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郭国汀律师专栏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郭国汀自传》第三章:奋力拚搏
·《郭国汀自传》第四章:东山再起
·《郭国汀自传》第五章:山重水复
·《郭国汀自传》第六章:永恒的中国心
·郭国汀致海内外全体中国网民的公开函
·极好之网站-天易综合网
·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易道天成
·南郭不与匿名者论战的声明
·请广西网友立即转告陈西上诉
·就朱镕基与法轮功答疑似五毛党徒古镜质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郭国汀

   

   轰动一时的邓玉娇案暂时落下纬幕,亿万网民对此案的关注度空前绝后,一度高达三千一百万个网页,迄今仍有一千六百万,与杨佳案一样,也有所谓“专家学者”自称出于理性,实质基于深入骨髓的奴性对邓玉娇案发表了高见。“有罪免罚”判决一下,称之为“判决公正”者有之,赞之为“体现了法官智慧”者有之,颂之为“邓玉娇案的判决是网络民意的胜利、彰显了社会正义,但同时也是政府的胜利”还有之,不少“专家”异口同声“防卫过当”!据称百分之九十的网民居然对判决表示满意!其实本案是中共玩弄法律公然强暴法律愚弄国人的又一经典例证。本案本来是个相对简单的刑事案件,无论涉案事实、证据还是法律与刑法理论均不复杂,但由于中共当局为掩盖某种真相,从侦察到检控至庭审及强行变更律师和司法精神病鉴定,皆有明显玩弄法律强暴民意之嫌;至于公然欧打记者、阻截志愿人员、下令封杀有关邓案信息,更显中共作贼心虚;有关中共当局如何暗箱操作,已有众多网民揭露批判。本文着重揭批伪法学专家对邓案迎合流氓中共当局的种种丑陋表演。

   贺卫方教授对邓玉娇案的基本论点是迄今吾目力所及体制内教授唯一正确的观点。本案起因于强奸未遂引起的正当防卫,邓玉娇不但无罪,而且应当受到政府表彰和国人的敬重。因为她是在中国大陆经流氓政权六十年铁血统治把中华大地搞得一片乌烟瘴气道德伦丧的大染缸中出于污泥而不染的典范。充分体现了孟子之“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大丈夫精神。我相信每个有正常思维逻辑和判断力及生活和法学常识者,都不难得出相似的结论。那么为何会出现如此众多的所谓刑法专家学者,将如此明显的强奸未遂案,克意“理性”地说成所为“一般性的侮辱”,旨在减轻中共贪官污吏罪责,却判真正的受害者有罪?!合乎逻辑的答案只有一个:屁股决定脑袋!

   

   有些中共党用文人简直语无伦次胡言乱语到了令国人不能容忍之境。我曾公开论证:“中共党员是罪犯”![1]“不仅中共党员是罪犯,无耻党用文人是重罪犯!”[2]迄今没有一个中共党员或被指名之党用文人胆敢公开抗辩。今天我得再次指出:高一飞、齐文远、梅传强、马克昌、卢建平等所谓刑法学专家均很可能是党用伪法学家。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否中共党员,也不知道他们的政治观点与立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刑法学术实际水准,但仅从他们对邓案的评论,至少可以推断他们皆患严重的媚共恐共症,其深入骨髓的奴性其无耻严重玷污了学者专家的清名,根本不具备一个的学者最起码的客观公正立场,至少是丧失了是非观的糊涂虫。如果仅仅是因为饭碗,根本犯不着睁眼说瞎话为病入膏肓的中共暴政美言;如果为自保,底线完全可以保持沉默,而不说假话愚国人;如果非要说两句不可,至少应当客观公正为之,然而上述几位均远远超出了自保所需的限度更远非客观公正可言。当然也有可能记者报导歪曲或断章取义。因此,如果诸位觉得冤枉,我恭侯诸位公开澄清或论辩。

   

   注:南郭历来直言不讳,本不想得罪诸多所谓专家学者教授,但只要体制内诸公坚守最起码的底线:不与中共专制暴政同流合污,为自保计保持沉默,虽然 软骨,南郭能理解也就放汝等一马,任何与流氓中共同流合污的家伙,只能恕南郭不敬,必将汝等为一已之私与中共流氓暴政勾结祸国殃民的愚行蠢举暴露光天化日 之下,中国人民之所以饱受流氓中共暴政欺凌奴役迄今看不到曙光,就是因为有一大班此类无耻无行专家学者教授作恶。他们是远比一般中共党员罪孽深重的重罪 犯!有人指责南郭用语过激,吾得坦承,对这班奴性十足妄图里外通吃的无耻无行文人必须彻底剥去其伪装,才能令其有所收敛,中国的自由、宪政、共和的民主明 天才能早日到来。同时南郭声明:南郭并非真理的化身也可能犯错或误认,因此任何自觉冤枉的人均有权提出抗辩声辩,只要证明是南郭错怪了你们,南郭一定随时 纠正错判,并真诚道歉。

   

   [1]南郭以为全体共产党员,在法律意义上都是“罪犯”。共产党员身份绝对是永恒的耻辱而决非荣誉!或许有人会认为这一认定过于偏激有失公允。然而依法律、法理、逻辑推理演译,该结论则顺理成章。见郭国汀《中共党员是罪犯》“博讯新闻网”2005年10月8日。

   

   [2]近日阅及数篇为[中国特色政治民主制度]辩护的文章,我不得不再次强调,不但中共党员是罪犯,所有的无耻无行文人皆系罪犯!因为他们是明知故犯因而其罪孽 远比一般中共党员深重.比如: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副所长房宁;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 中央党校研究生院副院长刘春教授;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陈惠丰;全国政协委员陈漱渝; 梅宁华北京日报社社长; 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陈明德; 民革中央主席周铁农;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王金红;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赵成根教授;中央统战部研究室副主任张献生; 中央编译局比较政治与经济研究中心陈家刚博士; 卢启发;徐理。。。等.他们有的是中共党用文人;有的是所谓教授,博士,有的是号称的[民主党头]或政府官员,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是睁眼说胡话无耻拍流氓中 共马屁不脸红!这些人远比一般中共罪犯罪孽严重得多,因为他们完全为了一已之私,不顾一切紧密配合流氓中共欺骗全体国人,拖延国人苦难.因为若非这些无耻 文人紧密配合,早已病入膏肓的中共流氓专制暴政业已跨台,正由于这帮无行文人出卖良心的犯罪行为,人为的延长了中共专制暴政的狗命。见郭国汀《中共党员是罪犯,无耻无行文人是重罪犯》,“博讯新闻网”2007年8月8日

   

   

   

   


此文于2009年06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