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拈花时评
·文摘并评论:中国反核污染环保人士孙小弟遭劳教处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6)
·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
·ZT-关于抗日战争和中共起家的真相
·文摘并评论:美国加州就早期排华政策作出道歉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8)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9)
·现实中国
·ZT——让人沉重的数字中国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
·美国关于媒体诽谤的诉讼和判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
·共产党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抢钱。文摘并评论:国富民穷 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
·执政党公信力还不如婊子-《求实》杂志的民意调查结果
·法院公然贿赂举告人,居然出了书面文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4)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改良派与颠覆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25日 转载)
   
   公民访谈录之二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
   
   ——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来源:参与 作者:艾晓明
   
    写在前面:我在听说北川中学家长找到已垮塌的北川中学教学楼施工图的同时,得知成都志愿者王笑冬的名字——是他通过特快专递,向中纪委提交了这一关系到北川中学教学楼建筑质量的重要证据;也正是他,把举报消息公布到自己的博客,从而引起新一轮有关豆腐渣工程的舆情涌动。由于这一行为带来的后果,他不得不远离在成都的温馨小家和刚出生几个月的爱子,至今依然在外漂泊。
   
    到今天为止,王笑冬的博客上有91篇博文,大部分和志愿者救灾以及豆腐渣问责有关。2009年5月10日,香港翡翠台“星期日档案”《不能说的真话》节目里,播出了对遇难学生家长、志愿者包括王笑冬的采访。香港《明报》则在今年5月12日的专讯中登载了建筑学专家的分析,这是对比已曝光的施工图与家长废墟考察图片后做出的(见附录一)。
   
    这里要提示读者注意:北川中学倒塌的教学楼共有两幢,一幢是主教学楼,目前人们到北川看到的废墟,就是这栋教学楼的主要现场;还有一幢人称“新教学楼”,地震时下陷两层,后来被粉碎。总之现在游客去看北川中学废墟,如果不知这一历史,则可能看不出这里垮塌过的不是一幢,而是两幢教学楼。
   
    据报道,原北川中学主教学楼建于1992—1997年,前后花了5年时间。北中教师在接受采访时说:“中间施工单位都换了好几拨,5层高的楼,垮塌之后变成一堆3米高的废墟,不是豆腐渣工程是什么?”“砖块是散的,上边很少粘着水泥;柱子碎裂了不成块,而是粉末。”
   
    北川中学新教学楼建于2002—2003年,有关报道的描述是:这幢5层楼房的一、二层几乎“消失”在地面,上边3层整体落下,几乎没有受损。高三学生的教室都在上边这三层,因此北川中学高三年级完好无损;但楼下高二的几个班损失惨重。
   
    北川中学在地震中是伤亡学生最多的学校,日前四川省公布的5335名遇难人数中,北川中学遇难学生数字不精确,一般的说法是接近一千四百。这个数字,在遇难学生总数中占到了38%以上。
   
    目前找到的施工图,是关于北川中学已垮塌的主教学楼的建筑设计图,当时的设计是按七度设防的。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北川中学垮塌的另一座教学楼——新教学楼,也有证据证明其建筑质量有问题,并且,这个问题已经被监理公司记载:我在《四川好人谭作人》一文中提到,北川宏昇监理公司会议记录本里,有关于北川中学新教学楼在质量大检查中所发现问题的内容。这一资料是在老县城已成危楼的原监理公司办公室找到的,我抄录了一段在自己文章中。一位监理工程师最近在王笑冬的博客上留言,对会议记录中提到的有关质量问题做出了解释。此件见本文附录二。
   
    王笑冬是东北人,毕业于西南矿业学院,在成都安家。川震发生后两天,他发起保护母亲和儿童行动,自2008年5月14日开始赈灾行动,主要往返于北川陈家坝和江油市之间,将陈家坝的孕妇接到安全的地方待产。他的博客上有关于这一行动的记录和照片。王笑冬在博客上宣布:集结号第三阶段的行动是:为北川中学豆腐渣工程中惨死的孩子们伸冤。
   
    访问时间:2009年4月14日
    整理时间:2009年5月22日
   
    你怎么知道有这个北川中学垮塌教学楼的施工图的?
   
    我来到北川,也是最后一次到北川中学。一位遇难学生母亲跟我谈起这件事。她说有一个学生家长叫母勇贤,他拿到了施工图。在此之前,我从北川陈家坝一些北川中学遇难学生家长里,也听说了有三个遇难学生家长拿到了施工图,跑到北京去上访去。
   
    当时我和北京志愿者也在联系,我想是我们能不能联系上这个人,两会期间,把这个带有施工图学生家长引荐到人大。这样的话,省得他们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影响我们社会的形象、影响政府形象的这样一些行为。
    那么后来没有联系上,我这次听到这位母亲讲,她说有家长拿到了施工图,我就很敏感,然后马上就打车,我就到绵阳。到绵阳以后……
   
    你说敏感是什么意思?
   
    因为这个施工图是很多人都在关注的事情。当时学生家长,在此之前也跟我说拿到了这个施工图。因为这个是作为北川中学它究竟是不是豆腐渣工程,对它进行鉴定的一个重要依据。有施工图、有地质报告,还有对这些倒塌废墟的鉴定,它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
   
    然后我就马上打车到绵阳,见到了母勇贤。母勇贤非常警惕。而且,他跟别人的通话过程中,一直强调“我的手机被监听”,他的手机一直被绵阳市电信监听,那边都有录音。然后,跟我俩,就到一个茶馆聊起这件事。母勇贤对我也信、也不信,毕竟我们是第一次打交道。当然有家长介绍我,说我一直调查北川中学这件事。因为那段时间,我爱人生小孩,我没时间,我就派志愿者过来调查,但没有拿到什么证据,有关的证据。后来我们俩就谈,谈起很多事情,因为他跟我的情况有些类似,他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我也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他女儿死在北川中学,儿子死在民兵训练营。
   
    所以我就很同情,当时我就落泪了。当时我也说得很激动。我说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如果将来要树一个纪念碑的话,我说即便是我死了,为这件事情我付出生命的代价,我希望在这个纪念碑上把我的名字也刻上去,我当时就是这样说的。所以他也很感动,他看我是很真诚的一个人。开始只给我看,也不允许我拍照。后来,我跟他说,说到最后他就直接主动拿出来,就要求……是个复印件嘛!当时在灯光下,我随身带着数码相机,就把它拍下来了。
   
    一共我记得是十六张施工图,当然这里还有很多电器安装图,水电图,这都不重要。关键是这十六张施工图,我把它拍下来。还有他写的其他的一些材料。我都拍下来,拍下来之后,我就马不停蹄连夜回到成都。
   
    我到成都是3月14号早上6点,然后下午就把它直接寄给了中纪委。
   
    北京的志愿者我跟他沟通了一下,他说:这个中纪委你寄给他,寄给中纪委 要交上去,要经过很多环节,这个能不能引起重视,也不能肯定。
   
    后来的情况怎么样呢?
   
    我原来以为,3月14号交,从我给中纪委打电话,中纪委接电话的那位女士就说:你最好用特快专递寄过来。那我14号到邮局把这个材料给寄过去,把它打印出来寄过去。
   
    寄过去之后,跟北京的志愿者沟通了一下,他说中纪委的这个环节比较多,你这个施工图它究竟能不能给交上去、被领导看到,这个也不好说。当时,我就有点顾虑,这件事中纪委还不能解决,那么我们怎么办?我就考虑到以前志愿者曹云的这个事,对我有一点借鉴。
   
    为什么呢,当初受害人之一梁凤如到金牛区派出所报案,金牛区派出所不受理。他说:你这个才5万块钱,这构不成,没法给你立案。后来是媒体报道了之后,派出所才受理。那么就给它一个压力,我就自然而然联想到,我们能不能通过一些媒体的方法,因为北川中学也是全国人民关注的一个事件。这么多孩子,一千多个孩子遇难。我作为孩子的父亲,我觉得有责任把这个事情告诉全国人民。
   
    那我优先考虑的是主流媒体,包括人民网,还有新华社,还有《南方周末》,我都打了电话。在人民网,我跟他们在沟通的过程中,当时人民网上还有我两篇文章,就是关于志愿者曹云诈骗的文章,因为我是举报人。他引用了我的文章,对我也知道,多少也有了解。而且他也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但是对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就是说石沉大海。你把材料发过去之后,他就不理你。
   
    他有没有说为什么?
   
    没有,没有说。但是和那个新华社沟通的时候,他们的主编,我记得是个男的,就非常露骨。我说我已经拿到了北川中学的施工图;要不要把这个施工图给你发过去。发到你的电子信箱里面。他当时就说,不要不要不要。
   
    他说了三个不要,他说了三个不要。
   
    这是几月几号?
   
    是3月16号。那天天气也很暗,我是非常绝望的。我就觉得怎么我说的话怎么没有人去听,好像整个世界都鸦雀无声,就我一个人在呐喊,在为这些孩子申冤,为什么就是得不到这些人的回应?所以我是非常痛苦的,我甚至觉得好像感受到了一种声音在嘲笑我,我好像是被一种声音一直嘲笑着。所以我就非常绝望。最痛苦的就是3月16号,然后第二天,我想这样不行,我还要用,那么最后只有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网络。但在此之前,我不想通过网络,因为那个毕竟不是一个正常的渠道,
   
    我觉得我们的社会,一个健康的社会,有那么多有责任心的人,我不相信我们国家所有的新闻记者都是冷漠的。我相信,肯定有很多有良知的记者去关注着北川中学遇难的孩子们。那么我竟然在这些大的报社,国家的主流媒体,我没有得到这种回应,直接就是对我的拒绝和冷漠。就是这个让我就是对我们目前的社会,我是非常失望的。
   
    那么把我逼得只有通过网络,网络是最后一线希望。当时,我在新浪杂谈,也没法发出来消息,因为我的帖子不给发,后来就干脆不发我的帖子。一开始是经常被删。我就找到了中华网,我到中华网中华杂谈上把这个帖子发出来了。
   
    我记得他们的那个管理员叫“肚大乃容”,当时马上就留言了,就说:置顶,冤魂在召唤,就说了这么几句话。紧接着就有很多网友在下面留言,那么很快第一天访问量就突破2万,两天之后访问量突破4万,中华网把这个帖子发出来之后。
   
    我在3月17号的晚上,就是失眠,睡不着。我的情绪也是很激动。这件事情总是引起更多人的关注了。
   
    那天晚上就闭上眼睛就看见五六个孩子,在阳光下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就很高兴地朝我跑过来。然后,天唰地就暗下来了。我就看见一个很长很长的幽灵的队伍。天是阴森森的,那些孩子穿着黑色的衣服,脸上没有表情,就从我面前走。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真就像是他们中华网说的:冤魂在召唤。
   
    这些孩子托梦给我了,整个那天晚上失眠,那是我印象最深的。那么这件事情,后来,两天之后在中华网上帖子被删除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