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做人不要太“秋雨”]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做人不要太“秋雨”

   做人不要太“秋雨”

   余秋雨最新博文有这么一段话:

   “在城头,我对马兰说:一种改变历史的勇气,永远会成为一座孤城,承受无数箭矢而巍然屹立。马兰说:说是孤城,上面有水、有路、有房、有景,也有享受。人生在世,就是要寻找这样的危难家园。”

   话很有骨头,可从余秋雨嘴里说出来,令人齿冷。

   几十年来,官贪吏恶特权横行、苛政恶法豺狼当道,余秋雨可有一言相抗?多少弱势受尽冤屈,多少正士受到打压,余秋雨可有一言代吁?包括东海在内的众多自由人士正言傥论却饱受封锁,至今在国内一书难出一言难发,余秋雨可有一言相助?

   (千万别说众多自由人士出不了书、发不了言是水平问题。不妨请余秋雨自己阵营中的人评评,论文化修养、思想水平,所谓的大师做我学生够不够格?如果说这一切都不了解,不知道,可以,可能,但文化人的头衔,大师的头衔,还有“改变历史”之类大话,给我趁早收起,老老实实做一个小文人。)

   不仅“没有”,余秋雨还热衷于帮闲,过去为毛共、为四人帮帮闲,后来为新的特权主义帮闲,川震中为官僚及奸商帮闲,对仁人义士、自由人士落下石…,已有成为中国历史“改变”、社会进步的障碍物之嫌。

   这且不说,一个极端自私的名利之徒,一个在监控严密、防民如贼、言论自由毫无保障的时代可以自由自在地出书、演讲的帮闲角色,一个被封为大师的政府宠物,居然好意思以“改变历史的勇气”自诩,以“承受无数箭矢而巍然屹立的孤城”自许?

   帮闲与凶手及帮凶有所不同,帮闲不一定是法律层面的罪恶,但帮闲应有自知之明,不要冒充大师、冒充致力于改变历史的大人。大师和大人是要相当深厚内功的。他们的大,大在思想、大在文化、大在道德。特别是讲“改变历史的勇气”、“承受无数箭矢而巍然屹立的孤城”之类话,是要有道德资格的。这种话,“东海派”有资格讲,自由派有资格讲,体制内部分“较健康”人士也有资格讲,余秋雨自问真有资格么?

   余秋雨不仅谈不上道德,思想文化远不过关,对儒家文化匮乏正见,对仁本主义、大良知学一无所知,对马克思主义高高在“宪”而真正儒家饱受排斥打压危难重重的状况熟视无睹,好意思奢谈什么中化文化? 枭眼看来,余秋雨确是一座城,是化城、戏城、娱乐城,是一座为黑恶势力遮阳掩丑、对进步力量挡路扬威的歪城。有水有路有房有景有享受不假,却绝对没有危难,所承受的也不是无数箭矢,而是广大民间正义之士以及部分体制内正直人士的唾沫!----如果说有危难,这就是他最大的危难!

   众多鸡鸭猪犬们给我听好了:做人不要太秋雨了。这个时代尽管天还很黑,但东海已经潮起,新日已经圆满在海底,觉醒的人越来越多了。给我老老实实回到该呆的地方去,不是真牛,千万不要把尾巴翘起。2009-6-19东海草堂新浪分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