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乞丐]
东方安澜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乞丐

                  乞丐

     不知为什么,这个社会拼命喊着和谐,乞丐却越来越多。

     繁荣的方塔街上有灯火辉煌掩盖不了的凄凉。乞丐老老少少男男女女,乞讨的方式形形色色。我最讨厌的就是强拽着你衣角不放的小女孩。这些小女孩拿着干巴巴的花,伺机卖给恋爱中的男女。我同情这群女孩,但无法接受以这样的方式介入我的情感。强行介入,引发的是我的反感。每次路过,我躲瘟神一样避开她们。这群女孩很鬼,往往瞅准了热恋的男女,不知到她们是从哪学来的这本事。

     也见过裤子耷拉在大腿处,爬在垃圾筒边上找食物的乞丐,身体上每块肉都在不停地抽搐。无须描述这样的情景和状态,就知道这人精神上有问题。是流浪者。眼前的情景和我小时候接受的一个词——叫社会主义大家庭——叫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一对照,我就莫名生出超级恶心的生理反映。流浪汉经常在方塔街县南街一带游荡,他象是楔子,楔入我人生中的某一阶段。象生活中的一缕烟,来了,去了,无声无息。

     一度在一家小报谋事。一次,我想做个乞丐的选题。总编说,你怎么老是注目一些负面的报道。我无语。一个拿着几份薪水抽软中华的跟一个饥不饱餐的人看社会的视角有天壤之别,我知道,辩解没用。我一直认为,一个没有热血的人,做不了社会工作,除了捣社会的糨糊和喝社会的蜜糖之外,一无是处,从心底里,我是鄙视的,我不会低眉顺目,我选择滚蛋。

     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我不反对谁,也不支持谁。我也不懂得真理。也不想举着拳头别有用心。只知道对这个社会,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作为能识文断字的人,有良心这么做。踏入这个社会很久了,处处发现这个社会从来排除反对声音,用繁荣来强行遮盖底层,有一只虚伪的手无处不在,我总感觉一种孤独和无望。幸亏有了网络,还可以有一丁点的杂音流传。一丁点实在太少,对这个社会,我总是用忧郁和怅惘的眼神来打量。

     如果社会的进步是以压榨一群人为代价的,进步要来干吗呢。新颜桥上老头的胡琴声如泣如诉,卷缩在硬纸箱里卑猥的身影,倒立的乞儿用残酷来乞求金钱,在滑板上缺手断脚的命运同滑轮一样刺耳,不管他们残疾背后的乞讨隐藏着怎么样的阴谋,毕竟是生命。为什么不能去关注,不能去描写,不允许呐喊呢。我认为,社会进步的一个大标志就是——各阶层都能把自己的声音传递出来。漠视生命,泯灭良知的社会,什么都是假的。

     我是一个麻木的人,自己口袋瘪浪仓,难有余力给人一个硬币。这世界没有救世主——我一直用这句话为我的可怜寻找理由。有一次,在新雅,碰到一个穿着体面的老太,问我吃剩的面能不能给她,我木然地呆坐了好一阵子。我不会寻根刨底地问她为什么落到这地步,也不想谴责她的子女的不尽孝道,人的命运都有其自身生成的原因。老人家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只是为老人感到哀伤。

     任何社会都有矛盾的累积,文明社会对矛盾的疏通有多种渠道,为社会减压。靠举拳头喊口号来治理的社会,社会就虚弱。乞丐现象只是社会的一个缩影。有真乞丐,社会和谐就很虚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