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关于基督教,驳斥自由派》曾有自由派责问:

   “你以上帝不存在为由一再攻击基督教,很无谓。儒家不说‘六合之外存而不论’吗?对上帝存不存在这一问题,为什么不可以采取‘存而不论’的态度?就算上帝不真,何必无情揭破。鬼神虽难实证,圣人可以神道设教,何况基督教的传播有利中国民主化,孔子重来,纵不支持,一定闭口不言,不会象你这样毫不留情地将基督教置于死地。”云云。

   答以三点。

   一、我论道讲理,确有些不留情,但我没有能力也不打算“将基督教置于死地”。相反,我所追求的民主自由包括信仰自由。我也非常欢迎基督教依理“回击”。如果对方辩不过我,如果真实有理的直言批评就是“攻击”,就会影响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正好说明基督教教义的不如实、不如理,而且恐惧言论自由。其实基督徒也多知道,科学、真理和言论自由才是基督教最大的敌人。

   二、“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之言出自《庄子•齐物论》。成玄英疏:“六合者,谓天地四方也。六合之外,谓众生性分之表,重玄至道之乡也。夫玄宗罔象,出四句之端;妙理希夷,超六合之外。既非神口所辩,所以存而不论也。”上帝确是“超六合之外”的东西,不仅完全无法实证(既无法科学实证、又无法自心实证),而且已为科学所破斥。我依据科学常识和儒家义理而论,完全应该,倒是基督教,虚构这么一个东西来信仰来宣传,至少是不负责任的。

   三、关于神道设教。《易•彖传》云:“圣人以神道设教。”古今学者往往解曰为“圣人以神道设教,教人信神。”都是错的。马一浮说得好:“《易》言神道者,皆指用也。如言显道神德行,谓其道至神耳。岂有圣人而假托鬼神之事以罔民哉?设教犹言敷教耳。绝非假设之意。”

   另外,“基督教的传播有利中国民主化”之类歪理,早已被我驳倒,不赘。在儒家,道德高于一切,假托鬼神之事以欺骗、愚弄人民,不是儒家的风格;道理高于一切,因为“有利”,就对明显假冒伪劣的东西“闭口不言”,甚至“利用”之,也不是儒家的风格。道理最重真实,信仰最重真诚,是不能这么功利的。况且建立在假冒伪劣基础上的“利”,未必真,就算真,也必不大、必不久。

   对于世界上各种宗教信仰,儒家都主张维护它们的信仰、言论之自由,这是王道的宽容;同时对它们的不如实不合理之处乃至某些歪理邪说予以严肃的批判,这是开启民智、诲人不倦。两方面相辅相成。2009-6-30东海老人

   《勉习近平先生》网上看到一句警句,颇有儒风,录此共赏:

    “群众在我们心里的分量有多重,我们在群众心里的分量就有多重!”

   从个别、局部及表面看,此言未必成立,某些时候某些地方某些人物,真心实意地把群众看得很重,却被群众看得很轻。但从整体上根本上看,这是真理。大爱必有回报,大善必有回报,这是人世金律。

   兹引申两点。如果群众在心里的分量重到一定程度,“我们”是负有相当社会、政治责任的政治家及文化人,必然会从物质、思想、精神、文化、道德等各方面关心群众,把群众疾苦放在心里。所谓吉凶与民同患,所谓圣人以天下之忧乐为忧乐,以天下之吉凶为吉凶,都是此意。

   这样的人,自然会致力于不断开明政治、优化制度,从而争取让每一个群众都获得最大的自由发展的空间,获得最大的满足和幸福。当今中国政治无道、官吏无耻、文化人无文、知识分子无知、群众无保障也无道德,根据民众愿望、时代要求,正是需要重新“制礼作乐”的时候。

   其次,如果群众在心里的分量重到相当程度,那么,“我们”就会只管付出而不管“我们在群众心里的分量就有多重”,既使不被群众理解,照样情系群众,乐于付出。

   这句警句是训示各级干部的,作者叫哲欣。据明报文章分析,乃是习近平化名。(据《明报:从习近平化名短文窥第五代新思路》)如属实,得提醒习近平先生一下:这样的话说说容易,行之实难,不解儒学、不识自心仁性者纵有所行,也往往持之不久,或者说“滑”了,成了口头禅。

   谨此希望习近平先生言行一致,言出必行,言出法随(法律、制度建设与言偕行),使“把群众重重地放在心里”这样一种很高的政治道德,通过道德政治体现出来,通过具体的民情关怀、民意尊重和制度优化体现出来。同时在政治、社会实践中不断加强道德践履,提高返己功夫,一直返到自心深处,证得自已和广大群众本性之平等相通。那样,自然会把群众看得极重,也终将会被群众、被社会和历史看得极重。习近平先生勉之。2009-6-30东海老人

   《警惕“假洋鬼子”》针对东海“举仁义之旗,重制度之礼”的主张,于桑曰:

   “中共形左实右骗人的统治下,儒教只是个帮凶。你也不必骗人。你的说教不值钱。在中共的统治下,道德只能坏下去!”

   寥寥三言,大错有二。一、当今中共非左非右也非中,根本不是什么形左实右,这个问题我刚在《儒家既反左又反右》谈过,不赘。

   二、儒家在政治上坚持民本原则,强调主权在民。在历史上对君主制有过一定程度的认同和“帮助”,乃是对“历史中的现实”的某种尊重,而以道制势的主张,仍体现了对“历史中的现实”的超越。在民主时代,儒家的民本原则自然会追求制度的保障。至于求诚求真、绝不肯骗人,言行不二、不限于“说教”等儒家常识,兹不详论。

   另外,“在中共的统治下,道德只能坏下去!”之言改为“在专制特权的统治下,道德只能坏下去”更准确。因为中共不是铁扳一块,而是一直在变,今后会走向哪里,取决于很多因素,与民意的流向、时潮的走向、文化的导向及儒家说教的指向都有一定的关系。

   于桑,不知何人马甲,但这类观点肤浅错误是显而易见的,在自由派、民运圈中相当普遍,被一些“假洋鬼子”持之以恒地当作真理来宣传。越宣传,他们自身就越边缘化,离中国人民及民主自由就越远甚至相反。也就是说,中国民主化是一定的,但与“假洋鬼子”们没什么关系,相反,他们还有可能成为中国的制度进步和优化的障碍。南辕北辙,此之谓也。

   这类观点充分显现了“假洋鬼子”们是非不明、黑白不明、既不知彼又不知己的弱点,同时还暴露出以儒家为敌、与中华文化为敌的心态和倾向,不仅是孺子不可教的问题,值得爱我中华、进我儒家的有志之士有所警惕!2009-6-30

   《复海归网友》海归网友跟帖东海曰:

   “性本无善恶,系后天环境影响。善是儒家对人类的一个美好愿望,本意是好的,但也因此引发了很多问题。性本恶听上去很难接受,但却未很多有益的制度建立创造了更合适的理论基础。”

   所言“性本无善恶”不错,但以此否定儒家性善论,以为“善是儒家对人类的一个美好愿望”,则错了。儒家性善论,指的是本性至善。人的习性才有善恶可言,本性则是超越世间善恶概念的。儒家性善论超越而涵盖中西方的各种性恶论及准性恶论。

   关于性之善恶,王阳明四句教实已讲透:“无善无恶心之体, 有善有恶意之动。 知善知恶是良知, 为善去恶是格物。”心之体即是本性,意之动则成习性。2009-6-30

   《复呈明诗友》呈明诗友在《修阴功,积大德》后写道:

   “当代人多急功近利,小事也要扬成大事,时代呼唤大德之人。老师,我以为当代需要良知青年,正如那个年代需要热血青年一样。”

   首先,儒家不仅不反对功利,而且追求大功大利。只是儒家的功利必须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符合仁义原则。这叫正其义而后谋其利、立其德而后求其功。当代人不重甚至不要道德,一味急功近利,必然为功利所役,最终自误误人。

   其次,应该说我们需要良知热血两相成的青年。没有良知的指导,热血可能偏离正道,冲动过度,野蛮化;没有热血的沸腾,良知容易变成空谈,耽虚滞寂,空洞化。集良知热血为一体的人,不论性别年龄,都是时代的需要。2009-6-29

   《尊熊子为圣》《圣贤论---兼谈儒家进德次第》造就,将儒者分五大类:士人、君子、贤人、圣人、大人。将熊子(十力)与孔子孟子朱子王子(阳明)并尊为圣。五大圣人,将深入又超越时间之长河,与天地同久,与吾道同尊。得一联曰:

   古有孔子,今有熊子,天不灭,道不灭;大哉儒家,伟哉华夏,文在兹,某在兹!

   顺及:尊熊子为圣,不仅世俗之人不服,乍闻之下,儒门中人必多有不服。《圣贤论》已予详细论证,不服者不妨阅后再议。2009-6-29

   《人最需要敬畏和信仰什么》人有没有出息、能不能自律,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外在的条件和制约,更取决于其人内在修养如何,是否“敬畏”良知,这才是最为根本和关键的。有“神徒”曰:

   “人没出息极了,不可能自律,人需要敬畏神。”

   需要敬畏神、有神的制约才能有出息,本身就是没出息的表现。说这话者,没有出息、不能自律是肯定的。不过,如果真能“敬畏神”,那么,多少有一定的他律(神律),或比一般不能敬畏神的人多少要好一些。

   注意,这里的前提是“真能”,真的相信高高天上有一个神的存在。如果并非真信,仅是因为“需要”才信,因为“需要”才假装出信的样子来,那是无效的,不仅无效,而且有弊,比如让人虚伪化乃至装神弄鬼自欺欺世等。

   其实,纵然有神或外星生命,也非创世造人者,无论其智慧提前开发到什么程度,其本心本性必与人类平等,神之有无,在未实证前,可以学孔圣存而不论,人最需要知道的是: “敬畏神”的人心才是真神,人最需要敬畏和信仰的是作为本心的良知。2009-6-29

   《汤金钊的自尊自信》李岳瑞《春冰室野乘》中有一则《汤文端遗事》:

   “萧山汤文端公金钊,为嘉道间名臣。相传未第时,其封翁设酒肆于镇市。除夕,诸客饮散,惟一叟独酌,漏三下,犹不言去。翁促之曰:“今夕岁除,人各有事,客可归矣。”叟唏嘘曰:“垂死之人,何以归为?”翁讶曰:“叟何事为此言?愿明告我。”叟曰:“余半生止一爱女,昨岁被奸人诱拐,近始得耗,知鬻诸京都和相国邸。欲往见之,而远道三千里,非徒手所能往,行死沟壑耳。”翁曰:“附粮艘入都,不过十余金,我尚能为子谋之。”叟拜谢而去。明岁,出金资其行。至都,见女,知为相国专房宠,诸姬莫敢争夕。问父何能来,叟告以故。是岁为乾隆某科乡试,时文端已为弟子员,方应举。相国疏其名,以授浙典试,遂领解。入都应礼部试,谒座主,语之曰:“子之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