离退休人员的待遇并不比在职人员低多少。特别是离休人员,不但离休金高于普通干部工资,还享有优厚住房补助和医疗保健服务等。所花公款不菲。离退休人员数量,可按在职人员的一定比例推算。近年来离退休人员生活质量提高,活到七、八十岁以上者已很常见。就算平均活到七十五岁。则退休生活年龄段为15年(60-75岁),在职工作年龄段为40年(20-60岁)。假定机构规模基本稳定,则离退休人员比例大致为15/40=37.5%。我从低按三分之一(33%)估算。
   
   我估算各级“三点一套”机构的在职人数时,能找到定编资料的,就以定编资料乘以超编系数推算。找不到定编资料的,就用其他间接的方法估算。我找到一些市县和乡一级的定编资料。估算出市级“三点一套”养党机构约供养400人,县级120人,乡镇街道级12人。这些是大概数,但也是低估数。目前还没有找到中共中央和各省、直辖市“三点一套”机构的定编资料,只能通过间接方法估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