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
曾节明文集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对肯尼迪谋杀案的审视和思考
   
   (中华合众国网站首发)
   http://www.zhhzg.org/frame-php4.html
   
   纲要:
   一, 破绽百出的肯尼迪谋杀案官方结论
   二, 非团体谋杀的可能性不到10 万万亿分之一
   三, 如此的谋杀和灭口行动能量,只有美国最高当权集团才具备
   四, 林登.约翰逊是杀人灭口集团的主谋
   五, 肯尼迪谋杀案还原草图
   六, 肯尼迪谋杀案所反映的美国时代背景和政治异变趋向
   七, 肯尼迪谋杀案对美国政权的巨大影响
   八, 肯尼迪谋杀案暴露出美国副总统制度的严重缺陷
    一,破绽百出的肯尼迪谋杀案官方结论
   
    四十六年来,随着人证和亲历者的一个个死去,美国总统肯尼迪谋杀案,愈来愈成为一桩神秘恐怖的无头悬案。其实,肯尼迪谋杀案本来并不神秘难解,之所以弄到今天扑朔迷离的地步,完全是美国政府一手造成的,无法抵赖的事实是:正是美国政府长时间的故意破坏和掩盖,构成了肯尼迪谋杀案真相调查难以逾越的障碍。
    肯尼迪被暗杀后,政府背景的“华伦委员会”经过十个月的调查,宣称破案:刺杀肯尼迪是德克萨斯州教科书仓库大楼的雇员李•哈维•奥斯瓦尔德的个人行为,该行凶者刺杀总统的原因是“共产主义信仰”。华伦委员会的调查结论受到肯尼迪被杀后继任总统的约翰逊及其政府的认可,迄今仍然是美国官方认可的,关于肯尼迪遇刺案的权威结论。
    这样的“破案”,至少有三处明显的、完全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
   
   一, 肯尼迪访问德州达拉斯市之前,达拉斯警察局的戴维斯警官表示,警方已经做了该市历史上最严格的城市治安防范工作,但为何唯独疏忽了特别高大醒目的达拉斯市教科书仓库大楼的安检和防范?更何况这座大楼的六楼枪击总统车队的便利条件是如此明显——当时埃尔姆大街两旁的树木矮小,而且前方有一个铁路立交桥,所以整个车队能够充分地暴露在教科书仓库大楼的右侧,最近街心距大楼六楼的有利枪击潜伏窗口仅二十多米。这样的安保疏忽错误,是愚蠢的外行才会犯的错误,如果对教科书仓库大楼的漏防真是“疏忽”所致的话。
   二, 肯尼迪遇刺后的第三天,直接凶手奥斯瓦尔德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警察局门口被一名围观者近距离开枪当场打死;对于如此重要的要犯和人证,达拉斯市警方为何会犯下外行都不容易犯的错误——离谱的错误?
   三, 枪杀奥斯瓦尔德的人名叫杰克.卢比,犹太裔,是达拉斯市一家夜总会的老板,他先是声称杀害奥斯瓦尔德的原因是“向全世界展现犹太人的勇气”,一会儿又说自己杀人是“出于义愤”,但坚决否认是为了灭口。卢比被抓后,于1967年原因不明地“病死”在监狱里,时值壮年,这又是一大疑点。
   
    以上三点是最明显的、能够有力动摇关于肯尼迪谋杀案“个人行为”论的破绽:如果不能相信肯尼迪总统的特勤安保人员、达拉斯警方是一群愚蠢的外行的话;如果无法相信卢比的荒谬、浅浮的杀人原由的话;如果难以相信壮年的卢比是真的“病死”在条件待遇不菲的美国监狱的话,(只要以上任何一种不可信)那么就只有一个结论:刺杀肯尼迪决不是奥斯瓦尔德的个人行为!
    除了以上三大明显的破绽之外,肯尼迪谋杀案有着一连串的重大蹊跷之处,试举如下:
    护卫肯尼迪的一名巡警回忆,当肯尼迪飞抵达拉斯机场,忙着与迎候者握手时,副总统约翰逊的秘密特勤过来给他们作了一个匪夷所思安保指示:四个摩托护警在总统上路后被命令全部退到总统座车之后,任何情况下,不得超过总统座车的后轮。而按照摩托护警保卫工作的常识,四个摩托护警行驶位置,应该紧靠总统座车的四周。而肯尼迪的位置正好在林肯座车的最后一排,在后轮稍前一点,这项离奇的变动,刚好为实施刺杀的狙击手闪出了视线1。
    当肯尼迪一行抵达达拉斯市市中心区域时,总统座车车速为每小时二十公里;而当总统驶经树木矮小、围观群众很少的州教科书仓库大楼所在路段时,座车车速反而下降为每小时十五公里,这客观上为刺客瞄准创造了有利条件2。
    凶手向肯尼迪连续开枪时间长达六秒钟,居然没有一个保镖紧急过来掩护总统,身为特工的司机也没有采取任何紧急措施,比如立即加快车速逃离。
    在肯尼迪中枪爆头的同时,得克萨斯州州长康纳利也被一枚子弹击中胸部,受重伤倒下;他在倒下的时候高叫:““不,不,不,他们要杀死我们大家!”("No, no, no, they are going to kill us all!")3。这句脱口而出的话颇有弦外之音,似有总统中枪合乎意料、他本人中枪出乎意外的意味,“他们”一词似在表明:凶手不止一人。有关专家在进行的弹道分析表明:打爆肯尼迪头部的子弹再折射重创康纳利胸部,这样的概率微乎其微;也就是说,很可能有不止一个枪手向肯尼迪射击。康奈利的脱口话中最叵耐玩味的是“他们”一词,“他们”是谁?
    凶手(之一?)奥斯瓦尔德被抓后,曾在达拉斯市警察总部接受过审讯,但是对于他的审讯,按当时达拉斯警察局的警长杰西•克里的话说,“简直就是违背所有审讯规则的”。杰西•克里说:“一般来讲,一个讯问者在审问一个嫌疑犯时会和他单独地呆在一个屋子里或者有一个人陪同,”但是事实正好相反,这个审问奥斯瓦尔德的屋子早就挤满了FBI的探员,秘密小组探员和一些联邦探员和谋杀侦探。据权威人士说,奥斯瓦尔德简单地否定了一切4。
    达拉斯谋杀案侦探长J•W•弗雷兹(J.W. Fritz),当时主管对奥斯瓦尔德的审讯工作,他向沃伦委员会证实:对奥斯瓦尔德的审讯没有留下审讯记录。如此重要的审讯居然没有作审讯记录,这是完全匪夷所思的5。
    这些,如果都是“巧合”的话,这一连串的“巧合”都指向谋刺和掩盖谋刺,这样一个个人行为无法达成的目标,这种概率不能不说不低之又低。
    关于肯尼迪的遇刺案,华伦委员会的“个人行为论”漏洞是如此明显,以致于连美国国会都强烈质疑这一结论,并因此而在华伦委员会调查之后,另行成了调查委员会——众议院遇刺案特别委员会(the House Select Committee on Assassinations ,HSCA)从1976年到1979年再次对总统遇刺案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取证,并得出结论认为,奥斯瓦尔德刺杀肯尼迪绝不是个人行为。但是,进一步追查谋刺肯尼迪幕后真凶的调查行为,却因为来自美国政府内部的重重莫名阻力而不了了之。
   
   二, 非团体谋杀的可能性不到10 万万亿分之一
   
    有关肯尼迪谋杀案,最为蹊跷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相关证人集中地大量离奇死去。肯尼迪被谋杀后的最初三年,就有十八位证人先后死去,他们都是关乎能否破案的最直接证人。这十八位证人的死因分别是: 6 人被枪杀、1 人被割喉、1 人被拧断了脖子、3 人死于“车祸”、2 人“自杀”、5 人“自然死亡”;也就是说,他们中至少八人确证无疑是死于他杀。以下是一部分事例6:
    “被奥斯瓦尔德所枪杀”的警察蒂皮特(肯尼迪遇刺后的第一个死者,目击并最先追捕到枪杀肯尼迪凶手的警察)就是第一个死者。有不止一个人声称:凶手是一名长着黑色卷发的青年男子,而不是奥斯瓦尔德。这种说法并非无稽之谈,因为奥斯瓦尔德是栗色头发。而且现场找到的一枚空弹壳与奥斯瓦尔德手枪的型号根本对不上。
    肯尼迪遇刺后,当时在现场目击同事蒂皮特被杀的警察曾经作证说,凶手的相貌与奥斯瓦尔德根本不一样。但几天后,这名警察在巡逻时被一颗子弹击中要害身亡了。
    另外一位目击杀害蒂皮特的证人在调查时说:凶手决不是奥斯瓦尔德,而是另外一个人。两天后即被一个陌生人用手枪袭击头部导致重伤。在以后的审讯中他突然坚决否认自己以前的证词。
    那位曾经证实圆丘地带有第二名枪手向肯尼迪射击的铁路工人,在正常工作中被街头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撞死。
    罗杰•克雷格也是一名现场目击者,他曾亲眼看见奥斯瓦尔德是团伙作案,并清楚地看到了另外一名男子。不久,克雷格遭到枪击,但侥幸躲过。然而12年后,他还是被闯进家中的几个陌生人给枪杀了。
    奥斯瓦尔德的好朋友--石油地质专家乔治•德希尔德,刚接到总统委员会的临讯通知便突然“病死”了。
    若要相信以上这种情况正常,则首先必须相信这些人的死亡与肯尼迪案无关(也就是不是“灭口”),他们的集中死去纯属巧合,那么这种巧合的可能性是否存在呢?英国的数学家考莱克雷教授,在1967 年2 月的《伦敦星期日时报》中声称:这种巧合的概率为 10 万万亿分之一!
    也就是说,肯尼迪案重要证人如此集中地大量死去,不是“灭口”的可能性只有10 万万亿分之一。
   而事实上,这种可能性连10 万万亿分之一都远不到,因为更玄更恐怖的还在后面:三年后,更多的人证大批死去,从 1963 年到 1993 年,竟有115 名相关证人,在各种离奇的事件中死于非命,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没到自然死亡的年龄;这其中有:
    女记者多茜西曾到达拉斯监狱采访了枪杀奥斯瓦尔德的凶手杰克•鲁比,不久便在家中“暴病死亡”。
    1967年1月鲁比因患癌症在监狱中死亡。临死前他曾表示:入狱后,有人作了手脚,人为地使他患上了癌症。
   《达拉斯时代先驱报》的记者吉姆•莱德与杰克•亨特曾在鲁比枪杀奥斯瓦尔德之后,到鲁比家进行过调查采访。但不久,吉姆在自己的家中被枪杀;杰克则因警察手枪"走火"而丧生。
   
    三,如此的谋杀和灭口行动能量,只有美国最高当权集团才具备
    如果不能相信这种概率低得荒谬的“巧合”,就只能认定这些相关证人(至少其中多人)死于灭口,也就是说,肯尼迪死于个人行为的可能性低倒了忽略不计的程度,完全可以认定肯尼迪谋杀案,是一场精心策划、多人参与的阴谋;据此,也就可以推断教科书大楼的安保“疏忽”、最直接的相关者奥斯瓦尔德和杰克.卢比先后离奇死去、对总统座车摩托护警的反常指示等一连串蹊跷决非不经意的“失误”,而是同一场谋杀案中谋杀和掩盖谋杀阴谋中精心策划的各个环节。
    从以上的蹊跷事件来看,这些环节至少涉及到负责总统安全的特情部门——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联邦政府、海军部门、德州州政府、达拉斯市警方,包括“灭口”在内的诸多蹊跷,都强烈地显示出诸多方面联合行动、默契配合的行为特点,所有这些行为客观上都有力地指向同一个目的——谋杀和掩盖谋杀(包括灭口),这就必须有一个掌权者或掌权组织统一指挥,这个谋杀肯尼迪行动的指挥者只可能来自美国联邦政府内部,因为任何一个黑社会组织,是不可能同时调动得了这样多的国家机构的。有种说法认为当时与肯尼迪关系紧张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是暗杀和灭口行动主谋,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联邦调查局的头子指挥不了中情局,也指挥不了政府的诸多部门和机构;也有说法指当时的中情局长杜勒斯是杀人主谋,因为在1961年“猪湾事件”中,因为肯尼迪总统的“变卦”,导致中情局人马损失惨重,杜勒斯因此对肯尼迪非常不满,这种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中情局的头子指挥不了联邦调查局,也指挥不了政府的诸多部门和机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