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惊骇内幕:邓玉娇最新消息]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全球议会改革倡议书(征求意见草稿)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四)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五)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惊骇内幕:邓玉娇最新消息

   迫于全国人民的压力,一审邓玉娇带着杀人被赦免的尾巴被释放。新华网上不但出现一张母女俩挽手走出法庭的大照片,而且还有一张邓玉娇释放后接受记者采访的图片,此张图片中邓玉娇表情比较松弛,露出久违的微笑,被安排的一个房间里,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一张皮椅上接受采访。
   
   官媒报道说,邓玉娇问妈妈:我可以逛街吗?善良的人们以为她已经随从妈妈回家,等候终审判决。家里人担心她会被邓贵大和黄德智的儿子们弄死,筹划让她去北京上学,或找工作。邓玉娇天真的说自己要开始新的生活。然而等待她的却是又一次的「精神病治疗」。
   
   「你想想看,老部长(周永康)连他老婆都能整死,他定性的案子被推翻了……,邓玉娇今后的处境会怎样,」一位公安部高官透露说,「老部长暴跳如雷,传话说要把邓玉娇治成真正的神经病,让她活着也是个废人,决不让她有机会说出实情。」

   
   这位高官透露说,邓玉娇目前处境很惨,被关在一个地方(具体地方不便说),强迫她吞食大剂量损害脑神经的药物,而且每次都派人看着她把药吞下去,然后还要检查她嘴里是否有残留。她若反抗就打,不吃药就打,哭也打,喊也打。听说这么搞下去,过不了多久,她就真的被治成神经病了。
   
   这位高官说:听到汇报,我心里不太好受。我真的不明白,老部长这样做到底想达到什么目地?
   
   博主评论:是啊,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呢?我也不明白,因为邓玉娇毕竟不是大人物,只要这起事件一过去,很快就会被其他事件湮没了。除非这位据说得了癌症的政治局常委还有他据说是他的靠山小江心里一直就不服气:我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啊,实际上的中国最高权力机构的一员啊,实际上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想杀一个民女都没杀成,白吃了一个哑巴亏,我一定要找回面子来。
   
   大概这个时候,能硬搞阿娇的也就是他那个级别了吧?因为这起事件早就通了天的,不是一个巴东县的几个小官能够掌控的了,更别提什么邓贵大的几个跳梁小丑亲戚了。假如阿娇真的自由了,假如害怕他们的暗算,大不了一走了之,他们能有多大的势力?
   
   假如真的是那位周永康常委,就完全不同了,他是全国警察系统的老大,加上小江,就绰绰有余了。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位手握大权的心理有点变态,一定不肯吃这个哑巴亏,一定对这次起了重大作用的网络民意不服气,一定要整死邓玉娇。那么,我们将需要再战斗一次了,看看中国的天是不是只有权力,没有公理,看看上天是否眷顾中国人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