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天路灵语
[主页]->[宗教信仰]->[天路灵语]->[第九次经历神:在建筑工地的日子]
天路灵语
·活水周报(第87期 34-16)
·活水周报(第88期 35-16)
·活水周报(第89期 36-16)
·活水周报(第90期 37-16)
·活水周报(第91期 38-16)
·活水周报(第92期 39-16)
·活水周报(第93期 40-16)
·活水周报(第94期 41-16)
·活水周报(第95期 42-16)
·活水周报(第96期 43-16)
·活水周报(第97期 44-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8期 45-16)
·活水周报(第99期 46-16)
·活水周报(第100期 47-16)
·活水周报(第101期 48-16)
·活水周报(第102期 49-16)
·活水周报(第103期 50-16)
·活水周报(第104期 51-16)
·活水周报(第105期 52-16)
活水周报(2017年)
·活水周报(第106期)
·活水周报(第107期)
·活水周报(第108期)
·活水周报(第109期)
·活水周报(第110期)
·活水周报(第111期)
·活水周报(第112期)
·活水周报(第113期)
·活水周报(第114期)
·活水周报(第115期)
·活水周报(第116期)
·活水周报(第117期)
·活水周报(第118期)
·活水周报(第119期)
·活水周报(第120期)
·活水周报(第121期)
·活水周报(第122期)
·活水周报(第123期)
·活水周报(第124期)
·活水周报(第125期)
·活水周报(第126期)
·活水周报(第127期)
·活水周报(第128期)
·活水周报(第129期)
·活水周报(第130期)
·活水周报(第131期)
·活水周报(第132期)
·活水周报(第133期)
·活水周报(第134期)
·活水周报(第135期)
·活水周报(第136期)
·活水周报(第137期)
·活水周报(第138期)
·活水周报(第139期)
·活水周报(第140期)
·活水周报(第141期)
·活水周报(第142期)
·活水周报(第143期)
·活水周报(第144期)
·活水周报(第145期)
·活水周报(第146期)
·活水周报(第147期)
·活水周报(第148期)
·活水周报(第149期)
·活水周报(第150期)
·活水周报(第151期)
·活水周报(第152期)
·活水周报(第153期)
·活水周报(第154期)
·活水周报(第155期)
·活水周报(第156期)
·活水周报(第157期)
·活水周报(第158期)
活水周报(2018年)
·活水周报(第159期)
·活水周报(第160期)
·活水周报(第161期)
·活水周报(第162期)
·活水周报(第163期)
·活水周报(第164期)
·活水周报(第165期)
·活水周报(第166期)
·活水周报(第167期)
·活水周报(第168期)
·活水周报(第169期)
·活水周报(第170期)
·活水周报(第171期)
·活水周报(第172期)
·活水周报(第173期)
·活水周报(第174期)
·活水周报(第175期)
·活水周报(第176期)
·活水周报(第177期)
·活水周报(第178期)
·活水周报(第179期)
·活水周报(第180期)
·活水周报(第181期)
·活水周报(第182期)
·活水周报(第183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九次经历神:在建筑工地的日子

   在多伦多,我主要是做维修服务的水工,是持牌而有经验的。我之所以要到卡尔加里改为作建筑水工,是因为觉得这样工作会更稳定,薪水会更高一些。

   我在卡城安顿下来之后就开始找工作。用电子邮件发了两份简历出去,就有一家公司打电话来,要我过几天去面试;面试之后又过几天就去填表;填表之后又过几天就去上班了。

   我上班第一天,在到达建筑工地后所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他用国语向我介绍了这家公司的概况。也许由此你可能会以为在这家公司中华人很多,但事实上,我先后在这家公司的三个工地工作过,没有再见到过第二个华人。

   我在第一个工地只干了两天,由于领班觉得我是一个生手,他不认可我的工作,这使我第三天去了另外一个工地。事实上,在第一个工地的工作是器具安装,是我所熟悉的,我完全胜任这种工作,只是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比如一周的时间)。而在第二个工地的工作恰恰是我所不熟悉的。干熟悉的工作时我被人误以为是生手,而干完全陌生的工作又会怎么样呢?这就可想而知了 ——我面临很大的挑战!

   又是过了两天,第二个工地的领班从第一个工地处得知,我是被那个工地淘汰掉的,于是就找我谈话。这很像是我已讲述过的我在安省那家建筑公司所发生过的事在重演。

   我只有实话实说:以前我主要是干修理服务方面的工作,在安省所干的那家建筑公司是在工业方面,我从未干过民用住宅的管道安装工作。从我的简历中可以看出这一点。

   这位领班最后说:“晚上我要向经理请示。明天早晨7点钟你来工地,我会给你答复。”

   面对这样的危机,一个刚刚从多伦多远道而来的、用英语交流有困难的人,应该怎么办呢?应该向谁求助呢?

   当然是没有人能够帮我!我只有向神祷告,并相信只有神能帮助我走出这困境!在晚上的祷告中,我得到了应对的方法---我知道了如果公司决定让我走人的话,我应该说什么。

   第二天上午7点钟前我到了工地,领班说昨天晚上他在电话中和经理谈过了,公司的决定是要解雇我。

   我按照前一天晚上祷告时所得到的话语回答他说,我有水工的基本技能,从多伦多过来是为了找到一个工作,而你这个工地又有许多工作需要人干。无论公司给我的薪水是多少,我都愿意继续干下去。

   他听了这话,当即给经理打电话,然后对我说,经理正赶来这里,你等一等他。经理到达后,我只简单介绍了一下我的情况,并又重复一遍关于薪水的话。他问我是否干过这种工地上的工作,我说没有干过。他最后说,你先留下来干几天看看再说吧。

   几天过去了,没有人找我谈关于给我多少薪水的问题;一周过去了,两周过去了,一直都没有人找我谈关于薪水的问题。然而这工作我一直在照常干。

   这时我意识到,也许公司并没有降低我的薪水。但这又和我们通常的观念不相符合 ---不是说资本家都是唯利是图吗?哪里会有这么慷慨的资本家呢?一个工人说,你无论给我多少钱我都愿意为你干,结果是并未减少薪水,这有可能吗?

   薪水终于到帐了。我算了一下就知道了:连一分钱都没有减少。而且两个月之后又增加了7%。

   这件事的结局如此之好,但我却一直不清楚:到底是由于我的领班对经理为我说了好话呢,还是经理和我谈话之后压根儿就忘记了这件事?然而,有一件事我一直都很清楚:在神没有难成的事!天父一定会帮助敬畏祂的名、遵循祂的道的祂的儿女!

   由于是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中工作,同时又不能很好地用英语与领班和同事相沟通,在开始阶段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我知道我有神的帮助,我有圣灵的同在,所以我能够信心十足地面对困难,顺利克服了这些困难。我和同事们相处得很融洽,经过近八个月的时间,我对所做的工作也精通起来了。我知道,以我所运用英语的熟练程度根本做不到这些,我所依靠的是神的帮助。

    只身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往往会有很多不便之处。而刚刚进入一个公司工作,面对一个个只会讲英语的同事,要干你应该很熟悉但实际上并不熟悉的工作,遇到的困难之多是可想而知的。

   在同一个建筑工地通常会有来自几个不同公司的员工同时作业。我所在的公司只是负责安装上、下水管道和暖气管道。而在这之前,有另外的公司钉木架子,在这之后也有另外的公司完成墙体的工作。我在安装管道时,有时会遇到木架子钉得不合适,起初我竟然不知道是由我自己来修正还是要求钉木架子的人来更改。对于在加拿大的民宅建筑工地的工作,我的经验不是多与少的问题,而是连普通的常识都不懂。

   我在工地干的第二周,我想当然地以为前不久刚刚安装到木架子上的自来水管内是不会有水的,所以当需要切断水管时我毫不犹豫地就将其切断了。结果,水管内的高压水喷涌而出。我急忙拿保温绵去堵,但无济于事。心急之下我又错上加错---拼命地高喊救命。感谢赞美主,我虽然高喊了几分钟,但多亏没有人听到喊声。接着我冷静了下来,跑过去关掉了闸门,也就平安无事了。

   这个意外事件,虽说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也没有另外的人知道,但我自己一直在笑自己的无知。如果那时有不友善的人见到此事发生并拿这个意外事件说事的话,我立刻就会被解雇。他(或她)可以说,连基本常识都不懂的人,怎么能拿最高的薪水呢?当然,我当时若被解雇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我清楚地知道:天父赐给我的福分,没有人能够拿走!所以这个工作我能够保持住。正因为如此,我也就兢兢业业地干这个工作,就像是在为我们的主耶稣在干。我舍得花钱买好的工具用在工作上,也自制小工具用以提高工作效率和质量,详细做工作笔记以积累知识和经验。

   在卡尔加里2006年—2007年的这个冬天,下雪很多,有时很冷,这对于在建筑工地干活的人们来说是很不利的。我珍惜这个工作机会,有时风雪大、天气冷、道路滑,但我从来没有过迟到或早退。

    到了2007年3月下旬,气温已经回升,对我们来说,最艰难的季节已经过去了。这时,我们在冬天施工的这栋楼即将完工。

   这家公司共有二十多个建筑工地,有28个领班。我在这个工地跟同一个领班工作了7个月,从头干到尾完成了两栋住宅楼。

    至此,我熟练掌握了各种工作的每一个环节,并且对于有些工作还有自己的小窍门。对于常用的标准尺寸、工具的调校和三类管道的布局等,我都已是了如指掌。可以说,我已从起初对工作的陌生,变成了对工作的精通。我意识到:起初我能保持住这个工作,现在我用不着担心会被解雇。但是,几年之后如果房地产市场萎缩,该公司需要裁员的话,我会由于语言问题而首当其冲地被解雇。所以我对我太太说,如果我丢了现在这个工作,我们就搬到温哥华去,我要去温哥华作维修服务的水工。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喜欢温哥华的自然环境和气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