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藏人主张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他们擅长念诗歌讲道德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茉莉
   
   
    莎士比亚笔下的暴君理查三世公开宣称,他要做一个不择手段的歹徒;而在共产主义制度中,屠杀民众的职业刽子手却赋予自己以“人民领袖”的称号。200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凯尔泰斯熟读莎士比亚著作,又经历了两次极权主义——纳粹和匈牙利共产党的统治,仔细观察了共产党独裁制度的运转,得出了这个结论:自命为“人民领袖”的共产党,比理查三世那种暴君更虚伪,更具欺骗性。
   
    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奇迹般地延续到二十一世纪,它的谎言也就格外美丽,格外圆融。当今中国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表演更有特色。一方面,他们穿西装打领带,吸收对自己有利的西方因素;另一方面,他们大力宣传传统的道德荣耻观,引用古典诗词。不管其统治如何腐败低效,也不管人们如何怀疑并公开嘲笑他们的作秀,但他们仍然矫揉造作地以诗歌和泪水推销谎言,玩弄权术愚弄人民,以平衡政治。
   
   
   
    ◎ “新专制主义”如何改头换面?
   
   
    之所以把胡温的统治称为“新专制主义”,是因为,与斯大林、毛泽东时代的老式极权主义相比,这个意识形态已经发生了一些显著的变化。有学者把当今中共统治称为“新极权主义”,其理由是,当今中共的“政治压迫”和老极权主义一样,仍然利用意识形态运作这一独特的方法,不允许人民自由地思想。这个命名有一定道理,但还是可以商榷的。
   
    按照阿伦特的论述,极权主义是反文明的,它在本质上是一种野蛮。“极权主义统治的目的是废除自由,甚至是消灭一般人类天性。”从毛泽东时代过来的人们,都经历过那个极端的年代,极权主义强行管辖人们的一切生活领域,包括衣食住行和恋爱结婚。而专制主义则不同,专制主义的本质在于统治者的权力不受法律的制约,它“取消臣民参与政治现实的自由,但不关心臣民之间非政治的共同联系”。
   
    是否反资本主义和反对功利考量?这是区别极权主义和专制主义的一个关键。在极权主义社会,统治者“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要求人民放弃自己的利益。而当今新专制主义只是在表面上仍打着“社会主义”的招牌,在现实中却大搞权贵资本主义,穷奢极欲,糜烂色情,并且用金钱物质等利益换取人们对它的效忠。
   
    这种改头换面的新专制主义,比老式的极权主义更具实用性、灵活性。看起来人们已经享有更多的个人自由,被允许拥有更多的私利。但是,当执政者叫喊“筑牢抵制西方多党制的防线……”、“……决不搞三权分立,多党执政那一套”时,就露出了麒麟皮下的马脚,原来所有的与时俱进,只是为了巩固和延续其一党专制。既吸收了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因素,又固守中国千年来的专制传统,新专制主义在这种畸形的发展中,仍然顽固地排拒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
   
   
    ◎ 用伪善的道德话语来平衡政治
   
   
    缺乏道德性是中国新专制主义最大的问题。不管拥有多大的经济势力,这个权力来源不合法的政权在世界政治舞台上仍然是一个不道德形象。为了维护权力,新专制主义希望人民在物质生活中麻醉,庸俗堕落下去。即使中国偶然出现像胡佳那样有着崇高道德品质的人,他们也难免成为新专制主义残酷迫害与打击的对象。
   
    就在中国人道德最沦丧的时期,一个毫无道德感的政权开始热衷于推销道德。这几年,中共媒体大肆宣传胡锦涛的“八个为荣、八个为耻”,要求中国人保持道德纯洁。比起胡记“八荣八耻”道德观,温家宝的道德宣教更富于诗意,他说:“道德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道德的光芒甚至比阳光还要灿烂。”“企业家身上要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虽然这种明显的伪善甚为可笑,但我们不能轻视“道德经”对新专制主义统治的功用。首先是平衡政治的作用。当今中国诸种严重的社会问题,如官僚腐败、社会不公、贫富分化和环境破坏等问题,其根子本来就在这个腐败无能的政府,但胡温通过大讲道德,以正义者身份自居,掩盖自己的失职和腐化,推卸了应该承担的责任。
   
    除了推卸责任之外,胡温的“道德经”还有颇有收买人心的作用。在一个这样糜烂的社会里生活,受官僚欺负的人们是痛苦的,喝毒奶吃毒米的人们是不满的。这时,那些在中南海享受“特供”的领导人,以貌似真诚的表情,大力呼吁道德,这对那些不知情的小百姓来说,多少有一点心理安慰作用,所以他们才被人亲昵地称为“胡哥”和“宝宝”。
   
    这是一场抢占道德高地的游戏。玩这种虚伪游戏的人,继承的是中国历史上专制怀柔的传统。鲁迅曾从历史满纸的仁义道德字缝里,读出“吃人”的要害来。这种中国传统的统治权术,西方也有古已有之,例如意大利的马基雅维利就特别重视权衡统治术,主张“君主不必具备各种美德,但在表面上必须装成具备这些美德。”
   
   
   
    ◎ 诗歌和泪水把专制主义人情化
   
   
    如果仅仅把胡温等新专制主义领导人视为技术官僚,是不太公平的。水利专业出身的胡锦涛,早在清华大学做学生时就是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组长,显示出会编台词会导演节目的才艺。地质专业出身的温家宝,自称最爱读经典著作,例如《贞观之治》和《唐书》,以及罗马帝国皇帝马可·奥勒留所著的《沉思录》。
   
    一个人的人格和良心,能不能靠读书读出来?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不管怎样,被捧为“诗人总理”温家宝,经常在公开场合风雅地背诵诗书,并动辄热泪盈眶,给他们所推行的冷酷的专制主义,涂上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
   
    例如,“民之所忧,我之所思;民之所思,我之所行。”这是从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名句化出来的句子,温家宝用来塑造自己清廉爱民的总理形象。然而,只要我们看看他们怎么打压上访的地震遇难学生家长,怎么抓捕那些调查真相的人权人士,就可知道,他们津津乐道的“爱民”,正是他们最缺乏的东西。
   
    同时,温家宝还被视为“泪水总理”,电视上频频出现他流泪的镜头。在发生灾难的场合他哭,在欢迎法国总理的时刻也哭,更善于引用关于哭泣的诗歌。例如,“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春愁难遣强看山,往事惊心泪欲潸。四百万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湾。” 这样的哭声多了,很难不让人产生“审泪疲劳”,以致中国的新左派学者都讥讽温家宝流泪是“亲民秀”。
   
    问题在于,为什么温家宝一个大男人要动辄就哭?在中国历史上,强势的统治者是不需要哭泣的,例如曹操、毛泽东,他们不屑使用这种“动之以情”的手段,专横霸气的他们有足够的权威震慑人民,有足够的自信主宰天下。而温家宝这种小秘书出身的人,侥幸被党挑选出来作为维护国家机器的大管家,他获得了莫大的恩宠,却又缺乏足够的才能、威望和理论水平,就只能以情胜理,以丢书袋、擦眼泪来动员情感资源。
   
    例如四川地震时,温家宝流泪之外,对救灾部队领导说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在党指挥枪的中国,温家宝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第三号人物,国防部就在他掌管的国务院管辖之下,但温家宝却只能诉诸于感情。这令人想起“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说法。除了在镇压异议人士方面异常强悍凶狠之外,这个弱势中央政权管不住自己的军队与官员,已经是尾大不掉了。
   
   
    ◎ 圆通权变策略为使人民驯服
   
   
    上述中国领导人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们继承的是中国传统的专制主义官场文化。为什么延续了千百年的专制主义至今仍有顽固的生命力?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历代统治者积累了丰富的统治术,例如圆通权变,使用平衡术转移视线,使用情感方式策略性地安抚百姓,平时装出一副忠厚务实的道德面孔,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狰狞,这就能使人民更为驯服地接受统治。
   
    由于新专制主义擅长权术,富于欺骗性,它给中国社会造成的危害性就更大。它不像极权主义那样完全禁人欲,而是让人们满足于声色犬马,不问政治也不问价值,沉溺于物质生活,在消费刺激下苟活。还有些丧失社会责任感的中国人,回避中国仍然是不民主国家这个根本问题,走向狂妄的民族主义。
   
    孟德斯鸠曾经说过: “解放一个习惯于被奴役的民族比奴役一个习惯于自由的民族更难。”长期做专制皇帝的“子民”,中国人仍然在专制意识形态的陷阱里难以自拔。因此,我们需要对新专制主义的伪善做更透彻的揭露,需要以自由思想对抗新专制主义的政治控制,否则,中国将无法建立起一个有正常规范的民主社会,中国人民也无法成为有尊严的大写的公民。
   
   ---------
   原载香港《争鸣》杂志2009年6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