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丹文集]->[平反“六四”在于政治改革的推行]
王丹文集
·去他的"三个代表"
·凌锋告别江泽民
·坚决反对军队高于国家
·"六四"会被淡忘吗?
·王丹等原八九学生学者全球征文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致一位无名捐款者
·对中国新闻自由的期待又一次落空
·周正毅案与重控媒体
·“雷声大雨点小”的修宪
·谈联名公开信方式发表政见
·香港对台湾已没价值
·北京在试探香港
·说真话的力量
·持续压力 使之有所顾忌—谈美国再次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案
·常识--透视中国的第一视角
·我们只想做中国人
·我们有回国的权利------关于捍卫海外中国公民国籍权、公民权和争取回国权宣言
·纪念六四,让中国成为每个公民的安全家园
·八九学生将在华盛顿重聚并纪念“六四”十五周年
·王丹、王军涛:中国人 站起来!--写在“六四”十五周年前夕
·我对六四的三点思考
·六四问题仍然是一个问题
·真话给集权带来恐惧--- 评蒋彦永在海外发表公开信
·维护主权不应有双重标准
·我从华叔(司徒华)学到坚韧
·黄金高事件与民运分子的反腐败
·中共如何面对社会抗议
·对胡锦涛不必乐观也不必悲观
·中国经济崛起若未政改威胁世界和平
·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胡锦涛应向政治异议展示善意
·中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的表现令人感到耻辱
·纪念自由思想者殷海光
·发展与征地的争议
·球市与股市 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困境的一个缩影
·喜看大陆知识份子的重新集结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败局已定
·法轮功问题 -- 中共苦涩的政治遗産之一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
·矿难重大 矿工命贱
·中共应无条件反对日本进安理会——论中日关系
·异议写作的啓蒙作用
·不知下落的公众事件
·丧尽天良的香港基本法
·赵紫阳——共产体制的悲剧
·共产党是这样长大的
·信访条例不过文字游戏而已?--- 谈汪世源被打致残事件
·从赵紫阳事件看中国政局
·绕过封锁,自由流览境外时政网站
·中共要的不是统一
·欧洲,请不要让我失望
·大规模学生运动发生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台湾归来
·政治与文学的张力
·在审美与正义之间寻求平衡——王超华访谈
·美中关系——冲突大于合作
·20位海内外异议人士联名致信安南,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王丹致连战的公开信
·请国民党回中国宣扬民主
·烧遍两岸的野火
·1
·我们如何解释中国 --- 读胡平新作《犬儒病》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物权法值得欢呼吗?
·大学不应当是大观园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纪念六四18周年,我的三点公开呼籲
·六四十八周年祭文
·《六四诗集》出版的意义
·六四问题不容回避
·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不要忘记陈光诚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共产党开会 老百姓遭罪
·一把温柔的刀—送别包遵信先生
·那不仅仅是一块三角地
·中共总书记的畸形权力
·包遵信葬礼上的年轻人
·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
·老虎,蚂蚁与嫦娥
·狼真的要来了吗?
·台湾立委选举观后感
·愤怒与摇滚乐
·中共统治逻辑----打
·关于台湾选举结果的三点看法
·大陆民主化是两岸问题的关键
·谁不敢面对真相?
·在民族主义面前区分中国与中共
·重要的是选择的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反“六四”在于政治改革的推行

   来源:德国之声
   平反“六四”在于政治改革的推行
  20年前天安门广场上的王丹
   4月27号,一批当年89民运的参与者在纽约中华公所举行记者会,发布了今年纪念89中国民运20周年的活动安排。其中包括倡议民众在六月四日这一天身着白色衬衣,以悼念当年事件中的死难者,并抗议当局20年前出动军队坦克镇压平民。主持本次记者招待会的是当年的学生领袖王丹。因六四事件,王丹曾遭到通缉和关押,后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被遣送出境,目前生活在美国。
   德国之声:首先请您谈一下4月27号的新闻发布会,你们今年有一些什么样的计划呢?
   王丹:新闻发布会主要是强调四点,等于是对外做四点宣示,"示"就是指示的"示".第一个,我们从今天开始呼吁全世界,尤其是中国人能够用自己的方式参加到这个悼念活动中来,表示对"六四"死难者的追思。第二个,也就是最主要的一个呼吁,我们发起一个叫"白衣行动"的计划,呼吁中国人在6月4号这一天穿白色的衣服来表达到悼念。第三点,我们建议4月27号定为中国的民主节,以后每年都能够来记住历史上这个时刻。最后一个,我们对外发布了一个《六四白皮书》,主要是由当事人集体撰写的。

   德国之声:你作为当时的学生领袖之一,后来遭到通缉,又坐过监狱,那么作为一个像你这样的当事人,在六四即将满20周年之际,您的心情怎么样呢?
   王丹:心情是比较复杂的。
   德国之声:比如说有一些当时的学生领袖像乌尔凯西,他当时是非常乐观的,他说最多不用3年我们就会笑着回大陆,可是现在已经20年过去了…
   王丹:这当然是很遗憾了!是啊,已经20年了,"六四"还没有得到历史的公正评价,没有被平反,只能说很遗憾!但这就是现实,我想我们从事民主运动就是要能够面对现实,还能够坚持。一方面当然很遗憾,一方面对这种遗憾用一种平常心来看待。
   德国之声:那你觉得这样的一个事件居然20年还没有得到公正的评价,至少还没有得到官方的公正评价,主要原因在哪儿呢?
   王丹:中国的很多事情确实是比较复杂的,其实历史上也有类似的例子,像"二二八"其实也是过了40年才得到平反的。中国的情况就更复杂。尤其包括近20年经济的发展很大程度转移了注意力啊,包括中共一党专政的方式还是集中了国家暴力啊,等等。中国本来民主化的路,我预期也就会走一个比较曲折、相对漫长的过程。
   德国之声:刚才你谈到了经济发展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的问题,那么你怎么看这些年经济的发展呢?因为我和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学生交谈的时候,他们有一种非常普遍的看法:认为正是因为20年前政府用强制的手段平息了那场所谓的"动乱"所以才有了后来经济的高速发展,你怎么看?
   王丹:我觉得年轻人对于"六四"这件事情,他们完全不了解真相,这20年政府不允许有任何关于"六四"的讨论,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如果当局"六四"不镇压学生的话,现在的经济发展一定更快。当年经济改革的指挥者赵紫阳这些人比今天的这些领导人更具有市场改革的特点,所以经济增长一定会更快。同时,如果政府那时候接受了学生反腐败的主张,那么今天出现的不公正现象、腐败现象也会大大的减少。所以,如果"六四"不被镇压,今天中国会有一个速度更快、而且更健康的经济发展。
   德国之声:现在中国的官方媒体上"六四"事件是禁忌话题,他们是根本只字不提的。但是在民间我们还是听到很多种声音,比如说最近戴晴女士提出来要依照南非和解委员会的模式来实现对"六四"的和解,您怎么看这些建议呢?
   王丹:公开讲,我觉得这种建议很可笑。第一,和解是双方的事情,政府那边没有任何和解的意愿。现在每一次官方公开的发言,都说当年杀人就是对的。双方的事情,如果对方没有意愿,自己单方面的那叫一厢情愿。另外一方面,好,就算单方面和解,也没有可行性具体要怎么样和解,我也没有见到戴晴女士提出来,那怎么就教和解了呢?如果一个想法只能嘴上说一说的话,我看不到具体的内容。
   德国之声:说到评价"六四"的问题,十几年前邓小平还在世的时候,当时很多人都觉得,只要是当时下令开枪的这些人还健在,重新评价"六四"基本上就没有可能性。那么现在我们看到胡、温政府多数人的领导人都是和"六四"没有直接瓜葛的,温家宝当时在"六四"事件中也是扮演了一个比较温和的角色。那你觉得在胡、温政府任职期间重新评价"六四"有没有可能性?
   王丹:不可能。对平反"六四"最大的阻力不是来自于台上的这些领导人是不是参与过"六四".到习近平那一代我也看不到多大的希望,他们更没有参与过镇压。我觉得阻力不在于说那个领导人有没有跟"六四"的关系,而在于说中共统治集团愿意不愿意推行政治改革,愿意不愿意在中国搞民主化。如果愿意,他当然就会先给"六四"平反。如果不愿意,千秋万代他也不会给平反。
   德国之声:那么你对"六四"平反的前景你还抱希望吗?
   王丹:我不仅抱希望,而且还是相对乐观的。社会也总是要往前发展和进步的。"六四"20年了,其实我相信,除去20岁左右的年轻人不知道以外,基本上30岁以上的中国人都没有忘记这件事。那么政府自己更是没有忘记这件事,它永远还是中国现实政治中的一个问题,没有解决的一个问题。中国以后往前走,当遇到了一定的挑战的时候,这个问题还是会被提出来的,所以六四问题没有被解决,那么他以后也还是会被解决的。
   德国之声:那么我们再回过头来看20年前的"六四",我最近读到一些东西,其中也有人指责89年的学生民主运动最后为什么会以暴力流血的场面收场,是因为包括您在内的学生领袖当时不懂政治,他们太激进,你怎么看待这一说法呢?
   王丹:"六四"出现流血收场不去谴责杀人的一方,却去谴责被杀的一方。这本来已经混淆了最基本的伦理,这种说法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判断事物的伦理,本来是不值一驳得。就算是来驳斥的话也是非常简单的。"六四"几千大学生当时绝食7天,无非就是要求两个,一个就是要求与政府对话,另一个就是要求修改4.26社论。没有任何人可以昧着良心说这两个要求是多么激进的要求。我们又没有要求改变政府,也没有要求谁谁被送到法庭去。只是要求跟政府对话,只是要求政府修改社论。用生命为代价来争取这样两条温和的请求,政府还要用坦克来镇压,到底是谁逼谁道理岂不是很清楚吗?!这样清楚的事实不去看,反倒去谴责被杀的人!
   德国之声:那么你们在纽约搞了这次新闻发布会,有哪些活动,比如说在中国大陆有没有渠道来发起这样的活动?
   王丹:我相信我们会尽所有的渠道,当然也要借助媒体的渠道来告诉国人。希望大家能够用白衣行动,用穿白衣服的方式来表示。以我的联系范围来看会有很多人来响应的,至少我已经听到的反应是非常积极的。有很多人,我指的是生活在国内的人,都跟我表示说他们那一天会穿上白衣服。有人说他会让他四岁的儿子也穿上白衣服。当然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人那天也穿上白衣服,这对政府也是一种宣告。
   德国之声:我不知道您作为当时的学生领袖,怎么看待现在的这些年轻人?20年前,青年学生为了反"贪污腐败,打倒官倒"可以上街游行,而现在贪污腐败的问题有增无减,青年一代似乎并不关注,难道理想主义正在消失吗?
   王丹:我没有对年轻一代有那么大的失望,当然首先责任也不在于他们,就是这样社会环境和政治环境。第二点来说,其实也许我们从主流上看大家会有不够理想化及理想主义这种失望。可是确实也有少部分人还是能够头脑很清楚,能够发出独立的声音。包括像非政府组织,有很多年轻人也在做,包括网络上的一些年轻人发表的言论,我觉得也是非常欣赏的。任何一个时代,只要少数人还能坚持理想的话,这个时代就不是那么令人失望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