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鸟粪白]
东方安澜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鸟粪白

                    鸟粪白 
   
        文/东方安澜 
   
    一 

   
    下午3点钟的天色愁惨的苍白,今年入冬以来,天气就一直这样,死气沉沉。志军收了几票件,准备返回公司。刚出招商场,就碰上了红灯,志军放下油门,缓缓地滑到两辆卡车的后面,在卡车的后右侧停了下来。瞅着前面的红绿灯,也象兔子一样,警觉着路面上的情况。    
   
    志军每天骑着一辆半新不旧的摩托车在路上兜来兜去,已经习惯了做快递的活计。虽然赚钱不算多,但比工厂里要自由。更危险的是来自警察的威胁。每一次被抓,最客气的就是罚款,500元,对于象志军在快递行业混得一般的人,基本相当于半个月收入。如果一切顺利,每个月也是仅够糊口罢了。这是一群在城乡的夹缝里生存的人。志军初入行时,门槛不精,有好几次马大哈地在路口等红灯,一不小心被协警过来突然拔了车钥匙,志军苦苦哀求,当然无济于事,还是死路一条。后来,几次去交罚款,志军弄清了,原来他们的扣车罚款是和收入挂钩的,求他们放条生路,那不是虎口抢钱吗。    
   
    这几年,志军经历了巡警协警辅警的换茬,换汤不换药,路边盯得越来越紧,罚款从50到500一路飚升。以前,这些假警察还只敢扣车,现在直接开罚单收钱。罚的款多,志军的胆也练大了,以前缩头缩脑的怕事鬼,现在碰到警察加加油门就逃,车子也索性不再去年检,抓住了再说。    
   
    志军停在路中,隐在卡车后面,探出半个身影,用这几年练就的狗鼻子嗅着空气里异样的气息,手里不自觉地转了几下油门。为了应对在路口发生异常情况,便于逃跑,前几天特意去把摩托车整修了一下,还特意把怠速调高了——在心急慌忙的紧急情况下车子的性能至关重要。    
   
    二    
   
    几辆面包车擦过,停在直行道里。一阵气流划过面颊,带过一丝凌厉的寒意。和志军前面的两辆左车道里的卡车并排停在一起,夹出一条车弄堂。志军躲在车后,就有了少许安全感。每天奔跑来回无数次,过路口是家常便饭,志军时时提醒自己每一次都不能翻船,一次次坏分买来的胆量,在他血液里迅速转换成一种桀骜不驯的脾气,性格中戾气越来越重。    
   
    在城市里流浪就象在狗棚里讨生活的狗,随狗主人的情绪变化随意的赏赐或叱责。西边隐隐出现一抹淡红,老天象是对这个忙碌的路口赏赐了个勉强的笑容。在路口的三角地带,为增强这个卫生文明城市的美丽效果,应季节摆放的一丛一串红红得鲜艳亮丽,黄豆大小的花骨朵分外抢眼,四周高楼上马伊俐何政军穿着羽绒服朝着底下过路人的口袋热情微笑,热闹喧嚣商业繁荣组成了这个城市盛世小康的气氛效果。    
    招商场是全国数得着的大市场,以批发为主,有得是远道而来的客商。每天五点就人声鼎沸,而一到下午三点,不少店铺就开始关门打烊了,这也顺应了客户的进货时间。即将关门的这段时间,也是志军每天收件最忙碌的时候。志军收件数量也和客商进货规律同步,一般二三四五六多一点,礼拜天和礼拜一可以松口气。
   
     三 
      
    今天正巧轮到礼拜二,最忙碌的一天在最忙碌的下午志军等在路口。刚才帮客户打包捆扎货包,出了汗的衬衣粘在背上,被路口的寒风一吹,凉爽舒服过后就有麦芒针刺般锥入骨髓。路口的喇叭声远处店铺里的吆喝声不知哪儿传来的电锯切割声混沌着震荡着耳膜。两辆搭客的电瓶三轮车在红灯黄灯的间隙,屁股掀起,奋力地蹬着踏脚,车坐上,浓妆艳抹的女郎悠然地倚在靠背上,为城市凭添了一份阴阳怪气的表情。    
   
    志军跨在摩托车上,脚掂着地,望四周围扫了一下,没警察,潜意识里庆幸。做了个深呼吸,舒了一口气,释放出半天的劳累。看着前面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还好,他后面不再有车跟过来。这条主干道上往右方向去的车已经在三叉路口分流过去了。    
   
    突然,志军一眼瞥见一只黑色平顶帽檐在面包车的空隙间一闪,他的眼敛即刻颤了一下。前方高处八十秒的红灯还有七十来秒。他支着地的双腿不自觉地掂后了几步。完全避在左转弯车道的那两辆卡车后面,只是探出个脑袋,象冬天里从洞口钻出来找食物的松鼠,可怜兮兮盯着四周,害怕、警觉和狡猾——一种弱小动物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    
   
    四    
   
    西边的那一团淡红说散就散,天空失去了光彩,天气阴晦下来,刚才的那一抹淡红给人予回光返照的悲凉。微弱的天光把人的影子牢牢地摁在地上,浓缩成一团。被西风吹干了汗的背脊凉飕飕的,浑身蒸腾出浓烈的体臭,寒风一卷,一个个小小的旋涡在鼻孔周围飘舞。风一松一紧,鼻孔内抽进的体臭也或浓或淡。人生的甘苦就在这或松或紧或浓或淡之间交替转换。    
   
    黑色的平顶帽背对着志军开始向左侧移动,越来越近,志军灵敏的神经渐渐紧绷。移动的黑色半长外套透着肮脏的油亮,后背上印着几个字母“FU JING”, 象我少时常见的麻雀粪便的白色,几个黏稠的白色字母透露出狐假虎威的冷酷和刻板,在这清冷的初冬的下午带给人恐怖的寒意。    
   
    也许是由于恐惧和惊惧,这一刻的红灯等待的特别漫长,意识的错乱带给志军迷离的错觉——这个路口的信号系统有问题。计时减得特别慢,对面高处红色的数字四十三四十二四十一笃笃定定不疾不徐,志军心神不宁心急火燎。    
   
    不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鸟粪白象是搭错了神经,阴错阳差转过身来,一眼就发现了志军。象是《詹姆斯•邦》里面情节的再现,当然现实生活就是缺少了艺术特技的精彩——他小跑着向志军奔过来…………    
   
    就一刹那,志军看到了一张乌青乖戾的马脸,一双兀鹰的眼睛,圆睁锃亮,阴骘的目光包藏贪婪的欲念,街痞一样的表情里还有即将捕获猎物的欣喜…………    
   
    五    
   
    志军毫不犹豫掉转车头,猛轰油门就往前窜。旁边的路人都嗅到了空气中的紧张,齐刷刷扭过头来,先是惊愕,会意过来后带着司空见惯的口吻调侃:又在猫捉老鼠,哈哈。两个骑电瓶车的中年妇女,象是观看中世纪希腊斗兽场内的奴隶表演,不停地摁着喇叭,幸灾乐祸地做起斗兽场内的义务裁判。    
   
    两辆卡车的距离阻碍了鸟粪白的追击,扯着喉咙心有不甘在志军背后威胁:你小子当心点!冷冷的话音尖锐地划过灰色的苍穹,嵌在牙缝里的意思是抓到要把你扒层皮下来才能解心头之恨。    
   
    其实志军并没有窜多远。长久地寄居城市,志军老油条一样寄生在城市肌体上,跟鸟粪白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游戏。志军退后了千把米,继续等待着红灯。鸟粪白想追过去,又追不上,看到志军不逃,蔑视他的权威,恨得牙根发痒,两难之间在斑马线中央踌躇观望。    
   
    志军加了加油门,整了整头盔,刚才一开始的惊恐稍稍平静了些,也横下心来准备冲关。一串红花丛中央的大铁树摇摆着树枝,风,有些急了。直行车道上的车接二连三排过来,形成长流。    
   
    经过两秒的黄灯之后,终于转换成了绿灯。长长的车流挡住了鸟粪白的影子。志军轰起油门,绕过车流左侧,直冲而过,背后是鸟粪白一连串的警告:倷只小棺材,我车牌记着拉,倷当心点啊!    
   
    六    
   
    志军回到快递公司,跟大家聊起今天的惊险,人人都有这样的历险,都不以为意。“在那个路口抓你的是不是那个长着马脸人瘦高的那个?”一个同伴问。    
    “嗯!嗯!就是个只赤佬,瘪三。”志军狠狠地说。    
   
    “噢,我晓得个,个只脚色以前是粉皮街上的老痞子,山上下来的,不知怎么七混八混进了辅警。”    
   
    志军望着同伴的鄙视一脸苦笑。    
   
    第二天早上志军路过路口,看到鸟粪白在敬业地查摩托车手的证件,边上站着真警察。鸟粪白躬着腰缩着头,在和矮自己半个头的警察小声地说着什么。志军望着那件油得发亮的黑壳,努力想象着他那谄媚的奴才相………… 
   

此文于2009年06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