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崖文
·評一九一五年周恩來之伯夷叔齐饿于首阳山论
·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魏武揮鞭
·評殷海光人生的意義最後一段的夢
·公用事業應否以黑社會方式追數
·給電盈一封公開信
·我在共產黨內七十年曾志自述的基督徒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達賴喇嘛不可能策動暴亂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之中國佛教危機嚴重
·說李嘉誠
·憶九龍寨城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聽湘女 宋祖英一曲我失驕楊君失柳有感
·說釣魚台島嶼(尖閣群島)
·怎樣計算追索退還律師費
·評零八憲章
·讀曾憲梓撰文紀念鄧小平對中華民族奉献澤潤深遠有感
·讀民事訴訟中的各個階段一本小冊子
·說香港暴動的老左派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陶傑說英國人放屁是香的
·批 刘汉城之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國際警察
·批 淨空法師多元文化教育與和平
·批 李怡人性不如獸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湘西 黃碩雄 2009 年5月15日


阿嘉活佛乃前青海省「塔爾寺」主持。1998年拋棄所有中共的榮銜,到美洲大陸。現為美國印第安納州佛教文化中心負責人。2008年8月29日接受加拿大記者朱瑞訪問,筆者近日讀了,試作評述。


朱瑞:為什麼您一定要和尊者達賴喇嘛取得聯繫?


阿嘉活佛(以下簡稱阿):因為認定班禪喇嘛靈童的事不能如佛法的願,所以我的心裡很不舒服,政治需求壓制了我的宗教信仰,我別無選擇,只得流亡。同時,我也有義務向法王達賴喇嘛說明這件事。雖然中國政府批判了他那麼多年,可是,我的信仰是不會變的。


評:「因為認定班禪喇嘛靈童的事不能如佛法的願…。」究竟「佛陀」圓寂時有沒有說過再轉世而有第二、三…位「釋迦」呢?在漢地從沒有聽聞有「靈童轉世」,即使六祖慧能有金剛不壞身,從未聞轉世,不能如「佛法」的願,恐怕止是喇嘛教義。筆者真的希望這種「轉世活佛」到此為止;因為被選出來的「靈童」,前生是「活佛」,今生就帶著「光環」…,完全脫離現代兒童教育原理,香港在學兒童沒有接受小學六年免費教育,家長會被拘控。一位五、六歲「轉世靈童」說認得「香港媽媽」,令人嘖嘖稱奇。據聞經歷數十世修行完覺,通達宇宙,能知過去未來。筆者認為事先亦需指導,即如沒有學過太空科技,豈能有太空常識…。


評:政治同樣壓制了「班禪喇嘛1」的宗教信仰。眾所周知「第十世班禪喇嘛」並沒有選擇流亡…,而是縱身地獄、苦海…。達賴喇嘛選擇流亡,離開了他的信眾,並沒有一如「班禪喇嘛」為「信仰」而徇道…;現在阿嘉活佛選擇流亡…,促使中共對不穩定的地區進行強化…,那裏有問題,那裏撒鹽花(殖民);沒有把「毛共、鄧江、胡溫」加以區分,責任全歸咎中共50年來的鎮壓,無助藏區僧2、俗…。


評:阿嘉活佛身居要職,地位顯要,有問題可以反映,指出批判達賴喇嘛利弊之所在,提出「如來真實義」,相信中國 共產黨未必不會考量,「知而不言是為不忠」;離開中國是背叛自己的藏僧,陷達賴喇嘛於不義,不「破執」就是不變通,「阿嘉」堪稱「活佛」嗎?相反,阿嘉活佛如果能夠取得中共更大的信任,有機會和達賴喇嘛見面,就有可能幫助達賴回藏,從而使「正教」得以宏揚…。共產黨自稱是無神論者,作為活佛不能加以改變,那又如何普渡眾生呢?這就是所謂「藏傳大乘教義」!深得如來法…。


朱瑞:當您在中國擔任很多職務,靠攏共產黨的時候,仍然信仰尊者達賴喇嘛嗎?


阿:…信任和信仰是兩回事。我對中國政府開始是信任。信任,需要通過具體事物來檢驗。信仰,是佛教修行的基礎,是永不會變化的。


評:信任、信仰二者性質不同,但二者同樣可以變化。基督教是由天主教衍生的,可稱為教義上信仰的背叛。「信仰是佛教修行的基礎,是永不會變化的」,則要看是甚麼修行基礎;藏傳佛教有藏族「苯教」基礎;原始喇嘛佛教並沒有那麼多的「法器」;漢地有南、北禪宗、淨土宗和法相宗…。相信外在物質和內在精神都是有變化的,這種變化促成「信仰」上的變化…。亦符合佛陀教義「諸法無常」。


朱瑞:您在中共的統治下生活了幾十年,現在,又熟悉尊者達賴喇嘛流亡政府的情況,二者之間有哪些不同?


阿:我出生時,中國已經解放,我的家鄉也包括在其中了。可以說我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


評:阿嘉活佛雖然「長在紅旗下,」但對世界共產革命不甚了了…。


阿:首先我經歷了毛澤東時代。這是一個革命和專治(政)的時代,是壓迫和被壓迫的時代。


評:阿嘉活佛並不了解毛澤東時代革的是甚命;對甚麼人專政;以至那類人是「被壓迫者」而「壓迫者」又是甚麼人?


阿:而後是鄧小平時代…。後來,是江、胡時代…。和毛澤東相比,有著本質的區別。但就我個人來說,他們的一些作法,我不能接受,比如十世班禪轉世靈童的認定等,所以,我選擇了離開。可是,有些人認為我是背叛,這是對我的不理解。


評:阿嘉活佛離開主體喇嘛教義的藏區,離開數百萬僧眾…,是因為「十世班禪轉世靈童的認定…。」但有沒有想到逃之夭夭,問題是否就此獲得解決呢?留給甚麼人解決呢?現世間的問題尚無法解決,留待來生再當「活佛」時就能解決嗎?這不是逃避責任,還要怎樣才能理解活佛呢?


阿:1958年,我剛剛八歲,在宗教改革中,作為一個被打壓的對像,全部家產被沒收,我周圍的人們遭到逮捕。如我的經師,他是一個純粹的修行人,當時被抓進了監獄,還有我的舅舅,是十世班禪喇嘛的經師,也被逮捕,我父親甚至死於獄中。他不是什麼出名的人,只不過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牧民而已。就這樣,僅僅在我身邊就抓了二十多位。當然,我是一個出家人,不會有仇恨…。


評:當然不會有仇恨!但記仇、記恨…。筆者贊賞「純粹修行人」,但相信當時這些「修行人」並非自食其力,而是要靠一個貧窮落後藏區的信眾供養;這就很難見容於當時「毛共」的政見。何況,毛共主張改造世界,「革命必需矯枉過正」…,說有錯失,不如說宗教上的精神文明在很大情況上要建基於物質基礎…。


阿:…從此,我也就沒有了對中國政府的任信。到了鄧小平和江澤民時代,看上去好一些,我就在這個時期,修復塔爾寺,為了培養寺院接班人,還積極地參與建立佛教學院的工作,甚至把我自己的住地,也改成了學校。在民間,辦了紅十字會,參與了扶貧賑災;還為一些民間學校和診所,籌集了資金,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這不是說我對某些領導人信任,這是修行。


評:阿嘉活佛做了這麼多功德,究竟有沒有信眾參與捐献和中共是不是給與金錢、物質…上的支持?如果全是阿嘉活佛耍戲法變出來,筆者對阿嘉活佛肅然起敬。如果信眾亦有捐献,說明現今藏民有了財富…!中國政府信任活佛,而活佛卻反其道而行,這算是甚麼修行…。「與人謀而不忠乎」,連俗家弟子都比不上。


阿:…毛澤東時代…政府裡的腐敗現像不多。


評:這種說法實有不妥。腐敗現象不多,即仍然有…;一個「富裕」社會枵腹從公易,一個「貧窮」社會枵腹從公難。與其說腐敗不多,不如說不明顯。


阿:…鄧小平和江澤民時代,不那麼看重階級,…雖然他們走的是資本主義的路,卻沒有資本主義社會裡完善的法律,僅僅用政策約束人,而政策是隨時可以制定的。也就是說,領導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為了個人的私益,什麼都不管了,連最基本的信念都沒有了。


評:資本主義社會有完善的法律,但公務員同樣可以「連最基本的信念都沒有」,黑暗同樣存在,未必沒有貪污…;個體生命人人不同,「理性」的表達時時不同。「領導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恐怕不盡然,難道完全沒有好的領導嗎?相信在觸動到本身的利益時會偏袒自己…則是難免。據悉一個統一集權政體是比較有效率的,相信在一段較長的時間內,中國 共產黨依然遵循這個原則…。阿嘉活佛最好能夠對每個不同性質的事件,提出具體建議。


阿:…噶廈政府的早期管理是皇家的世襲制,而現在,每個部門的管理人員,都由民主選舉產生,並且輪換,跟國際的管理體制接軌。也就是說,民主制,已在流亡政府裡成功地建立起來了…。


評:「民主政制」能夠在流亡政府裏成功地建立起來,這是好事;但印度政府並沒有把「麥馬洪線」一大片藏區領土歸還達賴喇嘛…,以彰顯其德。如果要把整個大藏區讓「葛夏政權」來管理…,跟國際的管理體制接軌,相信與虎謀皮…。


阿:…流亡政府的一個弱點是對西藏境內了解得不夠深入,主要原因在于中國政府不可能讓流亡政府的人真正進入西藏。


評:筆者同情流亡的藏胞。記得停止共產世界革命,改革開放…,流亡的藏族青年曾在北京宣示主權要求,並沒有認同「國家統一,民族團結」的大原則。「不能讓流亡政府的人真正進入西藏」其實自己要負起部分責任。


阿:…在中國時,每次開會之前我的發言稿,都要經過層層檢查。後來我就說,何必呢,不如你們寫,我念就是了。


評:活佛應該拒絕這種不合理行為,據理力爭…。不能拒絕,可以閉關,潛心修行。若以「…不如你們寫,我念就是了。」既陷別人於不義,亦陷自己於不義。不該墮地獄嗎!


朱瑞:流亡政府已同中國政府進行了多次會談,但始終沒有結果,尤其是第七次會談,讓尊者達賴喇嘛非常失望,請您分析一下為什麼?


阿:…毛澤東主張和平解放西藏,與噶廈政府簽訂了《十七條協議》,就說明毛承認西藏政府是獨立的。比較而言,沒有主張和平解放的地方,就是指用武力解放。為什麼要和平解放西藏呢?顯然,就是承認西藏和中國之間如同甲方和乙方。如果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就沒有必要簽訂那個協議。


評:香港、澳門都和中共簽定協議,如果香港、澳門是中國的一部分,就沒有必要簽訂那個協議,通嗎?


阿:在鄧小平時代,提出了只要不談西藏獨立什麼都可以解決,就和流亡政府開始了接觸。這並不是說西藏很重要。因為台灣問題沒有解決,香港回歸問題也沒有即成事實,因此,和達賴喇嘛展開接觸,是想給台灣和香港看,想讓達賴喇嘛做個榜樣…。


評:筆者認為阿嘉活佛不是政論家,講西藏問題就歸入西藏主題,沒有必要扯上台灣、香港…,既是活佛還是講「佛偈」好…。


阿:…當法王達賴喇嘛的代表到達藏地的時候,一個震驚中外的事發生了。的確,人們都來了,甚至從很遠的地方,擁擠在一起,但不是要撕碎他們,而是表達一種深厚的思念,訴說他們的委屈和痛苦。從此,會談就中斷了,也沒有什麼理由。


評:久別重逢話語必多,並不表示當日「葛夏政權」深得人心。即使,今天讓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管治整個大藏區,就真的沒有諸多問題,佛祖庇祐嗎?一場天災,發生在人口分散而稀疏的高寒大藏區,交通既不便,問題都不是阿嘉活佛的天真識見…。筆者認為阿嘉活佛所論無助達賴喇嘛回藏…。看情況,止有促使中共用三十年或較短時間加速西藏徹底推行現代化…。甚而,除了藏僧外,逐漸遺忘「藏文」3。


朱瑞:您認為繼續和中共會談還有意義嗎?


阿:我個人認為談就比不談好。也許不是百分之百不會有結果。不過,和中國政府接觸,不能理想化。還是那句話,接觸就比不接觸強,中美關系也不是一個乒乓球打出來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