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从成都到映秀]
半空堂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畫 魂 乃 似
·買雞蛋時的聯想
·林 沖 爆 料
·十月革命和中共的關係
·通姦古今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除 毛
·娘的绝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張大千和孟小冬
·李志绥和熊丸
·寫王若望先生的一件小事
·一封張大千的長信和墨荷
·開苞今昔談
·不能忘記齊如山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成都到映秀

    ——王亚法
   因为四川博物馆新馆刚开张,约了几位朋友一起前去观赏张大千的画作。张大千从敦煌回来后的许多杰作,全世界数这里的收藏最丰富,最精彩,这是六十年代,人民政府花了四万元人民币,从张家后人手里买来的。
    参观完博物馆出来,我和朋友一路上赞叹四川人杰地灵,人才辈出,从陈寿,苏氏三杰、杨升庵、张善子、张大千昆仲……当然郭沫若也算一个。
   正说着来到了杜甫草堂门口。
   四川人民有情意,这次汶川大地震得到全国人民支持,为了感恩,政府送给每位到成都来旅游的客人一张“熊猫卡”,凭籍这张卡,许多旅游点可以免票,杜甫草堂也属一例。

   久违了杜甫草堂,上次来这里还是一九八二年,记得那时年少气盛,就在这个门口,我差点对一位日本“外国来宾”,饗以爱国的老拳。事情是这样的,一位剃小平头,留仁丹胡子的日本老家伙,参观完出来,走向一辆黑色的轿车,到车门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朝四处张望。围观的同胞以为“外国来宾”要分发礼物了,纷纷上前。“外国来宾”把“礼品”塞给挤在最前面的一对年轻恋人,女的得到礼物,交给男的,男的打开一看,是一包装胶卷的垃圾,傻了眼。我正好看到,(那时我和现在的愤青一样很爱“国家”,但现在改为爱“祖国”了),不由振臂高呼“砸,砸,往鬼子的头上砸去!” 似乎那位日本鬼子懂中国话的,听见我的喊声,赶紧钻进车里去。
   这是二十多年前游成都的插曲,如今不同了,成都的市容清洁,高层崛起,路人穿着整洁,颇有尊严,我想如果再有“鬼子”送礼,目下不会有人去接盘了。在这里请读者恕我对“外国来宾”不恭,用“鬼子”二字,因为读小学时,老师教我们把外国人一律称呼为“外国来宾”,在他们面前要有礼貌,在公交车上还要给他们让座,现在想来,不知是哪辈子汉奸出的主意,贻笑后人。
    进得杜甫草堂,和二十多年前比,这里的变化甚大,很多破损的建筑得到修葺,尤其是亭台楼堂前的楹联,字间涂以石青、石绿或是白色,使我等老眊昏花之人,看来甚是清晰,这还不算,最使人欣慰的是,原来许多郭沫若题写的匾额,都隐去了作者的大名,四川人民有尊严,懂得家乡这位佞臣有愧于他们的颜面。
    前不久成都有位当小官的马屁文人,在我面前大谈郭沫若是四川文人的骄傲,我不由冷冷地回答,四川当代文人最骄傲的要数是张大千,其次是流沙河,后辈是余杰,他老郭是你们四川文人的耻辱,是白玉上的瑕疵。他的马屁佞术,虽然当今已被流为笑柄,然而他打击陈寅恪,整肃胡适之的历史陈账还没清算。当然在不正常的时代里,这样的佞儒,除了文革前的郭沫若之外,还有文革中的浩然,以及而今眼目下的余秋雨,真是:文坛辈有佞才出,各领风骚十来年。
    去年映秀遇上了大地震,和我同往的两位朋友是生意界的翘楚,在赈灾中都踊跃捐了大款的,这次到了成都,少不了要打算去都江堰和映秀去走一遭,关心灾后的重建。正巧我的一位在当地做小生意的表妹夫妇,刚买了一辆四轮驱动的汽车,承他俩的热情陪同,从成都出发,经过都江堰,直奔映秀镇。
    在通往映秀的一条隧道前,许多车辆被警察拦截下来,只有个别车辆才能进去,因为映秀镇正在忙于灾后重建,容纳不下众多的游客。我们瞅准一个机会,等警察的拦截别人的时候,趁虚而入,竟然获得成功。同游者都是从国外回来的,大家在一起聊天时,常抱怨国人办事不守规则。事到如今,我们也只得入境随俗了,明知不对,也只好用晏子:“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话来作自嘲,可见吾等之俗人想修练成圣人,为距尚远。
    车子穿过了一条几千米的隧道,天光豁然开朗,眼前就是一汪巨大的水库,路标上写着“天池”二字。
    表妹夫在桥边停下车说,这里已经是映秀地界了,前面是映秀镇,这个水库是岷江上游。
   我站在桥边凭栏远眺,但觉凉风拂面,水汽氤氲,烟波浩渺,郁郁青青,远山相衔,错落有情……映秀啊映秀,这里的风景和你的名字一样,凝视你,怎不使人联想起清纯秀丽的少女,带雨绽放的梨花……莫不是老天妒忌,故意降难于你;莫不是共工与颛顼为你争风吃醋,展开天昏地暗的搏斗,触怒了不周山……
   汽车又穿过一个隧道,眼前道路洁净,视野开阔,路两旁全是坍塌的山坡,倾倒的建筑,残留的废墟……
   再往前开是一条蜿蜒的山路,表妹夫说,经过地震后的山体松酥,时时有巨石下坠的危险,汽车不敢再前进了,只得停在映秀小学的门口,这所小学已经被震为平地,唯一的标志,只是门口那块喷色的塑料布,代之而起的是一排排崭新的防震棚。
   映秀小学的对面是映秀中学,一幢崭新的教育楼,半截陷入地下,成了废墟。废墟的前面,新建了一座雕塑——一只被震碎的钟面,时针凝固在2:28分上,座基上刻录着“2008•5•12”。
   我无声地站在门口,脑际里凸现出天公的咆哮,大地的震怒,儿童的啼哭;母亲的呼喊;丈夫的无奈;妻子的跪哭……老天啊,你竟是如此的威严,如此不可违拗,在你的面前,那个叫嚣“与天奋斗,与地奋斗”的小丑,竟是如此微弱,如此可怜,如此可笑。
   我是在历史风雨中度过一个甲子的老人,面对眼前的灾情,油然会和一九七六的唐山地震作比较,那时当政者为了自己的利益,搞新闻封闭,关门自救,谢绝国际援助,此等视百姓如刍狗的做法,轻则说是无知,重则可以用“暴行”,可叹的是,至今还有人将这位暴戾者奉为神明,实在可叹可悲,匪夷所思。
   回程的路上,表妹夫把车子停在河边,说这里曾经是爆破堰塞湖的旧址。
   望着滔滔远去的江水,我在沉思,庆幸如今的当政者懂得泄洪减压,懂得疏浚,懂得因势利导,他们没有做筑堤围堵,强拦江河的蠢事,治国如此,治水亦然。
   大禹毕竟比他的父亲鲧进步,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和谐”比“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高明之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