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公民论坛]->[TF:黄燕明——贵阳市民 "六四"二十周年所受到的"打压"记]
贵州公民论坛
·张思之等九位法律专家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贵州省纪委书记王政福的信
·北京十老就遵义驻京办一案给胡锦涛的信
·贵州遵义老干部集体上书胡锦涛 举报贵州省人大副主任傅传耀
·希望之声:贵州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在贵阳启动
·快讯:贵州已启动第五届人权研讨会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一号)
·贵州民主人士赞《九评》促三退
·贵州人权研讨会义工廖双元吴玉琴被国保带走(图)
·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均未被释放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被国保非法拘押20多个小时后放回
·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收缴旗帜的荒唐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旗帜虽被夺走,斗志依然不衰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夏房开公司经理王毅
·恶劣的暴力强拆事件在贵阳再次发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再次遭到当局打压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陈西被警方带走一天未归
·贵阳当局封闭人权研讨会
·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被警方强行驱散
·贵州人权研讨会在贵阳黔旃珗@聚會被警方强行冲散
·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组诗)
·“世界人权日”前夕人权活跃人士遭当局非法羁押骚扰
·申有连:世界人权日已成为中国践踏人权日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贵州人权捍卫者就刘晓波“被审判”的声明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刘晓波受到审判的声明
·“非正常上访或被劳教”是架在访民头上的一把刀
·罪恶的偷袭强拆
·被践踏的生存权利
2010贵州民权活动
·全林志:贵州人权研讨会随想
·莫建剛:為了中國人的權利與尊嚴
·鹊巢鸠占——贵阳市市西路办事处再次违法
·贵州毕节刘俊春因上访被关押 (图)
·贵州关岭县“1·12”事件十问
·李志友:贵州警察杀人:不是谁的嘴大!就谁说了算的?/
·贵州警官张磊与上海民警马天民
·高智晟被迷路 贵州异见者谴责中共黑社会
·新世纪最牛行为科学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要求严惩无视生命的暴徒
·贵阳市红边门“11、27”暴力强拆事件后续情况报道 (图)
·贵州毕节黑恶官僚欺压百姓野蛮强拆作恶多端 (图)
·贵州毕节陈明云一家房屋遭黑恶官僚强拆生活陷入绝境
·在贵州两会间为儿伸冤的成阳娥老人
·贵州毕节刘世达一家血泪的控诉
·2010年贵州人权捍卫者新春茶话会速写
·贵州人权研讨会举行新春茶话会
·贵州民运人士向李洪志先生拜年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被公安强行抓走关押(图)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关注系狱的人权捍卫者及亲属.为他(她)们献爱心
·分析人士呼吁关注中国妇女经济地位
·紫电;抗议贵阳花溪区派出所警察侵权骚扰行为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因上访被行政拘留
·贵州毕节访民路言飞被判劳教两年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民主人士出境 公安作梗拒发证件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贵州访民刘世达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贵州毕节刘俊春案明日开庭
·十年冤案无处伸?厂领导合谋迫害老工人!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贵阳公安局老干处干警凤天国淫人妻子并仗势欺人/鄢世诚
·贵州人权捍卫者清明祭奠马绵征烈士
·谁来保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图)
·卢勇祥:贵州民主活动人士清明祭奠马绵珍遭围堵
·王 藏: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上)
·王 藏: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下)
·贵州民主人士谈“425事件”和平反迫害
·贵阳当局非法强拆,祖坟都不能幸免
·贵州异议人士黄燕明以绝食抗议警方非法拘禁
·“六四”临近,贵州多位人权捍卫者遭非法传唤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贵州人权捍卫者廖双元夫妇被国保非法拘押
·廖双元被国保非法剥夺自由超过24小时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六四」臨近,貴州多位人權捍衛者遭非法傳喚毆打
·贵州毕节访民刘俊春被起诉后的答辩状 (图)
·母亲为儿申冤15年难讨公道
·贵州人权研讨会筹备纪念“六四”活动遭打压
·吴玉琴 廖双元:强烈抗议贵阳公安骚扰我们的家人
·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图)
·强烈抗议贵阳警方为阻止纪念“六四”所采取的打压行为(图)
·贵阳当局破坏“六.四”纪念活动
·贵州廖双元于今日凌晨被国保带走
·贵州张重发今早被公安带走
·各地人士以不同的方式纪念六四
·吴玉琴:刻在心灵的烙印——“六四”21周年随想
·贵阳当局用各种手段破坏六四纪念活动
·糜崇标:公安封网 还行凶
·打压民主异议人士已经凸现黑社会性质
·贵州作家声援异议作家力虹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为力虹踊跃捐款(图)
·“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的抗议
·贵州公民关注团强烈谴责遂宁警方刑事拘留刘贤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TF:黄燕明——贵阳市民 "六四"二十周年所受到的"打压"记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纪念八九民主运动二十周年征文
   二十年来,"六四"这一历史伤口每时每刻都在滴血,每天都在撕裂着死难母亲们的心,每年都引起世界各国人民的关注。随着六四的逼近,海内外各界人士计划以各种方式纪念,而贵阳的民运人士也为此提前作了活动上的安排。但是,执政党不仅不为自己的罪孽忏悔并为死难者平反昭雪,反而动用国家机器压制人们自发的纪念活动,企图将这一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从民众的记忆中抹去。以下是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打压贵阳市民悼念"六四"死难同胞的过程记录。
   
   4月29日,接朋友手机短信,我从金阳新区上了48路公交车,在甲秀楼又转了15路。车到水口寺的时候,从车窗中看见全林志、申有连、莫建刚等人候在路旁,赶紧下了车与他们汇合。在东山脚下,我们又遇见了杨大哥夫妻俩,大家相互问候之后,沿着弯弯曲曲新修的石阶而上。我们走到了半山腰的时候,看见张姐、老周、德富等人坐在一块突出的山崖上,于是大家就在这儿小憩。一会,小田、老糜……等人也气喘吁吁地来到这里。
   
   东山"仙人洞"是贵阳市最早的名胜古迹之一,至今已有700多年历史。据民间传说,八仙中的吕洞滨、张果老曾经在洞中下棋而得名,因此得名"仙人洞"。站在那快突出的山崖上,那莲花瓣中的贵阳市区尽收眼底,绵延而来的南明河水从山脚下穿过,流向长江并最终汇入大海。
   
   这时,有人提议,我们何不就在这俊雅秀逸的仙人洞下祭奠"华夏先贤"和"六四"死难的勇士们呢?让这悠悠南明河水带着贵阳市民的"哀思"经长江并入大海、传遍五大洲四大洋。
   
   得到大家的响应后,有人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黑底、白字、黄边"64--20祭"横幅。在主祭人申有连(临时推举)先生的主持下:全体人员起立面向北方,向失去孩子的天安门母亲及更多母亲们鞠躬致敬;向在六四民主运动中死难者默哀三分钟。此后,由民主墙时代的莫建刚先生代表大家致祭文,并表达贵阳市民"拒绝遗忘"的愿望。
   
   曾经当过解放军、也坐过共产党大牢的老杨拿着书写有"纪念。声讨中国政府北京89•64屠杀大学生惨案申冤!"的字幅照了像;七十多岁的老糜拿出了上百支小腊烛,准备摆出一个"心"形图案,祭奠。这时,有人提议到,白天的烛光效果不大好,天黑了再做"烛光"祭祀吧。于是,大家决定先到山顶的道观里去游览一下,然后再点亮烛光祭奠死难的六四勇士们。
   
   于是,我们开始向山顶走并进入了道观。在道观的一石雕桌前,有人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饼干、饮料,边吃边讨论起89年"六四事件"以及它所产生的历史影响。申有连说:"六四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如果政府不对这一历史事件给予说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包庇和隐瞒犯罪的行为,今天的悼念活动的意义就在于我们贵阳市民拒绝遗忘";全林志老师深情地说:"二十年前,北京学生和许多市民为了中国的政治进步而献出了生命,当年,我也参加了这场运动,如果我们再不挺身出来说话的话,那就愧为人师了;我说到:"作为那场运动的参与者和受害者,我们再为别人说话的时候,也在为自己说话。" 老糜、老杨讲了他们所遭受的坐牢经历……。
   
   大家正在讨论之中,失去行踪的廖双元给陈德富打来了一个电话。 德富回答说:"我在东山'仙人洞'烧香祭祀,有好几位朋友都在呢,你赶快过来吧";莫建刚接过德富的电话说:"老廖,朋友们都在这里,要很晚才走,你赶快过来吧"。廖说:"那我一会赶过来嘛"。
   
   接通这个电话的35钟后,清风雅静的道观门前来了七、八部车,进来了几个神密莫测的游客,游走在旁边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重发走到门口去看了看,回来对大家笑着说:"上次到'海天园'监视我们的国保全都赶来了,反应速度还真快"。老糜说到:"我认识这些人,其中一个就是上次到'海天园公墓'监视、阻止我们悼念的那些人!"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气愤地骂到,"上次在海天园祭拜'抗日英雄',他们骂我、推我的事还没了结!来了正好,我今天就要与他们的李支队长评评道理。"我说:"这些人已经沦落为'一党专制'的工具,它们连民众悼念抗日英雄的祭奠都要阻止,你能与它们评出什么理呀!不要理采它们,改天再找地方聚会,以完成我们的'烛光'悼念吧"。
   
   站在旁边监视的一个假游客(国保)在那里笑了起来,从这人的阴笑声中,我感觉到国保今天要抓人,以报复"海天园"中丢人现眼行为。
   
   4月10日,贵阳市的维权人士到海天园公墓祭奠为国而出征的45万贵州将士。但当我们来到纪念碑前时,却发现上面悬挂着一幅"悼念"两位不知为何而死去的公安警察的红色横幅!?以往,政府部门、公安部门所组织的悼念活动一般都安排在黔灵公园"纪念碑"进行,且国保事先也知道大家要到这里祭扫抗日先烈?是否有人故意将这么一幅"不伦不类"的东西挂在上面,以阻止我们的活动呢?
   
   过了一会儿,书画家向老师和其它几个人带着花圈、横幅来到了纪念碑前。今天是向公安悼念?还是祭奠抗日英雄呢?这时,陈西、吴玉琴和大家一起将花圈放在上面,并把"为捍卫祖国独立、自由、领土完整而英勇捐躯的抗日烈士永垂不朽!"的横幅盖在"红色条幅"上。这时,一个年青的国保叫喊到:"你们没有看到这个碑上挂着我们公安两位同志的纪念横幅吗?你们把它给挡住是不行的!"有人说到:"公安怎么能与为国而捐躯的抗日英雄们相比呢,况且,你们搞完仪式后就应该将善后工作做好,该撤除横幅的就应该撤除,该打扫干净就打扫干净,公安的祭奠活动也要讲文明呀。"莫建刚也走上前说:"我们将纪念横幅挂上去,是为了祭扫抗日先烈,等会祭奠仪式结束后,就把横幅拿下来,希望你们能理解"。国保感觉到理亏,回头向坐在车里面的领导汇报去了。
   
   国保"一计"不成,又心生"二计"地找来了海天园公墓的管理主任和保安人员,企图阻止我们的祭奠活动。公墓管理人员上来问清了情况后,实在是拿不出什么理来阻止合法的祭奠活动,于是走开了。
   
   当大家把花圈、祭品放在纪念碑前准备祭奠时,以大队长鄢彪为首的国保凶神恶煞般冲上来扯下横幅,不准许祭奠!吴玉琴走上前去质问和索要横幅,但鄢不给,吴就一把拉住横幅的另一头,怎么也不松手。可能是地下的英魂给了我勇气,我大喊一声冲上去怒斥到:"你们太过分了,有什么权力干预公民祭奠抗日英雄的活动"。这时,大家义愤填膺地冲上去与国保评理时,吴玉琴乘机从心虚的鄢彪手中抢回了"横幅"并全部挽在自己的手腕上。冲上来的国保想把横幅再次抢走,它们用手指着吴说:"你放不放手,想讨打是不是!"我吼到:"打人!你敢,不信你试试看?"莫建刚也说到:"你敢打!你敢出手伤人,我们今天就不会放过你。"国保气急败坏地指着莫说:"不要用手指我!再用手指我,今天你死的多喔";七十多岁老糜冲上去指着鄢彪说:"我来这里是祭扫父亲的亡灵,他带领贵州将士们参加过台儿庄大战,谁给你权力阻止我祭拜父亲和祭奠为国捐躯的抗日英雄"(老糜父亲:糜藕池先生是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曾经率领贵州勇士参加过台儿庄大战,抗战功臣、中将)。鄢彪不但听不进老人的话,反而骂老糜并用手推他,差一点将他推倒在地!老糜气愤地追着鄢彪骂,"你们阻止民众祭奠抗日英雄,这是汉奸、走狗的无耻行为!你们是汉奸、是走狗!"向老师走到一个国保的面前说:"小伙子,人心都是肉长,请摸着你的良心说,我们祭奠抗日烈士有罪吗!?如果没有65年前那些英烈们为国捐躯!你还能当警察吗?早就当亡国奴了;张重发说:"我父亲也是'中国远征军'将士,曾与众多贵州青年开赴'滇缅'前线参战,今天到这里来是祭奠老人家'保家卫国'的壮举";维权人士赵先生指着国保骂到:阻挠市民祭拜抗日英雄,就是汉奸!走狗!一时间,"卖国贼、汉奸、走狗"的唾骂声飞向国保们。
   
   李果拿出手机拍下了双方争夺横幅、拉扯的过程。国保意识到这些"照片"如果被发表在网络上,进而会激励起更多的民众起来抗争?他们也可能怕压制民众的"行为"曝光在海内外网站上,进而威胁李果,强迫交出手机。大家又冲上去护住李果说:"你们用几部相机、摄影机拍摄我们,我们又为什么不能拍照呢?不要给他们(后来,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国保暗中把李果带到市公安局,删除了手机里的照片,到晚上才放他回家)。"
   
   下面领头的国保们一看我们都不怕,且全场群情激愤起来,也可能是担心双方如果继续这样冲突下去会酿成大的"群体事件"和"抗议示威游行"。于是,开始命令手下撤回到纪念碑台阶下监视着,不在强行干预我们的祭奠活动。
   
   德贵、吴郁、向老师……等人将那幅书写着"为捍卫祖国独立、自由、领土完整而英勇捐躯的抗日烈士永垂不朽!"的横幅重新挂在了墓碑上,又将花圈、祭品、水果鲜花放在墓碑前,由陈西主持、莫建刚致祭文、赵军读悼词。在国保的监视下,我们完成了祭奠活动。
   当大家从"仙人洞"道观里走出来的时候,国保就一直紧紧地跟在我后边。在路上,我对重发、德富说,你们先走一步,今天国保们可能要报复那天"海天园"的丢脸行为,我可能会被他们强制带走。
   
   大概在下午6点钟左右,我在东山公交车站上了6路车,准备先去探望生病的父母亲,然后在去看看生病的吴玉琴和老廖。当我上了车后,三个国保彪形大汉紧跟着上了同一部车。
   车到纪念塔,我下车转乘另一路车。这时,一直跟在公交车后面的越野车停在我面前,随我下车的三个国保把我夹在中间,要我到贵阳市公安局去。我抗议到:"你们这是在非法绑架、侵犯一个公民的人身权力!"他们强制把我架上了车上说:"走吧,到了支队,我们领导会给你解释的。"
   
   到了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会议室,鄢彪(国保大队长)进来对我说:"你们今天搞了什么活动,一定要交代清楚,否则?是不会放你走的。"我说:"你身为公安警察,知不知道这是非法绑架!是知法犯法的行为!你有传换证吗?你履行了正规的法律程序了吗?至于说交代,我已经是近五十岁的人了,读过法律,更知道宪法中公民有结社、聚会的权力,你不要用'吓唬'小孩子那一套东西来吓唬人。如果要讯问,请按照法律的正规程序问话,因为我们之间的'一问一答'都要记录在案,你我必须为所说的话负'法律责任'。"
   
   在鄢彪与我僵持、不能继续交谈的情况下,其后台领导安排姓孔的国保进来问话。他说:"我进入公安系统已经十多年了,我们也打过几次交道。这样吧?我问、你答、在记录。"我说:"在不违反做人、在不被朋友指着脊梁骨骂的原则下,我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就绝对不说,行,你问吧"。他先问了我的家庭情况、经济收入以及1995年6月4日在天安门广场撒传单的经历之后,开始问那一个人组织了今天的聚会?有没有拉"横幅?"有没有人拍了现场照片?今天是不是进行了"六四二十周年"的纪念活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