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最新恶性公共事件冲击波——网络民愤叩响中南海大门]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最新恶性公共事件冲击波——网络民愤叩响中南海大门

   
   北京律师程海曾在上月12日去四川省代理案件的过程中,遭到了政府人员的殴打,当地派出所所长以登记名义,强行抢夺其律师证。第二天,该派出所所长又会同当地综合执法部门大约有六七人把他和另一位四川律师周鹏从楼上拖拽下来,拳打脚踢。此案未了,5月13日下午5 时许,北京律师张凯和李春富又因为重庆市民江锡清“躲猫猫”死亡事件提供法律帮助时,遭几十名警察围殴,随身物品被打砸毁损,两律师被摁倒在地,双手反扣背部,带上手铐,强行带离关押,直至凌晨12点40获释。此事件网上曝光后,引发网上舆论一片哗然。为此大陆各地法学家、律师近60人,于5月17日汇集北京以“研讨会”名义,发起声援被打律师,强烈谴责执法者的舆论高潮。会上数十名律师集体手举横幅“强烈谴责重庆公安酷刑拷打执业律师”,并要求严惩责任者。
   
   此次律师界这一公开大规模联手抗议警察打人,声讨公权力暴力壮举,开创了中国律师集体维权新纪元,使之成为一起影响海内外的政治事件。大陆著名法学家张赞宁在会期指出:“这次的研讨会很有必要,牵扯到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问题。当权者滥用权力的情况不解决,那么下一个就是你我他了,中国将人人自危。”北京律师黎雄兵表示:“张凯、李春富两位律师遭到殴打,是当局肆意违法侵害律师正当执业权利的又一极其恶劣的典型事件。殴打律师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这是公然践踏法治的暴行,令人万分愤慨,一定要追究施暴者的责任。”
   

   如此同时,被打律师张凯、李春富于2009年5月18日向社会各界和全国公民发出请求书称:“我们认为,这是中国律师制度恢复以来,继北京律师程海上月在成都市武侯区执业受到政府工作人员殴打后,公权力机关践踏律师依法执业权最严重、最恶劣的违法行为。涉嫌犯罪警察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通过暴力殴打和侮辱律师的手段,恐吓和阻止律师依法执业、剥夺当事人获得法律救济的宪法权利,阻止国家法律在该地区的正当实施。”
   
   如今这次极其恶劣的公权力公然践踏法治,殴打执业律师暴行,终于引发了律师界的集体抗议,酿成一起法律界公共事件冲击波,其冲击浪头直击制度本身。借用法学家张赞宁的话说:“当局的专制制度问题是发生这些恶性事情的根本原因,也是中国执业律师环境进一步恶化的罪魁祸首。当权者不受任何制约,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根本制度问题不解决,这些问题还要继续发生。”
   
   最近以来,中国大陆恶性公共事件频频发生,其中最为典型的是两起激发民愤,并持续发酵的恶性公共事件:一起发生于5月7日,杭州富家子弟胡斌在斑马线上飙车,将浙大毕业生谭卓撞死,但当地公安诸多袒护,不及时不抓人,引发网民的强烈抨击;一起发生于 5月10日,巴东农家女邓玉娇在娱乐城将欲行不轨的政府招商办干部刺死,却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立案侦查,导致百姓万炮齐轰。如此两起恶性事件的对比与反衬,正成为当今中国最新聚焦国人眼光的舆论焦点。飙车案死者追悼会的那天,竟有多达上万人到殡仪馆送葬,愤怒之声可谓普天盖地;杀官案引发网络民意同仇敌忾,一边倒地支持女子抗暴,知识界人士还为此联名请愿,要求政府在处理该事件上要持公正态度,不要掩盖巴东农家女自卫抗暴的真相。这两起可供对比的恶性公共事件,透视出肇事者与受害者身份的颠倒与轮回:一个是富家子弟飙车撞死了普通人可以若无其事的谈笑风生,声称可以“用钱摆平”;一个是农家女子杀死欲行不轨的官员,并当即主动投案,却被关押于神经病院捆绑遭打。公权力在对待当事人问题上如此“双重标准”,让公众充分地认识到所谓“权为民所用”的本质。
   
   在飙车案中,杭州警方的“70码”说,意在为有官员背景的富家子弟开脱,后在舆论压力下,被迫请来全国各地专家“会诊”,作出了“超速行驶”的结论,但如何认定罪名并无交待;杀官案中,警方则先以“抑郁”说转移视线,说她有“袭警”行为,接着又将此前的“按倒”变为了“推坐”,要求“特殊服务”变为要求“异性洗浴”,这为构陷邓玉娇“故意杀人”做好了充分铺垫。可见,在中国司法界隐瞒真相,制造冤假错案,是有相当的历史和经验的。在较早前发生的贵州俯卧撑、云南躲猫事件中,已充分展示了这一司法界基因传承,而在“杨佳袭警案”中,官方更是不顾民意,与民间情绪形成强烈反差。杨佳袭警成为了民间英雄,但官方则恨之入骨,视其为“丧心病狂”、“穷凶极恶”、“毫无人性的暴徒”。更是令民众大开了眼界的,是上海警方凭借独揽侦查权,就是否认打过杨佳而不被追究。可见我们“权为民所用”的“和谐社会”为了官官相护、隐瞒真相,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胡斌飙车致死人命案,官家袒护,导致网怒如潮;邓玉娇手刃淫官,被称之为“又一个杨佳”,赢得网民一片叫好,评论、呼声踢爆网络,“贞节烈女”、“如此干部杀了大快人心”、“杨佳式女英雄”、“替天行道”用语随处可见。要集体发声营救烈女子,已成为当下网民的广泛呼声。这种(又一次民间立场的团结一致,毫不含糊地表达与政府针锋相对情绪,充分印证了中国民众对事实真相的渴望和对政府行政与司法执法的绝望。我们在这种具有反抗色彩的网络民意冲击波中,清楚地看到了中国权贵阶层和普通民众关系上冰炭难溶的现实,任何星火事件,瞬间都可能引发出一场社会性的公众怒潮,且会迅速地从地方扩展到全国,促发异常公共危机。在如此民意冲击波下,当局若不能秉公执法,势必会火上加油,导致怒潮溃堤。巴东烈女抗暴和杭州赛车肇事二个事件,所引发的舆论震荡,再一次揭示了中共反“普世价值”,拒绝“三权分立”宪政道路下的政治生态和“和谐社会”现状。
   
   20年前,当北京高校学生“悼耀邦、反腐败、要民主”爱国运动,遭到政府拒绝,军队用坦克的履带碾碎了学生对当局仅有的一点期望而酿成举世震惊的人类惨案时起,这个“革命政权”的合法性,就已经成为悬在中华民族头上的最大问号——中南海的执政合法性正在沦陷。
   
   近来,中国“六四”20周年将至,大陆一支《草泥马之歌》风靡网络。苹果日报刊文说:“响彻网络的《草泥马之歌》,宣示:民智不可侮。眼见六四忌日将近,官府不许哭,就骂。不许骂,就笑。连笑都不许,就成了草泥马都不能生存的‘马勒戈壁’,那是无声的中国──一个没有生命与性灵的荒漠。”眼下,网络舆论普遍热炒盖汶川地震没能“痛出一个新中国”,京奥没能“奥出一个新中国”,“神七”也未“神出一个新中国”,社会不公,强奸民意导致网民要“骂出一个新中国”了。由此以来,草泥马这种“戈壁神兽”,已演绎成了一种时代的群体叛逆者图腾;而“草泥马”恶搞式的诙谐骂娘,竟成了当今网络民意叩问当政者执政良知的“通俗唱法”。
   
   如今面对公民的知情权需求和反腐败、要民主形势的严峻挑战,以及网上一场场公民力量联合行动的集体宣示,当局应当清醒了:中国发生接二连三的激起民愤恶性公共事件的根本原因,就是拒绝三权分立,民主监督的宪政制度改革,导致的权力执行者胡作非为。它最终危害的正是执政者的根本利益。当政者拒绝宪政改革,就等于是在自毁权力基础。因此,本文毫不夸张地说,网络民愤叩响的其实是中南海的朱红色大门。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