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关于死亡]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死亡

    关于死亡

    我不害怕死亡。

    二十五岁那年夏天,天热,我做木匠,体力消耗多,累了,突然一个头晕,没有拐翻。我往楼梯上走,肩上搭个汗衫,刚走了三步,眼前一黑,觉得自己往下软,父亲眼尖,一看苗头不对,连忙搀住我。软下去,有十秒,我没知觉。被父亲搀住,我意识到,但没法动弹。

    坐在后门口阶岩石上,吹弄堂风,有两分钟,我就缓过气来。缓过气来以后明白了,死与不死,就在这十秒之间。好像鬼门关上走过一回了。没有害怕。事后想想,如果我象一堆稀泥那样软下去,头摔在楼梯的水泥角上,不死也得半死。幸亏父亲就在旁边。不知算我命大还是阎王不收我。如果热晕了下去,没醒来,现在坟上的茅草也有一人高了。

    十几年来我一直困惑,活着为什么。十六岁,自行车上挂着木匠家什走家串户,那时还小,虽然身体矮小单薄,刮风下雨不知道苦和累,因为师傅师兄们也是这样熬出头的。二十岁,工地上的钢模板热得发烫冷得发烫,觉得苦,人一累,尿撒不出,向父亲诉苦,被娘跳脚拍手指指戳戳骂回工地。“书念不出头你苦力不做,做贼?”娘提醒我,屋子后面吴家泾里的河水正涨潮。暗示我,象我这种人及早报废了可以减轻她的负担。我再笨,也知道涨潮是什么意思。我想试试,走到河滩边,胆子一小,没敢往下跳。我骨子里还是贪生怕死的。在黑夜的河滩边徘徊了半夜,后来父亲一把耳朵把我拽回动物园,使我不得不又开始在动物世界里奔跑。

    生活磨难多,活着也受累。有了晕倒的感受,我明白了,生死只是一张薄纸的厚度。生与死都不值得惊讶。几千年的人类,动物的本能性生存居多。娘说为了我,才成年累月地操劳,如果我提早报废,她就可以减负。我很自私,干活赚钱只是为了我自己,累晕了,我自当活该。只是现在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她不再提醒我河水涨潮了。我却在每年河水涨潮的季节想起娘的提醒。我不说话,只是习惯于把娘的提醒和我自己对死亡的认识闷在肚子里。活着越不如意,我越不惧怕死亡。如果我有一天老得只剩生物性生存,甚至在可预见的生物性生存以前,我愿意安乐死。我不会留恋。

    去除为三餐劳碌的底层需求,人很多时候会为了坚守自己的精神价值和自己的饭碗相冲突,很多时候为了应和市侩而不得不屈从,说违心话,做违心事,就总有一种屈辱郁抑的情结。郁抑多了,人生了无情趣。对于没生趣的人生,就不必为了多活而去刻意注意养生之类。顺其自然。生活富足,有享受生命的物质基础,我会满足;如果一直为一口饱饭碌碌终食,活着只是变成了生命的体现罢了。死与不死,没差别。活着是生命的最低形式,享受生命才是生命的最高形式。高质量的生活千万年来只对极少数人开放。

    生命从初生鼎盛到衰竭,一个轮回循环的过程。面对死亡,可怕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死亡的方式。用最少的痛苦来结束生命,这是我最乐意接受的。其实想想,如果二十五岁那个夏天我死了,老婆现在是别人的老婆,女儿叫别的男人爸爸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