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我的一段记忆《二》]
侯文豹
·安徽淮北原濉溪县水泥厂职工权益被侵害始末!
·温家宝,你吃错药了!
·强烈谴责对陈光诚进行新的迫害!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东莞市,一个视《劳动法》为粪土的血汗城市!
·中国政府是如此的“重视”艾滋病工作......
·以“非暴力革命”运动来改变中国
·构建“和谐社会”仅有胡萝卜是无法做到的!
·强烈要求安徽淮北警方依法受理侯文豹的护照申请
·支持吕耿松,废除刑法105条款
·最需要接受“普法”的是中国共产党
·"百年一遇"的冰冻为"千年一遇"的盛事降温
·换一种思维看问题——关于汪洋现象
·百日内连出重特大事故,中国铁路究竟是怎么了???
·请政府立即降半旗为5.12地震遇难者致哀!
·我哭了——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
·怀念我的女人——孟凡
·杨佳案等于把司法公正扔进了垃圾箱!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在哪里?
·请求各位的帮助:左臂粉碎性骨折手术失败的问题
·不取消过路过桥费就征收燃油税,继续忽悠吧!
·经济萧条下公务员可以集体涨工资?
·政府无视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强制为农民“服务”!
·如此“公务员考核规定”可以休也!
·中国政府完全有能力给普通民众进行免费体检!
·暗夜,旷野, 孤独 ,梦里的家园 ......
·预言2009,小麦价格猛涨!!!
·能被异见者冲击的政府是什么样的纸老虎?(念胡佳)
·人大会议年年胜利闭幕伤害到了谁?
·我的一段记忆
·十一届全国人大安徽团114名代表构成比例简报
·母亲的举动
·敢问北京警方:你们能否对齐志勇人性化些?
·我的一段记忆《二》
·2009夏秋北平之行
·中国往何处走?——10月17日纪念赵紫阳诞辰90周年
·杨天水南京狱中病重!
·ZT 安徽省五河县倾力锻造“塔利班份子”
·黄琦被判3年——荒唐国的荒唐事!
·流浪
·零八宪章是中国政治变革的最好切入点
·对这个政权已经不想置词了!
·黎明前的暗夜
·如此河蟹社会,你让我们怎么活下去?《转》
·多等一天也太久-请打电话关注胡佳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
·被“精神病”——和谐社会大幕下的悲剧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受苦了!
·从广本罢工事件看中国的劳工维权运动
·这就是末日前的疯狂?----从刘贤斌再次被捕谈起
·刘贤斌,你永远不会孤单!
·“民运苦行僧”李海
·《转》两个人,千万颗心的感动——致明先、贤斌
·感动与激励——写在晓波获奖之后 《转》
·我的姑娘
·《转》孙立平: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一段记忆《二》

   我的一段记忆<二>
   
   
   上次说到在午夜后那五辆警车的大队人马再次启程开赴20公里之外我的单位......,闪着猩红色警灯的车队沿着S101省道(合肥——砀山)经过大约一颗烟稍多的时间到达我的工作单位——原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水泥厂家属区。
   

   车队停在大门前,一位淮北市局随行的便衣(注:单位所在地属于淮北市)前去值班室找门卫。少顷,只见老黄(注:原水泥厂门卫)揉着眼走了出来,一边还嘟囔着:都过半夜了,还有什么事......看到一排闪着警灯象征着国家暴力的车队,老黄的腿顿时不由自主的晃了起来,话也没有了。车队鱼贯而入停到篮球场上。
   
   我被责令下车,左右几位便衣簇拥着我上了二楼来到我的206房间前,一位淮北市局便衣使用由宿州市局便衣在我家拿到的钥匙打开门,进入室内,在一间不足18平米的房间里五六个便衣立马折腾了起来......
   
   折腾了不到半小时结束,此时我的房间已是狼藉一片,床前我的衣物箱与书柜都被倒腾了一遍,被抽屉被横放在地上,床上也被掀翻了,床下的杂物箱也被拽了出来.......别的没有搜到,列在查扣清单上的有:一支华丰水笔;一部德生多波段收音机;几页写有零碎文字的信笺纸......说是作案证据!随后他们把208房间我同事陈光(注:95年从新疆建设兵团农八师转来)喊了起来,要求他在搜查证上签字见证!陈光看到我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还只是哆嗦着手签了名字.......
   
   随后,淮北市局的掉转车头回淮北,省公安厅与宿州市局的押着我仍旧回宿州,车队回到符离镇没有停止,继续驶向13公里外宿州市区。来到市区已经接近凌晨一点半,在淮海路上,省厅那几位进入宿州宾馆,而我被市局的押着继续前行,稍后,来到一处狭窄的街巷里,警车停在围有一堵高墙带有其黑色大铁门的前面,下车后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大门边一块硕大的牌子上写有:宿州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旁边,一位身着制服但睡眼惺忪的警察与门卫老头站在侧门边“迎候”......
   
   进入大院,市局的先于值班制服寒暄后做入所交接。一位制服首先喝令我抱头面墙,然后给我做验身,浑身上下摸遍,脱掉鞋,解下皮带,衣物上所有金属物全部使用钳子扭掉,询问我是否有病史.......办完交接手续,市局的马上就消失了,一位制服喝令我抱着头走在前面,进入二道门,听到哗啦一声拉枪栓的声音,“不要乱看,向右拐!”制服说道。昏暗的走廊里,东西两边各有三展鬼火一样的白炽灯,走过一道道加厚的铁门,“站住!”我停在写有06字号的加厚铁门边。那位制服拿出一窜钥匙打开了那扇加厚的铁门。“进来!先在这里呆着,明天再讲!”跨进加厚的铁门内,几双睡眼惺忪的眼睛盯在我的身上。“这个先交到你这里,给我看好!”制服对一个笔直站在铺板前的大个光头说到。随后那位制服咣当一声锁上了铁门。“你靠墙站着!”大个光头发令。这时,外面传来一声野猫的刺耳叫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