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转帖]海地濒临崩溃边缘(2009/05)]
生存与超越
·中国股市火爆的隐患(2014 09)
·[zt]中国经济增速渐进下移(2014 09)
·[zt]宗庆后在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的演讲(2014 09)
·[zt]房地产叠加民间高利贷崩盘 邯郸向何处去(2014 09)
·[zt]鄂尔多斯经济崩溃后出现以物易物市场(2014 11)
·中国股市暴涨之后的思考(2014 12)
·2015年中国宏观经济前瞻 (201412)
·[zt]习近平、李克强赌上股市(2015 05)
·[zt]人民币财富难逃残酷洗牌:从“金融杀”到“美元杀”(201506)
·[zt]中国有一个更大的超级大泡泡(2015 07)
·[zt]股灾拉开中美金融大决战序幕(2015 07)
·[zt]正在被抛弃的中国制造—参加德国汉诺威工业展感言(2015 08)
·[zt]金融海啸的风眼-人民币汇率保卫战 (2015 09)
·[zt]中国楼市最后逼疯:套贷者给刚需者套上“终极绞索”(2016 02)
·[zt]中国经济奇迹大结局:空中解体 (2016 03)
·[zt]必须扼制超级地租(2016 05)
·[zt]资本外流最糟糕的时代真的过去了吗?(2016 05)
·[zt]看看香港 发生在身边的楼市崩盘(2016 06)
·[zt]“疯狂地王”正摧毁中国防范金融危机的最后努力(2016 06)
·[zt]“L型”守得住吗?——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 (2016 08)
·[zt]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2016 08)
·[zt]中国上半年外资撤离触目惊心(2016 08)
·[zt]迫在眉睫,“风暴眼”临近!(2016 09)
·[zt]东北经济为什么不行(2016 08)
·[zt]别再忽悠大学生去创业了(2016 08)
·[zt]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2016 08)
·[zt]有了房,却越来越不安,我想要逃离“天堂”(2016 09)
·[zt]三星王朝威权下的辉煌与昏聩(2016 09)
·[zt]中国制造的尴尬境遇纯属咎由自取(2016 09)
·[zt]一文读懂中国二线城市的经济真相(2016 09)
·[zt]去年股市危机中 有官员趁机发国难财(2016 10)
·[zt]房地产调控潮背后看不见的博弈!(2016 10)
·[zt]房地产国家牛市的八大风险(2016 10)
·[zt]“去库存”变形记:揭中国房地产疯狂内幕(2016 10)
·[zt]解决房价问题的关键在于调整住房制度(2016 10)
·[zt]走出房地產困局(201610)
·[zt]中国经济下滑是因为中央经济政策失误(2016 11)
·[zt]一个海归工程师眼中的中国制造“七宗罪” (201611)
·[zt]特朗普中国启示录:地产危局和精英的傲慢会毁了改革(201611)
·[zt]始于2012年的金融过度自由化,正面监全面高压监管(2016 12)
·[zt]风雨飘摇的2017(2016 12)
·[zt]刘煜辉:找回人民币丢失的“锚”(2017 02)
杂篇
·永别了,超验的、形而上学的哲学!(2002)
·对和谐与公正的思考(2005)
·对制度演进与多元化的思考(2005)
·涵盖价值理念与制度形式的民主(2005)
·信息技术的冲击与困境(2005)
·面对人类困境的反思(2005)
·道德的祛魅与重建——对道德的思考(2005)
·追求精神超越的途径——对宗教与信仰的思考(2005)
·对知识产权的思考——合理性、争论与重新审视(2005)
·当代中国教育机制弊端的成因与后果(2005)
·从“背唐诗”到“教育理念反思”(2005)
·对佛教在中国异化的思考(2005)
·先秦思想的源流与发展之我见(2006)
·《推背图》中与当代相关的几个卦象之解读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封闭与保守的千年帝国——拜占庭帝国灭亡的警示(2002)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一——关于红军与长征(2006)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帖]海地濒临崩溃边缘(2009/05)

   海地濒临崩溃边缘 父母为孩子入黑帮、卖淫高兴  信源:英国《泰晤士报》|编辑:2009-05-17|

   海地日益糟糕的政治经济困境让国家濒临崩溃边缘。为生存,海地父母将男孩送往黑帮入伙,将女孩送往“儿童卖淫团”,人道主义危机肆虐海地。

   贫穷之国灾难重重“病入膏肓”

   海地负债累累,国家正走向崩溃边缘。海地充斥着洪水及饥饿灾难,还有习以为常的绑架、强奸及虐待儿童。如果你曾听说过海地这个国家,肯定是因为该国发生了令人恐惧的灾难。一直以来,海地就是飓风、森林滥采滥伐、贫穷、毒品走私、暴力、专政、巫术及奴隶制度的代名词。半个世纪前,当海地处于弗朗索瓦-杜瓦利埃的专制统治下时,格雷厄姆-格林将海地称为“噩梦共和国”,尽管杜瓦利埃已不再人世,但噩梦却并未在这个“加勒比海地狱国”停止。

   为什么海地是美洲最糟糕的国家?有人认为是联合国的错,有人认为是全球变暖与全球资本主义冲撞的结果,还有人认为是海地国内精英份子们“捣的鬼 ”。“我认为是上帝让海地人受罪”,海地一名教师威尔伯特说道,“但我们得到天堂奖金的日子即将来临”,他还说道。两个世纪前,政治经济学家罗伯特-马修斯就曾这样假设,一个人口过快增长的国家最终会因吃饭问题而分崩离析。过去五年,海地不仅经历了,更是超越了“马修斯主义灾难”所描述的情况。目前,唯一能防止海地走向瓦解的就是国际救援人员送来的粮食及其它慈善捐助。随着全球经济危机持续,目前的问题是:国际援助还能持续多久。由于某种原因,白人在海地总被歧视,在有的地区,一半的妇女和女儿童都曾被强奸。

   与所有海地的城市一样,太子港的贫民窟已危险得让持有重型武器的联合国维和部队都不敢冒险进入。联合国在海地并不受欢迎,并谣传维和人员杀害贫民多次,“很多人说联合国人员在这里倒卖军火和毒品”,一位海地学生这样说道。很多海地人都不信任外国人。

   男孩送黑帮女孩送“儿童卖淫组织”

   我不是驻外记者,也不是一名救援人员,我是一名历史学家。我想去海地亲身体验那里的魔鬼生活。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数月里,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及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内的全球名人都曾访问过海地,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海地正濒临人道主义危机的边缘。

   佩蒂翁维尔地区的酒店有一系列的规定:不要单独出门;不要离开酒店2公里;不要在傍晚后出门;如果听见枪声,就呆在酒店;要朝拿枪站在门口的男子微笑。这些都是为了保护客人。从海地国家皇宫开车10分钟后,经过一片五彩斑斓的墓地,就是佳乐福加里小镇,街道太窄,行车艰难,我沿着陡峭石路往上爬,两边是土墙屋,道路经常被丢弃的包裹拦住,还有沿路腐烂的垃圾及人类粪便,山羊和儿童在路上搜寻着食物,他们已几日没有进食了。在正午强烈阳光照射下,恶臭让人窒息。

   这样的行程让你亲眼目睹海地工业即将崩溃的情景,全国失业率高达75%,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是文盲,无技术甚至不健康,唯一的法律就是贫民能购买一些廉价性食物,然后以微薄的利润在市场上销售。不幸的是,政府近来大肆整理街道的行为让苟延残喘的平民贸易雪上加霜。剩下的只有这样的“工作”:卖毒品、卖军火、抢劫、敲诈勒索及卖淫。对黑帮来说,在海地这样一个没有什么主导产业的国家,恐怖活动是其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他们将目标放在没有反抗能力的妇女及儿童身上,锯掉人质的手指,然后送给其家人,并敲诈勒索,即使他们得到了赎金,他们还是会杀死人质。在海地,平均每5天就有一起绑架杀人案,在 2008年前几个月达到顶峰。 “佳乐福加里”小镇的父母对其男孩参加黑帮感到高兴,他们还对自己的女儿参加儿童卖淫组织感到高兴,“这意味着他们能填饱肚子了”,一位海地妇女这样说道。尽管街道墙壁上贴满宣传节欲的海报,但海地人口出生率一直居高不下。1950年时,海地就已人满为患,现在总人口已上升到9百万,生存成为难题,贫民们会为了钱而不择手段。

   历史赔偿成发展阻碍

   历史告诉了我们不同的故事:海地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冒犯了法国人。法国在1697年得到了现在海地领土的1/3,当时海地盛产糖和咖啡,并有大量非洲奴隶被贩卖到这里。从经济上来说,这些都是成功的,但黑人作为奴隶的日子是让他们无法忍受的,居住条件肮脏、疾病缠身,鞭笞与严刑拷打也司空见惯。奴隶一般都不能活过21岁,在奴隶起义持续12年后,他们终于推翻了拿破仑在海地的统治并取得独立,但法国要求海地陪给他们价值约1.5亿法郎的黄金。

   对海地来说,这次赔偿不是标志着自由的开始,而是希望的尽头。即使法国在1830年将赔偿额减少至6千万法郎,对于一个饱受战乱的小国来说,这仍是天文数字。1900年,海地每年要将国家预算的80%用于支付赔款,有时为了及时支付赔款,他们又不得不从美国及德国借款。海地并没有发展国家经济,而是形成了一系列臭名昭著的独裁者,他们不能完成发展国家经济的任务,而是疯狂掠夺人民的财富。1947年,海地终于偿还完了所有赔款,但剩下的只是:贫困、腐败、缺少投资及政治骚乱,经济成螺旋形下降。至今,他们仍处于绝望中。

   有人认为富国也曾经历过压榨工人血汗的阶段。海地的发展道路与其它富国完全不同,因为几个世纪以来,海地被他国掠夺的财富实在是太多。1957 年在弗朗索瓦-杜瓦利埃当选总统后,情况越来越糟,他在全国宣传“伏都教”信仰,建立个人总统政府,该政府随后便以强奸和严刑拷打而“闻名”。

   国际援助难解“海地之渴”

   美国及联合国出台了挽救海地的新政策。他们决定,对海地公司出口到美洲市场的货物免9年关税,主要是农产品及服装。自2006年后,国际社会也采取了一系列援助海地的措施,且效果不错:新增3千个就业岗位。但收入与物价差距太大,卫生条件恶劣,虐待严重等问题仍然存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可能会给进入美国的海地非法移民提供暂时性工作,但她表示:“我不鼓励海地人来美国”,由于不能容忍海地非法移民,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与布什都对海地进行干涉。“解决海地问题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大量移民”,美国国家政策顾问团一成员这样说道。

   美国对海地80%的援助都被私人侵占,华盛顿与杜瓦利埃有着矛盾。直到1986年,这些情况才得到好转,但杜瓦利埃还是“厚着脸皮”向美国乞讨,同时和美国大量公司签订“暴利协议”,最终所有资金都被挥霍一空。在海地,你能看到大量修了一半或被丢弃的学校、医院及其它公共设施。大部分援助海地的资金都进入了杜瓦利埃的个人账户,杜瓦利埃个人惹来的债务占到海地整个债务的45%,美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法国及美国政府都是借款受害者。

   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规定债务免除条件:海地贫困人口数量减少,通货膨胀得到控制。对其它国家来说,这些借款是小菜一碟,但对海地来说却是天文数字,仅世界银行每个月就要向海地追回160万美元债务。在4月14日召开的海地社会经济发展大会上,世界银行集团的罗伯特-泽利科表示,只要对海地的援助确实是被用于消除贫困,那么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会考虑对海地的债务免除计划。然而,在两周后国际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会晤中,他们认为海地消除贫困的努力程度不足以达到债务免除的条件。

   据悉,尽管海地理论上是民主国家,其政治自由“污迹斑斑”。同时,海地一直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去年的飓风造成海地70%的农田被毁,3.8%的海地人感染了艾滋病毒,新生儿出生成活率西半球最低,其中1/3婴儿体重偏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